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父其人

最恨的是汉奸 收藏 6 1150
导读:[size=18][color=#ff0000]然在翻动旧物的时候,发现一个陈旧的退伍军人证明书,这是老父亲60年前的东西,如今他老人家已经故去6年多了,说起父亲,我实在也找不出他多的优点,平淡不能平淡的一个农民,一生中没有任何的轰轰烈烈的事迹,也没有做过几件像样的事来,只是给予了我们生命,拉扯我们长大,也许这就是他的功绩。父亲一词有多重叫法,生曰父,死曰考。很长一段时间都叫“爹”,如今已经成为“爸爸”(舶来语)古文中也叫“爷”(木兰诗),地方方言就更多了,比如:陕西叫“大”,这个就不去考证了,


然在翻动旧物的时候,发现一个陈旧的退伍军人证明书,这是老父亲60年前的东西,如今他老人家已经故去6年多了,说起父亲,我实在也找不出他多的优点,平淡不能平淡的一个农民,一生中没有任何的轰轰烈烈的事迹,也没有做过几件像样的事来,只是给予了我们生命,拉扯我们长大,也许这就是他的功绩。父亲一词有多重叫法,生曰父,死曰考。很长一段时间都叫“爹”,如今已经成为“爸爸”(舶来语)古文中也叫“爷”(木兰诗),地方方言就更多了,比如:陕西叫“大”,这个就不去考证了,反正我们从小的时候管父亲就叫“爹”,下文我就以“我爹”来代称老父。

我爹出生于19 30 年,原籍是吉林省磐石县(现在为市),原来的时候是个地主家庭,由于爷爷哥几个分家了,爷爷就开始没落了,没有几年家里就穷的叮当响,我爹就开始了他苦难的生活,从小就缺吃少穿的,爷爷四处打工,扛长活,1936年前后,由于战乱盗贼蜂起,各处都是占山为王的,很多的都打着抗日的旗号,这些队伍到处搜刮百姓,适逢这年大旱,当地老百姓都断了炊烟,家家户户都在吃野菜树皮,当进入夏季野菜也没有了,那就吃猪牙草,我们经常在路边看见那种,也许现在年轻人都不认识这种东西,煮都煮不烂,喂猪猪都不吃,不知道当时的人们是怎么下咽的。时年父亲7岁、叔叔5岁、还有一个姑奶13岁,这几人参加7天没有吃如何东西,可见饿成什么样子了。如果现在的人也逢此灾年,估计都不用刻意的减肥了。浓霜偏打无根草,祸来直奔福轻人,这时爷爷还被土匪绑上了山,拿钱赎人不然撕票,后来通过本家一亲属(当地驻军营长)给要了回来,从此以后我爹一家就离开出生地,一路乞讨来到了黑龙江依兰县一个偏远的小村庄。

新来咋到,乡亲们帮助有吃有住的,生活条件虽然没有太大的改善,起码能填饱了肚子,以后,爷爷还是继续当长工,我爹也上了二年私塾,然后就辍学给富农家放牛,说起来很有意思,我们村几十户人家竟然没有地主,不知道什么原因。看起来那个时候还是很贫穷,他经常给我们讲起当时光脚放牛,深秋的时候冻脚了,看见牛撒尿赶紧把脚申过去热乎热乎。

后来大一大就给人家打短工,半拉子(就是挣大人一半的工钱,干半份活)。直到1946年共产党进了东北,都地主分田地,爷爷当了周边4村的农会会长,1947年我爹上了县里开办的:干部子弟速成班。学习半年后,进入县委通讯班,我想这个时候也就算参加了革命了吧!当时的交通、通讯十分落后,他们主要负责送信,常常是背着一只步枪,独自步行几十上百公里去送信,那时人烟稀少、山高林密,经常能碰见野兽什么的。大约一年后,得了胃病(估计从小饿的),请病假回家休养。1949年与母亲结婚,1950年朝鲜半岛烽烟起,我爹应征入伍,在巴彦县新兵集训2个月,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39军,然后就开拔到朝鲜战场。

初始我村去了5人,一人留哈尔滨看守监狱,我爹同另外三人参加了战争,战争结束后,只回来我爹与另一个姓宋的,另外二人战死异国他乡,至今不只尸骨葬于何处。刚进战场,我爹在后勤连队,并没有在战斗的第一线,日常的工作就是从火车上卸军用物资,或看守仓库,危险的时候就是,正在卸车的时候(一般是晚间卸车),周边的山上就有特务打信号弹,美国的飞机来临,先是扔照明弹,然后下来的就是炸弹了。当时也没有隐蔽的地方,就往路边的壕沟里躲避,经常是一颗炸弹下来,好几个人就报销。晚饭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吃着高粱米,等早饭的时候就又缺了几个人。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前方战线吃紧的时候,就把他们调往前线,先是抬担架,战斗开始是抬伤员,战斗过后抬阵亡人员,还要在夜间去抬,避免遭到袭击,我爹说:那战场上缺胳臂少腿的太常见了,很多还要身首异处的,个别的呗炸的已经收拾不起来了,最可怕的是见到一个被弹片削去半个头,头皮还在,风一吹还只忽撘。等抬下来的尸首统一放在一个山坡,用白色的裹尸布,一排排的放在那里,远远望去就像一群一群的羊。到了第(四)五次战役的时候,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战斗员打的差不多了,连炊事员、通讯员都上去了,他们也上了阵地,打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我爹被弹皮击中,位置在左侧腰部,被送下了火线,转入后方医院。后来在辽宁的凤凰城医院治疗,大的弹片被取出来了,最后有一小片的弹片由于离肾太近,当时的手术条件不行,也就没有取出来。朝鲜战争打了3年半,我爹在朝鲜呆了3年。回国伤愈后回到部队,后来复原回家,职务是副排长(我不清楚,怎么出来个副排长呢?有这样编制的吗?)

回到地方后,当地政府给他安排了几个工作,他都没有去,最后在农村务农,也许是生死见多了,对什么都没有太高的要求,也不与人争执,由于为人正直,在村里也是大家比较尊重的人物。那些年在生产队,大家也很照顾他,一般不分配给他重的活,当当队长、保管员等工作。1985年我们兄弟们陆续进城了,我爹也随我们进了城,政府给了老复员军人补助,另外给了一份低保,他对此非常的满足,十分高兴,并且去居民委报道,参加一些有意义的工作。1997年去世,享年77虚岁,他一生忠诚中国共产党,直到去世的时候还在交党费,如果谁要和他说共产党不好,那他就会和谁急。看来,我们没有经历过的苦难,都没有我爹经受的感觉深刻。

如今,我们的生活好了,是不是要有一些反思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