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人的认识是很偶然的。

他和老婆走亲戚回来的时候刚到村口,就发现前边一个骑摩托车的女子摔倒了,这个女子带的孩子以及其她带的其它东西都摔倒了地上,孩子大概只有两岁多的样子,在地上是哇哇的大哭,这个女子被压在摩托车下边一直挣扎不出来。他和老婆当时骑的也是摩托车,到跟前的时候急忙下车帮忙,扶摩托车起来的时候才知道,这位女子当时穿的是长裙子,她的裙子正好缠在了摩托车的后轮里边,要想把摩托车扶起来,要么是把她的裙子先从摩托车的后轮中抽出来,要么是把她和摩托车同时扶起来,当时摩托车的排气筒已经把这位女子的腿烧了一大块子,她因为烧的疼在摩托车下边不住的挣扎。得赶紧把摩托车扶起来,不然烧伤将更加严重,他赶紧叫照护摔倒孩子的老婆过来帮忙,两个人一个扶摩托车一个拉倒地的女子,等把这位女子拉起来,费好大劲把她的裙子从摩托车的后轮里抽出来,她的裙子已经是不能再穿了,有的地方断了线,有的地方有大片子的油污点,他的老婆也是一个热心人,说这个地方离他家近,让这位女子到他家先换一件衣服,然后赶紧到医院看看烧伤的腿怎么样。

女子的腿确实烧得不轻,在他家换上他老婆的衣服,然后给她的家人打了电话后,孩子有他老婆暂时照看着,他就带着她向镇里的卫生院跑去,他们到镇卫生院没多长时间,她的家人就赶到卫生院了,从速度看她家离镇里也没有多远,她的家人到卫生院后没多长时间他就悄悄的离开了,随后女子的哥哥才来到他家接孩子骑停在他家的摩托车。

十几天之后这位女子又来到了他家,这次她是来谢他们两口子的,这时候他才知道她叫红丽,而她也知道他叫战省,他们住邻邦村,他们的年龄都没有错多少岁。

红丽的男人常年在外边打工,据说是在海上打鱼,战省经常在附近打一些零工,战省会装修的手艺,农闲了就出去挣钱,农忙了就回家收拾他那几亩土地。

这事之后两个人本来没有什么瓜葛了,只因红丽的一次怀孕,两个人就又有了故事。

过了春节的时候,红丽的男人就踏上了打工的路,这一次他没有到沿海地带去打鱼,他随着同村的几个人到了浙江的某个地方,两个月之后红丽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又怀孕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两个人在电话里都已经给未来的孩子起了名字,但是又过了两个月他感觉不如回到原来的地方打鱼,那样不但工作熟悉,另外挣的钱也多。他给原来的渔老板一联系,原来的渔老板很热情的邀请他回来继续干老本行,就这样他辞退了浙江那边的伙,回到了家中,准备稍事休整就到海边去,回到家里之后一看老婆挺着肚子自然是很高兴,就准备趁回家这几天带上老婆到县医院进行一次认真的检查,看看孩子健康不健康,实际上检查的目的最主要还是想知道到底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到县妇幼保健院让医生一看,医生说孩子很健康,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在家要多注意保养,同时给他们说,孩子的性别就不要打听了,一定是你们喜欢和期盼的。回家的时候她的男人动起了脑子,因为按医生说的怀孕时间,他还没有回到家中,这时候他的老婆怀孕,孩子肯定与他没关系,他把这个情况对红丽一说红丽当时就懵了,因为红丽清楚,这次她怀的孩子确实与她的男人没有关系,她和同村的另一个人想好,那个人结婚几年,老婆一直不会怀孕,她这一次怀了那一个人的孩子,她准备给那个人留个后,她本以为这次做得很俏密,感觉怀孕这事错几天没关系,哪知道现在的妇产科医生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把她的小把戏戳穿了,这时候她的男人是抓住话题不放,非让她说出是谁的孩子不可,不说是谁就准备和她离婚。她的脑子经过斗争,感觉不应该说出本村相好的名字,说出他一方面是将来再见面都不带劲,另外同村的最容易闹矛盾,最后她决定,准备把这个黑锅转嫁到邻村的战省身上。

红丽先给战省的老婆打的电话,她哭着把情况一说,战省的老婆是坚决的不答应,这事不是弄旁啥的,这牵扯到名声问题,最后红丽说瞎话,她说已经对她男人讲了,这次她怀的就是战省的孩子,要是她男人找到他家,让他们帮她打打掩护。战省回家后,他的老婆对他一说这事,战省反倒劝他老婆,这事你只要清楚不是我干的不就行了,反正咱只是帮帮红丽的忙,当天晚上,战省家里来了一个男人,这人到他家后放了一万块钱和两条好烟,没有多说话就走了,不用说他们两口子也知道这人是谁。

第二天红丽的男人来到了战省的家中,当时战省不在家,战省的老婆招呼了红丽的男人,战省老婆拿出一万块钱,让红丽的男人不要把事情弄大,把事情弄大了对谁家都不好,毕竟谁家都有老人和孩子,红丽的男人一看这一家的老婆这样清楚,另外感觉人家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反过来再说自己年龄已经不小了,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离婚再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另外自己的孩子也是那么可爱,前想想后想想也就不再追究红丽的责任了,只是回到家里逼着红丽到医院把手术做了也就了了。

事情过后红丽的男人又出去打工去了,只是红丽感激战省全家的几次帮助,一有时间就到战省家里走动,自从战省老婆知道红丽的出轨情况后,把自己的男人看得很紧,根本就不让红丽和战省单独在一块,红丽也知道是人家对她不放心,但红丽有时间还是会到战省家里去的。

这是前几天我大哥闲着没事给我讲的他内弟的事情,战省是我大嫂的亲弟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