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真相——普世价值派已成为中国人民最危险的敌人

刘憨子 收藏 62 4353
导读:中国的普世精英依附于背后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年来在中国风光无限。这些精英们言必称西方,先是配合既得利益集团把西方经济学炒作成主流经济学,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边缘化,最终通过各种形式的私有化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之后,精英们又急不可耐的推销资本主义的政改方案,想让中国步苏联后尘,实行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为基本特征的政治的全面资本化,最终确认经济资本主义化的抢劫成果和抢劫秩序,实现资本对政治权力的全面控制。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普世价值被既得利益集团和活跃于台前的精英进行热捧的。  

“普世”真相——普世价值派已成为中国人民最危险的敌人

“普世”真相——普世价值派已成为中国人民最危险的敌人



中国的普世精英依附于背后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年来在中国风光无限。这些精英们言必称西方,先是配合既得利益集团把西方经济学炒作成主流经济学,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边缘化,最终通过各种形式的私有化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之后,精英们又急不可耐的推销资本主义的政改方案,想让中国步苏联后尘,实行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为基本特征的政治的全面资本化,最终确认经济资本主义化的抢劫成果和抢劫秩序,实现资本对政治权力的全面控制。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普世价值被既得利益集团和活跃于台前的精英进行热捧的。

一、普世价值的主要成分分析

首先,何谓普世价值?和民主精英传销的其他概念一样,都是既抽象又玄虚,根本就找不到一个统一的具体的界定。通说(所谓精英们)认为,普世价值一般包含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成分。由此也不难看出,所谓的普世价值,基本还是冠以普世之名的资产阶级价值观,把资产阶级价值观说成是普世价值,是典型的新瓶装旧酒类的游戏。

资产阶级价值观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生产关系取代封建地主私有制的过程中,由资产阶级思想家提出的旨在打破封建贵族垄断,为资本主义发展开辟道路的价值体系。资产阶级价值观最著名的内容就是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这些抽象的超阶级的价值观,看似光彩照人、璀璨夺目,但一直是为资产阶级的利益服务的,从来没有超出阶级的边界。

资产阶级的平等观,是资产阶级针对封建贵族、以资本主义的以金钱为标尺的新的等级秩序来取代封建贵族等级秩序时提出的口号,资产阶级的平等观从来没有普及到被雇佣和被剥削的劳动人民。资产阶级正是喊着平等的口号实现了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喊着平等的口号实现了对社会财富的垄断性占有,资产阶级的平等观从来不会也不敢包含经济权利的平等,而没有经济权利、没有财富分配上的平等,就不可能有政治权利的真正平等,更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所谓资产阶级的平等观,体现的是资产阶级想实现与封建贵族之间的平等关系以及等价交换原则,这种平等和等价交换恰恰是需要资本家凭借对资本的占有通过雇佣劳动关系来实现对无产者的剥削为前提。在雇佣劳动关系中,剩余劳动价值的实现过程中,资本和劳动力,资本家和劳动者之间从来没有实现所谓的平等,而且随着资本垄断的形成,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制造着越来越大的不平等。喊着平等的口号来制造实质的不平等,这就是资产阶级的所谓平等观。(剩余价值的存在,资本家小可发家致富、大富可敌国。正有人指出剩余价值垄断资本家们如芒在背。以上就是中国所谓的精英们对马克思主义深恶痛绝的原因!

资产阶级的自由观则是以表面的、抽象的、形式的自由,来掩饰资本家对劳动者的剥削自由。有了剥削的自由就没有不受剥削的自由,这种资产阶级的自由还是局限于阶级范围内。掌握了资本,就拥有了剥削劳动者榨取剩余价值的自由;而没有资本唯有靠出卖劳动力为生,就被剥夺了不受剥削的自由,所谓的自由只不过是接受这个资本家还是另一个资本家剥削的自由。只要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生产关系不变,所谓的自由的本质就永远限于资产阶级对劳动人民的剥削自由,所谓劳动人民即便享有一点自由,也是以不损害资产阶级的这个剥削自由为前提的。看看美国,就知道美国的言论自由和行为自由,都是以不损害垄断资本集团的根本利益为前提,以不威胁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制度为限度。当美国共产党关注劳工利益威胁了资本的安全,美国就出现了麦卡锡等一系列打击共产主义的运动,对美国共产党和工人运动实施残酷镇压,把美国共产党的领导层全部抓捕判刑,连学生反战都遭遇政府军队的子弹镇压。在现实面前,所谓的超阶级的自由都是浮云。

资产阶级的博爱观就更抽象了,抽象到不知所云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资本家的财富集中过程,什么时候体现过博爱?看看美欧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过程中,除了血和火,除了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哪里有博爱的影踪。至于博爱戴着放大镜也难以寻觅到。再看看从苏联到俄罗斯的私有化过程,伴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巨大破坏和国民经济的严重倒退,一方面,财富在极短的时间内实现了从全民所有向少数人集中享有的过程,快速制造了资产阶级和资本垄断。另一方面直接的结果就是物价飞涨几千倍,劳动人民的积蓄被瞬间吞噬,俄罗斯的人均寿命都因此而下降。马克思说“自从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才是博爱口号下的资本主义的残酷冷酷的实质。即便到了今年,美欧资本主义强国的人民享有了社会福利制度,那也是建立在广大发展中国家遭受长期掠夺和长期贫困的基础上。国家内部的少数人富裕和国家之间的少数国家富裕,永远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么绝对的不平等的实现过程,可曾体现过一点超阶级的博爱?

同理,以所谓自由平等博爱的资产阶级价值观为指导,体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资本主义所谓民主,自然也是在利用抽象的和形式的民主来掩盖实质的资本专制任何不敢触动资本主义私有制、不敢主张对财富分配的公平,还敢自称民主的制度,都是一种超越岳不群的虚伪。把民主制度缩水为金钱影响无处不在的几年一次的选票,却不敢赋予甚至恐惧赋予老百姓以全过程监督和直接启动弹劾的民主权利,至多算“注水”民主。 (所谓“选票民主”欺骗世人)

二、普世价值的实体解剖

分析到这里,就可以对普世价值进行精细解剖了,最终就可以透过绚丽的包装看到普世价值的真容。普世价值的基本结构类似于一个四层的脆皮夹心雪糕,我们来一层层进行剥离和分析。

普世价值脆皮雪糕的最外层的是自由民主人权平等博爱等抽象概念混合而成的脆皮,看上去色香味俱佳。普世价值的忽悠功能就是靠这层精心设计的“自由民主”脆皮。

普世价值脆皮雪糕的第二层就是经济自由化和政治的西方民主化,而经济自由化其实就是尽可能不受政府干预的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化,政治的所谓西方民主化就是表面多党制和形式上的三权分立掩盖下的资产阶级一党制和金权至高无上的独裁制度。从表面看,资本主义有多党大选,人民手中有选票,但是资本主义把选举设计成了烧钱游戏,而金钱和媒体是影响选情的两大要素则都垄断与资本财团手中,通过对这两大要素的牢牢控制,资产阶级就可以通过表面的选举来确保权力掌握在自己的代言人手中,把人民的选举权力缩水为只能从垄断资本预选的小圈子当中选择。资本的多党制以不损害资本主义私有制为限度,美国共产党因为要推翻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制度则受到美国政府的残酷镇压就是一个明证,杜鲁门就曾一语道破天机:美国的两党制就是两党合作制。资本主义的三权制衡形式大于实质,而且三权都是居于金权统治之下的,面对金权的核心利益,三权毫无办法,私人性质的美联储控制了经济的最重要权力货币发行权还可以一百年不接受审计,不受国会和美国政府辖制又是一个明证。美国的宪法之父们也坦诚过,所谓三权分立就是为了防止多数人对少数富人的民主而设计的。资本主义的以三权分立和多党制的政治制度都是围绕资本的利益最大化进行设计的。普世价值的第二层虽然看上去颜色还是光鲜,但已经有明显的铜臭味道了。

普世价值脆皮雪糕的第三层内容会让很多善良的人大吃一惊,因为这层内容显示的是赤裸裸的权钱共同体,这已经进入是普世价值所反映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制度的核心秘密资本主义制度的设计是维护资本主义的以私有制和雇佣劳动为至高原则的,为了实现这一点,就需要政治权力为资本提供保障,需要用权力来实现资本的更大利益,这就需要打造权钱一体化、权钱无缝隙对接的制度。美国的制度设计正是体现了这一点。美国的高盛高管摇身一变就是美国财政部长,美国的政府高管从政府退职之后就可以进入华尔街大公司做高官拿高薪,美国的官商之间只有一个旋转门的距离,真正的实现了权钱共同体。美国的外教协会、三边委员会、骷髅会则是由官商精英组成的核心组织,美国的政治精英基本都要先进入这些官商精英的核心圈子,才有机会从政治角逐中胜出。这些精英组织的背后则是美国的基金会,美国的基金会既是控制美国金融和经济,又通过控制精英核心组织来筛选符合资本核心利益的代言人。基金会的真正控制者就是金融资本家族,是金权的实际控制人,这些人才是美国真正的老板。通过基金会和美国的精英组织,这些美国真正的老板实现了对美国政治和经济的垂帘听政。美国的真正老板一手控制了经济,另一手控制了政治,真正的实现了权钱一体。表面的选举,表面的多党制,表面的三权制衡都是浮云,权钱一体才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真正特点,金权至上才是资本主义的硬道理。

普世价值的第四层也就是最核心层,内容是经济的世袭制和政治的门阀制度,是以隐性的世袭制代替了显性的封建世袭制。在经济上,实行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西方国家家族企业现象非常普遍。据统计,在西方国家的二级市场上有四分之三以上的企业、初级市场上有三分之二的企业均是家族企业。美国的家族企业占美国企业总数的96%。据统计,在意大利,在全国企业总数中,家族企业甚至占99 %。西方十大家族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杜邦家族、奥纳西斯家族、洛克菲勒家族、IBM沃森家族、高尔文家族、福特家族、马克斯家族、迪斯尼家族、摩根家族控制西方的经济命脉,这十大家族实际控制着西方经济命脉。与经济的世袭制相比,西方国家的政治家族现象也非常普遍,。菲律宾的阿基诺家族、新加坡的李光耀父子、印尼的苏加诺父女、印度的尼赫鲁—甘地家族、巴基斯坦的布托家族、斯里兰卡的班达拉奈克家族,美国的、日本的、英国的政治家族现象也毫不逊色。研究表明,过去400年,英格兰基本控制在1000个家庭手中,2500个家庭则“操纵”着整个英国。美国则由60个最有权势的家族“掌控”着。这从逻辑上也可以推理出来,在金权至上的资本主义西方社会,控制西方经济命脉的金融寡头家族就代表了那个至高无上的金权,金权一方面完成了对经济的控制,另一方面完成了对政治的操控,通过经济的家族承继也同时完成了对政治最高统治权的家族承继。

三、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为什么热衷于推销普世价值和政治的资本主义化?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制度的核心就是权钱一体化和家族世袭制这才是吸引中国既得利益集团以及为其代言的精英如此卖力叫卖普世价值的原因。新自由主义的改革,都是以私有制为主体代替公有制为主体,按生产要素分配代替了按劳分配,贫富悬殊取代了社会公平。私有化本质都是少数人面对多数人的抢劫,其结果都是社会财富迅速的从公有变成少数人私有,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理论其实就是为最大规模抢劫提供表面的合法性理论掩护,新自由主义的改革方案就是私有化和市场化,目的都是为了财富的集中化,是少数私人和外资联手瓜分原本属于大家的蛋糕的大部分。

通过各种违宪方式聚集的财富,虽然来的容易,但是违背了宪法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允许范围,这让口袋鼓鼓的权贵精英寝食难安。只要中国的现行宪法还规定着中国的国家性质是社会主义,只要中国还残留着社会主义的框架,既得利益集团抢劫的非法利益就无法取得合法性,就面临着有朝一日被觉醒的人民彻底清算的可能。对他们而言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推翻新中国的整个体制,改而实行经济和政治的彻底资本主义化。为什么大手笔肆无忌惮的转移国有资产的潘任美,如此急迫的四处传销普世价值和西方制度,就是为了彻底的西化来实现他们地位和既得利益的合法化。

为了实现非法财富的安全落袋,普世精英们和背后的普世权贵们,已经开始全力以赴赤膊上阵了。对于侵吞国有资产的既得利益者来说,如果再不进行政治的资本主义化,他们三十年来通过改革取得的成果就会失去,所以他们要穷尽一切手段来实现中国的颜色转换。为此,他们不惜绑架整个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他们不但要让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彻底沉默,关键时候还不惜让统一的中国陷入分裂而最终沉没。

权贵精英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如果中国多数人觉醒,权贵精英的优势将不复存在。少数人之所以能够成功的抢劫和压迫多数人,依靠的就是高超的欺骗和分化手段。权贵精英是打着经济自由化的口号实行了市场化,用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实现了资本的剥削自由,打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幌子来实现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同理,为了实现政治的资本主义化,他们还是要用漂亮的口号作为掩护,需要高喊普世价值和民主来继续用让人眼花缭乱的概念来忽悠不明真相的群众,以最小阻力来实现他们的目标。精英的手法其实并不高明但是他们掌握了媒体话语权,可以利用媒体来引导舆论,垄断信息,美国的资本就是利用这种手法来对其民众进行比较彻底的洗脑,结果是几个资本家族垄断了货币发行权美国老百姓还浑然不觉。

四、普世价值派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敌人

普世价值派就是喊着普世价值口号企图在中国实行政治和经济全面资本主义化的既得利益集团和他们的代言人。经过长期的精心准备,中国的普世价值派在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媒体等领域已经形成了强大的控制力,并且组成了由经济的、政治的、媒体的、教育文化的各类精英组成的联合体,在国内完成了力量的整合(这方面可以搜索博源基金会,就可以借一斑略窥全豹)。另一方面,普世价值派跟国际资本主义集团之间也实现了联合,建立了利益共同体。通过这种内部整合、内外勾结,普世价值具有了沉没中国的实力。

中国的普世价值派具有强烈的买办性,为了实现私利,普世价值派们可以拿中国的国家利益作为交换条件,可以采用各种手段把中国人民的财富转移给国外的资本集团,可以拿人民的生命和健康做筹码和外国资本内外勾结推广转基因,可以为了抢劫利益合法化让中国这艘大船沉没。为了私利,他们完全做到了不择手段连人民的生命和健康都可以做交易的普世价值派们,怎么可能会真正的推行民主?普世价值派的为所欲为,甚至让一些曾经对多党制抱有幻想的有良知的右派学者也极为不齿。普世价值派要是真的实现了他们的政治西方化的目标,中国付出的不只是经济倒退、财富洗劫的代价,而且可能是亡国灭族的危险。

普世价值派通过他们对舆论的控制,一再的对自己的邪恶目的进行民主自由的包装。通过媒体话语权对民众洗脑,让普世价值派们披上了一层伪装,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他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搞资本主义,通过私有化制造了中国最大的腐败,然后把所有污水泼向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体制手法之卑劣阴毒,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普世价值为了掩盖自己的卖国本性,发动舆论力量对爱国主义进行诬蔑。(觉醒吧善良的人们)看看普世精英们,哪个不是对爱国主义充满了仇视?

普世价值派的目标、实力和他们的不择手段以及他们的欺骗性,决定了普世价值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最凶恶的敌人。

五、普世价值只有在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实现

在阶级对立的社会中,没有超阶级的普世价值存在,只有服务于多数人的价值体系和服务于少数人的价值体系的区别。真正的普世价值只有在消灭阶级,因而也不存在阶级对立的社会中才有可能实现,满足这个条件的只有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滑稽之处在于:传销普世价值的人是支持资本和剥削存在的既得利益集团及其代言人,而反对用抽象的普世价值来忽悠劳动人民的恰恰是那些为实现真正普世价值的共产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而传销普世价值的记得利益者们千方百计的抹黑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如此矛盾恰恰是反映私有制阶级社会主义的颠倒秩序和倒置的价值观。

在社会主义阶段,同样也不存在超阶级的普世价值。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先进于资产阶级价值观的地方,就在于社会主义价值观始终是以实现多数人的利益为至高原则,而挂普世价值牌子的资产阶级价值观,始终是以少数人的利益为优先考虑的原则。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的以马列毛理论为指导的社会主义价值观,相比较假冒普世的资产阶级价值观,更具有普世意义。

民主的最基本涵义就是多数人的意志和利益至上。(中国的所谓精英们敢说美国的所谓民主能代表多数人的意志和利益吗?)真正的民主是指人民不但有选举国家管理人员的权利,还有民主选择老板的权利,不但有政治权利的平等,更需要有经济权利的平等,这些只有在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上才有可能建立。那些反对、抹黑和仇视马列毛理论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普世价值派们,才是真正的自由民主的敌人,而且是花言巧语、口蜜腹剑、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民主敌人。

10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16楼lmh1982

如果冥煮能让中国强大,最不希望看到中国冥煮的就是美国了。

普世价值是西方的价值观,还是在西方普吧,你在中国普你奶奶个x嘛。中国的明白人吃你这一套吗?

那些汉奸、公知、带路党大V现在想要忽悠中国民众恐怕很难了。相反它们却成为了一个一个的笑话,这点还对人有点好处!

皿煮养肥了一个大流氓——米帝,害死了一帮脑残——阿拉伯世界!醒醒吧,这个世界的底层!

所谓的“普世价值”其实就是一《皇帝的新衣》,是五、六十年代一个美国政客摩根索向美国政府提出来的,在这个报告中写得清清楚楚,美国一方面要严防别国的价值观流入美国,一方面要提出美国自己的普世价值,是用来忽悠别国。可是摩根索自己却根本不相信有什么普世价值,在他写的《国家间的政治》中写道:“国际政治的最终目标是权力。利益是国际关系中的永恒立场。国际政治是一个无休止的权力斗争,其唯一的法则是弱肉强食。国家必须寻求权力,因为,只有权力才能够保卫自己的国家,促进本国公民的福利。相信普世价值的人都是SB。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