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zmftiffu#!uzqf>#ufyu0dtt#!isfg>#iuuq,00333/56/335/88,9106/dtt#?=tdsjqu!uzqf>#ufyu0kbwbtdsjqu#!tsd>#iuuq,00333/56/335/88,910d/kt#?=0tdsjqu?=tdsjqu!uzqf>#ufyu0kbwbtdsjqu#!tsd>#iuuq,00333/56/335/88" name="keywords" /> [原创]漢字的本质-----谈“家”说“字” – 铁血网

[原创]漢字的本质-----谈“家”说“字”


「家」:宀豕,豕者为豬,家就是指活着的豬;「冢」:冖豕,冢就是指死了的猪。蚩尤被杀头称为蚩尤冢,我们不知蚩尤的原型,就是野猪。打渔杀家也就是捕鱼杀豬,中国古代文化称为“家”文化,应该称为杀家文化。“家”通“豭”,在倉颉庙中《倉颉碑》上的28个字,其中四个字就是“左互乂家”,相互辅佐,共同杀家。乂:杀的字首,就是指斩杀。它:宀匕,宀:不是指宝盖头,而是,指“家”字首,匕:斩杀,指“家”字的“豕”被斩杀(匕)。定:宀疋,宀:为家字首,疋:与“正“字比对,指不正为疋,歪的意思。“字”:宀子,子:延续、派生、后裔等,字就是从“家”字中派生出来,子就是指家字中豕的延续和派生。漢字只有一个字母就是“家”,所有的文字都与“家”有关。豕就是創立文字的字根,象就是仿豬学就是創立漢字的原理。

蚩尤:蚩:ㄓ虫,ㄓ:《辞海》中称为“之”的古体,与“币”字比对,互为倒置。屮一,指草丛;虫:动物的总称。蚩:出没草丛的动物,倒置过来可以作为“币”值使用。与嗤(吃)同义,也就是贪吃的动物。媸:女蚩,女:并不是指女人,甲骨文的“女”与“虫”字相同,与“母”字相似,“母”就是“虫”字中间多两点。所以,女部文字实为虫部文字,都是指动物行为,含有贬义。

“尤”字类似于“犬”字,犬作为“犭”旁,犭实为大更为准确。俗语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指豬被去势,大就是指自然界的动物,指豬。犬(犭)者为猪,豕者为豬,犬(犭)应该指豕,并不是《说文》解读的狗。猶是犹的繁体,犹:犭尤,疣:疒尤,仍然是尤,也是指豬。尤的繁体为酉,这样就可以解读酉部文字。

“酋”字酉首,也就是指豬头,奠:酋丌(大),丌:大字不出头,指祭祀案台,奠:豬头放在祭祀案台上。用豬头祭祀的仪式一直延续至今。鄭:奠阝,用豬头祭祀的地方。阝:暂且解读地方。尊:酋寸,寸:要害、命门,关键,豬头下一寸,指豬的喉部。

“兀”:指“尤”字不出头,也就是指蚩尤被杀头。元:一兀,蚩尤之乱被平息为“元”;“光”:小兀,小至极无内,也就是蚩尤的头,被杀尽为“光”。尧:在“尤”头上时刻架着“戈”,防止蚩尤再次成为灾害。

“龙”:尤匕为龙,指蚩尤被杀为龙。龍:立月、匕(首),己彡,月:指肉,动物的身体部位均为月旁,立月:长肉,匕(首):杀头,己彡:己:身体,彡:三撇,含有劈杀之意,己彡:碎尸。文献记载蚩尤在涿鹿被擒杀,尸体被分解。完全符合“龍”的字义,长肉,被杀头,被碎尸的字义。龍的原型是蚩尤,蚩尤原型是豬,龍的原型也是豬。

涿鹿:涿:氵豕,豕者为豬,氵:与三、彡等字一样,首先含有多的意思,指象水一样多,绵绵不断。涿鹿: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涿鹿形声猪猡。这就说明了涿鹿并不一定是指河北的涿鹿,黄帝戰蚩尤的涿鹿应该是黄帝陵的周边豬和鹿出没的地方,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指人类与野猪群落之间的戰争。

文献记载的阪泉之战指炎帝和黄帝之战,显然,文献记载的错误。炎帝:指史前火耕,开荒辟地的先民的总称,并不是指某个人。炎帝、黄帝出于少典,典:曲丌,曲:農字首,典:農业祭祀的活动典礼,少典:農业不发达的地域。陕西宝鸡的炎帝陵,陕北的黄帝陵所处的地域,都是農业不发达的地方。有蟜氏,指有动物等出没。炎帝指黄河以北的神農,神農包括南方从事農业耕种的史前先民。炎帝火耕造成环境变迁,如水土流失,气候干旱、洪水变幻无常,这些都与炎帝世代火耕有关。蚩尤是野猪群落,随着炎帝世代火耕,野猪的栖息地减少,只有进入人类开辟的農田中寻找食物。炎帝与蚩尤(九黎)之间的生存地域争夺是存在的,《史记》记载“神農世衰”,“九隅无遗”,指没有一处不受到蚩尤的灾害。说明了炎帝时期,人类与野猪争夺栖息地中出于劣势。《诗经。北魏。硕鼠》中“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适彼乐土,爰得我所。”可以看到,炎帝时期“硕鼠”侵犯人类耕种的農田,造成人类无法生存的被动局面。

文献记载的阪泉之战,也就是炎帝和黄帝之间的戰争是不存在的。炎帝与黄帝不是同一时期,也不是不同的称谓。应该理解为炎帝与蚩尤的戰争,炎帝出于劣势。黄帝与蚩尤的戰争,九戰而不胜,最终,在涿鹿擒杀蚩尤,出现“天雨粟,龙潜藏”的安泰局面。

在上古墓葬中经常出土关于豬的玉器,陶器,红山文化的玉豬龍,河姆渡文化中具有豬的陶盆。红山文化的玉豬龍,不应该称为玉猪龙,也就是玉豬。“豬”和“龍”概念上一致,只有在黄帝戰蚩尤时期,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中,“豬”和“龍”的概念上统一。豬和龍都是農业的灾害,也是人类的灾害。红山文化对玉豬含有一种崇拜,图腾的意思,C形的玉豬,指天圆地方,天为O形,地为囗形,O形指阴性,女性,把豬制作成C形,含有对豬的生殖崇拜之意,没有对豬形成灾害的痛恨之情。河姆渡的石器豬,陶盆豬,同样看不到对豬形成灾害的痛恶。良渚文化中玉琮的器形上的饕餮纹,被誉为“神兽”,含有对富足和权力的象征。 传说和文献记载“饕餮”是龍的九子之一,实际上饕餮的原型也是豬。玉琮的器形为内圆外方,在良渚古人的意识中,地-囗是大于天—O的,这一点与倉颉創字“大”之极为“天”的概念,截然相反。与盘古开天辟地,也就是“天地”只是混沌的卵子,一分为二,天地一样大的概念也是不一致。所以,根据这些出土的文物可以发现,黄帝时期的倉颉創立文字是黄河流域,黄帝陵周边的少典地域的事情,并不是长江流域和辽河流域发生的事情。

即使长江流域等地发现具有文字性质的陶符和骨刻等符号,但是,这些符号都不能解读文字的源头问题。漢字的源头只有一点,就是黄帝戰蚩尤时期的倉颉創立。倉颉創立漢字就是从豬形成的灾害中,感悟了創字的原理,創字的思维逻辑。猪就是自然界的一切的代表,天地的代表都是豬,包括人,幼年的人称为孩子,孩:子亥,也就是指子豬。倉颉創字就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仿豬学。豬是炎帝时期、黄帝时期最严重的动物灾害,倉颉就是从野猪灾害中,創立启蒙人类心智,抗击野猪灾害的文字体系,所以,称为漢字。漢;氵革天,氵:不断,多次之意,革天:革天命之意。漢字的智慧是从灾難中感悟出来的生存之道。

“道”:辶首,辶的繁体为辵:彡疋,疋:不正,彡:多次劈杀,多次劈杀不正之首为“道”。人间正道是沧桑就是不断劈杀不正之首,扫除一切害人虫。何为“中國”?文献记载中国也就是在世界的中央。《说文》解读中:内也。中与虫字比对,虫:动物的总称,母大虫指老母猪,因为豬是胎生动物中繁殖能力最强的动物。恰恰豬最旺盛的繁殖能力,形成了最严重的动物灾害。中:丨虫厶,丨:人为属性,指抗击,打击,虫:指动物豬,厶:动物引起的灾害。中就是抗击动物灾害。国(國):囗或,囗:地方,或:通“域”,持戈守卫一方疆域为“國”。

中国的文字称为漢字,就是从抗击野猪灾害中創立的文字体系,融入了辩证思维的智慧,蕴含了人类的生存哲学就是与自然界的斗争哲学。中国文字称为象形文字,并不是指图画文字,也不是指实物形态的文字,而是指仿生学、仿豕学、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豬就是自然界万物的唯一代表,象的含义就是仿豬学,辩证的仿豬学。中国文字称为鸟虫书,鸟指阳性,虫指阴性,红山文化中一只鸟站在豬的背上,这就是“易”,曰:代表鸟,勿:代表豬。考古发掘战国时期“马踏飞燕”的青铜器,这就是“曶”,鸟在马(嘼、虫)脚下。所以,倉颉創字具有阴阳的概念,也有褒贬的情感思维。我们不能孤立的依赖文献记载,考古发掘,需要带有辩证的分析,研究和判断倉颉創字,真正理解倉颉創字的仿豬学原理。大象指与豬相像,象形就是仿豬形态,如果不能理解“大”是自然界的代表豬,我们也就“大字不识”。

倉颉創字不仅确定时间(黄帝时期)、地点(陕西黄帝陵)、事件(黄帝戰蚩尤)原点,也确定倉颉創字思维的源头,不仅可以证明倉颉創字,而且,完全可以坚信倉颉創字的原理就是仿豬学的象形原理。豬是自然界的代表,是不正的“疋”,人类只有抗击自然灾害,具有抗灾除恶的意识,才有了人,才确定中国的含义。中国不是世界的中心,而是人类世界的中心,是人类社会形成和发展原点,是人类文明的原点,这个原点就是倉颉創立具有辩证思维,具有人类哲学的漢字。

如果没有倉颉創立“人”字,也就不存在什么“人”。人只是动物的一种,与动物之间你死我活的生存竞争。也就不存在人类,更不可能形成人类社会,人类社会就是做人意识的统一,抗击自然灾害意识的统一,这个统一也就是统一在漢字体系之中。我们现在不能按照倉颉創字的象形原理解读字义,完全依赖于许慎编撰的《说文》来理解字义,竟然不知周文王、孔子、许慎不仅不能解读“象”的字义,也就不能解读任何一个“字”的字义,已经成为大字不识的时代。漢字学成为绝学!!

如何揭开漢字的密码,首先理解“象”的字义就是仿豬。豬就是“字”的源头,家是漢字的唯一字母,豕就是唯一字根,象就是唯一創字原理。只要是漢字都是倉颉創立,倉颉創字的唯一原理就是象形,仿豬形。我们现代为什么没有古人的智慧,因为,我们受到太多的物质诱惑,丧失了对“人”的精神本质的思考,对“人”的尊贵,丧失了信仰。发掘古人的智慧本身就是一种智慧,理解古人的智慧也是一种智慧。盲目自大,天人合一的愚蠢、固执,永远开启不了倉颉創字的智慧之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