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不一定挨打!(二) --谨以此文纪念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停战61周

shiningsaint 收藏 3 22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落后不一定挨打!(二)

--谨以此文纪念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停战61周年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7周年


二、朝鲜战争的军事结果:

朝鲜战争从1950年6月25日爆发,到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的签署,历时三年又三十二天。朝鲜战争中,美国投入了五分之一的空军,四分之一的海军,三分之一的陆军。中国投入了三分之一的陆军,海军没有,临时组建的空军。美国投入资金800亿美元,外加整个日本的生产力,中国投入资金5亿美元,包括了买苏联的武器。乍看起来,朝鲜战争始于三八线,又终于三八线,无论是中国和朝鲜,还是美国与南韩好像都没有得到什么便宜,双方打了个平手。但实际上,朝鲜战争,尤其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参与的抗美援朝战争,对中朝军队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而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来说是一次重大的失败。

1)先说伤亡。关于朝鲜战争中的伤亡人数,各个国家说法不一,且差别较大。笔者还是以各个国家自己的统计数字为准。

中国军队虽然有190余万人的建制部队先后入朝轮战,并在战争中陆续补充兵员50余万人。但在朝的最高兵力为135万余人(1953年春季),其中还有近2/5的兵力是属于伤亡概率相对来说很小的东西海岸守备部队或后方勤务、铁道、工程部队。他们不可能在承受联合国军如此巨大的杀伤之下,还能守住一条稳固的战线,并把进攻发展到联合国军阵地的防御纵深。另外,还有东北军区60万支前民工入朝参加后勤运输。所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伤亡绝不像美韩公布的数据高达阵亡近百万,伤亡达150-200万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于1992年正式公布了一份经过统计每一位参加抗美援朝的中国军人和支前人员的归来与否,再配以核实户籍纪录得到的精确到个位的阵亡烈士数字为171669人(各省的数字从略)。解放军报又于2000年10月16日第11版公布了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提供的志愿军阵亡烈士在册数字为183108人(此数字包括53年7月27日停战后至58年10月25日志愿军全部撤出朝鲜前牺牲的20000多名战士)。这个数字是上世纪10年间全国普查的结果,是通过对全国各省、自治区民政部门记录在案的参加抗美援朝指战员人数的统计后得到的数据,是比较可信的统计数字。中国军队另有负伤383218人(含重复负伤),失踪或被俘 25621人。中国军队伤亡总计约56.54万人。这个数字已经是我们能够得出的抗美援朝我军损失人员的最大值了。

(具体的伤亡分析请参见网友tzsd发表于铁血社区的文章:抗美援朝,志愿军到底伤亡多少?http://bbs.tiexue.net/post2_2309987_1.html

北朝鲜没有公布过部队的伤亡数据。根据中国的战报,北朝鲜军队伤亡30万余人。另有约13万名人民军战士成为战俘。

美国朝鲜战争纪念墙记录的情况如下:死亡54246人;失踪8177人;被俘7140人;负伤103284人;总计172847人。除美韩军队外,联合国军其他国家的伤亡数字争议较小,伤亡合计约1.72万人。

交战各国中,公认以韩国的损失数字最为混乱和前后不一,前后至少有七八个不同版本,数字从最低的二三十万到最高的两百多万。本文仅以比较可信的几个版本数据列举如下:

版本一:死亡:137899,战伤225517(包括非战伤的受伤总计则为450742),被俘遣返8669,失踪19392,合计战斗伤亡391477。本数字仅是韩国国军的伤亡,不包括警察民兵等非正规军。来源:《韩国战争被害统计》。

版本二:死亡137899,受伤450742(包括战伤和非战伤),被俘8343,失踪24495,合计621479,不包括警察民兵等非正规军。这个数字和《韩国战争被害统计》数字相差不大,可以认为是一个版本。来源:korean-war.com

版本三:死亡227800,受伤717100,失踪43500,合计988400。来源:1976年韩国国防部战史编纂委员会出版的11卷本《韩国战争史》。

笔者认为,1976年出版的《韩国战争史》(版本三)距离朝鲜战争停战已经有二十多年时间,战后的部队伤亡统计、阵亡士兵的抚恤、受伤士兵的安置等工作均已告一段落。此时公布的数据应该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反过来说,如果认为韩国国防部所记录公布的数据都不可信,那我们究竟该相信谁的统计?!

综上所述,中朝与美韩的伤亡数据合计如下:

中朝军队伤亡:56.54万 + 43万 = 99.54万人

联合国军伤亡:17.28万 + 98.84万 + 1.72万 =117.84万人

几方面数字汇总,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联合国军方面所确认的最低人员损失统计数字高于中朝军队的损失。换句话说,即使按联合国军方面承认的最低统计数字,中朝军队与联合国军的人员损失也大致相当。就伤亡对比来看,中朝军队与美韩军队的伤亡比为1:1.18。如果仅就中国与美国军队的伤亡比来看,则是3.27:1。在美军火力强度高于中国军队几十倍,美国空军的绝对空中优势,美军作战部队的机械化运动能力,美军作战部队的运输及后勤保障等技术条件又远远超过中国军队的情况下,这样的伤亡比完全是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有许多观点认为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伤亡过大,他们相信西方媒体发表的数据,认为中国政府刻意隐瞒了真实情况,所以抗美援朝是一次败仗。他们最主要的论点是建立在伤亡过大这一论据之上的。网友tzsd通过详尽的、科学合理的分析,认为中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是客观的、真实的、可信的,从而从根本上否定了他们的这一论据。笔者赞同他的分析方法和由此得出的结论。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军队在战略与战术设计上的运筹帷幄,在战场上表现出的灵活和高超的战斗效能,在战斗中展现出的坚韧顽强的战斗意志和战斗作风,这些特点,不仅在与中国军队交过手的美军将士们的回忆中不得不承认的,而且也获得了举世公认。


2)再说战役。1950年6月25日,南北朝鲜开始交战。在战争初期,朝鲜军队节节胜利:6月28日夺取汉城;7月20日占领大田;7月24日占领木浦;7月31日则占领了晋州。此时,朝鲜人民军已占领朝鲜半岛90%的土地,92%的人口。韩国国防军和美军一直被压缩至釜山环形防御圈内。此时美军收到死守南方防线的命令,不得再后退。据此朝鲜人民军与美韩联军在洛东江一带形成了对峙和拉锯的局面。1950年9月15日,在美英两国三百多艘军舰和五百多架飞机掩护下,美军第十军团成功登陆仁川。在仁川登陆后,美军从朝鲜军队后方突袭,迅速夺回了仁川港和附近岛屿。美军同时将朝鲜人民军拦腰切断,并切断了南部人民军的退路。朝鲜人民军的乘胜追击立即转为溃败之势,第三、第八、第十二陆军师被全部歼灭,朝鲜人民军的战俘绝大部分是在此期间被俘的。至此,朝鲜人民军成建制部队的战斗基本消失,战局在一天之内急速逆转。9月22日,撤退到釜山环形防御圈的联合国军乘势反击,9月27日仁川登陆部队与釜山部队在水原附近会合,28日重夺汉城。次日美军部队就进逼到三八线,10月1日南韩第一批部队终于进入北朝鲜作战。10月3日凌晨美国部队大规模进入北朝鲜,于10月19日攻克北朝鲜首都平壤,并继续向北推进。中美军队交手前,美军控制的领土也是接近朝鲜半岛的90%。

巧合的是,10月19日也正是首批26万志愿军部队大规模入朝的时间。其实,彭德怀已经于10月18日带着两名警卫员和一名作战参谋孤军深入到美军的包围圈去会面金日成,以便尽早了解战场上的最新情况。此事暂且不表。从美军仁川登陆到越过三八线,直到进逼到鸭绿江,期间中国政府关于入朝参战的决策也几经反复,是否出兵朝鲜也是毛泽东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之一。此处也省略不叙。本文的重点是讲述中美军队直接交战的军事结果。


第一次战役(1950年10月25日—11月5日):

美军在10月19日攻克平壤后,麦克阿瑟宣称要在感恩节(11月23日)前结束战争,统一全朝鲜,并用飞机散发传单,号召人民军放弃抵抗,直接投降,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美军改变其原定作战计划,命令部队以最快速度向北推进,先控制边境要点,堵住朝鲜人民军退路,而后再行全面占领。其战役部署态势为:西线为美军第8集团军,有6个师另1个旅、1个空降团。东线为美军第10军及其指挥的韩国军第1军团,有4个师。其中美军第10军(辖第7师、陆战第1师)。据此,东西两线部队采取以师甚至以团或营为单位,分兵多路向朝中边境冒进。此时,联合国军地面部队为23万余人,其中用于“三八线”以北作战的13万余人。

根据敌人的动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调整了部署:西线集中第40、第39、第38军(附第42军第125师)分别歼灭韩国军第6、第1、第8师,第66军主力立即入朝,向铁山方向前进,准备阻击英军第27旅;以第42军(欠第125师)在东线黄草岭、赴战岭及其以南地区阻击美军第10军及韩国军第1军团,保障西线主力的翼侧安全。

1950年10月25日7时许,志愿军第40军第120师第360团在云山以北与进犯的韩国军第1师先头部队接触,将其击退。从而,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中国也因此将10月25日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此后的战斗完全按照彭德怀的战役设计发展。联合国军被打得措手不及,西线部队在遭到志愿军连续突击,其侧后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于11月3日开始全线撤退至清川江以南。志愿军为保持主动,乃于5日停止进攻,结束西线作战。

第一次战役以志愿军全面告捷结束。志愿军根据战场情况的变化改变作战方针;采取了隐蔽行动,出敌不意,攻敌不备的战术;对伪军与美军实行各个击破,取得了预想的效果。在第一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奋战13天,共歼灭联合国军1.5万余人(我军伤亡1万余人),并将其从鸭绿江边赶到清川江以南,粉碎了联合国军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的企图,从而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第一次战役的胜利,志愿军取得了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联合国军的经验,取得了和美军首次交战的胜利,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增强了胜利的信心,为尔后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第二次战役(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

一次战役失败后,麦克阿瑟准备发动“最后的攻势”,计划先以地面部队进行试探性进攻,查明志愿军实力和行动企图,以航空兵摧毁与封锁鸭绿江上所有桥梁和渡口,阻止中国继续向朝鲜战场增兵;然后以美军第10军在东线经长津湖西进,美军第8集团军在西线由清川江北上,两军在江界以南武坪里会合,再向北推进,赶在鸭绿江冰封前抢占全朝鲜。为实现这一计划,联合国军将在汉城的美军第25师和新到朝鲜的土耳其旅、英军第29旅调至西线,将新到朝鲜的美军第3师调至东线。此时联合国军在前线的地面部队增至5个军共13个师3个旅另1个空降团,计22万余人,比第一次战役增加8万多人;投入飞机1200余架。至此,麦克阿瑟仍然以为志愿军只是小股部队,“至多不过六、七万人”,目的是保护我军后方的发电站。于是,美国发布声明声称美军无意于摧毁中国的发电站,以为我军听到美国的声明就会撤回国内。这也成了美国政府情报失灵,低估中国保家卫国意志和决心的一大笑话。更有甚者,麦克阿瑟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了美军“圣诞攻势”作战的详细计划,可见其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已到极点。

根据敌人的部署,彭德怀决定采取内线作战、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方针,计划在西线将联合国军诱至大馆洞、温井、妙香山、平南镇一线,集中6个军歼灭之;在东线将其诱至旧津里、长津一线,由第9兵团歼灭之。此时,志愿军已达9个军30个师38万余人,在东西两线均形成优势兵力。

果不其然,战斗的进程又是按照我军的部署进行。11月24日,联合国军在全线发起圣诞节攻势。志愿军为进一步使敌人产生错觉,在撤退路上抛弃一些被服装被,又释放了一批美军战俘,给敌人造成我军“怯战退走”的假象。至25日将联合国军诱至预定战场。当日黄昏,志愿军在西线发起战役反击。战役进行到11月29日,陷入志愿军三面包围之中的美军第9军第2、第25师,土耳其旅和美军骑兵第1师,南朝鲜军第1师各一部开始全线退却。12月1日,美军第9军被迫遗弃大量辎重装备转向安州方向突围。由于志愿军外层战役迂回部队前进受阻,迟误了插向顺川、肃川的时间,致使美军第9军得以经安州、肃川退向平壤。

志愿军在西线发起反击后,东线美军第10军(辖第3、第7师和陆战第1师)并指挥南朝鲜军第1军团(辖首都师、第3师)仍继续向北推进,渐渐落入了我九兵团的包围圈。战至12月1日,东线联合国军开始撤退。从柳潭里撤退的陆战第1师丢弃重装备撤往下碣隅里,在大量飞机、坦克的掩护下,经古土里继续向南突围。12日,美军陆战第1师在第3师的接应下撤回五老里,后又撤退到兴南港,登上接应的军舰溜之大吉。

联合国军在东西两线遭到沉重打击后,麦克阿瑟于12月3日命令部队向“三八线”实施总退却。16日,联合国军全部撤至三八线以南。在陆上退路被切断的情况下,美军调集了300余艘舰船到兴南港,准备全部从海上撤退。志愿军追击到兴南港外围时遭到联合国军陆海空火力网的顽强抵抗,最终使其部队登船从海上撤逃。但大量的辎重装备由于来不及装船被美军全部炸毁。爆炸的巨浪映红了整个港口。24日,彭德怀考虑到南进过远,将增加以后作战困难,下令部队进至“三八线”以北即停止追击。中朝人民军队收复兴南地区。至此,除襄阳外,联合国军全部被打退到三八线以南,第二次战役遂告结束。

真可谓骄兵必败!如果说第一次战役是遭遇战,美军对志愿军的兵力部署、战斗风格等一无所知,失败还情有可原。那么第二次战役则是两军经过充分准备,制定详细的作战部署后的直面交锋。麦克阿瑟的圣诞攻势制定了铁钳战术,东西两线美军齐头并进,遥相呼应,计划一举直捣鸭绿江,全歼中朝两军,于圣诞节前结束战争。彭德怀将计就计,且战且退,诱敌深入,在东西两线分别完成了包围圈,并一举拿下德川和宁远,切断了美军东西两线的联系。志愿军在战役设计上明显棋高一着。志愿军取得了超出预定计划的胜利,是一场完胜。志愿军歼灭南朝鲜军第7、第8师大部及土耳其旅一部,给美军第2师、第7师和陆战第1师严重打击,重创美军第25师、骑兵第1师,共毙伤俘敌3.6万余人,其中美军2.4万余人;缴获与击毁各种炮1000余门、汽车3000余辆、坦克与装甲车200余辆,缴获飞机6架。并将战线推至“三八线”南北地区,彻底粉碎了联合国军迅速占领朝鲜北半部的企图,迫使其由进攻转入防御。作战中,志愿军共伤亡5万余人,其中约三分之二是冻死冻伤。值得指出的是,志愿军阵亡将士中有许多是被朝鲜的严寒冻死在阵地前沿,而非牺牲在战斗阵地上。比如,宋时轮第九兵团(总兵力15万人)直接从福建前线开赴朝鲜战场,入朝时冬装等给养未能及时供应。他们穿着南方的薄棉衣,进入寒冬的朝鲜战场,因此他们的非战斗性减员非常严重。悲壮的长津湖之战中,战役的前三天我军伤亡就高达1万人,其中8千人是被冻死冻伤的。据官方统计数字,第九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冻死1000余人,冻伤后救治无效致亡者3000余人,减员总数48156人。减员数量占总数的32.1%。第九兵团活下来的人也都冻坏了手和脚,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基本上等于是全体丧失战斗力。所以,第九兵团在长津湖战役结束后马上进行了休整,补充了5万兵员。据粗略估计,我军被冻伤亡的人员至少有5万人。请想象一下:在新兴里美军被歼灭,柳潭里的美军主力向南面的下碣隅里师指挥所溃逃途中,装备着世界上最先进武器的美军陆战一师,在坦克冲锋,飞机轰炸掩护下,坐着装甲车和汽车从柳潭里一路溃逃撤退,先到下碣隅里,再到古土里,再到五劳里,直到兴南港,坐上军舰溜之大吉。而英勇的志愿军战士端着落后的步枪和冲锋枪,穿着薄棉袄,背着干粮,冒着严寒,踏着齐腰深的积雪徒步追击着武装到牙齿的美国王牌军。甚至有一支志愿军分队,由于与指挥部失去了通讯,一直追击到兴南港,目睹着美军炸毁留下的军用物资和装备。这是一幅何等勇猛顽强、鼓舞士气的画面!要不是志愿军武器装备落后,火力不足,要不是第九兵团因为缺弹少粮、冻死冻伤减员太多,削弱了部队战斗力,以至于未能在美军从柳潭里向下碣隅里撤退途中进行阻击,要不是26军由于在齐腰深的积雪中行军而未能在古土里及时完成锁死包围圈袋口的任务,美陆战一师的番号也许就已经从美陆军序列中永远地消失了……

笔者想再借用如下的评论来总结第二次战役:

如果当时的中国拥有先进的武器和强大的物资后勤,那才是一场真正的屠杀。

--英国的《简氏防务》(回应麦克阿瑟关于中国出兵的狂言)

海军陆战队(指美陆战一师)用70个小时近4天的时间,走完了21公里的路。这绝不是一次漫步,而是从死神的怀里挣扎着逃出来的,这在海军陆战队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美陆战1师5团3营营长塔普莱特中校

在长津湖战役中,美军是撤退也好,还是打了败仗也好,反正有一点不容置疑,那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从建军那天起从来没有碰到过比中国人更强硬,更狡猾的对手,从来没有被敌人打得如此狼狈。从柳潭里到山下不过是40英里(约64公里),由于中国军队围追堵截,海军陆战队竟然走了整整12天。在这12天中,他们不断遭到打击。一名中尉对我说:“中国军队把我们团团围困起来,要不是我们死打硬拼,或者说要不是上帝开恩,大概谁也别想活着来到这里。

--美国老牌军事记者凯叶司·比奇发表于《芝加哥每日新闻报》

我们吃了败仗——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败仗。

--《时代》周刊

中国从他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清川江和长津湖)战场稳执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第二次战役(即“清长大捷”)作为共和国的扬名之战,将永垂史册!

--英国牛津大学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

必须从这样一个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在完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具有强大军事力量,完全新的强国进行一次完全新的战争。

--1950年12月3日,麦克阿瑟给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报告(距离仁川登陆后关于中国出兵的狂言不足两个月)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nx888

在伟大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中华好儿女永垂不朽,在中华历史上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所以历史上的中国军人永垂不朽。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中国军人为我辈世代楷模。为中华民族崛起的先烈先驱们,你们如长江黄河、长城昆仑,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有你们的脚印。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永远是当代中华民族崛起的行动指南。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是中华崛起路上的基石。中华民族永远是世界之巅的光芒五星。伟大的中国人民万岁。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请永远保持开国光荣传统,中国人民将永远跟随您走向复兴。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的开国之战,一个落后农业国对抗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业国,我们击退敌人800里,消灭敌人120万军队,迫使对方签字停战。在战争涌现出历史以来最多的英雄人物,毛主席为此牺牲了最心爱的儿子,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有公正无私的政治家,必然有英勇无畏的军人,必然有聪明勤劳的人民。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