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改革派商鞅的灭国杀身庐山真面目

老孔佛灵童 收藏 56 11528
导读:所谓改革派商鞅的灭国杀身庐山真面目 卒定变法之令。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有军功者,各以率受上爵;为私斗者,各以轻重被刑大小。僇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贫者,举以为收孥。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明尊卑爵秩等级,各以差次名田宅,臣妾衣服以家次。有功者显荣,无功者虽富无所芬华。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於公战,怯於私斗,乡邑大治。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

所谓改革派商鞅的灭国杀身庐山真面目

卒定变法之令。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有军功者,各以率受上爵;为私斗者,各以轻重被刑大小。僇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贫者,举以为收孥。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明尊卑爵秩等级,各以差次名田宅,臣妾衣服以家次。有功者显荣,无功者虽富无所芬华。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於公战,怯於私斗,乡邑大治。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曰“此皆乱化之民也”,尽迁之於边城。其后民莫敢议令。於是以鞅为大良造。

使卫鞅将而伐魏。魏使公子昂将而击之。军既相距,卫鞅遗魏将公子昂书曰:“吾始与公子驩,今俱为两国将,不忍相攻,可与公子面相见,盟,乐饮而罢兵,以安秦魏。”魏公子昂以为然。会盟已,饮,而卫鞅伏甲士而袭虏魏公子昂,因攻其军,尽破之以归秦。

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贵戚多怨望者。赵良见商君。商君曰:“子不说吾治秦与?”赵良曰:“反听之谓聪,内视之谓明,自胜之谓彊。虞舜有言曰:‘自卑也尚矣。’君不若道虞舜之道,无为问仆矣。”商君曰:“始秦戎翟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大筑冀阙,营如鲁卫矣。子观我治秦也,孰与五羖大夫贤?”赵良曰:“夫五羖大夫,相秦六七年,而东伐郑,三置晋国之君,一救荆国之祸。发教封内,而巴人致贡;施德诸侯,而八戎来服。由余闻之,款关请见。五羖大夫之相秦也,劳不坐乘,暑不张盖,行於国中,不从车乘,不操干戈,功名藏於府库,德行施於后世。五羖大夫死,秦国男女流涕,童子不歌谣,舂者不相杵。此五羖大夫之德也。今君之见秦王也,因嬖人景监以为主,非所以为名也。相秦不以百姓为事,而大筑冀阙,非所以为功也。刑黥太子之师傅,残伤民以骏刑,是积怨畜祸也。教之化民也深於命,民之效上也捷於令。今君又左建外易,非所以为教也。君又南面而称寡人,日绳秦之贵公子。诗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何不遄死。’以诗观之,非所以为寿也。公子虔杜门不出已八年矣,君又杀祝懽而黥公孙贾。诗曰:‘得人者兴,失人者崩。’此数事者,非所以得人也。君之出也,后车十数,从车载甲,多力而骈胁者为骖乘,持矛而操闟戟者旁车而趋。此一物不具,君固不出。书曰:‘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君之危若朝露,尚将欲延年益寿乎?则何不归十五都,灌园於鄙,劝秦王显岩穴之士,养老存孤,敬父兄,序有功,尊有德,可以少安。君尚将贪商於之富,宠秦国之教,畜百姓之怨,秦王一旦捐宾客而不立朝,秦国之所以收君者,岂其微哉?亡可翘足而待。”商君弗从。

后五月而秦孝公卒,太子立。公子虔之徒告商君欲反,发吏捕商君。商君亡至关下,欲舍客舍。客人不知其是商君也,曰:“商君之法,舍人无验者坐之。”商君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敝一至此哉!”去之魏。魏人怨其欺公子昂而破魏师,弗受。商君欲之他国。魏人曰:“商君,秦之贼。秦彊而贼入魏,弗归,不可。”遂内秦。商君既复入秦,走商邑,与其徒属发邑兵北出击郑。秦发兵攻商君,杀之於郑黾池。秦惠王车裂商君以徇,曰:“莫如商鞅反者!”遂灭商君之家。

自然孝子曰:商君,残酷无情,嗜血成性,不择手段,不仁不义,离经叛道,灭绝人性,其天资刻薄寡恩人也。所因由嬖臣,及得用,刑公子虔,欺魏将昂,不师赵良之言,作法自毙所从来也,亦足发明商君之利令智昏矣。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污蔑为“此皆乱化之民也”尽迁之於边城,非人远矣。其法饮鸩止渴,自裂其身而亡人之国,禽兽不如,遗臭万载,贻笑天下后世,王安石之流,知士仁人所不齿者也。秦孝公泉下有知,当悔用商君,宁愿不为秦朝,甘为秦国万世不灭必矣。

不读国学,殖民主义,愚民政策,倭贼鲁迅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也。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腐儒之见,谬论之贴,百里奚那年头是什么情况,春秋时期秦国还不是个帝国,自己都还没有独立,大伙都还周王朝的统治之下,虽然周王室被郑庄公一箭射塌了肩膀,但还是大家名义上的共主,所以那时候大家争得是名,霸主之名,得此名者既可以号令天下,正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到了战国时期你在这么玩那不是笑话吗,大家都自己称王了,周朝正统就快穷的当裤子了,谁还当他是回事,你去说我带着你们尊王让人家都听你的谁会鸟你,这时候已经不玩挟天子以令诸侯了,这时候已经争的是天下,大家伙都要争做周王,什么霸主之名自然是不值一提了,即便是五羊皮大夫到了此时也会做商鞅一样的事,因为这是大势。

那年头的人民说句不好听的统统都是文盲,一群愚民尔,你以为是今日之中国,我等开化之民呢。你去和他们说道理也要他们听得明白才行,再加上那时候秦国明显落后于其主要敌人魏国,时刻都有可能亡国,大争之时哪有时间给你去搞什么儒家的王道,你不知道王道需要很长时间来教化的吗,没有个稳定的环境你还教化个毛啊,所以行霸道用强硬手段推进改革是必须的,商鞅这么做没错,他不愧为一个改革家,他用自己的命证明了改革的正确性,他的死不过是旧奴隶主贵族势力的一次绝望反扑而已,但是他的改革继续下去了,秦国因此富强了,最终一统天下了,这不能因为他被分尸了就说他的改革不行。

因为他迁个民就说他残暴,他还没杀人呢。既然决定了要行霸道,强硬推行改革,那么必要的威慑不可少的,唯有如此才能建立法律威信,不使人说三道四,阳奉阴违,不然改革绝不可能顺利进行下去,在触犯到既得利益者时他们必然会挑出来阻挠,自古变法皆因此而败。

朱镕基怎么了,感慨一下商鞅有什么不对,他们都是改革家,惺惺相惜正是真情显露,我中国今日之富正是来自于改革。你为我中国做过几件事?人家流两滴英雄泪你就敢大言不惭的说三道四。再说你从哪里看出来朱镕基不屑五羊皮大夫的,他亲口对你说了?汉武帝王安石怎么了,一个雄主,一个名相,赞扬他们两句就是不学无术?你和他们有什么可比性。你有他们几分功业在,你懂不懂什么叫不以成败论英雄,明不明白事情做错永远比不做要好,知不知道看人要多看别人的优点。别以为说两句文言文自己就是大师了,口有万言,胸无一策,皓首穷经,一事无成者自古比比皆是,你还是回去老老实实念经吧,改革不是你可以抵毁的。

自古打天下用申韩。

秦人的改革虽然在血与泪中完成,但秦从此为强秦。没有商鞅,秦也会走这条路。

商鞅之死不过是贵族势力反扑使然。

不过凡事要辩证的看,没有一成不变之法是不错,法家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一味进取”、太过刚猛。但绝对没有楼主说的如此不堪。

时至今日法家仍有很多可取之处,我看我们今天就需要向“申韩”取取经。

从楼主这篇中我倒是闻到了“程朱”的腐酸味道,很浓。

匹夫之见,商君在秦十余年,变法图强,秦由边陲小国一跃而成为七国之首,难道这些不是商君之功?商君变法之前,秦国在魏国的打压之下,失掉河西之地,无险可守,随时有灭国之威。商君依法治国,改革秦政,将励耕战,费除奴籍,设置郡县,废除井田制,以法度治秦国,秦才得以强大。至于设计抓公子卬,只能说兵不厌诈,谁让他自己太蠢。作为三军主将换个人能一点准备不做就跑去对方的营寨吗?

和赵良的辩论,只是当时法儒之争的一部分,战国时期,大争之世,诸子百家都在推销自己的主张,但是在当时法家无异于是最成功的。商鞅变法不必说,申不害在韩国变法,以及齐国变法也都是法家执政,强盛一时。以至于后来儒家也认同乱世重典。可以说商鞅变法不仅在强秦,为中国后来大一统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秦地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

不管什么时候,“适者生存”永远是不会变的道理。商君初到秦国时,秦国国内贫困不堪,国外山东六国早已对其觊觎已久,一欲除之而后快。连年征战,纵士气高昂但无兵器无粮草拿什么去打仗,拿什么去生存,此时秦国已经禁不起任何一场大战。难道此时你让秦孝公每天带着秦人唱“之乎者也”吗?饭都吃不饱,命都保不住,谁去讲孔孟大道啊? 非常之世应用非常之法。商君用一套当时看起来极其先进的律法重生秦国,使其逐渐从人治走向法治。不畏贵族势力,不虑生命安危,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呕心沥血操持秦国变法。 它好不好,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但人人都知,变法后秦国国家富裕,军力强大,百姓路不拾遗,安居乐业,一举收复河西雪百年国耻,为大秦崛起垫下强大根基,你说变法好还是不好? 杀人怎么了?不杀两千年前的秦人知道什么是法吗? 再说又不是滥杀、错杀,而是依法惩治。现在法律上就没有死刑了? 而且我还要说一句现在有些国人安于现状,唯唯诺诺,逆来顺受,多半是那些酸朽不堪的儒生害的,要不然统治中国近两千年儒家还要使中国再受西方列强近百年之耻呢?(我是高一的一名学生,若有不当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还有楼主能别这么“宣传”国学不。。。本人也是国学爱好者,但如此有失偏颇的话。。待会人又说了:“学国学的就这素质。”更何况商鞅就是古代的法家,法家思想也属于国学。。。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