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支八招阻止中国崛起 要在台海部署轨道炮

1GSHGD 收藏 0 66


美国智库“国际评估与战略研究中心” 网站7月24日发表该中心中国军事问题专家理查德-费舍尔的文章称,中国军事现代化首先寻求主导东亚地区,而后寻求向全球投射军力,这就引发了一个问题:美国是否能够独立或在盟国的支持下,继续阻止中国使用武力改变被北京视为不利的现状?在当前的十年中,中国可能会决定自己能够使用有限的武力对付日本和菲律宾,强化对有争议的海上领土的主权要求,而这会破坏美国的区域军事领导地位,同时还会促使许多国家考虑加强战略威慑能力。

进入2020年代后,美国面临的就不再仅仅是在亚洲地区阻止中国军事力量的问题,而是如何应对有能力向全球部署进的中国军事力量的问题。要应对这种挑战,华盛顿就需要承认美国导致国防能力削弱的国家优先项目是不可持续的。使力量平衡向有利于敌方倾斜,华盛顿事实上是在引诱中国与俄罗斯发动会导致更大规模、代价更高的战争。不过,尽管如此,费舍尔仍然认为华盛顿有阻止中国的可能,为此其需要在保存当前力量的同时,并做出一些重要补充,其中包括为美军列装新导弹,在亚太地区打造远程陆海空与天基传感器区域网络,在台湾海峡部署轨道炮降等措施。

第一招:为美军列装新导弹“无效”解放军海军

尽管兰德公司最近的报告指出,导弹不能提供轰炸机所具备的灵活性,但研制导弹系统,能够大幅度确保摧毁目标,进而对阻止中国激进的行动起到帮助作用。与次音速巡航导弹相比,弹道导弹可能更加钢轨,但较高的速度提高了拦截与反制这种导弹的难度,同时还提高了导弹的破坏能力。而且,与面对越来越复杂地综合防空系统威胁的次音速战斗机相比,弹道导弹成本要低的多。与部署在陆基飞机上相比,当部署在潜艇上时,美国新中远程弹道导弹要安全的多。

美国可发展短到中程反舰弹道导弹家族,并将之出口至其盟国。华盛顿还应该促使俄罗斯认为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力量条约》已经过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新中程弹道导弹的出现。美国及盟国的大规模反舰弹道导弹能够使中国海军“无效”,就像解放军认为其反舰导弹能够使美国及其盟国的海军“无效”一样。中国可能会或可能不会赞同“相互确保海军摧毁(MAND)”;没有一支全球海军力量,“崛起中”的超级大国的崛起速度就会慢许多,而这可能会成为追求“管理”或甚至是“控制”军事行为的强大诱因。

第二招:打造远程陆海空与天基传感器区域网络

华盛顿应该高度重视创建亚洲地区远程传感器网络,该网络可就中国军事活动提供近时实预警,使地区国家能够做出独立或联合防御反应。确保解放军对传感器的初级破坏,至少能够由其他传感器网络成员国弥补,再加上对解放军举动的早期预警,有助于降低解放军行动取得成功的机率,进而阻止解放军采取进一步侵略性行动。获得中国军事行动近时实图片,可降低传感器网络成员国因解放军日益提高的大规模跨地区军事行动能力被蒙骗的风险。此外,从东北亚到南太平洋地区国家采取近即时协调行动的可能性,会令中国领导人权衡再三,严重破坏北京长期以来无往不利的“各个击破”战术。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加中国之身的军事活动“透明度”,会提高中国建立地区信任措施的兴趣,进而有可能会导致其对军备控制制度感兴趣。

美国、日本和台湾都在足够靠近中国的地方部署有陆基远程相控阵雷达,能够监督解放军的海、空及导弹活动,而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则拥有远程天波超视距雷达,有可能覆盖一至数千公里的范围。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可选择采购相对较低廉的地波超视距雷达系统,或者他们也可能选择在本国境内部署并联合控制美国或其他网络成员国的远程雷达系统。

第三招:在台湾海峡部署轨道炮降级中国导弹力量

电磁或轨道炮可为台湾提供最终走出中国“导弹恐怖”的时代。轨道炮利用电力加速炮弹,只有拥有电源,就能够连续发射“炮弹”,直到轨道炮需要维护时。不过,使成本效率优势向防御都转移的原因是,一枚“炮弹”的成本可能是数万美元,而解放军近程弹道导弹的成本则在50万至100万美元之间。在初期测试时,美国通用原子公司研制的Blitzer电磁轨道炮发射的炮弹可达到5马赫,射程达100公里。由驱逐舰大小的平台搭载,Blitzer电磁轨道炮就可拥有一个1000发炮弹的弹药库,每枚炮弹可包括多达100枚“小弹丸”。以每分钟发射10枚炮弹的射速,在台湾部署20门陆基Blitzer电磁轨道炮,就能够发射40000枚潜在超音速(5马赫甚至以上)弹丸。作为反入侵防御,10门Blitzer电磁轨道炮就能够对解放军海军数以百计的正式及非正式入侵舰船构成难以接受的威胁。2013年10月,美国原子能公司对外透露了陆基版Blitzer电磁轨道炮概念的存在。

另外,美国应该为核动力攻击潜艇配备轨道炮。在台湾海峡,配备轨道炮的潜艇可以帮助美国降级中国导弹弹幕,进而有助于迫使北京因失败风险大幅度提高而中止对台攻击。

第四招:大规模采购F-35B短程起降战斗机

受项目延期影响,目前美国最大规模的武器采购项目——即斥资3957亿美元采购2443架F-35联合攻击战斗机——成为预算削减的关键目标。与F-16和F/A-18等第四代遗产战斗机相比,F-35战斗机在隐身级别方面有明显优势,而且其传感器性能也大幅提高。据报道,仅其红外预警传感器就能够探测到200英里外的目标,这意味着它可支援导弹防御任务。

不过,随着F-22战斗机生产线的关闭,F-35也成为美国空军、海军及海军陆战队采购第五代战术战斗机时的唯一选择,尽管其平均单价已经上升到1.3至1.6亿美元,接近此前因“买不起”而停产的F-22战斗机。然而,F-35B垂直或短距起降型战斗机可在阻止解放军时做出最大贡献,因为它使美国海军的13艘直升机登陆攻击舰成为攻击力强大的航母。F-35B战斗机也为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国提供了获得本国海上航空力量的最快途径。对于新加坡(人们普遍认为新加坡会采购F-35战斗机)和台湾(台湾也有意采购F-35战斗机)而言,F-35B战斗机可提供第五代战斗机的性能和战术隐藏优势,因为它还可在美国海军航母或大小直升机登陆攻击舰的舰船编队的掩护下行动。

第五招:打造重型运输机 快速部署地面作战部队

虽然新导弹和空中战斗系统可能与海上、空中与航空航天领域竞争紧密相关,但美国仍然需要部署占据主导地位的地面部队支持盟国及友国。美国陆军及海军陆战队前线部署部队规模的不断下降,对华盛顿提出了重新考虑设计用于快速航空运输的新型中等重型机械地面部队的需求。这是2009年取消的“未来战斗系统”计划的目标之一。美军还需要能够由大小类似C-17运输机的强大的30吨级以上战车。美国还需要发展C-5运输机的后续机型。“未来战斗系统”计划的另外一个牺牲品是联合重型运输旋翼机项目,该项目设计打造一款20至30吨重型直升运输机。当美国需要以压倒性力量奇袭解放军针对东海及南海纠纷岛屿发动的军事行动时,就需要利用重型直升运输机。美国应该考虑与日本联合研发这种重型直升运输机。

第六招:启动低成本不对称项目 特别是台湾

美国及其盟国还需要新型低成本高能武器,因为解放军的武器数量已经大幅度增加,而且其武器质量也大幅提升。美国应该优先发展新型导弹、飞机与火炮系统。例如,以据估计约为340万美元的单价,韩国就能够获得500枚弹道导弹与巡航导弹,而其成本大致与其最近采购的、均价约为9670万美元的18架波音F-15K战斗轰炸机相当。以约180万美元的单价,台湾就能够获得多达1000枚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而其成本大致于采购14架单价为1.31亿美元的全新F-16C战斗机相同。面对中国威胁时的这种价格优势,正是韩国与台湾在过去十年来研发新型陆攻导弹的原因。直到最近,华盛顿还在反对汉城和台湾采购新的远程导弹,但其应该改变这种政策,并向韩国及台湾出售并联合研发新型导弹。

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中国不考虑进行导弹控制,并继续发展可威胁到台湾、日本、韩国与菲律宾的新型区域导弹。考虑到导弹的成本效率,现在华盛顿有必要帮助其盟友获得必要的战区导弹系统,以防御中国的导弹力量。考虑到F-35战斗机控制成本的失败,这些国家还需要单价为3000至4000万美元的第4+战斗机。许多国家考虑利用由瑞典萨博公司研制的单价为4000至5000万美元的“鹰狮”战机来填补这个需求。美国应该利用其新美国空军教练机项目研发一款廉价的新轻型战斗机。为了降低成本,这种新型战斗机未必需要具备极高的隐形能力,但却应该配备有最新型的武器装备,以应对中国与俄罗斯的最新型战斗机。另外,配备有更强大的通用电气F404或F414涡扇发动机的升级版台湾自制防御战斗机或许也能够满足这种需求。

美国海军还在开发新一级别高精度舰载炮弹,首先这种炮弹会装备由“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搭载的新型155毫米舰炮,接下来这种新型炮弹还会广泛应用于127毫米舰炮。此外,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还研发了一款据称射程120公里的新型有翼炮弹,而且这种炮弹还集成了传感器,使之能够攻击移动目标。就成本来看,由洛?马公司研制的有翼炮弹与单价6至7万美元的“地狱火”反坦克导弹相似,在打击解放军单价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攻击与运输舰时,存在极高的成本优势。台湾的600门155毫米火炮系统也有可能会武装这种精确制导炮弹。另外,美国还应该帮助台湾早日获得新潜艇。台湾目前打算自主建造潜艇,作为援助,美国可提供武器、指挥与推进系统,以满足台湾的需求。如果美国不提供,那么华盛顿也应该帮助台北从美国的盟国获得这种技术。

第七招:加大投资新战略、战术核武器

对于中国核能力、俄罗斯核力量现代化及大规模战术核武器、朝鲜及伊朗远程核打击能力的不确定,需要美国及盟国政策制定者对核威胁做出更公开的评估。这些威胁还需要阻止美国进一步削减核武器并展开核力量现代化——在必要情况下增加核武器——的新政策。此外,华盛顿有必要组建一个国际联盟,为中国提供一个选择:停止核及导弹武器技术扩散,坦白过去的扩散行为,执行现有法律法规,采取可大幅度提高透明度并强化保障的措施,否则国际联盟就会采取防御措施。

现有长达5000公里地下隧道,以及大量新建隧道,以支持解放军第二炮兵现有及在建新基地,足以使人怀疑对解放军导弹及核武器数量的公开估测。在没有完全理解中国核隧道之前,必须停止与俄罗斯的核削减努力。另外,美国应该做好准备更换“民兵”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和“三叉戟”潜射导弹的弹头,而且还应考虑适当提高美国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生存能力。美国还应拨款资助“SSBN-X”后续型号,取代“三叉戟”潜射导弹,并研发新型远程轰炸机。奥巴马政府到2020年退役美国海军“战斧”对陆核攻击导弹是一种单方面裁军行为,这种做法必须停止。美国还需要有一个应急计划,发展亲朋的核武装“战斧”或JASSM-ER战术巡航导弹。

奥巴马政府依靠F-35战机挂载战术核武器的计划,并不像将之配备在核潜艇上那么安全。在亚洲,这是一种关键的能力,可阻止中国利用其战术核力量,并阻止朝鲜及伊朗利用其核武器。这些武器还可帮助阻止中国在美国无法以常规武器做出迅速回应的情况下利用常规武器。

第八招:重启探月计划

中国与俄罗斯可能会把月球变成下一个军事高地。从月球上,中国能够监测并瞄准军用地球卫星,或破坏未来和太空站或天基太阳能收集器。一旦中俄合作,两国就有可能以更快的速度建立军民两用月球基地。在这一点上,奥巴马政府2010年取消布什政府的重返月球计划是个战略错误。华盛顿牵头鼓励多政府资助私营商业财团建立月球设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挽回这种战略错误。这能够使美国能够在月球军事应用方面快速反击中国或俄罗斯。

结论

在2009年与中国构建合作伙伴关系的尝试失败后,作为对中国日益好战的姿态、持续的军事建设以及扩散危险武器的迟到的回应,奥巴马政府于2011年制定了向亚洲转移重心的战略。该战略受到了华盛顿及美国在亚洲的盟国的热烈欢迎。然而,向亚太转移重心的战略是不安全的,很容易受到美国军事开支削减的影响,而且也未能全面回应日益增强的中国挑战。 然而,通过考虑协调现有盟友军事能力,研发新军事能力并与盟友分享,同时重新考虑会限制美军及其盟友实现这些新能力的政策,华盛顿或许能够成功应对这些挑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