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不一定挨打!(五) --谨以此文纪念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停战61周年

落后不一定挨打!(五)

--谨以此文纪念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停战61周年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7周年


三、朝鲜战争的政治结果:

要想理解朝鲜半岛的局势就不得不了解造成其分割局面的北纬38°度军事分界线的由来以及由此带来的战略后果。

二次大战末期的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旋即出兵中国东北,打败了日本关东军。随后又登陆朝鲜半岛,一路向南推进与日军作战。仅过了一个星期(8月15日),日本就宣告投降。在这之前,据杜鲁门回忆,当时没有人想到,不管是美国的或者是苏联的地面部队,会在短期内进入朝鲜半岛。杜鲁门确信,国际会议上也从来没有讨论过以三八线作为在朝鲜半岛的分界线这个题目。

苏联突然宣布对日作战以及稍后的日本天皇决定无条件投降这两件事, 使情况发生了急速变化。当苏联军队在朝鲜半岛上由北向南大举进攻时,距离朝鲜最近的美国地面部队还远在600英里以外的冲绳岛。因而日本战争机构的突然崩溃,在朝鲜半岛造成了真空局面。正是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由美国方面迫不及待地提出了美苏双方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和接受日军投降的具体分界线问题。

至于把三八线作为分界线问题的提出,有几种不同的说法。真实性比较可靠的说法是:在得知日本决定投降和苏军已对日宣战并大举“涌进”朝鲜半岛的消息后,8月10日深夜,由美国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组成的协调委员会在五角大楼举行紧急会议。主要议题是在朝鲜的受降问题。出席会议的有助理国务卿邓恩、陆军部助理部长约翰·麦克洛伊和海军部高级官员巴德等五人。会上,邓恩提出美国军队应赶到尽可能北面的地区去受降。但马歇尔的一位年轻参谋人员迪安·腊斯克上校指出,军方缺乏可供立即投入使用的兵力,加上时间和空间的因素,美国军队在苏军进入朝鲜北部地区之前抵达北部纵深地区有困难。这时,麦克洛伊便请腊斯克和另一位上校查尔斯·博尼斯蒂尔到第三休息室去,要求他们在30分钟内设计出“一条尽可能向北推进”,但又不致“被苏联拒绝”的界线。于是,三八线就这样在一次会议上,匆忙地由两位美国上校提出来了。

随后,这个关于以三八线划界的建议迅速得到美国军方和国务院的同意,并于8月14日为杜鲁门批准。次日,杜鲁门便给斯大林发出密电,通报了美国政府给盟军最高司令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有关日本武装部队投降细节的“总命令第一号”,该命令的内容之一即是以三八线为分界线,确定了美苏双方在朝鲜半岛的受降区域。8月16日,斯大林复信表示,“基本上不反对命令的内容”,对于有关朝鲜分界线的问题也没有提出异议。9月2日,麦克阿瑟在东京湾密苏里号舰上举行的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后,发布了“总命令第一号”,其内容根据斯大林提议略有修改。命令提到:“驻北纬38度线以北的韩国、满洲、库页岛、千岛列岛等地的日本军高级指挥官以及陆、海、空军和辅助部队,应向苏联远东军最高司令官投降;日本帝国政府大本营和驻日本本土及其周围诸岛以及驻北纬38度线以南的韩国、琉球列岛等地的日本军高级指挥官以及陆、海、空军和辅助部队,应向美国太平洋地区陆军最高司令官投降。”就这样,三八线作为美苏两国在朝鲜受降和实行军事占领的分界线便被明确地规定下来。受降命令传到战地时,分兵进击的苏联军队已经越过三八线,正沿着公路向汉城运动。但他们一接到关于分界线的命令,就迅速撤回到三八线以北。

1948年8月和9月,朝鲜南北地区先后成立大韩民国政府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半岛国土和民族分裂,三八线两侧的交通、电讯和人员物资的交流被切断。当时朝鲜半岛总人口为3000万人,三八线以南人口约2100万,三八线以北为900万人口,北南双方各占面积为朝鲜半岛总面积的56%和44%。三八线以北人口占总人口的40%,南部的人口占60%。朝鲜半岛北部为工业区,南部则是主要的粮食产区。这条约300公里长的分界线斜穿朝鲜半岛,它截断了75条小溪和12条河流,以不同的角度越过崇山峻岭,穿过181条小路、104条乡村土路、15条道际公路和8条高级公路,以及6条南北铁路线。显然,无论是从地理的角度来看,还是从行政区划以及管理角度来说,三八线都是一条极不合理的分界线。其次,美苏两国军队进驻朝鲜半岛时曾一致声明,三八线仅仅是两国军队在接受日本军队投降时,以及各自在朝鲜驻扎时所划定的界线,并不具有政治意义。但是事实上,这并不表明这条30分钟内匆忙划出的分界线没有深远的政治考虑。特别是后来的历史发展表明,三八线对于所谓受降的军事意义只是表面的和暂时的,美苏两国对三八线的确认本身已经包含着深远的政治意义。

二战后期,美苏两国之间已经出现了分庭抗礼的趋势,双方都竭力想要扩大军事力量所能控制的地盘,扩充自己的政治势力。这种趋势在欧洲就渐渐演变成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的华约集团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的北约集团之间的对抗。铁幕由此拉开,冷战由此形成。而两大阵营之间对抗的标志物就是柏林墙。此后的三十年,任何一方都决不会允许对方率先打破冷战遏制的均势,更不允许对方利用军事手段改变现状。

在东亚,新中国的诞生打破了美苏对抗的某种平衡,使得社会主义阵营增添了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大大加强了社会主义的力量。三八线的划定形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东西方阵营在东亚冷战格局的基础,使之成为美苏两国势力在朝鲜半岛对垒的既定疆界,促成了美国占领下的日本、韩国以及台湾对抗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局面,也造成了两股势力的均衡。而在东亚两大阵营对抗的标志物就是三八线。在这种形势下,美苏两个霸权国家也决不会允许对方打破现状,破坏冷战的平衡。换句话说,朝鲜战争爆发的最深刻的根源就是美苏势力在远东对抗形成的均势。谁先打破现状必将招致另一方强烈的反弹。历史证明,后来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以及朝鲜民族的分裂也正是围绕这条纬线发展起来的。而涉及三八线的军事行动作为一条主线,也贯穿了朝鲜冲突和朝鲜战争的全过程:南北朝鲜的军事冲突是沿着三八线展开的;北朝鲜军队越过三八线的进攻引起了美国全面卷入战争;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向北进击又迫使中国出兵朝鲜;中国军队因未接受停火协议而打过三八线,被联合国扣上了“侵略者”的罪名;麦克阿瑟也因再次主张越过三八线等战争叫嚣,被杜鲁门总统所罢免;停战谈判是沿三八线的停火而开始的;最后,战争的结局仍然是大体以三八线做为南北朝鲜的分界线。周而复始,终点即是起点,这就是围绕三八线而进行的朝鲜战争的始末。换句话说,三八线是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抗的分界线,是由二战后的国际大环境所决定。

朝鲜人民军突破三八线,把美韩联军逼退到东南沿海的釜山一线时,美国不会坐视不管。于是纠集了联合国来干涉一个国家的内战。其实质是不允许南朝鲜落入社会主义阵营。美军仁川登陆后一路向北,攻占了平壤,迫近到鸭绿江边,妄图一举消灭朝鲜人民军,统一朝鲜半岛。斯大林的苏联害怕与美国直接对抗决定不出兵。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只能义无反顾地担当起在东亚反对西方阵营的中流砥柱。因为北朝鲜的陷落也将会对新生的共和国产生极大的威胁,东西方对抗的均势也将会被打破。

让我们换个角度考虑。假设中国没有出兵朝鲜,那结果又会是如何?按照当时战况的发展,最可能的结果是美韩联军统一朝鲜半岛,李承晚在麦克阿瑟的帮助下组建了全国性政府,实行统治。这样的结局将会更直接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国政府十分顾虑麦克阿瑟是否有可能在取得整个朝鲜半岛后继续向北进军,威胁到我们的国家安全。即使美军不进攻中国,一个与中国有长达1000多公里边界线的国家落入资本主义阵营,对中国也是极大的威胁。而如果朝鲜亡国,金日成的出路有二:一是留在北朝鲜的崇山峻岭中坚持打游击战,何时能取得胜利只有天知道。二是撤退到中国的东北组建流亡政府,伺机打回朝鲜,夺取政权。第二种情况更为可能,因为当获悉中国由于苏联不出动空军掩护而决定不派兵赴朝作战时,斯大林曾经要求我国政府允许金日成在东北组建流亡政府。这样的结果对新生的共和国将是最不利的局面。首先,金日成的流亡政府将给美韩以干涉、甚至武装侵略我国东北提供了强有力的借口。其次,苏联也有机会借金日成之名干涉我国的内政外交。更糟糕的是金日成的流亡政府是留在我国东北地区的一颗定时炸弹,将给我国东北地区的经济、社会、民族等诸多方面造成极大的麻烦,威胁我国东北地区的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他甚至可能借着苏联的支持在东北建立国中之国。最后,从今天的国际关系视角来看,如果美韩统一了朝鲜半岛,那对我国的和平发展将造成更为恶劣的国际环境。试想一下,二十一世界的中国没有了北朝鲜这一缓冲地带,美国借着韩国、日本、台湾、菲律宾对我国的第一岛链封锁将更严密,对我国实行战略遏制将更容易,我国面对的障碍将更多,和平建设的环境将不复存在。所以,抗美援朝的政治结果就是维持了在东亚东西方阵营对抗的战略平衡,奠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一个地区性大国的地位,更重要的是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国威,为我国赢得了60年的和平发展机遇。


结语:

毛泽东总结近代历史得出了一条教训:落后就要挨打。而本文的观点是:落后不一定挨打!两者看起来似乎矛盾,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辩证地理解“落后”与“挨打”之间的关系。“落后”与“先进”是一种状态,它不是静止不变,而是可以互相转化的。过去的强大不代表永远强大,恰如所谓“日不落帝国”的衰败。现在的落后也不意味着将来一定也如此,恰如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正在向着强国的路上迈进。“挨打”是一种结果,它与“落后”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正如“先进”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去攻击、侵略别人。照笔者的理解,毛主席指出的“落后”不仅仅指经济和军事的落后,而是更强调包括社会制度在内的全面落后。只有沦落到这种地步的国家才会任人宰割而毫无还手之力。晚清政府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例。笔者认为“落后”与“挨打”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抗美援朝即是最鲜明的事例。无论从军事结果或政治结果哪方面来分析抗美援朝战争,笔者都无法找到否定这场战争的理由。虽然我们当时处于落后的状态,我们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都远远落后于美国,但绝不等于说我们一定打不过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事实也证明如此。究其原因,新生的共和国所展现出来的勃勃生机,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所展现出的强大生命力,全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翻身做主的精神面貌都令世人瞩目。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的征兵运动,100个报名者才能录取一名,是真正的百里挑一,可见当时中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心。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又打败了贪污腐败丧失民心的国民党政府,建立了新的民主政府。当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时候,这也就意味着从此以后再也不允许任何人把我们当做“东亚病夫”,再也不允许任何人肆意侮辱侵略我们。朝鲜战争恰好提供了一个让新中国发声的契机,因为它已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抗美援朝恰似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一声呐喊。这一声呐喊,唤醒了中国人民的自尊与自信,喝止了美帝国主义的霸权行径,向全世界宣布了新中国的存在与崛起。

行文至此应该可以结束,但笔者意犹未尽,再多说几句。

我国经过35年的改革开放,现在的国民生产总值重新上升为世界第二,是一个举世公认的大国。但是,把GDP数值当作强国的标志,以此错觉周旋于国际关系之中,如同把肥大当强大、把重量当力量的一个人登上重量级拳击台,是非常危险的。从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经验来看,无论是GDP总量,还是GDP在世界上的排名与份额,都不一定能反映经济发展水平,更难反映中国的国际地位。GDP统计,只是国力对比中的一个狭窄方面。是否拥有先进的生产力,具有现代化的经济结构,往往比GDP更加重要。如果硬是要谈GDP,那么GDP质量比总量更重要。比如,具有世界GDP第一的晚清,不是一个强国,而是一个屡遭侵略、屡屡割地赔款的弱国,最后成为一个主权不完整的半殖民地国家。一战和二战时,中国GDP仍然排名世界第二。但谁也没把中国当强国,身为战胜国反而失去了许多本属自己的权益。再看今天,中国是所有大国中唯一没有实现领土统一的,大量的海域和岛屿被侵占,这何以能让我们以世界强国自居?! GDP用以衡量宏观经济增长,或许是一个有用的指标,但要以此评判国力,则不免有点自欺欺人了。

那么,怎样理解强国的标准?风靡国际关系学界的《大国的兴衰》一书作者保罗·肯尼迪认为,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中国都不被看作大国,只有在朝鲜战争之后,中国才真正被国际社会看作大国。可是,朝鲜战争时期中国的GDP仅是美国的18%!二十世纪中后期,中国GDP总量占世界第四,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的排名都靠后。但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令世界刮目相看,从此无人再敢渺视中国。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对中国不能越过北纬17度线的警告就不像麦克阿瑟那样置若罔闻,美军就不敢越线作战。拥有两弹一星等尖端国防科技的中国,是二十世纪中后期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三角”之一,尽管当时的GDP还排不进世界前五名。

近代以来,大国的强国地位都是靠战争打出来的,而决定战争胜负的物质基础,就是制造工业和交通运输。《大国的兴衰》一书认为:经济总量本身并无太大意义,“数亿农民的物质产量可以使500万工人的产量相形失色,但由于他们生产的大部分都被消费了,所以远不可能形成剩余财富或决定性的军事打击力量。”换句话说,没有军事转化能力的GDP一文不值。而要转化为军事能力,主要看GDP中的现代制造业。历史证明,决定强国地位的核心指标,是以现代制造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而不是GDP总量和GDP在世界上的排名。

为什么美国是当今世界GDP第一,日本是世界GDP大国,又是公认的强国?这是因为美日两国的GDP构成,都是响当当的高技术实业,都是可赚全世界钱的产品,而且这些产品几乎都可以瞬间转为军事实力,比如美国的全球定位系统、互联网、生物科技、航空航天工业;日本的核技术、造船工业、汽车工业、光学工业等。2009年世界对中国展开“暴徒”式的贸易攻击,但却很少有国家对美、日、德国进行“反倾销”,原因在于它们的产品是进口国所必需的高技术产品。反观中国则是低技术产品,可有可无。中国出口世界的工业用品中,也有一些有高技术含量的东西,但大多是外资工厂的返销产品。

今天中国与美日的GDP构成,和清朝晚年中国与西方的GDP差别,没有本质的不同。清朝的时候,构成GDP的茶叶、瓷器、丝绸等,在500年前是高科技产品。但在当代,已完全成为普通民用生活产品,而西方则是现代工业产品的火车、铁甲舰、线膛炮等。战争是GDP技术质量的对撞,而不是数量的抵消,所以清朝落败。清朝中国的GDP之所以不能和西方、日本比,就好比一个是卖豆腐的,一个是打铁的。双方打起来,前者拿的都是软家伙,后者拿的全是真刀真枪。于是,前者的GDP全部成了后者的战利品。日本甲午一战掠走的中国财富,相当于当年日本全年财政收入的7倍。

构成今天中国GDP的主要因素首推房地产、玩具、纺织品、烟酒之类的初级产品。这些东西在战争来临的时候,都无法转化为国防力量。这正是中国GDP和美日GDP最根本性的不同。比如两个人都有一百万,一个是劳动后卖产品所得,一个是卖儿卖女所得,意义绝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如果真要与美国比GDP,首先应该看质量,其次才是看人均数量。因为质量过硬,因为人均数值高,所以,美日的GDP是强国的标志;因为没有质量,人均数值又在世界一百名之后,所以,中国GDP数值能够说明的只是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这与强国概念毫不相干。

总而言之,无论从经济结构、军事实力、还是从科技创新、现代制造等方面来看我们还都不是一个强国,我们还远远落后于我们的主要对手美国。在军事装备上尤其如此。尽管我们已经拥有了核弹,核潜艇,战略轰炸机,隐形战机等现代化武器,但在质量上我们还无法比肩美国,所以在相当长时期内,我们还将处于落后者追赶领先者的地位。在这种形势下,强调吹嘘我们的GDP已经位列世界第二等等,无异于一叶障目,看不到我们与世界强国的差距,将会迷失发展的战略方向。

虽然本文的观点是落后不一定挨打,但这绝不意味着笔者赞同我们可以甘心落后,不思进取。我们不应该妄自尊大,但也决不要妄自菲薄。纵观古今中外,国际关系的逻辑仍是强权政治与实力外交,国际关系的基础仍是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无论是普世价值,人道人权,还是平等博爱,民主宪政,只有在它们符合国家的根本利益,符合国家的安全需要时才具有推广的意义,否则统统不堪一击。我们绝不可以接受西方各国借着人权民主等口号来干涉指责我国的内政外交。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坚定不移地改革开放,调整经济增长模式,练好内功以应对未来之敌的挑衅。

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争前,中国的GDP一直是世界第一,中日甲午战争时的北洋舰队也是东方第一流的,但一次一次都挨打了;抗日战争胜利了,但胜利者却没有享受到胜利带来的权益,国土反而比战前缩小了。这些都说明落后不单是经济实力的问题。如果没有正确的治国方略和清醒的战略头脑,实力再强也未必能在国际斗争中获胜。新中国成立后的抗美援朝战争,却是在长期积弱积贫的历史背景下,面对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的联合国军强势进行的,但可爱可敬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胜了,其胜利的意义远超军事本身,中国由此获得了60年的和平建设环境。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告诉世界:不能同共产党中国打仗,特别是陆地战争;美国军人惊叹: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只怕毛泽东思想化。综合成一句话: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向全世界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最具震撼力、最具深远意义的信号:中国人民爱好和平、中国人民为和平而不怕战争。为了和平,我们时刻准备着。

最后,笔者想借用在朝鲜战争停战协定上签名的两军统帅的话结束本文:

抗美援朝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的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将军

在我执行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将军和李奇微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将军


2014年7月27日于上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