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疑丈夫有外遇 捆绑“情敌”剪伤其下体和胸部(图)

lengjian75 收藏 0 278
导读:“我以为我没命了。”昨日上午,案发后第四天,小琳(化名)躺在医院病床上讲述了自己噩梦般的遭遇:7月27日晚,前女同事蒙某闯入其租房内,将其捆绑,剪掉其胸部,并剪烂下体。28日上午,蒙某落网,她供述,因怀疑小琳与其丈夫韦某“有关系”而报复。针对“外遇”一说,小琳否认,“是他(韦某)追求我,我已经明确拒绝他了,是不可能的。”南都记者昨日调查,小琳男友是同厂同事小罗,韦某是其上司,两个男人为此还大动干戈,被工厂罚款。 鹤山警方昨日称,小琳的伤已经构成重伤,蒙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 昨日上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子疑丈夫有外遇 捆绑“情敌”剪伤其下体和胸部(图)


“我以为我没命了。”昨日上午,案发后第四天,小琳(化名)躺在医院病床上讲述了自己噩梦般的遭遇:7月27日晚,前女同事蒙某闯入其租房内,将其捆绑,剪掉其胸部,并剪烂下体。28日上午,蒙某落网,她供述,因怀疑小琳与其丈夫韦某“有关系”而报复。针对“外遇”一说,小琳否认,“是他(韦某)追求我,我已经明确拒绝他了,是不可能的。”南都记者昨日调查,小琳男友是同厂同事小罗,韦某是其上司,两个男人为此还大动干戈,被工厂罚款。

鹤山警方昨日称,小琳的伤已经构成重伤,蒙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

昨日上午9时,南都记者在江门市中心医院住院部5楼妇科见到了小琳和她的男友小罗。

小琳和小罗都是鹤山市雅瑶镇永兴鞋材有限公司的员工,小琳是产品质检员,小罗是生产工。小琳27岁,是重庆人;小罗28岁,广西人。两人在工厂所在的雅瑶镇陈山村委会三里村,距厂走路三四分钟的地方租了一个单间同居。

四天前的遭遇,对于小琳而言,是一场噩梦。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依然止不住落泪,男友小罗也陪着掉眼泪。

案发痛不欲生的20分钟

对方剪掉胸部时剪了三刀,痛得她直掉眼泪,可嘴里塞了布,喊也喊不出声。

小琳和小罗都上夜班。7月27日18时55分,因为是生产工,小罗先去上班。

19时20分左右,小琳出门,转身锁门时,身后突然冲上来一个人。

“那人突然伸手捂住我的双眼,我眼睛突然被辣到,睁不开。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但是力气很大,一把把我推进房间,又反锁上门。”小琳后来才知道,对方手里握了一把切碎的红辣椒。

被推进屋后,小琳下意识地冲到窗口喊“救命”,对方立即把她推倒在地,用绳子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脑后,又绑住了双脚。

“我睁不开眼睛,心里很害怕,又不知道他是谁,就问他‘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没说话。”在对方反绑自己的双手时,小琳情急之下,用嘴紧紧咬住对方的一只手不松口,但对方挣脱后,找了一块布之类的东西堵住她的嘴。

小琳叫不出声。为了防止小琳看见,对方又把她的长发从脑后拨弄到前面,盖住她的眼睛。

“她力气好大,我挣扎没任何作用。”小琳身高不到1.6米,体格瘦小。

小琳像一个粽子一样被捆绑住后,对方开始了下一步动作。

“她应该拿了一把剪刀,把我的衣服剪烂,又剪掉胸罩,然后……”小琳流泪,没有继续说。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20分钟。

抢救连夜转院两次

小琳被救护车急送到江门市中心医院,无奈医生说因耽搁时间太久,已经无法续接。

对方最后把小琳的一头长发“卡嚓卡嚓”全部剪掉。当对方收拾东西离开时,小琳睁开眼睛看到其面目:没想到是她!

小琳以为对方是男的,但看到的却是以前的女同事蒙某。

事后民警调查,蒙某当天在鹤山市沙坪街道购买了辣椒、绳子和剪刀,用一个塑料袋提着来到鹤山市雅瑶镇陈山村。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血案。

地板上一地的鲜血和散乱的头发。蒙某拿走小琳1000多元新买的手机后,又锁上了门。小琳挣扎着靠近房间里的水果刀,磨了几分钟,把绑住双手的绳子割断。还好旧手机没拿走,小琳拿起电话打给男友。

当日19时47分,小罗接到女友的电话,匆匆跑回住处。

房间内的景象令他很吃惊。

“我看到她全身都是血,就赶紧拉她出来,我开摩托车送她到鹤山市妇幼医院,医生看了说处理不了,让我们去鹤山市人民医院。在人民医院差不多一个小时,医生说要快点送去江门市中心医院。”小罗离开房间时,把被剪掉的部位也带上。

当日23时30分左右,在鹤山务工的小姨陪护下,小琳被医院派出的救护车急送到江门市中心医院,无奈医生说因耽搁时间太久,已经无法续接。

破案疑凶次日落网

蒙某在房间里把辣椒切碎,做好了准备,当小罗离开后,她等到小琳要关门上班时,下手。

在送女友去医院途中,小罗打了电话报警。民警来到案发现场,一进屋,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起凶残的血案令警方为之震惊,警方连夜展开追捕。

7月28日上午8时左右,疑凶蒙某在江门市新会区大泽镇落网。

昨日上午,鹤山警方向南都记者通报了初步审查结果:蒙某是小琳的同厂同事,今年辞职,在案发前一个月曾打电话给小琳威胁她。案发当天,蒙某购买了作案工具后,来到小琳房间隔壁的一个房间等候作案时机。隔壁房间是蒙某的一个云南老乡住的。

蒙某在房间里把辣椒切碎,做好了准备,当小罗离开后,她等到小琳要关门上班时,下手。

“法医鉴定,剪掉了胸部,已经不能接回去,下体也被剪伤,已经构成重伤。”警方一位人士说,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蒙某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

南都记者了解到,蒙某,36岁,云南人。

[伤情]

目前国内暂无整形手术可医治她

据江门市中心医院妇科副主任房昭介绍,小琳被送至该院已是27日晚23时30分左右。医生检查发现其胸部、下体等部位受伤。

房昭见到小琳时,她只是用纱布简单堵住流血部位,除了部分活动性出血外基本未有严重出血。“当时已经外伤了接近4个小时,我们与外科医生紧急商量后认为,被割掉的部位基本没有办法再接回,只能是赶紧对伤者进行清创缝合手术。”

经过半个多小时候的手术治疗,小琳的伤口已全部缝合。截至昨日,医院给其开了几天的预防感染的抗生素,暂时不需进行其他特别处理,若一切正常的话,不影响生育能力;胸部上采用了可融合的胶线,1-2个星期可愈合也无需拆线。

遗憾的是,由于已超过4个小时,被割断的部位无法再续接。医生解释,因割断了原有的乳腺导管,暂将无法通过整形手术得以恢复。

“相对而言,身体上的伤害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精神上的伤害可能更大,护士为了她的安全,非常小心地看管她,而且要求家人一定要陪伴着她。”房昭说。

江门市皮肤医院院长朱正君介绍,目前国内暂无对于已割断的胸部进行续接的整形手术,等到生育后因导管不畅,可能易产生乳腺炎。

疑问

四人之间关系复杂

曾经发生过冲突

“当时我以为我会没命了。”直到最后看到是前女同事蒙某后,小琳才忽然想起,一个月前,蒙某曾经打电话给她,“她说让我等着,要弄死我。”

曾是同事,蒙某为何要残害小琳?她们之间究竟有何恩怨?昨日,南都记者采访了小琳、小罗,以及他们的工友,并咨询了警方,了解到大致原因。

2013年3月,小琳来到鹤山永兴鞋材有限公司打工,当质检员。入厂一周后,生产工小罗喜欢上她,两人恋爱。

小琳告诉南都记者,小罗在老家结过婚,有小孩,但与妻子分开几年,去年其妻到厂找到小罗要求办理离婚。小琳称自己也结过婚,也有小孩,但已经离婚了。所以,两人是两情相悦。

小罗是小琳“善良、人好”。小琳觉得小罗“实在”。

他们是如何与蒙某扯上矛盾的?这里不得不提到蒙某的丈夫韦某。

韦某和蒙某在鹤山永兴鞋材有限公司打工时间比小罗小琳长,蒙某是生产工,但韦某做到了主管,而且是小琳的直接上司。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在工厂采访了几名员工。他们反映“四人之间关系有点复杂,曾经发生过冲突”。该厂车间墙壁上还贴着一份今年5月27日的《公告》:“滋事人韦某、罗某,因严重违反厂规,在上班期间聚众斗殴,造成极坏影响。现对滋事人作出罚款500元的处罚。如有下次,立即报警并当其自动离职处理。”

员工反映,蒙某5月初离职,韦某5月底离职。

既然离职了,蒙某为何还要寻仇?

“她话很少,做工很卖力,家里有两个小孩要养,老公又和下属关系说不清,你说她想得开吗?”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说。

小琳与主管韦某是否有关系?小罗为何与韦某发生斗殴?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在医院找到小琳。

“我们有时上班会开开玩笑,但是今年他老婆离职了,他就不断给我发短信,打电话,问‘如果他和老婆离婚了,我会不会和他结婚?’我告诉他‘你比我大这么多,这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我同意,我家里也不会答应’。后来我老公(小罗)看到他发的短信,很生气,找到他,两个人就起了冲突,我老公的手被他拿木棒打伤了,公司来处理,没有报警,他赔了几千元,厂里也出了钱,凑了一万元赔给我老公。”小琳说,可能是这个事情导致蒙某怀恨在心。

鹤山警方证实,蒙某解释为何报复小琳时,是因为“怀疑丈夫有外遇”。目前,警方还在调查具体原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