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与结盟外交

liutao1494 收藏 42 4279

中国外交历史上就没有结盟传统!!曾经有过的类似结盟的外交行为都是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比如苏秦的合纵与张仪的连横再有就是宋朝的对外结盟.但是当中国处于大一统格局时,从力量对比上就决定了中央王朝根本不需要以结盟方式来维系自身的安全.宋朝之所以是个特例那是因为宋本身并不是大一统的格局,同时与宋并存的还有其他几个割据势力且力量并且不弱甚至强于宋。因此才产生了宋结盟的对外关系行为,这是在力量上宋并没有达到其他势力之和或绝对优势所导致的。强如蒙古还走结盟路线呢 到了屈辱的近代史 就更不要说什么结盟啦!哪个列强是将那时的中国当作盟友关系对待的?李鸿章想学习普鲁士的俾斯麦可惜中国不是德意志。想要在外交领域像俾斯麦那样纵横捭阖首先自己得有实力,德意志那时的外交砝码就是自身的实力。而李大人的外交砝码是清朝身上的肉,中国国民的血汗钱。无非是割给谁多割给谁少的问题。也就是说到49年前,中国确实是在外交上没有结盟的传统的。而与苏东集团形成的结盟关系,既有现实利益的需求也有意识形态上的趋同所形成,跟西方尤其是欧洲的外交领域的结盟关系是不同的。

另外,在西方结盟关系也会因为地缘利益的变化而发生毁盟和叛卖的现象。比如英国支持了日本打赢了日俄战争之后又联合美国制约日本在中国的利益扩张。基本上在西方外交领域从不存在铁杆盟友的这个概念,如果从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去观察的话,谁跟谁都不是不变的铁杆的盟友关系,谁跟谁也不是永久性的敌对关系。通俗的说就是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通常在西方获得或争取盟友的方式一般是基于共同利益的沟通取得共识要么就是直接的赎买。一般前者的关系较后者牢固稳定。而如果以北约当作盟友内涵的参考,那么联盟关系的形成可不仅仅是面对华约威胁而在安全问题上形成的联盟关系,还有经济上的紧密联系。比如北约国家的轻武器统一口径是5.56毫米,那么这就要求各国的弹药制造标准也必须是统一的,涉及到军械的制造保养维护都是统一标准。这必然导致工业行业标准也要趋向于统一或趋同。比如欧美人之间做生意就没那么多障碍,因为合同文本规范双方都熟悉 ,而如果西方要跟一个落后经济体国家做生意 ,那么对象国就得先熟悉相关的合同文本, 至于落实合同文本的内容就困难更多了 。进而经济领域的障碍必然要降低联盟的质量。

有些人质疑中国以前的那慷慨的对外援助为什么没有获得中国人自认为应有的对等回报,比如铁杆盟友之类的紧密关系?这里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们虽然在具体行为上支援的是某个对象国,但是我们支援行为的目的或者说支援的对象是反殖民运动的国家主体。同样是非洲的落后国家,中国支持的只是争取独立摆脱殖民地位的国家而不是面对殖民体系压迫保持沉默的国家。所以从这点可以看出来,我们的目的主要不是通过援助来赎买盟友关系,而是削弱殖民者国家的殖民势力范围仅此而已。另外有人会拿越南做比喻来说明中国那时的对外关系是有失败的地方的,这点要从什么出发点去看待了。冷战时期有他的特定环境,我们不要以后冷战时代的目光去评估冷战时代的行为,这是不科学也是不客观的。

很多人认为中国帮助越共赶跑了法国人之后又帮助他们赶跑了美国人,所以越南天然的就应该是中国的盟友,至少不能是敌人。可是盟友关系的基础至少是共同的利益吧,即便没有或缺乏共同利益的基础起码也得有一方能拿出足够的实力来赎买这种关系吧?可那时中越之间是否有共同利益呢?中国是否能对越南拿出比苏联更具吸引力的赎买能力呢?这两点恐怕中国都不具备。越战后的越共高层打算利用多年征战的武装力量再狠狠的捞上一笔,所以打走美国人让越共们忘乎所以野心膨胀起来,开始筹划什么大印度支那来了。而中国对于越南人的企图是绝对不会支持的,无论从地缘关系上讲还是从马列理论对于霸权主义的批判上讲,中国当局有的是理由反对越南人的企图和行为。这样的话中越之间不但没有利益共同度点而且还存在巨大的利益分歧,另外越南是一个经历30年战争的国家,从经济上讲绝对是一个弱国。既然是弱国就难以不受强国大国的影响,所以当苏联支持了越南人的野心再加上武器、经济方面的大量援助后,越南人符合逻辑的将枪口对准了以前的同志加兄弟——中国,那时的中国可拿不出每天价值几百万卢布的物资来援助越南啊。设想一下,当年要是中国有现在的经济能力,那么将形成中国同苏联一起赎买越南的局面,则越南势必在两个具有共同意识形态的大国之间获利而使国家行为上趋向保守而不会激进的滥用国家武力。那么中越之间的战争未必就会爆发,而越南人也未必弃苏就中或者相反,而是与两大国保持适当关系,也就是体系内的平衡手段。所以说那时的越共选择了莫斯科而不是北京还是因为我们自身存在问题既不能支持越共不合理的基于野心的利益诉求也没能力靠利益来赎买人家。如同苏联不让我们搞导弹核武器,我们也不高兴是一个道理。谁都想戴个强国的标签不仅仅是中国人都有这个愿望。

另外,说到中国和结盟的问题令我们总是联想到北约。自战后美国打仗总是联盟内的兄弟们出人出钱,甚至打伊拉克时跟黑社会一般一伙人全上了。看着美国很威风,带着一帮子小弟说灭谁就灭谁,而且老大和弟兄们家里的日子混的还算不错。大家就问了,为什么中国就混不到有能力又铁杆的小弟呢?别有用心的人就会说中国的价值观不被人家接受。恨铁不成钢的会说我们的外交传统已经不适合现代了,要改。要我说的话联盟手段存在很早了,可谁又知道联盟手段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古罗马时无论是共和国时代还是帝国时代,罗马跟谁结盟了?因为罗马很强大,所以不需要跟什么其他力量形成结盟关系,如果有崛起的力量罗马人选择的不是结盟而是消灭之。罗马之后,欧洲大陆上再也未出现任何一个可以强大到可与罗马比拟的国家实体。而是分化成为几个若干强大的力量,比如法兰西、德意志(普鲁士)、俄罗斯、不列颠还有早期的荷兰、瑞典、奥斯曼土耳其、奥匈帝国、西班牙等等,这几大力量因利益的变化导致之间的关系也在不断变化或联盟合作或对抗敌对,中国在秦以前也是这个格局。不同的是中国大一统了,而欧洲一直破碎到现在。

在二元悖反定律作为外交指导的作用下,欧洲其实一直奉行着有限战争。也就是竞争获胜的一方并不以消灭对手为目的,而是以局部胜利削弱对方,具体表现为胜利者要求失败者割地赔款。最典型的就是数次普法战争,德国人都攻打到巴黎附近了,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法国人把阿尔萨斯和洛林割让给了德意志赔款50亿法郎做为战争的休止符。如果德国人是以消灭法兰西为战争目的的,那么英国人必然不会袖手旁观,因为坐视德国人成为欧洲大陆的霸主。而大陆上两个强国的碰撞也不必然的就意味着胜利者可以付出极小代价而快速的消化掉战利品从而比以前更加强大,如果是获得胜利的代价是使未参与的第三方获得相对的优势那么胜利将变得毫无意义。这就是制约欧洲大陆出现全面战争的重要因素,也是欧洲自古铁打的基本秩序。拿破仑和希特勒都为挑战欧洲这一秩序做过努力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所以,在欧洲人们本能的就拒绝一家独大的局面出现,但谁都在为获得这样的地位而努力着,但又决不希望其他国家获得这一地位。为了对威胁自身利益的国家形成制约要么就使自己强大,要么就联合其他力量形成比对方更强大的合力以达到力量对比上的优势。基本上前者需要时间和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消耗才能达成,这也只有强国或想成为强国而有具备基础条件的才能做到,然而在欧洲即便内部条件都具备了你也难以按照你所想的获得满意的结果。竞争对手有的是办法从外部环境动手脚限制你的发展或打乱你的发展节奏,英国人曾经对德国人干的一切不用我在这里赘述了,一战前德国从各项指标上已经超过了英国人但还是失败了。所以,选择结盟成为了成本更低见效更快的路径,但是选择盟友也是门大学问,选不对的话伙伴不但不是助力反而是累赘也就是大家一直说的猪队友。

而且,随着利益变化,联盟关系也在随之变化,这方面的鼻祖自然非英国莫属了一会可以是你的盟友支持你,一会又支持你的对立面遏制你,有人以反复无常来形容俄罗斯其实相比于不列颠俄罗斯人玩的那一套实在不算什么。谁也不能向你保证你的盟友永远对你是忠诚的,谁也不会牺牲自身的国家重大利益来维护写在一张纸上的盟约。联盟关系远没有自身实力的增长来得可靠,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结盟虽然成本低但不意味着可以不付出代价不承担风险,一个背叛了你的盟友远远比强大的敌人更具破坏力和危险性。对于中国来说很多人希望中国有盟友。那么理想状态下的盟友要具备能力和忠诚两个要素。

说到能力的话,遍数当今世界,除去中国以外有能力或者说具备相当经济指标的国家依然是曾经的世界老牌列强。我们可以查阅一下最初北约成员国的名单,大多数国家都曾经是殖民者国家。而世界上有被殖民史的国家中,能具备独立外交立场的本就不多,而具备独立经济能力有独立的工业化的国家目前只有中国。那么,老牌列强自然不会选择成为中国人的盟友啦,曾经美国和中国是事实盟友关系那是因为美国在越南打败仗了。而落后经济体国家自身实力又无法满足能力条件,一旦成为事实和名义上的中国盟友马上就会遭受现实威胁。因此,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不可能在地球上获得现成的有能力的盟友国家。

那么退而求其次不看能力选择忠诚呢?很多人马上就会想到巴铁来。是的,中巴关系起始于地缘竞争,而现在的中巴间的关系已经从国家层面扩展到了民间层面。如果有一天北京当局宣布中国同巴基斯坦的关系被评估为负面,大多数中国人一定要问问为什么。毕竟两国现在的民间交往那不是政府机构宣传出来的,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处出来的,是真挚的情感交流。但是不可否认巴基斯坦也因为与中国的接近付出了代价,然而他们不肯改变这正是令中国人感动的地方。可是,我个人不愿意再看到有对中国抱持良好态度的国家遭受报复了。现在的中国的能力还不足以保护自己的盟友。

那么是不是说中国就将不结盟进行到底了呢?这要从两个方面来论证1 北约的联盟关系是否可以持久。2 中国是否必须要以经典的传统的联盟方式获得盟友。先来说第一点北约框架的框架主体就是美国和欧洲国家。在冷战时期,这个组织是涵盖了军事安全与经济合作的广泛的合作组织。而当欧洲自战后恢复以来,欧洲资本逐渐摆脱美国资本的帮助开始显现独立性,经济领域上也出现了同美国产业竞争的局面。尤其是当苏联消失后,欧洲各国纷纷降低了自身的军事项目开支。也就是说在这个联盟框架下,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上北约对于欧洲国家的积极意义在下降。这个联盟组织有趋向于松散的趋势,而美国一超的地位是离不开北约这个战略工具的。如果北约组织成为美国用不顺手的工具的话,那么再加上世界多极化潮流的推动,北约像华约那样消失还是可以预期的。届时,世界上将出现能发挥作用地区性国际组织来取代跨地区性国际组织,比如非盟、南美共同体等。这样的格局意味着中国的外部安全威胁程度必然大大降低,至少是在传统安全威胁方面是这样的。这时的中国还需要盟友以增强自身的力量吗?这是个巨大的疑问2 从中俄签订巨额能源贸易合同后,西方社会出现中俄结盟的声音。

我认为两个国家达成盟约分别为盟约内容承担必要的义务共同分享联盟后获得的利益,必须以法律文件的形式确定下来吗?曾经英法同时对波兰有保护义务这可是白纸黑字写着的,可最终波兰的命运和结局无情的嘲笑了那张废纸。中国虽然同巴基斯坦签署了《中巴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这个条约的内容并不涉及以军事手段对对放提供防御以及共同军事行动的内容。但是,巴铁有事的时候中国人会不管吗?绝对不会。尽管双方没有签署什么有结盟实质的内容的法律文件。另外,结盟的目的是靠盟友关系的合力形成力量对比的改变来制衡制约潜在或显在对手,如果中国的对手是美国的话。

那么,中国通过在第三世界进行广泛的国际合伙,在中国实现经济转型后对对象国输出工业化甚至是管理国家的经验,那么这不等同于限制了美国吗?比如在未来向南美输出重工业而不是直接输出武器装备,使南美地区国家通过自身运转冶金化工产业而获得自有国防军事能力从而具备独立外交,这不是比中国同拉美国家搞成名义上的结盟关系向这个国家低价出售武器好的多吗?当一个地区或地区大国具备了完善的独立的产业体系后,其对地区整体的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是难以估量的,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例子。美国可以从日本韩国身上剪羊毛,但是无法通过金融渠道对中国予取予求。如果在拉美或非洲出现一个又一个的中国,那么这就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列强国家再也难以维系其用来吸血的殖民价格体系,意味着列强国家的资本链再也难以靠盘剥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获得暴力资本。这样的杀伤力难道不比结盟大多了吗?为什么这几年所谓的北京模式是由西方人首先提出来的而不是由中国人自己提出来的呢?因为西方人害怕。北京模式属于中国所特有,未必复制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就一定会获得积极效果。但是,中国摆脱殖民价格体系的成功给了巴西、印度、南非等国家以信心。中国的模式中国的社会制度可以不学习,但是通过正确的运用国家资源和能力是可以实现强国民富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中国外交历史上就没有结盟传统!!曾经有过的类似结盟的外交行为都是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比如苏秦的合纵与张仪的连横再有就是宋朝的对外结盟.

但是当中国处于大一统格局时,从力量对比上就决定了中央王朝根本不需要以结盟方式来维系自身的安全.

宋朝之所以是个特例那是因为宋本身并不是大一统的格局,同时与宋并存的还有其他几个割据势力且力量并且不弱甚至强于宋。

因此才产生了宋结盟的对外关系行为,这是在力量上宋并没有达到其他势力之和或绝对优势所导致的。

强如蒙古还走结盟路线呢 到了屈辱的近代史 就更不要说什么结盟啦!

哪个列强是将那时的中国当作盟友关系对待的?李鸿章想学习普鲁士的俾斯麦可惜中国不是德意志。

想要在外交领域像俾斯麦那样纵横捭阖首先自己得有实力,德意志那时的外交砝码就是自身的实力。

而李大人的外交砝码是清朝身上的肉,中国国民的血汗钱。

无非是割给谁多割给谁少的问题。也就是说到49年前,中国确实是在外交上没有结盟的传统的。

而与苏东集团形成的结盟关系,既有现实利益的需求也有意识形态上的趋同所形成,跟西方尤其是欧洲的外交领域的结盟关系是不同的。

另外,在西方结盟关系也会因为地缘利益的变化而发生毁盟和叛卖的现象。

比如英国支持了日本打赢了日俄战争之后又联合美国制约日本在中国的利益扩张。

基本上在西方外交领域从不存在铁杆盟友的这个概念,如果从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去观察的话,谁跟谁都不是不变的铁杆的盟友关系,谁跟谁也不是永久性的敌对关系。通俗的说就是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通常在西方获得或争取盟友的方式一般是基于共同利益的沟通取得共识要么就是直接的赎买。

一般前者的关系较后者牢固稳定。

而如果以北约当作盟友内涵的参考,那么联盟关系的形成可不仅仅是面对华约威胁而在安全问题上形成的联盟关系,还有经济上的紧密联系。

比如北约国家的轻武器统一口径是5.56毫米,那么这就要求各国的弹药制造标准也必须是统一的,涉及到军械的制造保养维护都是统一标准。这必然导致工业行业标准也要趋向于统一或趋同。

比如欧美人之间做生意就没那么多障碍,因为合同文本规范双方都熟悉 ,而如果西方要跟一个落后经济体国家做生意 ,那么对象国就得先熟悉相关的合同文本, 至于落实合同文本的内容就困难更多了 。进而经济领域的障碍必然要降低联盟的质量。

有些人质疑中国以前的那慷慨的对外援助为什么没有获得中国人自认为应有的对等回报,比如铁杆盟友之类的紧密关系?这里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们虽然在具体行为上支援的是某个对象国,但是我们支援行为的目的或者说支援的对象是反殖民运动的国家主体。同样是非洲的落后国家,中国支持的只是争取独立摆脱殖民地位的国家而不是面对殖民体系压迫保持沉默的国家。

所以从这点可以看出来,我们的目的主要不是通过援助来赎买盟友关系,而是削弱殖民者国家的殖民势力范围仅此而已。另外有人会拿越南做比喻来说明中国那时的对外关系是有失败的地方的,这点要从什么出发点去看待了。

冷战时期有他的特定环境,我们不要以后冷战时代的目光去评估冷战时代的行为,这是不科学也是不客观的。很多人认为中国帮助越共赶跑了法国人之后又帮助他们赶跑了美国人,所以越南天然的就应该是中国的盟友,至少不能是敌人。

可是盟友关系的基础至少是共同的利益吧,即便没有或缺乏共同利益的基础起码也得有一方能拿出足够的实力来赎买这种关系吧?可那时中越之间是否有共同利益呢?

中国是否能对越南拿出比苏联更具吸引力的赎买能力呢?这两点恐怕中国都不具备。越战后的越共高层打算利用多年征战的武装力量再狠狠的捞上一笔,所以打走美国人让越共们忘乎所以野心膨胀起来,开始筹划什么大印度支那来了。而中国对于越南人的企图是绝对不会支持的,无论从地缘关系上讲还是从马列理论对于霸权主义的批判上讲,中国当局有的是理由反对越南人的企图和行为。

这样的话中越之间不但没有利益共同度点而且还存在巨大的利益分歧,另外越南是一个经历30年战争的国家,从经济上讲绝对是一个弱国。既然是弱国就难以不受强国大国的影响,所以当苏联支持了越南人的野心再加上武器、经济方面的大量援助后,越南人符合逻辑的将枪口对准了以前的同志加兄弟——中国,那时的中国可拿不出每天价值几百万卢布的物资来援助越南啊。设想一下,当年要是中国有现在的经济能力,那么将形成中国同苏联一起赎买越南的局面,则越南势必在两个具有共同意识形态的大国之间获利而使国家行为上趋向保守而不会激进的滥用国家武力。

那么中越之间的战争未必就会爆发,而越南人也未必弃苏就中或者相反,而是与两大国保持适当关系,也就是体系内的平衡手段。所以说那时的越共选择了莫斯科而不是北京还是因为我们自身存在问题既不能支持越共不合理的基于野心的利益诉求也没能力靠利益来赎买人家。如同苏联不让我们搞导弹核武器,我们也不高兴是一个道理。谁都想戴个强国的标签不仅仅是中国人都有这个愿望。另外,说到中国和结盟的问题令我们总是联想到北约。

自战后美国打仗总是联盟内的兄弟们出人出钱,甚至打伊拉克时跟黑社会一般一伙人全上了。看着美国很威风,带着一帮子小弟说灭谁就灭谁,而且老大和弟兄们家里的日子混的还算不错。大家就问了,为什么中国就混不到有能力又铁杆的小弟呢?别有用心的人就会说中国的价值观不被人家接受。恨铁不成钢的会说我们的外交传统已经不适合现代了,要改。要我说的话联盟手段存在很早了,可谁又知道联盟手段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古罗马时无论是共和国时代还是帝国时代,罗马跟谁结盟了?因为罗马很强大,所以不需要跟什么其他力量形成结盟关系,如果有崛起的力量罗马人选择的不是结盟而是消灭之。

罗马之后,欧洲大陆上再也未出现任何一个可以强大到可与罗马比拟的国家实体。而是分化成为几个若干强大的力量,比如法兰西、德意志(普鲁士)、俄罗斯、不列颠还有早期的荷兰、瑞典、奥斯曼土耳其、奥匈帝国、西班牙等等,这几大力量因利益的变化导致之间的关系也在不断变化或联盟合作或对抗敌对,中国在秦以前也是这个格局。不同的是中国大一统了,而欧洲一直破碎到现在。在二元悖反定律作为外交指导的作用下,欧洲其实一直奉行着有限战争。

也就是竞争获胜的一方并不以消灭对手为目的,而是以局部胜利削弱对方,具体表现为胜利者要求失败者割地赔款。最典型的就是数次普法战争,德国人都攻打到巴黎附近了,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法国人把阿尔萨斯和洛林割让给了德意志赔款50亿法郎做为战争的休止符。如果德国人是以消灭法兰西为战争目的的,那么英国人必然不会袖手旁观,因为坐视德国人成为欧洲大陆的霸主。而大陆上两个强国的碰撞也不必然的就意味着胜利者可以付出极小代价而快速的消化掉战利品从而比以前更加强大,如果是获得胜利的代价是使未参与的第三方获得相对的优势那么胜利将变得毫无意义。这就是制约欧洲大陆出现全面战争的重要因素,也是欧洲自古铁打的基本秩序。拿破仑和希特勒都为挑战欧洲这一秩序做过努力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所以,在欧洲人们本能的就拒绝一家独大的局面出现,但谁都在为获得这样的地位而努力着,但又决不希望其他国家获得这一地位。为了对威胁自身利益的国家形成制约要么就使自己强大,要么就联合其他力量形成比对方更强大的合力以达到力量对比上的优势。基本上前者需要时间和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消耗才能达成,这也只有强国或想成为强国而有具备基础条件的才能做到,然而在欧洲即便内部条件都具备了你也难以按照你所想的获得满意的结果。

竞争对手有的是办法从外部环境动手脚限制你的发展或打乱你的发展节奏,英国人曾经对德国人干的一切不用我在这里赘述了,一战前德国从各项指标上已经超过了英国人但还是失败了。所以,选择结盟成为了成本更低见效更快的路径,但是选择盟友也是门大学问,选不对的话伙伴不但不是助力反而是累赘也就是大家一直说的猪队友。

而且,随着利益变化,联盟关系也在随之变化,这方面的鼻祖自然非英国莫属了一会可以是你的盟友支持你,一会又支持你的对立面遏制你,有人以反复无常来形容俄罗斯其实相比于不列颠俄罗斯人玩的那一套实在不算什么。谁也不能向你保证你的盟友永远对你是忠诚的,谁也不会牺牲自身的国家重大利益来维护写在一张纸上的盟约。

联盟关系远没有自身实力的增长来得可靠,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结盟虽然成本低但不意味着可以不付出代价不承担风险,一个背叛了你的盟友远远比强大的敌人更具破坏力和危险性。对于中国来说很多人希望中国有盟友。那么理想状态下的盟友要具备能力和忠诚两个要素。说到能力的话,遍数当今世界,除去中国以外有能力或者说具备相当经济指标的国家依然是曾经的世界老牌列强。我们可以查阅一下最初北约成员国的名单,大多数国家都曾经是殖民者国家。

而世界上有被殖民史的国家中,能具备独立外交立场的本就不多,而具备独立经济能力有独立的工业化的国家目前只有中国。那么,老牌列强自然不会选择成为中国人的盟友啦,曾经美国和中国是事实盟友关系那是因为美国在越南打败仗了。而落后经济体国家自身实力又无法满足能力条件,一旦成为事实和名义上的中国盟友马上就会遭受现实威胁。因此,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不可能在地球上获得现成的有能力的盟友国家。那么退而求其次不看能力选择忠诚呢?很多人马上就会想到巴铁来。

是的,中巴关系起始于地缘竞争,而现在的中巴间的关系已经从国家层面扩展到了民间层面。如果有一天北京当局宣布中国同巴基斯坦的关系被评估为负面,大多数中国人一定要问问为什么。毕竟两国现在的民间交往那不是政府机构宣传出来的,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处出来的,是真挚的情感交流。但是不可否认巴基斯坦也因为与中国的接近付出了代价,然而他们不肯改变这正是令中国人感动的地方。

可是,我个人不愿意再看到有对中国抱持良好态度的国家遭受报复了。现在的中国的能力还不足以保护自己的盟友。那么是不是说中国就将不结盟进行到底了呢?这要从两个方面来论证1 北约的联盟关系是否可以持久。2 中国是否必须要以经典的传统的联盟方式获得盟友。

先来说第一点北约框架的框架主体就是美国和欧洲国家。在冷战时期,这个组织是涵盖了军事安全与经济合作的广泛的合作组织。而当欧洲自战后恢复以来,欧洲资本逐渐摆脱美国资本的帮助开始显现独立性,经济领域上也出现了同美国产业竞争的局面。尤其是当苏联消失后,欧洲各国纷纷降低了自身的军事项目开支。也就是说在这个联盟框架下,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上北约对于欧洲国家的积极意义在下降。

这个联盟组织有趋向于松散的趋势,而美国一超的地位是离不开北约这个战略工具的。如果北约组织成为美国用不顺手的工具的话,那么再加上世界多极化潮流的推动,北约像华约那样消失还是可以预期的。届时,世界上将出现能发挥作用地区性国际组织来取代跨地区性国际组织,比如非盟、南美共同体等。这样的格局意味着中国的外部安全威胁程度必然大大降低,至少是在传统安全威胁方面是这样的。这时的中国还需要盟友以增强自身的力量吗?

这是个巨大的疑问2 从中俄签订巨额能源贸易合同后,西方社会出现中俄结盟的声音。我认为两个国家达成盟约分别为盟约内容承担必要的义务共同分享联盟后获得的利益,必须以法律文件的形式确定下来吗?曾经英法同时对波兰有保护义务这可是白纸黑字写着的,可最终波兰的命运和结局无情的嘲笑了那张废纸。

中国虽然同巴基斯坦签署了《中巴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这个条约的内容并不涉及以军事手段对对放提供防御以及共同军事行动的内容。但是,巴铁有事的时候中国人会不管吗?绝对不会。

尽管双方没有签署什么有结盟实质的内容的法律文件。另外,结盟的目的是靠盟友关系的合力形成力量对比的改变来制衡制约潜在或显在对手,如果中国的对手是美国的话。

那么,中国通过在第三世界进行广泛的国际合伙,在中国实现经济转型后对对象国输出工业化甚至是管理国家的经验,那么这不等同于限制了美国吗?比如在未来向南美输出重工业而不是直接输出武器装备,使南美地区国家通过自身运转冶金化工产业而获得自有国防军事能力从而具备独立外交,这不是比中国同拉美国家搞成名义上的结盟关系向这个国家低价出售武器好的多吗?当一个地区或地区大国具备了完善的独立的产业体系后,其对地区整体的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是难以估量的,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例子。美国可以从日本韩国身上剪羊毛,但是无法通过金融渠道对中国予取予求。

如果在拉美或非洲出现一个又一个的中国,那么这就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列强国家再也难以维系其用来吸血的殖民价格体系,意味着列强国家的资本链再也难以靠盘剥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获得暴力资本。

这样的杀伤力难道不比结盟大多了吗?为什么这几年所谓的北京模式是由西方人首先提出来的而不是由中国人自己提出来的呢?因为西方人害怕。北京模式属于中国所特有,未必复制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就一定会获得积极效果。但是,中国摆脱殖民价格体系的成功给了巴西、印度、南非等国家以信心。中国的模式中国的社会制度可以不学习,但是通过正确的运用国家资源和能力是可以实现强国民富的。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