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万国际难民在华生活 更多战乱逃亡者涌向中国

平静_之心 收藏 1 913
导读:2012年2月,由于缅甸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之间的武装冲突升级,导致数以万计的缅甸难民,离家北上,越过中缅边界,涌入中国云南境内寻求避难。(资料图)[/size] [/size] [/size]

数十万国际难民在华生活 更多战乱逃亡者涌向中国

数十万国际难民在华生活 更多战乱逃亡者涌向中国

2012年2月,由于缅甸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之间的武装冲突升级,导致数以万计的缅甸难民,离家北上,越过中缅边界,涌入中国云南境内寻求避难。(资料图)

[侨报综合讯]难民似乎离中国人非常遥远,但并非不存在。几十年来,几十万外国难民从威胁、迫害和纷飞的战火中逃离祖国,为了心中的信念和那片属于自由的天空,在经历了家破人亡和颠沛流离之后,站在了中国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然而近来,国际上多次的武装冲突再次导致许多人流离失所,越来越多的战乱难民奔向中国申请政治避难。

在华外国难民与当地人融合

生活在中国的难民,大部分集中在南方省份,他们大多来自东南亚某国。据《百姓》杂志(中国一级期刊、以关心弱势群体为特色的平民杂志)文章介绍,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超过28万的难民离开东南亚某国涌入中国,其中90%是华裔。中国政府接收了他们,并把他们安置在广西、广东、云南、海南、福建和江西等六个省、自治区的约190个国营农场。

从1979年到1999年的20年中,为了安置这些在中国的东南亚难民,联合国难民署共援助了9546万美元,中国政府的投入达到7.46亿美元。这些援款用来实施的难民项目达610个,涉及供水、交通、住房、医疗、就业、工农业生产、基础教育以及职业培训等。超过90%的难民从这些项目中受益。

当然,还有一些来自亚洲其他国家或非洲,现在生活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里的难民,有不少是来自于布隆迪和索马里的留学生,因为国家战乱等原因,在中国停留至今。中国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对这些难民均提供了临时性的保护。

现在,所有难民都与中国当地居民生活在一起,而不是被安置在难民营中。东南亚难民儿童享受与当地居民同等的受教育的权利。在过去的20多年中,联合国难民署援建了105所中小学,供难民儿童接受基础教育。更多的难民儿童融入到当地中国学校,接受与中国学生同样的教育。难民署还提供了小额奖学金,鼓励那些有学习能力的学生接受高等教育。

作为联合国难民署执行委员会成员国和全球人道主义行动的捐助者,中国自从1982年加入《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1967年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这两项关于难民问题的国际文件以来,一直积极参与确定难民署工作方针和批准其年度预算的工作。中国政府与难民署密切合作,保护着来自不同国家由于畏惧迫害而不能回国的难民。中国政府为这些难民提供临时保护,直至他们能够重返家园或安置到第三国。

更多战乱逃亡者申请赴华

难民署中国代表处工作人员近期格外繁忙。因为近年来国际上的武装冲突再次导致许多人流离失所,越来越多的战乱难民奔向中国申请政治避难。

“以前只要直接来登记,就可以拿到寻求庇护者证明,然后确定甄别面试时间。”联合国难民署驻华代表处新闻助理李倍倍近日向新闻类期刊《Vista看天下》杂志记者介绍说,今年年初,因为来申请的人太多,流程增加了一项:必须通过电子邮件或上门提前预约,由工作人员安排登记日期。

同样由于申请者太多,预约后一般要等待半年以上才能去登记,所以寻求庇护者证明经常需要换新的。“只要提供之前发的过期证明原件和在公安部门的住宿登记表就可以了,再次发放的证明一般有效期是4个月。”李倍倍说。

近两年来,中国申请难民身份的人中,索马里人比例下降了,叙利亚人在增多。而最近半年的申请者大部分来自尼日利亚,这个国家在最近几个月发生了多次武装冲突,许多人流离失所。

“任何非中国国籍的人都可以来寻求难民资格,只要带上护照,来我们办公室登记姓名、国籍、出生日期、成为难民的原因等,就可以得到一张《寻求庇护者证明》,并预约甄别面试的时间。”联合国难民署驻华代表处地区高级保护专员张有利(Francis Teoh)介绍,通过甄别面试的话即可得到难民资格,受国际保护。

“有很多人申请难民资格,只是为在这里做生意、上学或者旅游,比如有的商人商务签证过期了没法延期,为了避免出境时被处罚,就来申请难民资格;有的已经上了几天学,没钱了又不想回国,就想以难民身份留下来。还有的有移民倾向。”张有利说,最近几年,有些人会利用网络搜索某时间某国发生了什么新闻事件,然后就说自己在那个事件中受了袭击,以骗取难民身份,“这些我们都要辨别出来”。

目前,除了《出境入境管理法》,中国还没有涉及难民的法规。专家透露,难民署每年都与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安部和学术界人士定期开会,根据他们的表述,中国的《难民法》“正在酝酿中”。2012年清理“三非”外国人期间,有媒体报道称,包括难民甄别管理在内的六套涉外法规已由国务院相关部门开始起草。

不过在研究难民法多年的梁淑英看来,相关法律的出台还遥遥无期。“《难民法》十年前就在酝酿了。”她说,比难民法重要、需求更大的法律还缺很多,所以最多可能制定《难民管理条例》,或者在相关法律中增加涉及难民的条文。

发展中国家接收全球86%难民

在世界各地,冲突已迫使前所未有数量的人逃离他们的家园。目前,超过5000万人目前由于战争和暴力而流离失所,3330万左右在本国流离失所,1670万左右成为难民,其中大部分是在邻国。仅去年一年,就有1000多万新流离失所者;每15分钟就有一个家庭被迫逃亡。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14年6月20日在世界难民日致辞中表示,叙利亚冲突是造成这一人数大幅增加的一个主要原因。但也有许多人是在马里流离失所,或者由于中非共和国及南苏丹新近爆发的战斗而流离失所。

与此同时,许多长期冲突仍未得到解决,这意味着得以重返家园的人更少。阿富汗、哥伦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缅甸、索马里和苏丹有数十万人人过着流亡生活,许多人已流亡了好几年或几十年,有时甚至是好几代。

全世界大多数难民(86%)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而十年前是70%。这些国家大多都对寻求安全者敞开了大门,并展现了往往远超其能力的慷慨。这些不断上升的数字醒目地提醒人们国际社会对克服分歧、防止和结束冲突的无能为力。

1951年,联合国通过了《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2000年,联合国大会又通过决议,将每年的6月20日确定为“世界难民日”。据联合国难民署称,目前解决难民问题主要有以下三个路径:一是自愿回归,二是就地安置,三是转移到第三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