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玩我,你承受不起玩过火

好几年前我们这里来了男男女女几对新疆人,新疆人分别在街道两边的转弯处占道卖羊肉串,刚开始城管工作人员一脸不赖耐烦地去执法,新疆人用听不懂的维语恶狠狠的与执法人员交流,没多久新彊人拿出刀子威胁城管,城管被吓跑了,从此以后这群可恶的新彊人理所当然的在人流密集的要道搭起棚子,卖起羊肉串、哈蜜瓜。时不时地还挑逗来往的美女,真是可恶之极。城管只敢去赶新彊人旁边的小商小贩。欺软怕恶的城管对新疆人屁都不敢放一个。群众看到这一切都在议论:一方面城管不能一视同仁,胆小不敢执法,丢人显眼。另一方面对这群新疆人在要道占道经营影响市容,影响出行表示憎恨。大家一直忍了好几年,直到今年夏天,我路过新疆人的羊肉串摊,有个新疆人将炭灰扇到了我脸上和身上,他还一脸不屑的看着我,我很生气,新疆杂种后果很严重,我和一群朋友一起将他们的摊子掀了,打了新疆人。第二天转角的羊肉串摊,街对面的哈蜜瓜摊不见了。这里人行道终于恢复了畅通。在这里我只想骂城管你们这群饭桶让我瞧不起,你们去吃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