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花会开

耐心,愿意倾听,尚算解语,这或许是他今晚打电话给我的原因。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对于他,基本上算个陌生人。

事情是关于他女朋友的“出轨”。相爱了五六年的爱人,本已谈及婚嫁,突然另有所爱。(Sigh,所有的故事都是这么开始的。)两周前,她向他坦诚了一切,但经过挣扎考虑,她依然决定选择他。他原谅了她,没有深究,说服自己全盘忘记。但很快,他发现他们仍然在联系。(Sigh,所有故事还是这么写的。)

他第一时间就洞察了她女朋友的全部秘密,一个象他这样,拥有高智商、良好推理能力以及必要侦察手段和有足够强大的动力说服自己暂时忽略他人隐私权的人,轻而易举就能知道别人的秘密。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他含情脉脉,他满腔怒火,他心如刀割,他引而不发,他有保留地选择了沉默。他故作迟钝,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他甚至有种奇怪的念头:我倒想看看事情会发展到哪一步!

一方面,他秘密地拥有了她的秘密,他觉得自己内心更强大,更有控制;另一方面,当他拥有了她的秘密,他又被这个秘密牵制。他不仅要捍卫他知道秘密的这个秘密,同时,他被他知道的这个秘密深深折磨。

手碰到火,会猛然缩回来,嘴呛到辣,会暂停进食,从小我们就学会知冷知热。但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机制在某些时刻是会突然失效的,比如在解读和猜测关于爱情背叛的消息时。明知道了解越多,痛苦越多,但是会越痛越勇,神经末梢分外兴奋和发达,每一次出色的发挥,都是自己给自己上一道刑,而且痛到上瘾,无法停止。

回忆、推测、联想,他可以完整地还原出她和别人相爱的整个过程,包括情感起伏,包括细节,包括推进之中必然产生的附生物——谎言。一些记忆中的琐碎的毫无联系的细枝末节突然奇异地清晰浮现,并自觉地拼图般找到了自己在一个偷情故事中的作用。

他不知所以,他的全部生活都乱了套。他不知道应该相信她,给她时间,彻底跟那个人了断;还是揭穿她的欺骗,主动放弃,自求了断。

他说,即便她回来,她会不会还经常想起他。

我说,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如果她回来了,你会不会还经常想起她和“他”?

他说,我并不是那种冥顽保守的大男人,我并不介意“形式上”的背叛。我甚至对她说,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我也可以做些对不起你的事让你好过一点。虽然这种玩笑,听起来有点苦涩。

我说,那你介意什么呢?

他说,我就是介意那种互相猜忌心有芥蒂的感觉,两个人重新在一起了,对白却开始好象对台词。

我说,这些时间都可以弥合,重要的是,你是不是真的爱她,你确不确定她爱你?

他说,我可以忍受她跟别人走,不能忍受她偷偷地跟别人在一起,套句话,“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不可以侮辱我的智商”

我说:但是她还是没有离开你,证明她心里还是放不下你。

他说:我担心她重新选择我,只是出于现实的考虑,而非感情。

我说: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人生本来就是现实的,即便是现实的考虑,也并不可耻,你觉得除了现实的考虑外,她有为你们的复合做出努力吗?

他说,有。

我说,那就忘记这些,给你们大家一点时间。

他说,但是他们还在联系……

我说,take it easy,严格地说,这也是你们爱情的一部分,是“人性”的一部分。

他说,如果是那样,那我为什么要阻拦人性呢,为什么不让她由着自己的性子去呢?

我说,你觉得她由着性子能得到幸福吗?那个人会象你一样爱她吗?

他说,不会。

我说,那你是更愿意证明自己的高尚、正确和优秀,让她日后悔恨,还是愿意帮她找到真正的幸福呢?

他说,是后者。但是我担心在这种过程中,我慢慢失去了再爱的激情。因为曾经是那么牢不可破的爱情突然一下子就坠落了,我不可能再相信什么了,我找不到我为之努力的意义。

我说,如果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生活的“意义”,那么,你把这次背叛当成是上天的一次“试炼”,当成盘活你们过去感情的一次机会。如果你是她的“真命天子”,那你就有使命看护她,在这种“非常”时刻,她尤其需要你帮她作出选择。宽容她,引导她,给她时间让她看清楚,谁更适合她。

他说:万一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感情之后,还是分手呢?

我说,先别说未来的,如果现在,此刻,她能真心地彻底地回来,你会欣喜若狂吗?

他说,会。

我说,那就什么也别说了,分手是明天的事,今天,把她追回来吧。


——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是秋天,因为记得当时电脑里一直在循环播放着苏云翻唱的《秋意浓》。


两天前的夜里,我又一次接到了他的电话,雪刚化,他气喘吁吁地在路上走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他告诉我他们刚刚一起在北京买了房子。深夜,我清晰地听到他轻快的呼吸声,和轻快得象是去赶一个约会一样的步伐。


你在等海水吗 海水和沙子

你知道最后碎了的不是海水


你在等消息吗 这消息

象一只鸟要飞起来

——顾城 1993


我们的心里,都和春天有个约会,不是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