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为何对武松一见如故?

茶花伯爵 收藏 29 22766

宋江为何对武松一见如故?


话说宋江在路上思量道:“我们却投奔兀谁的是?”

宋清答道:“我只闻江湖上人传说沧州横海郡柴大官人名字,说他是大周皇帝嫡派子孙。只不曾拜识。何不只去投奔他。”

于是,兄弟两个直奔沧州而来。

来到沧州,见了柴进柴大官人。好酒好肉款待,吃了半夜,宋江去上厕所,经过东边走廊时,那走廊下有一条大汉,猥猥琐琐,躺在那里烤火。——一把铁锹,乘着炭火。

宋江趄了步,仰着脸,只顾踏将去,正踏在锹柄上,把那炭火都掀在那汉脸上。那汉吃了一惊,跳将起来,把宋江揪住,大喝道:“你是甚么鸟人,敢来逍遣我!”

于是,宋江在这里认识了一条好汉:武松。

武松本来是准备痛打宋江一顿的。经过柴进赶来介绍之后,二人都相见恨晚。

武松说,我是你的粉丝,有眼不识泰山!

宋江说,我也是你的粉丝,多幸,多幸!

紧接着,书上描写宋江:

“宋江大喜,携住武松的手,一同到后堂席上。便唤宋清与武松相见。”

“宋江连忙让他一同在上面坐。武松哪里肯坐。谦了半晌,武松坐了第三位。”

“宋江在灯下看那武松时,果然是一条好汉。但见:…”

“当下宋江看了武松这表人物,心中甚喜。”

“宋江听了大喜。当夜饮至三更。酒罢,宋江就留武松在西轩下做一处安歇。”

宋江一见到武松,就拉着他的手,要他一起到席上去喝酒;喝酒的时候才开始仔细观察打量这个人;酒喝完了又拉着他一起去睡觉。

宋江为什么对素不相识的武松这么好?这么客气?并且,还两个大男人睡一起,这也太亲热过分了吧。

一般人都不知道真实的原因。所以,大家都猜测:是宋江慧眼识英雄,说宋江的眼力过人独到,看人看的很准,一眼就看出武松不是个一般的人。

其实呀,我告诉你,宋江的眼力很一般。因为后来宋江说武松:“兄弟,你如此英雄,决定得做大官。”你看,根本不准。

那么,宋江当时究竟为何要极力拉拢武松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当时宋江来投柴进。

为什么要投柴进呢?因为宋江把所有可去的地方都再三斟酌后,还是决定必须先去找柴进。怕,也要去。

宋江最担心的是,晁盖害他,拉他下水。而晁盖的对头,正是柴进。因为晁盖他们杀了柴进的下线王伦,强夺了柴进的梁山基地,柴进当然不甘心。所以,宋江只有投柴进才安全。

但是,宋江给晁盖报过信,晁盖给宋江送过金子。那么,柴进会不会认为宋江也是晁盖的人呢?如果是,就更麻烦了,这个误会,就必须要消除。

所以,宋江无论是为了消除误会,还是为了和柴进一起联手对付晁盖,他都有必要冒险到柴进庄上走一遭。

宋江来了。

柴进道:“闻知兄长在郓城县勾当,如何得暇,来到荒村弊处?”

宋江答道:“今日宋江不才,做出一件没出豁的事来。弟兄二人寻思,无处安身。想起大官人仗义疏财,特来投奔。”

柴进听罢,笑道:“兄长放心!遮莫做下十恶大罪。既到弊庄,但不用忧心。不是柴进夸口,任他捕盗官军,不敢正眼儿觑着小庄。”

宋江便把杀了阎婆惜的事,一一告诉了一遍。

柴进笑将起来,说道:“兄长放心!便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庄里。”

这就是宋江见柴进后的全部谈话内容。共说了两个话题,柴进共笑了两次。

这两次笑,笑的宋江浑身发麻,恐惧万分。

柴进问他,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他不实说,把事说小,只说自己不才,做了一件没出息的事。

柴进笑道,点他的筋:你就是犯了“十恶大罪”,也不用忧心。

宋江一听,便只说一半,只把杀阎婆惜的事说了;而私放晁盖的事则紧紧相瞒,一个字也不提!

这样,宋江表达的意思就是:自己的婆娘与人通奸,一时怄气就杀了这娘们。而与晁盖这伙强盗,则和他没有丝毫的关系。

柴进又笑,点他的穴:“杀了朝廷命官”、“劫了府库财物”。

不提别的,偏偏只提这两桩事,都是晁盖干的。不要跟老子装,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

所以,当时宋江一听,就非常害怕,知道柴进把他当做晁盖的兄弟了。会不会报复他呢?因此就特别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喝酒的时候,被十几个人轮番灌,怕被灌醉了,便借机离席说“我且躲杯酒”。

这时,恰好撞着了武松!

看这个人,有这么大一块头!看样子很会揍人!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庄上只有他一人敢与柴进做对!

所以,宋江才会见了大喜!才会定要他去陪酒!还一定要他夜里陪着自己一起睡!因为怕呀。

你再看以后,宋江又见到武松时,热情度则一次比一次低。对武松这么器重,也就这一次。

1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黑矮子见谁都一见如故的

像武松这样的有真料的好汉当然都要热情的结识的


要不然宋老三人尽皆知的外号从何而来的?


然而 武头陀却有自己的是非观 他就是反对投降朝廷的坚决分子

4楼hjh黄

一个宋江卖了上百号人!

仔细想了一下,的确如此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