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落后不一定挨打--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四)

shiningsaint 收藏 0 69

我国经过35年的改革开放,现在的国民生产总值重新上升为世界第二,是一个举世公认的大国。但是,把GDP数值当作强国的标志,以此错觉周旋于国际关系之中,如同把肥大当强大、把重量当力量的一个人登上重量级拳击台,是非常危险的。从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经验来看,无论是GDP总量,还是GDP在世界上的排名与份额,都不一定能反映经济发展水平,更难反映中国的国际地位。GDP统计,只是国力对比中的一个狭窄方面。是否拥有先进的生产力,具有现代化的经济结构,往往比GDP更加重要。如果硬是要谈GDP,那么GDP质量比总量更重要。比如,具有世界GDP第一的晚清,不是一个强国,而是一个屡遭侵略、屡屡割地赔款的弱国,最后成为一个主权不完整的半殖民地国家。一战和二战时,中国GDP仍然排名世界第二。但谁也没把中国当强国,身为战胜国反而失去了许多本属自己的权益。再看今天,中国是所有大国中唯一没有实现领土统一的,大量的海域和岛屿被侵占,这何以能让我们以世界强国自居?! GDP用以衡量宏观经济增长,或许是一个有用的指标,但要以此评判国力,则不免有点自欺欺人了。

那么,怎样理解强国的标准?风靡国际关系学界的《大国的兴衰》一书作者保罗·肯尼迪认为,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中国都不被看作大国,只有在朝鲜战争之后,中国才真正被国际社会看作大国。可是,朝鲜战争时期中国的GDP仅是美国的18%!二十世纪中后期,中国GDP总量占世界第四,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的排名都靠后。但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令世界刮目相看,从此无人再敢渺视中国。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对中国不能越过北纬17度线的警告就不像麦克阿瑟那样置若罔闻,美军就不敢越线作战。拥有两弹一星等尖端国防科技的中国,是二十世纪中后期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三角”之一,尽管当时的GDP还排不进世界前五名。

近代以来,大国的强国地位都是靠战争打出来的,而决定战争胜负的物质基础,就是制造工业和交通运输。《大国的兴衰》一书认为:经济总量本身并无太大意义,“数亿农民的物质产量可以使500万工人的产量相形失色,但由于他们生产的大部分都被消费了,所以远不可能形成剩余财富或决定性的军事打击力量。”换句话说,没有军事转化能力的GDP一文不值。而要转化为军事能力,主要看GDP中的现代制造业。历史证明,决定强国地位的核心指标,是以现代制造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而不是GDP总量和GDP在世界上的排名。

为什么美国是当今世界GDP第一,日本是世界GDP大国,又是公认的强国?这是因为美日两国的GDP构成,都是响当当的高技术实业,都是可赚全世界钱的产品,而且这些产品几乎都可以瞬间转为军事实力,比如美国的全球定位系统、互联网、生物科技、航空航天工业;日本的核技术、造船工业、汽车工业、光学工业等。2009年世界对中国展开“暴徒”式的贸易攻击,但却很少有国家对美、日、德国进行“反倾销”,原因在于它们的产品是进口国所必需的高技术产品。反观中国则是低技术产品,可有可无。中国出口世界的工业用品中,也有一些有高技术含量的东西,但大多是外资工厂的返销产品。

今天中国与美日的GDP构成,和清朝晚年中国与西方的GDP差别,没有本质的不同。清朝的时候,构成GDP的茶叶、瓷器、丝绸等,在500年前是高科技产品。但在当代,已完全成为普通民用生活产品,而西方则是现代工业产品的火车、铁甲舰、线膛炮等。战争是GDP技术质量的对撞,而不是数量的抵消,所以清朝落败。清朝中国的GDP之所以不能和西方、日本比,就好比一个是卖豆腐的,一个是打铁的。双方打起来,前者拿的都是软家伙,后者拿的全是真刀真枪。于是,前者的GDP全部成了后者的战利品。日本甲午一战掠走的中国财富,相当于当年日本全年财政收入的7倍。

构成今天中国GDP的主要因素首推房地产、玩具、纺织品、烟酒之类的初级产品。这些东西在战争来临的时候,都无法转化为国防力量。这正是中国GDP和美日GDP最根本性的不同。比如两个人都有一百万,一个是劳动后卖产品所得,一个是卖儿卖女所得,意义绝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如果真要与美国比GDP,首先应该看质量,其次才是看人均数量。因为质量过硬,因为人均数值高,所以,美日的GDP是强国的标志;因为没有质量,人均数值又在世界一百名之后,所以,中国GDP数值能够说明的只是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这与强国概念毫不相干。

总而言之,无论从经济结构、军事实力、还是从科技创新、现代制造等方面来看我们还都不是一个强国,我们还远远落后于我们的主要对手美国。在军事装备上尤其如此。尽管我们已经拥有了核弹,核潜艇,战略轰炸机,隐形战机等现代化武器,但在质量上我们还无法比肩美国,所以在相当长时期内,我们还将处于落后者追赶领先者的地位。在这种形势下,强调吹嘘我们的GDP已经位列世界第二等等,无异于一叶障目,看不到我们与世界强国的差距,将会迷失发展的战略方向。

虽然本文的观点是落后不一定挨打,但这绝不意味着笔者赞同我们可以甘心落后,不思进取。我们不应该妄自尊大,但也决不要妄自菲薄。纵观古今中外,国际关系的逻辑仍是强权政治与实力外交,国际关系的基础仍是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无论是普世价值,人道人权,还是平等博爱,民主宪政,只有在它们符合国家的根本利益,符合国家的安全需要时才具有推广的意义,否则统统不堪一击。我们绝不可以接受西方各国借着人权民主等口号来干涉指责我国的内政外交。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坚定不移地改革开放,调整经济增长模式,练好内功以应对未来之敌的挑衅。

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争前,中国的GDP一直是世界第一,中日甲午战争时的北洋舰队也是东方第一流的,但一次一次都挨打了;抗日战争胜利了,但胜利者却没有享受到胜利带来的权益,国土反而比战前缩小了。这些都说明落后不单是经济实力的问题。如果没有正确的治国方略和清醒的战略头脑,实力再强也未必能在国际斗争中获胜。新中国成立后的抗美援朝战争,却是在长期积弱积贫的历史背景下,面对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的联合国军强势进行的,但可爱可敬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胜了,其胜利的意义远超军事本身,中国由此获得了60年的和平建设环境。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告诉世界:不能同共产党中国打仗,特别是陆地战争;美国军人惊叹: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只怕毛泽东思想化。综合成一句话: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向全世界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最具震撼力、最具深远意义的信号:中国人民爱好和平、中国人民为和平而不怕战争。为了和平,我们时刻准备着。

最后,笔者想借用在朝鲜战争停战协定上签名的两军统帅的话结束本文:

抗美援朝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的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将军

在我执行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将军和李奇微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将军


2014年7月27日于上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