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废墟(转帖)

风际浪子 收藏 1 20
导读:| 历史总是一再重演,“第一次是悲剧,继而就是闹剧”。这是马克思的名言。但环顾当今局势,却令我们不得不怀疑,悲剧后面是否还有更多悲剧。恰逢一战爆发100周年,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暴力、欺诈和犬儒主义,却与1914年令世界陷入灾难的情况毫无二致。当时深陷其中的地区,现在也还是牵涉其中。 一战爆发是因为人们相信,军事手段能解决当时中欧紧迫的社会与政治问题。一个世纪前,德国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曾写道,战争是“政治交往延续的其他方式”。他的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历史总是一再重演,“第一次是悲剧,继而就是闹剧”。这是马克思的名言。但环顾当今局势,却令我们不得不怀疑,悲剧后面是否还有更多悲剧。恰逢一战爆发100周年,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暴力、欺诈和犬儒主义,却与1914年令世界陷入灾难的情况毫无二致。当时深陷其中的地区,现在也还是牵涉其中。

一战爆发是因为人们相信,军事手段能解决当时中欧紧迫的社会与政治问题。一个世纪前,德国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曾写道,战争是“政治交往延续的其他方式”。他的说法在1914年时,得到了很多政治家的认同。

但克劳塞维茨的悲剧性错误,在一战中得到了证实。工业时代的战争是悲剧、灾难和破坏,也根本解决不了任何政治问题。战争并非政治的延续,而是政治失败的标志。

一战结束了普鲁士(Prussian)王朝、俄罗斯(Russian)王朝、奥斯曼(Ottoman)王朝和奥匈(Austro-Hungarian)王朝等四大帝国政权。这场战争不仅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于非命,还带来了革命、国家破产、保护主义和金融崩溃,为希特勒崛起、二战和冷战埋下了伏笔。

这场战争带来的动荡一直持续到今天。从利比亚到巴勒斯坦-以色列、叙利亚、伊拉克曾经属于多民族、多国家、多宗教的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如今再次陷入冲突和战争中。巴尔干地区在政治上继续四分五裂,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无法建立有效的中央政府;塞尔维亚也还未从1999年北约的轰炸,以及不顾它强烈反对,科索沃于2008年充满争议的独立中恢复过来。

前俄罗斯帝国的动荡同样愈演愈烈。俄罗斯进攻乌克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其他地方不断发生暴力事件,是对1991年苏联解体的一种滞后反应。在东亚,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紧张关系——同样是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问题——也变得越来越危险。

就像一个世纪前一样,虚荣、无知的领导人正逐步走向战争,却没有解决造成紧张局势的根本政治、经济、社会或生态因素的明确目标和可行前景。太多政府采取的是先行动、再思考的策略。

以美国为例。派军队、无人机或轰炸机到可能威胁美国石油源头、窝藏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或有损美国利益(比方说索马里海岸海盗)的任何地方,一直是美国的基本战略。美军、中央情报局、无人机导弹或由美国支持的武装势力,也因此一直参与从西非萨赫勒到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广大地区的战斗。

这些军事活动不仅耗资数万亿美元,还造成不计其数的人命伤亡。但它们不仅未能解决任何根本问题,反而造成更多混乱,甚至可能引起一场不断扩大的战争。

俄罗斯的做法也没高明到哪去。俄国有段时期支持国际法,并因此抗议美国和北约在科索沃、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违反国际法的行径。

但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瞄上了乌克兰,害怕这个国家将倒向欧洲。突然,他绝口不提遵守国际法。他的政府之后非法吞并了克里米亚,并借助傀儡势力——现在看来还有俄国军队的直接参与——在东乌克兰进行一场越来越残酷的游击战争。

在这样的背景下,马航MH17的命运不仅残酷得可怕,也让我们看清了这个疯狂的世界。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瞄准并发射导弹的人仍未能确定,虽然由俄罗斯支持、在东乌克兰的叛军最有可能是罪魁祸首。但可以肯定,普京发动乌克兰战争所释放的暴力,已经夺走了数百条无辜的生命,并把世界进一步推向灾难的边缘。

今天的大国不存在任何英雄。犬儒主义随处可见。美国未经联合国批准擅自动武,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它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派遣无人机和秘密部队进入主权国家,也一直对敌人和朋友进行监听。

俄罗斯也效法美国,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其他邻国杀害民众。唯一不变的是草率地诉诸武力,和之后不可避免的谎言。

当前局势和1914年的世界有四大主要不同。首先,我们经历了两次灾难性的战争,一次大萧条和一次冷战。我们有机会了解有组织和集体暴力的愚蠢和无用。其次,核时代的下一次全球战争,几乎等同于世界末日来临。

第三,有了今天的技术,我们完全有机会解决导致贫困、饥饿、流离失所和环境破坏等课题的根本原因。而正是这些原因,引发了许多危险的冲突。

最后是国际法,如果我们愿意使用的话。100年前,欧洲和亚洲的交战国没有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可以提出问题——外交而不是战争可以真正成为政治的延续的场合。我们可以通过全球机构去建设和平,而确保永远不再爆发全球战争,恰恰是成立这个全球机构的初衷。

身为世界公民,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求通过外交手段来实现和平,通过全球、区域和全国性举措来解决贫困、疾病和环境破坏等问题。值此人类历史上最大灾难一百周年之际,让我们杜绝悲剧之后接踵而至的闹剧或悲剧,代之以合作和尊严的胜利。

作者Jeffrey D. Sachs是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卫生政策和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他也是联合国秘书长千年发展目标特别顾问。

英文原题:The Waste of War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2014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