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杂说“霸气”

qiushiwangping 收藏 0 17
导读:在和某些领导同志的接触中,“霸气”是经常听到的一个词儿。有人自诩在单位很有霸气,有人羡慕别人身上所表现出的霸气;有人历经长久磨炼自然而然形成霸气,有人通过某些细节精心打造自己的霸气;有人认为当领导的就得有一股唯我独尊、说一不二的霸气,有人觉得过分谦和不属于领导应有的气质…… “霸气”的话听多了,使我不由得琢磨起来,“霸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有人津津乐道?有人不以为然?《现代汉语词典》解释“霸气”,说是“专横的气势”,是“蛮横,不讲道理”,似乎都不是什么好词儿。“百度”的解释不无正面意思


在和某些领导同志的接触中,“霸气”是经常听到的一个词儿。有人自诩在单位很有霸气,有人羡慕别人身上所表现出的霸气;有人历经长久磨炼自然而然形成霸气,有人通过某些细节精心打造自己的霸气;有人认为当领导的就得有一股唯我独尊、说一不二的霸气,有人觉得过分谦和不属于领导应有的气质……

“霸气”的话听多了,使我不由得琢磨起来,“霸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有人津津乐道?有人不以为然?《现代汉语词典》解释“霸气”,说是“专横的气势”,是“蛮横,不讲道理”,似乎都不是什么好词儿。“百度”的解释不无正面意思,说是“霸王气象,勇武雄伟之气,强悍的气势 ,刚毅之气”,末了还加了一句,是“强横霸道的气焰”。似乎更全面、更公允一些。

在我的概念里,“霸气”从来不是什么好词儿。我的理由来自两点:一是所谓“霸气”无非霸王之气,而“霸王”之类在历史上多半不是什么好鸟儿。二是证诸身边的实际,凡“霸气”十足的角色,不是专横跋扈的领导,就是称霸一方的流氓。前者以权势称霸,后者以拳头称霸,都是让人慑于其淫威、敢怒不敢言、口服心不服的货色。

应当承认,“霸气”有过正面的意思。从古至今,确实不乏霸气外露的好汉,在他们身上所表现出的“霸气”基本是正面的。“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是霸气;“大丈夫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是霸气;“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是霸气;“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是霸气;“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更是霸气。这样的“霸气”以绝对实力为基础,以丰功伟绩为标志,以万古传诵为特征,以客观评价为依据,绝非自我膨胀之辈的雕虫小技。

本文所论,自然不是这种意义上的“霸气”,而是某些领导干部身上所特有的那种令人厌恶的“霸气”。现实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小国之君”,以为把持一方朝政,即是主宰一番霸业。在他那一亩三分地里,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他们错把独断专行当成富有主见,把趾高气扬当成气度非凡,把贬损他人当成霸气外露,把自我标榜当成高度自信,把言语粗鄙当成性格豪放。由于缺乏内在的实力,他们特别热衷于玩花招子、摆花架子,靠外在的架势吓唬人,靠偌大的口气蒙骗人。高视阔步时分,从不把人放在眼里,仿佛迎面走来的同事根本不存在;对于同志们礼貌的问候,总是用鼻腔似有似无地哼那么一声,抑或毫无反应;甚至在接听电话时分,也不忘装一下深沉,低沉地拉上一个长音,让人莫测高深;讨论问题从不把他人的观点当回事,随意打断别人谈话的当口,说出一些自以为高明、实际上非常可笑的“见解”;做了一点小事就唯恐大家不知道,采取各种方式拼命张扬,制造各种“舆论”给自己贴金;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机会散布上级领导如何欣赏自己的传闻,以此自我陶醉、顾盼自雄;做报告时不时爆上两句粗口,觉得不如此就不足以显露自己的霸气;与人交谈喜欢指手画脚,永远扮演绝对主角、话语中心;口头上虽然不忘说两句群众路线、群众观点的套话,实际上从来不把群众放在眼里,更谈不上装在心里;他们常常陶醉在奸佞之徒的阿谀逢迎之中,飘飘然不知东西南北,常常为自己的所谓“霸气”沾沾自喜,掩饰不住地得意忘形;他们总有超出自己实际能力的惊人自信,什么“高论”都敢发表,什么结论都敢妄下;张口“运作”,闭口“调动”,还很善于“摆平”,好像天下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头除了他自己相信,恐怕没有第二个人相信;因为“自信”,他们的“思路”格外开阔,一会儿一个主意,转眼一个点子,明明瞎指挥,却道好办法,害得部下脚后跟打后脑勺、劳而无功、徒叹奈何;因为他是很有“霸气”的霸主,同志们只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敢怒不敢言;而在他自己看来,我是多么的“霸气”外露,多么的令人敬畏、多么的睥睨世界、多么的让人仰之弥高啊……

这样的“霸主”掌控的单位,当然就是一个唯我独尊的独立王国,“霸主”当然就是他“寡人”,就是他这位“土皇帝”。而群众只能是“什么东西”,群众路线、群众观点只是皇冠上的玉坠,充其量是个装饰品。至于民主集中制、批评与自我批评、密切联系群众,不过是写在纸上、贴在墙上、说在嘴上的官话而已。关起门来,还是“小国之君”一言九鼎,谁敢说个“不”字?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不论针对党政机关,还是针对窗口服务行业,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四风”问题,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从制度和体制机制上,彻底整掉某些“小国之君”身上多年形成的所谓“霸气”,整掉这种严重损害党群关系、干群关系的恶浊之气。

不知各位看官以为然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