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南疆越封闭百姓越愚昧 勿因反恐影响开放

1GSHGD 收藏 0 95
导读:不要因维稳反恐影响南疆开放   魏建国:仅靠边境贸易带不动南疆经济   20年前,我第一次来到喀什,当时是为了打通红其拉甫、吐尔尕特和卡拉苏口岸,应该说,边贸兴边的战略曾使新疆的数十个边境口岸日益红火,但是边境小贸易养家糊口可以,带动全疆经济的发展是做不到的。   我们看到,全疆1996年实施了优势资源的转化战略,1999年实施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等,这些战略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利用自然资源的开发带动地方经济发展。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新疆作为国家重要的资源供给地,老百姓并没有从资源的开发中获得应

不要因维稳反恐影响南疆开放

魏建国:仅靠边境贸易带不动南疆经济

20年前,我第一次来到喀什,当时是为了打通红其拉甫、吐尔尕特和卡拉苏口岸,应该说,边贸兴边的战略曾使新疆的数十个边境口岸日益红火,但是边境小贸易养家糊口可以,带动全疆经济的发展是做不到的。

我们看到,全疆1996年实施了优势资源的转化战略,1999年实施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等,这些战略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利用自然资源的开发带动地方经济发展。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新疆作为国家重要的资源供给地,老百姓并没有从资源的开发中获得应有的收益,富区强民的目标尚未完全实现。新疆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仅与中东部地区差距拉大,而且落后于周边国家。

为此,中央正从战略的高度把握新疆发展的大势,这是新疆未来又快又好发展的正确方向和根本途径。作为全疆一盘棋,南疆的眼是喀什,更应该把未来经济发展的核心战略落实到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上来。

南疆问题有许多特殊性,但有一条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要加大对外对内的开放。一个封闭的环境将使老百姓越来越愚昧,落后的基础交通设施将使老百姓生活日趋贫困。经济发展日趋缓慢,我们要提高他们的教育水平,要加大基础设施,特别是铁路、公路、航空、乡村道路的建设,要加大通信设备、卫星联络的建设,要利用中央对南疆实行的特殊财政投资,金融、人才政策,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不要因为维稳反恐而影响到南疆整体的开放。

我们要建立一个以南疆为主的核心区,在对外宣传上需要突破区域性限制,我们要告诉周边的中亚和南亚,新疆的发展也会使它们发展起来,新疆的稳定是它们的稳定,新疆的未来也是它们的未来。不适宜提诸如桥头堡、排头兵之类的说法,在透明度还不够强的时候,这些语言容易引起周边国家的误解和惊恐。(作者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原商务部副部长、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外经贸厅厅长)

龙永图:“新丝路”为南疆聚人气财气,生正气压邪气

喀什地区的经济总体说来依然停留在自给自足的封闭阶段。封闭的经济会产生封闭的观念。不管是发挥优势,还是克服劣势,喀什发展的核心是要解放思想,改变观念,进一步地将开放包容的观念深入到整个喀什的干部群众当中。因为观念的先行、观念的改变始终是发展经济的重要前提。

希望喀什在产业发展上下工夫。喀什的劣势是产业基础薄弱,打铁必须自身硬,没有强大的产业基础是很难从区域经济合作中赢得最大益处的。喀什地区的发展要吸取内地的很多经验和教训,要更加切合实际,更加以民生为发展的重要目的。

少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多搞惠及民生的事情。比如发展产业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就业问题,创造的就业岗位需要是对维吾尔族群众有吸引力的,这能使他们更快融入到社会生产的主流当中,不能让他们继续在新疆的发展中被边缘化。这样的就业岗位才具有促进民生和发展的实际意义。

当然,参加丝绸之路经济带不可能给喀什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至少我们可以在参与这个重大区域经济合作的过程中,把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目光重新聚集到新疆,聚集到喀什上来,更好地集聚人气和财气,是可以产生正气,压住邪气的。(作者是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

张颐武:打造新的 “刀郎文化”

盘活喀什的文化资源,将之变成大众文化资源,更加能够被内地普通人所了解,并在与内地文化交融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需要创作一些新的具有大众影响力的文化作品。

内地对新疆的第一印象还停留在六七十年前王洛宾塑造的新疆,之后是21世纪初的刀郎。可以说他们做得不是最好,但他们作为文化符号的效果是好的。最好的东西比如和氏璧,再好没人认识也没用。而刀郎和王洛宾,还有韩国文化成功传播的共同点就是简单。现在还能不能再创造出更多的“刀郎文化”,在文化方面把喀什的品牌做进一步拓展,这是非常重要的议题。

其次,需要把喀什日常生活的安宁、祥和传达给全国。文化最重要的特质是活着,它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脱节的、不是博物馆保存的,然而,现在没有这样一个抓手,没有一出戏,没有一种夜生活,没有一种状态能够展现原生态的维吾尔文化生活。这时候,把你认为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没有用,只需要有一个符号,玩命地、不顾一切地去推广。其实我觉得可以推广“舌尖上的新疆”,比如烤肉串或者馕。

推广的时候一要狠,二要准。准就是生动,狠就是不顾一切地全力推广。比如说馕是全世界最伟大的馕,或者串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串,你会发现,这样的力量会很大。同时要注重用互联网思维来宣传喀什、宣传新疆。(作者是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托马斯·萨金特:基础设施建设是“新丝路”关键

对我来说,丝绸之路最美妙的地方就是它是来源于古代的概念。古代的一个机制就是打破贸易壁垒,通过使用像骆驼还有一些保护机制,以及贸易商的智慧来完成货物的长途运输。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一项目最重要的目的,和古代一样,是希望能够充分利用现代科技带来的机遇,用更多方式进行信息交流和货物流通,以应对现代的挑战。

我已经去过丝绸之路上的三个不同城市,分别位于阿塞拜疆、土耳其和中国。就像各种“之路”一样,我们需要考虑它有一些道路,有可供人员在道路上休息,还有像“骆驼”这样的运输工具可以停留的地方,所以我们需要基础设施来推动贸易的往来。

基础设施的建设很重要,不仅是对于经济而言,而且对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凝聚力有益。这使我想起在美国内战期间,林肯总统之所以能够将加利福尼亚州留在美国国土上,就是通过基础设施建设,通过一个全国性的铁路系统使加州和美国的其他地方实现联通。

我们也关注贸易,要消除对贸易的垄断,而且要注意自然垄断行为的产生。因为垄断会影响资源的分布,影响效率。丝绸之路的作用之一就是它会打破垄断。比如美国的铁矿石贸易,就在摧毁垄断后创建了更多更高效的企业,过程可能有些痛苦,但结果是好的。所以,我认为,建立一条新的丝绸之路,是很有益的。(作者是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芮捷锐:喀什不是西部的深圳

这是我第五次来到喀什,第一次是在1999年2月。2009年来到喀什时,我看到一个非常明确的喀什发展规划,就是要把它作为西部的深圳,现在大家仍然有这样的概念。然而,喀什并不是深圳。深圳被认为是具有特殊优势的地方,它和香港相连,拥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而喀什的周边环境有所不同,它的邻国存在政治稳定的隐患,还有像塔利班、“基地”组织等等很大问题,当投资人来到喀什的时候,都会考虑这些因素。

地缘政治对于喀什来讲是很大的挑战。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三个斯坦”,都是在与中国的自由贸易中获益的国家,俄罗斯不太会抵制它们。俄罗斯现在自身也在竭尽所能和中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因为它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被西方分化、隔绝的状况。所以,这对喀什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时机。

再回到金融这个主题。在中亚地区,人民币未来会成为主要的结算货币,喀什也在建立这样的远景。当然,中国的资本可能会受到一些限制,首先是全国市级政府都面临严峻的债务问题,那它们如何完成自己的社会发展,更不要说支援喀什发展。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了经济改革的问题,也就是说资本更多会是使用在商业上,而不是作为政策资本。因此,喀什现在面临的情况和其他省市是不同的,喀什需要有创新的方法来发展金融。

在我看来,喀什需要更多地依赖商业贷款,而不是政策贷款。喀什还可以关注怎样更好地利用外资,来促进本地基建的发展。实际上,一些外国银行在污水处理、公路交通等方面可以发挥很多融资的作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