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海战刘步蟾指挥定远舰击毁日本松岛号

sz渔者 收藏 1 560


刘步蟾,1852年生,字子香,福建侯官人(今福州市),大清国第一铁甲舰、北洋海军旗舰“定远”号的管带,北洋海军三号人物,仅次于提督丁汝昌、左翼总兵林泰曾。

国防大学教授马骏曾在《甲午海战中出色的指挥者刘步蟾》一文中说,福建船政学堂毕业后的刘步蟾怀着“奋发有为,期于穷求洋人奥秘,冀备国家将来驱策”的志向来到英国皇家海军学校,刻苦学习,成为我国最早的一位海军人才。

《英斐利曼特提督语录》中记载,其在英国求学时“涉猎西学,功深伏案”。时人认为:“华人明海战术,步蟾为最先。”连制定《北洋海军章程》,都多出自其手。

黄海海战中的指挥也证明了刘步蟾过人的才能。其凝聚军心,勇抗日本最新式战舰,连后来抹黑刘步蟾的英人、帮办定远舰副管带戴来尔都说“炮手及水兵皆激奋异常,毫无畏惧之容。我见一名炮手身负重伤,同伴劝他进舱养息。当我再回到露炮塔时,见他业已因伤致残,仅包扎一下伤处,依然工作入常。”

刘步蟾与林泰曾默契配合,“二舰间隔始终不变位置,用巧妙的航行和射击,奋当日5舰”。在刘步蟾的指挥下,定远发出三十公分半大炮炮弹,命中日本旗舰松岛号,击毁其第四号速射炮,并引起弹药库爆炸,迫使松岛号重伤之下逃逸。

力阻洋人图谋 极富爱国心

学习成绩好、指挥战术优越的刘步蟾还是一位极有爱国心的将领。早在中日开战之初,他就立下誓言,“苟丧舰,必自裁”。面对戴来尔的试图控制北洋海军的居心,刘步蟾也给予了坚决的回击。

戴来尔曾想出订购快船,由自己指挥的法子。当时李鸿章已同意,遭到刘步蟾的坚决反对,戴来尔与刘步蟾结仇。当戴来尔竭力谋求北洋海军充总教习一职,而丁汝昌犹豫未定的时候,又是刘步蟾坚决劝阻,便对刘步蟾更加怀恨在心。

甲午战后,戴来尔回国,写了一本在北洋海军的回忆录,称刘步蟾为临危丧胆的懦夫,引发了长达数十年的史学冤案,给刘氏子孙也带去无尽的屈辱。

与爱舰共存亡 舍生而取义

刘步蟾一直在践行自己奋勇抗敌的誓言。1895年2月4日深夜,多次从海上进攻北洋海军威海卫基地均被打退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中将想出鱼雷艇偷袭的法子。结果,“定远”舰水下舰体被鱼雷击中,海水进入舰内,只得自行冲滩搁浅在刘公岛岸边的沙滩上才避免沉没。可从此后,“定远”号再也不能出战了。

刘步蟾流露出自杀殉国的意思。他对丁汝昌说:“身为管带,而如此失着,实有渎职之嫌。今唯一死以谢之。”要知道,在这之前林泰曾因“镇远”号进威海港时严重受损,自杀身亡。

被劝阻约一周后的2月9日深夜,刘步蟾终于吞食鸦片而死。因为就在那个下午,迟迟等不到外省援军、眼看威海卫即将失守的丁汝昌做出了一个痛苦决定,由刘步蟾指挥在“定远”舰的中部弹药舱内装上棉火药,自行引爆将舰炸毁,“以免资敌”。

我们无法想象吞食鸦片的痛苦,只知道仅过一天后的深夜,丁汝昌也吞食鸦片自杀,他一直痛苦弥留到第二天早上。一代名将刘步蟾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被时人赞为“船亡与亡,志节凛然,无愧舍生取义”。

沉冤终得雪

办公桌未回家

刘步蟾死后之初,国人对他的评价还是十分正面的。如《刘军门子香事略》还记叙了刘步蟾的远见卓识。早在1891年随北洋海军造访日本时,刘步蟾就已经意识到,日本海军的战力已经在逐渐超越清朝。深感不安的他向李鸿章力陈,添船换炮已刻不容缓:“平时不备,一旦倴事,咎将谁属?”这话使得在座者无不大惊失色。

黄海之战,刘因指挥得力,受到廷旨嘉奖。及刘殉职,李鸿章“为之太息,并叹当日面争之语不虚也”。清政府还为此给刘步蟾的三个儿子都封了官。

可到了上世纪30年代,戴来尔抹黑刘步蟾的回忆录传到国内,受到一些学者不加批判的接受,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著的《中国近代史》,更称刘是“卑污的懦夫”。帽子一扣,1962年的《甲午风云》中,刘步蟾就成了挂白旗投降的反面人物。

直到1982年左右,史学界才基本恢复了对刘步蟾的客观态度,一代名将也终于可以安息。

可他的爱舰却被那个叫小野隆助的人打捞后拆解,连办公桌都刻上“定远”二字,遭锯腿后在日本光明禅寺沉默了一个多世纪,至今都没能回家。

甲午遗证报道组 蒋伊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