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研究生离家出走代孕谋生 最年轻代妈21岁

红尘古木 收藏 0 100
导读:曾经在武汉开过一家中等规模代孕公司的陈虎(化名),离开这一地下行业已经有几个月了。从业近10年,他对武汉地下代孕市场及整个行业的内幕,可谓了如指掌。近日,谈到为何离开这个公认的“暴利行业”,陈虎以三个字作答:“水太深。” 代孕公司之间沾亲带故 陈虎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在代孕行业操刀多年。据他介绍,武汉现有大小代孕公司近百家,在网上搜“武汉代孕”,一搜一大把,但武汉真正有规模的代孕公司只有30多家。上规模的公司一般有几十名工作人员,业务遍及全国各地。有的小公司只有一两名从业人员,完全靠自己建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曾经在武汉开过一家中等规模代孕公司的陈虎(化名),离开这一地下行业已经有几个月了。从业近10年,他对武汉地下代孕市场及整个行业的内幕,可谓了如指掌。近日,谈到为何离开这个公认的“暴利行业”,陈虎以三个字作答:“水太深。”

代孕公司之间沾亲带故

陈虎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在代孕行业操刀多年。据他介绍,武汉现有大小代孕公司近百家,在网上搜“武汉代孕”,一搜一大把,但武汉真正有规模的代孕公司只有30多家。上规模的公司一般有几十名工作人员,业务遍及全国各地。有的小公司只有一两名从业人员,完全靠自己建的网站自己揽活。

大、小代孕公司之间也有联系,要么是隶属关系,要么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照应,要么是过去的员工自立门户,业务上相互依托,有钱大家一起赚。

代孕产业链最核心层是提供代孕手术的医疗机构,外围的则是大大小小的代孕公司,每家代孕公司掌握着几个到上百个代妈。

陈虎透露,“中介、医院和代妈,实际上都盯着雇主的钱包。”按目前的行情,包管理代孕成功,雇主最少要付38万元,最贵的可能超过百万元。

代妈大多是偏远农村妇女

与陈虎的代孕公司“签约”的代妈,大多是来自湖南、湖北等地偏远农村的妇女,一般家庭经济条件较差,她们代孕赚钱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回家盖房或者供孩子上学。

刚开拓市场时,陈虎主要靠网站招聘代妈,再就是主动到偏远的乡下去找。做过一段时间后,“第一代代妈”就会介绍很多熟人来,所以代孕公司并不缺少代妈,每个公司几乎都有一片自己的地盘。

如今在少数农村地区,代妈已成为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行业,通常在一个地方,只要有一个妇女代孕成功拿钱回家,就会有很多人效仿。在一些偏远山村,做代妈已经成为一条赚钱的“捷径”,很多地方甚至“组团”应聘,有的村子甚至有三四十名妇女外出做代妈。

代妈绝大多数来自农村,学历普遍不高,年龄多在30岁至40岁之间,但也有例外。陈虎说,最近几年,也出现了少数高学历和90后的年轻代妈。陈虎公司旗下学历最高的一个代妈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研究生,可能与丈夫感情不好,离家出走后通过代孕来谋生。最年轻的代妈是1993年出生的,才21岁。不过,代妈的报酬与学历和年龄,基本上没有多大关系,代孕成功一般都是15万元左右。

风声紧时就让代妈集体放假

代妈是个见不得光的“职业”,代孕公司却不会让代妈与其家人之间设“防火墙”。陈虎说,上了一定规模的代孕公司,就建立了一些减少运作风险的行规。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代妈家里人必须知情,并定期保持联系。

陈虎说,在代孕过程中,家人可以随时探视代妈的身体状况。但丈夫在探视妻子的过程中,不允许和妻子一起居住,这几乎是代孕公司的一条铁律。事实上,在代孕过程中,代妈的家人甚至比代孕公司更担心她们的身体状况。

陈虎说:“代孕毕竟是个地下产业,水很深,要尽可能减少风险。”让代妈家人知情有一个好处,就是防止其家人事后找代孕公司扯皮。代孕公司一般愿意找曾经用过的代妈,熟悉流程,人也知根知底,新人要想进入这个行业,也一般由熟人介绍。甚至连为代妈服务的保姆,也必须知根知底让人放心。

对于记者采访过的湖南代妈小霞,瞒着丈夫和儿子出来做代孕一事,陈虎认为这样做对于代妈本人及代孕公司而言,风险很大。他说,有丈夫的至少要让丈夫知道,是单身或离异的必须让父母知道,“否则遇到紧急情况,不知去找谁。”

从事代孕中介多年,陈虎曾遇到过几次危机。有一次全国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时,陈虎只好让公司旗下所有代妈,每人领一笔生活费回老家避风头,等风声过后再回武汉“上班”。

代孕纠纷不断最终花钱摆平

代孕是个地下产业,也是个暴利行业,这主要与市场需求巨大有关。陈虎说,现在不孕不育和失独家庭比较多,其中不乏一些经济条件好的家庭,代孕公司的暴利,就来自于这些“不惜重金求子”的人。从另一个方面说,这些寻找代孕的家庭也是不幸的。

陈虎简单算了一笔账,从武汉的行情来看,单笔包管理代孕业务最起码也要收38万元,除去给代妈的15万元,再除去租房、保姆及医疗等方面的开支,代孕公司就有将近20万元的收入进账。如果雇主选择价格更高、服务更好的套餐,那代孕公司的利润就会更高。

陈虎说:“虽然利润惊人,但这个钱也不是外界想象的那么好赚。”由于行业见不得光,内部制定的管理办法,以及与雇主签订的一些合同等,并不受法律保护,再加上代孕成功率本来不高,还有整个过程中容易出现医疗事故等等,导致代妈和公司、雇主和公司之间纠纷不断。

陈虎的公司每年要做上百个代孕单子,但每年要平息的较大纠纷就有一二十起,有代妈代孕失败要跳楼的,有雇主中途反悔要退钱的,有捐卵的女大学生带着男朋友闹上门的,有频频威胁要去报案的,五花八门的事情都遇到过。

陈虎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出钱赔偿,息事宁人。”他的公司基本上每年都要花上百万元摆平纠纷。除扯皮的外,敲诈勒索的人也不少。有一个江苏的雇主是律师,在陈虎的公司花50万元成功代孕生子。可抱走孩子后不久,该律师频频打来电话、发短信威胁他:从事代孕是非法的,如果不怕检举揭发,就赶紧退回代孕费,并再支付50万元“封口费”。陈虎也通过自己请的律师,给对方发出“涉嫌敲诈勒索犯罪”的警告,对方最终不了了之。

还有一名代妈代孕成功拿钱回家后,其丈夫气势汹汹找上门来,称“妻子被雇主强奸”。陈虎称,他们搞这行是有底线的,决不允许代妈和雇主产生身体上的接触,就连见面的次数也要控制。针对这样的无理取闹,陈虎最终花1万元“交了个朋友”。

正是因为这一行纠纷太多,而且“迟早是要遭受彻底打击的”,陈虎才于今年年初做完最后一笔业务后,将网站彻底关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