0728 周小平:新疆,今夜请不要哭泣

qe级 收藏 1 463
导读:7月28日夜,我刚刚从首都机场T3航站楼走出机舱就接到朋友的电话询问是否安好,我才知道新疆莎车县又遭遇了暴恐袭击,而上午的时候我还在那边的小餐馆里和新疆的少数民族同胞一起吃饭聊天。听到这个消息,怀着心情复杂地给新疆的朋友打去电话,问她是否平安。她有些着急地在电话里说:“我这里没事,一切都好,暴恐事件虽然发生了,但真的只是少部分极端分子,不能代表我们新疆人啊。”然后她停顿了片刻,在电话里用明显带着沙哑的声音说:“周小平,我想恳求你告诉大家,千万不要把恐怖分子和新疆少数民族同胞等同起来呀,我们这里绝

新疆,今夜请不要哭泣

7月28日夜,我刚刚从首都机场T3航站楼走出机舱就接到朋友的电话询问是否安好,我才知道新疆莎车县又遭遇了暴恐袭击,而上午的时候我还在那边的小餐馆里和新疆的少数民族同胞一起吃饭聊天。听到这个消息,怀着心情复杂地给新疆的朋友打去电话,问她是否平安。她有些着急地在电话里说:“我这里没事,一切都好,暴恐事件虽然发生了,但真的只是少部分极端分子,不能代表我们新疆人啊。”然后她停顿了片刻,在电话里用明显带着沙哑的声音说:“周小平,我想恳求你告诉大家,千万不要把恐怖分子和新疆少数民族同胞等同起来呀,我们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是很好的啊,可是我们真的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新疆现在很困难,请帮帮我们。”我听出来她可能已经快要急哭了,只好在电话里应承下来。可我一个普通百姓能做些什么呢?所以只得写下这些文字,愿能尽绵薄之力帮到她。

喀什,古丝绸之路上的明珠,曾经是联通中西方的重要桥梁,这条通道将中国的丝绸、瓷器、火药和火枪大炮等科学技术传入西方,为人类文明的相互交流注入了活力。1453年以后由于奥斯曼帝国攻占君士坦丁堡导致欧洲被迫开辟海上丝绸之路后,古丝绸之路逐渐衰落。然近年来随着瓜达尔港运营权的到手,中巴高速以及中巴高铁、泛欧亚高铁的规划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新丝绸之路宏伟蓝图已经跃然纸上,而喀什这个古丝绸之路上的明珠也必然将随着新丝绸之路的兴起而逐步重现往日的辉煌。数十年后,这里会成为中西亚的经济交汇地,繁荣程度超越今天的迪拜也不是没有可能。因此,如今的喀什早已汇聚了全世界拥有远见的战略家们目光汇聚的地方。

除了新疆宏伟的经济未来图景带来的震撼之外,新疆的风土人情也别有一番韵味。这里是世界各民族交汇之地,不同宗教、肤色的人群在这里交汇碰撞。走在喀什的老街上,看着各种带有阿拉伯风情的多彩建筑,带着莲花图样的新鲜烤馕以及传说中让习大大一口气吃了三大串的新疆特色烤肉令人目不暇接,而当那些围着七彩丝巾的本地大眼睛高鼻梁姑娘骑着摩托车,三五成群地在石板路上带着银铃般的笑声从你面前一闪而过时,恍惚间会你以为自己到了土耳其。

然而人间正道是沧桑。世界上没有一番风顺的兴衰,新疆汇聚了全世界的目光,自然也引来了一些暗流涌动。从去年至今的中国境内发生的几次暴恐袭击事件,似乎与新疆有关,自然而然的,一些以点概面的观点,对新疆少数民族同胞的误解,对伊斯兰教义的非议也日渐流传开来。作为新疆的核心城市,乌鲁木齐和喀什首先陷入了这场风暴漩涡的最深处。

新疆究竟因为这些境外极端组织在中国境内的暴行承受了多少委屈和损伤?一些数据大概可以作为参考。在喀什,已经连续三年游客持续下跌,去年游客量更是锐减近八十万人次,当地经济饱受重创。要知道喀什市仅70万人,一年近八十万的游客流失,给这里生活的居民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而在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游客数量据当地商户估计已锐减80%,许多商户已经开始清货退场,以往需要提前三天排队预订的民族餐厅,如今门可罗雀。冰冷的数据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只有耳濡目染才能体会这种切肤之痛。

当我和环球时报胡锡进、人大重阳的王文、北大教授张颐武、以及司马南、吴法天、马冰、环球老吴、小靓等一行人在喀什著名的民居老街上为充满异域风情的建筑和美食留恋忘返的时候有几个细节令我内心为之恻隐,那就是当走到一处出售当地手工铁艺铺门扣大家纷纷拍照留影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一路走来,我们几个似乎是当天唯一的一群外地游客。而这条街上最著名的传统烤包子店竟然没有开门。而往年,即便是在斋月,这里依然商户大开,游人如织。在老街的尽头,有一间很有情调的青年旅社,开这间旅社的人是两个从内地去喀什旅游之后,因留恋这里的美景留在喀什的年轻人,他们说这里的居民其实很淳朴,他们在这里经营多年,从来没有遇见过什么危险和麻烦。但是由于受到暴恐事件的舆论牵连,往年能有70-80%入住率的旅店,如今已只有不到20%的入住率。说起这些两个年轻人有些唏嘘,但他们说还想坚持下去,也希望国人能对新疆少一些误会。我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久,但真心希望能帮到他们。

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在想,喀什街头一片祥和,但是我知道暴恐事件所带来的阴影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散去,民族和宗教之间的误会也没有那么容易解开。在很多地方,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们由于暴恐事件的影响,彼此见面交流时似乎多了一层小心和隔阂,内地的游客也常常会心声警惕和恐慌,而这又导致了彼此隔阂和矛盾的进一步加深。火和风一夜之间就可以烧毁森林,而水和土则要花上百年的时间去重建。在面对游人渐稀,误会渐深的事实面前,任何人都不得不思考,新疆的未来在哪里?这些心结能解开吗?

但至少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那就是对暴恐分子的态度。一谈起来,当地居民和所有人一样恨得咬牙切齿。在古城景区游览的时候,一个正准备做礼拜的大妈用充满忧伤的眼神对我说,以前他们家这个开在特色美食餐厅生意非常好,座位经常需要预定,而如今已经快一年没有开张了。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十分漂亮的女儿在一旁抱着她的外孙轻轻地拍打着,偶尔抬头看看我们,然后默不作声。我深知这样的一个家庭在断绝一年的收入之后正面临着怎样的窘境,尤其是当家里添了新丁的情况下。他们和我们一样发愁孩子上学,发愁生老病死。我没有在这家看到男人们,我想应该是迫不得已出远门打工谋生去了吧。知道为什么,写到这段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些难受,有点想张嘴骂人。却最终只是眼圈红了一下,泪光闪烁。狗日的暴恐分子!简直丧尽天良!

然而虽然暴恐分子虽然和新疆少数民族同胞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但由暴恐事件、网络挑拨信息以及不同宗教信仰给新疆所带来的矛盾和冲突已客观存在,且不容回避。

在新疆,我发现“汉人到开采了新疆人的石油天然气等资源,新疆人却没有得到实惠。”这种荒唐的说法依然十分流行,即便在汉族干部群众当中这种说法也很流行。但实际上,新疆油气资源并不丰富,其两大油田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大庆,这点油对中国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而且新疆的油品开采难度大,通常要开采2000米以下,且油品长链烃比例高,需要加入稀释剂才能开采出来,而这又增加了提炼成本,因此新疆的油气年产值不足150亿。然而全国各省对新疆的对口支援早已超过数千亿之多,而对口支援新疆建设所运输的钢材、铜铝、水泥、药品、基础设施、书籍、工业技术总投入更是天文数字。这些对口支援建设,全部用在了当地的铁路交通,楼宇民居、医院学校、工厂建设、民生低保等方方面面,惠及绝大部分新疆同胞。仅新疆喀什一地,为旧城区民间的改造项目,就投入超过了89亿元,包括为当地居民提供下水道,自来水,天然气入户,电网接通,房屋抗震加固,外墙特色装饰等措施,采用一户一设计的方式推进,让当地居民过上了有马桶,有自来水,有电有wifi,且又安全整洁的生活居所。而在新疆地区推行的低保政策和集中办学思路更是解决了绝大部分低收入家庭的生活保障和小孩教育问题。因此,对国家对新疆的投入,早已远远超过新疆地区油气资源带来的项目回报。而“汉人抢走了新疆人的资源”这种说法的流行,和互联网上境外编造的各类专门挑拨帖子和是视频不无关系。在谈到这些网络虚假消息带来的影响时,当地负责政法工作的干部痛心疾首,而又无可奈何。

除了资源等比较现实的问题之外,还有宗教信仰也是比较突出的问题之一。伊斯兰教义已经覆盖了全球近1/4的人群,然而仅仅是其中很小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极端分子为非作歹,全世界的伊斯兰信徒都背上了黑锅。而新疆地区大量信奉伊斯兰的少数民族同胞也因此背上了不应该背负的骂名。28号中午,我从喀什飞往乌鲁木齐,在一家当地特色的烤肉店里和一个虔诚的信仰伊斯兰教义的朋友一起吃烤肉,聊天。那家餐厅里几乎都是少数民族同胞,但我没有感到任何压力,我们聊了许多关于伊斯兰的问题。他说“周小平大哥,其实你如果多接触我们就会了解,伊斯兰信徒绝大多数都是好人,我们和信其他宗教的人一样,念书,工作,做生意,结婚生子。唯一不同的是,可能你们去佛堂,欧洲人去教堂,我们去清真寺而已。我爷爷省钱就是一个阿訇,在当地也很有名望,从小他就教导我说,信不信教是自由的,不能去强迫他人。”在交谈中,我也向他提出了伊斯兰教义应该和佛教一样更世庶化一些的观点。我说中国内地的人们不会因为信仰的不同而禁止通婚,我们从未听说内地有信道教的姑娘不能嫁给信佛教的小伙的事情发生,但伊斯兰教义则会因为信仰的不同而禁止通婚,所以伊斯兰教义在传播的时候捆绑婚姻,或多或少有些干涉自由。而当我把我的观点和和这个新疆朋友聊过之后,他说自己暂时还不能接受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通婚,但能理解我的观点。他不仅没有表现出生气,还很热情的邀请我去他开的品牌酸奶连锁店喝酸奶。他说希望把自己的连锁店做成一个有影响力新疆本地品牌,让所有来新疆的人能通过美食,更多的了解新疆,认识新疆,走近新疆。我觉得这个年轻人的确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其同样渴望做好自己的事业,得到社会的认可,同样在这个社会中生存和打拼,而且还怀揣着自己的小理想。

有两点发现这趟旅行是我之前没想到的,第一点是在新疆我听到过两次“党的政策好”这句话都是从少数民族同胞嘴里说出来的,其中一个是当地经营农家乐的老板,一个是街边摆摊卖工艺品的小伙子。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由于游客的减少,政府减免了他们的税收。小伙子在喀什大巴扎里的商铺一年只要几百块钱的租金,相当于白送。第二点则是新疆当地竟然有较为深厚的反美民调。因为当地的居民都知道暴恐分子是从境外美国人资助的培训基地渗透到新疆来的,是领美金杀平民的坏人。

到看有这些民意基础在,我觉得随着丝绸之路的兴起逐步解决当地经济基础的过程中,只要我们解决好宣传的问题、网络的问题、认识的问题和宗教的问题,新疆的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当然我也知道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美国通过互联网挑拨矛盾和境外资助恐怖分子的行为不会主动停手,伊斯兰教义的世庶化之路一定会很困难,暴恐袭击的阴影也不会那么容易散去,人群之间的隔阂和警惕更会那么容易消解,要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知道新疆所面临的困境如此之巨大,问题如此之尖锐,可我还是对新疆的未来发展,民族团结以及宗教的世庶化保持信心。原因就在于,我通常不会根据冰雪有多厚去预测春天是否能到来,而是会根据小草是否在发芽去判断未来。

在喀什的大巴扎市场里,我看到虽然在暴恐阴影还没散去的敏感的时期,在少数民族同胞如此高度聚集的市场里,还是偶尔能见到几个神色淡定一脸从容的内地游客。我也看到就算在伊斯兰教如此盛行的地方,大街上不仅披着七彩纱巾姑娘远远超过个别穿黑袍的女人,而且还有几个穿着短裙和高跟鞋显得很时尚现代的新疆小姑娘欢快地从商场里走出来。我更看到,即便因暴恐袭击而造成的民族间气氛相对冷淡和紧张的情况下,还有一个汉族女人和一个少数民族女人在一家清真餐厅门口热情拥抱在一起,互行吻颊礼……看着这些画面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想,这大约就是雪地里顽强生长的第一株嫩芽吧。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新疆的好吃的烤肉、新奇香甜的瓜果和善良的百姓,想起了第一天喀什噶尔的艾尼尔市长顶着烈日站在保税区和我畅谈瓜达尔港和中巴经济走廊的慷慨和自信,想起了当地主管旅游的干部聊到当地老百姓收入受损时的焦灼和急切,想起了主管政法的干部在谈起反恐问题时的担忧和痛心疾首…他们让我看到了在这片土地上一直都有这样的一群人,正在努力地推动着新疆往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新疆,今夜请不要哭泣。我们期待你明天绽放更美的芳容。

周小平

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于T3国际机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