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长钢锯上的鲜血


眼见精神病抑郁症患者驾驶汽车冲在车流、人流高峰的平遥古城的永安街,处置民警秘密集结,迅速将车辆控制,王某手持一条长片锯从车上跳下,见人就砍,梁泽彪、武春澎、郝音庆三人直扑而上,浴血奋战,人控制住了,那条长片锯上掉在地上,沾满了三人的鲜血。

12点,永安街2000多学生的平遥第一幼儿园放学了,街上小孩子三三两两,蹦蹦跳跳,一场危险不期而至。若幼儿园附近发生暴力恐怖事件,后果不堪设想。就在这一危机时刻,三个年轻民警以血肉之驱迎击胡乱挥舞的长片锯条,成功控制了狂燥不安的精神病抑郁症患者,化解了一场潜在的危险。


男子突发精神状况 危及社会

6月10日早晨7点35分,平遥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通报警电话,电话中一男子向警方讲述,自己女婿早晨精神出现异常,现在带着家里的菜刀,驾着汽车不知去向。了解清事发地址后,指挥中心立即指令该地辖区派出所出警处置。

平遥县公安局西城派出所接到指令后,副所长郝音庆立即组织警力出现场,正要下楼,一对老年夫妇找到所里,他们自称是出事男子的父母,就在派出所附近居住,平常不和儿子在一起居住,早晨得知儿子出事的消息后,急忙直接找到派出所来寻求帮助。两人介绍,自己儿子名叫王金(化名),今年29岁,家里有一台半挂货车,自己做司机跑运输。大约半年前,王金精神开始出现异样,白天的时候一切正常,但到了晚上他却说自己见院墙或屋顶上有几个小人,问妻子能不能看见,经常吓的妻子要打电话叫来亲友到家里查看一番。后来发展到晚上拿着菜刀,说妻子不是妻子本人,儿子也不是本人,要杀他们同归于尽,每次都是妻子苦苦哀求才得以平息。这段日子闹的更是厉害,又一次大白天,他驾车带着妻子,直接要往水库里开,那次车头已过坝沿,前轮离坝沿边都不到20厘米,妻子被吓了个半死。家里人乘他正常的时候和他商量去医院治疗,他自己也同意,6月9日,妻子和几位亲友陪他去山西省荣军精神康宁医院看病,到了医院下车后,王金一看“精神康宁医院”的牌子,突然就发起狂来,把自己的手机一摔,冲出医院大门,打了辆出租车回了平遥。

第二天早上,王金拿着家里的菜刀叫嚷着要和送他去医院的人拼命,随后驾车离开家中。妻子怕出事,急忙给陪王金去医院的亲友打电话报信。


民警机智周旋 浴血搏斗解危机

看到民警要出警,王金的父母提示说,儿子平时做人很要强,自从精神出现问题后,对警察特别敏感,如果你们穿警服开警车去的话,怕他更加的激动疯狂,知道了这个情况,郝音庆马上和两名民警马上换上便衣开着自己的便车赶往王金家中。

王金的家在平遥县永安街沥青库宿舍,这是一片平房和数栋楼房组成的居民小区,平房区的小巷就像棋盘上的线那么密集,小区在西面中都路和东面永安街各有一个出口。王金的家在平房区最中间一排,是一个单门独户的小院,民警赶到时王金的妻子和几名亲友正在家中商量对策。王金的妻子告诉郝音庆,丈夫是开着家里的香槟色现代朗动轿车离开的,当时情绪相当激动,这会一直在给自己打电话,要求坐车一起离开,但这会并不知道他开着车在哪里。了解到这些,郝音庆便和王金的妻子商量,如果王金再打电话,就要求他开车回家来接自己离开,这样民警就可以在家里布控把他控制。正在商量,王金果然再次打来电话,妻子便提出让王金回家来接自己的要求。

上午9点10分左右,王金再次给妻子打来电话,说:“我回来了,你出来吧。”这时人们才发现,王金已经把车停在了小区中都路那面的出口,步行来到自家的小巷,郝音庆马上躲在了街门的后面,另两个民警藏到了屋内,王金的丈人和妻舅迎了出去,没想到王金看到这两个送自己去医院的人,马上捡起一块砖头,大喊谁过来就拍死谁,然后悻悻地转身离开。民警们立刻追出院子,3人散开绕着小巷计划包抄王金,但追过去的时候,王金已经上了汽车,迅速离开。

很快王金又给妻子打来电话,依然要求妻子和自己离开,而且电话中的声音明显比以前更加激动,妻子依旧劝说他回家,王金却声称坚决不回家,要求妻子出门和自己会和。见这种情形,郝音庆马上向110指挥中心汇报情况,希望全面监控追踪王金的车辆,并请求巡特警大队派人支援,很快身着便衣的5名巡特警也赶到现场,大家分析了案情后,制定出尽量不使器械,选择在室内或车内控制王金,避免对王金本人和周围群众造成伤害的方案。

王金一直不停地打电话要求妻子出去,妻子不停地劝说,就这样时间一直拖到了11点多,突然传来消息,发现王金的车出现在小区东面出口的永安街。永安街是一条和平遥交通最繁忙的顺城路平行的小街,双向两车道,整条街道宽度不过十米左右,由于这段时间顺城路正在进行扩建改造施工,很多车辆分流到了这里,人流、车流非常密集,而且永安街的东头仅邻平遥二中,西头又是平遥第一幼儿园,到了放学的时候,不但交通状况会变的更糟,而且满街的学生,危险性会更大,必须迅速控制局面。

郝音庆安排大家立即各自驾车到永安街寻找王金的汽车,并设法围堵截停,11点45分,当再次转回小区门口时,郝音庆的手机响起,王金妻在电话中说,丈夫刚刚打来电话,自己在永安街小区门口,已经买了一瓶敌敌畏,如果妻子5分钟内不出来,他就喝敌敌畏自杀。大家迅速在四周搜寻,果然王金的汽车这时车头冲东南斜停在路边一家小超市门口,离小区门口也就20多米的距离,大家驾车慢慢的向王金靠近,可这时永安街已经相当拥挤,发生了堵车,民警们马上靠边停车,混在人流中全部围在了王金的车周围。

这时王金手握方向盘坐在驾驶座,汽车一直处在发动状态,车档挂在前进档D档位上。他丈人和妻舅已经赶到了车旁,王金打开玻璃正和他们争执,情绪异常暴躁,民警们围在周围示意人们不要靠近车辆,突然王金启动车辆,一辆经过的电动自行车瞬间被前保险杠撞倒,好在汽车没有继续往前开,大家扶起驾车人看无大碍示意赶快离开。就在这时,情绪激动的王金无意中把车档挂在了停车档P档上,巡特警大队梁泽彪立即将辣椒水喷入驾驶室,郝音庆立即拉开驾驶室车门扑了进去,但王金就在喷入辣椒水的瞬间已经转到副驾驶位置,并手提一把一米多长的长片手锯,撞开副驾驶车门窜到车外,堵在副驾驶门外的民警被撞到了路边,王金挥着锯片乱舞,他看到向自己喷辣椒水的梁泽彪直接照头劈了下去,梁泽彪一蹲手锯砍在了汽车后备箱盖上,但梁泽彪的后背和头部已经被锋利的锯齿伤到,鲜血顺着脊背直淌,但王金再次抡起了手锯的时候,巡特警队武春澎凌空用左手抓住了锯片,这时已经从驾驶室出来的郝音庆,顺势用左臂将王金拿锯子的手一架,将王金扑到在地,众人立即围上来将他控制,立即送往专业医院就医。


三民警受伤 群众安然无恙

从喷射辣椒水到王金被控制,也就是短短几十秒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造成任何一名群众受伤,但有三位民警却被锋利的锯片割到了身体,郝音庆是送梁泽彪去医院时才感觉自己的左肋隐隐作痛,抬臂一看,T恤左腋下一排锯齿扎的孔洞,撩起衣服,十几个血眼正往外渗血。梁泽彪也是后背衣服破烂,脊背上的血已经流成一片,头部由于受到重击,不能左右转动。这时,凌空左手抓手锯的武春澎已经被同事送到医院,他的伤势最重,左手的拇指根部的“大鱼际”几乎整片被锯了下来,食指也被伤到,医生介绍,锯片造成的伤口很不整齐,而且伤口很大,整片肉几乎快掉了下来,缝合难度大,有坏死的可能,如果那样,到时候还需要植皮。

当天下午,平遥县公安局局长乔泽飞、政委肖平就赶到医院看望慰问受伤民警,对民警危及时刻果断采取措施控制局面,保证群众安全的行为给予高度赞扬,希望他们安心养伤,早日恢复身体。

谈到当天的场景,他们都说当时候,根本顾不得多想,只是看到王金坐在驾驶室一直不熄火,而且情绪激动,看着当时候拥挤的街道,真怕他情绪失控对周围的群众造成伤害,所以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在最小的范围内控制住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