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利益》杂志7月25日文章称,目前中美两国在太平洋地区打响了一场激烈的“射程战”,双方不断延伸各自战斗机及导弹的打击半径,以压制对方作战能力。为了提高自身反介入能力,中国有可能会在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的性能得到证实后,将其机动弹头及传感器加装在中程弹道导弹之上,研制射程为1500公里的东风-21D导弹的二或三倍。如果成功,这种能力将使中国得以攻击位于关岛东部、印度尼西亚南部、甚至是印度洋深处的移动舰船。而且,文章还称,中国还有可能会研制类似美制增程型”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的巡航导弹,随着战斗半径为2000公里的歼-20等隐形战斗机的列装,中国的作战半径有可能会进一步跃升,能够打击3000公里外的机动陆上或海上目标。

美国和中国发现他们在西太平洋展开了一场“射程战”较量,在导弹及战斗机覆盖打击目标范围方面展开了竞争。一方应用新科技势必会导致另外一方的回应。在这场竞争中,双方每个举措,都会导致亚太地区潜在竞争空间的扩大。尽管武器性能与导弹战术可能很神秘,但在假设危机爆发期间,这些细节会对美中两国政策选择产生重大影响。这些选择的局限性又有可能会对地区参与者的宏观战略产生影响。

六十年代,华盛顿对中国火力射程的关注仅限于金门和马祖两个靠近台湾岛的小岛,当时驻台湾国民党军队时常受到解放军的火炮攻击。来自美国的支援,再结合解放军空海力量孱弱的状态,意味着台湾很安全,而且这种安全状态可以持续数十年。

众所周知,1996年3月发生的第三次台湾海峡危机(当时美国向该地区部署了两支航母攻击群),再加上美军在1991年波斯湾战争中展示的惊人的战术力量,促使中国领导人掀起了以“反介入”海、空、导弹能力为核心的军事力量改革。经过近二十年的努力后,中国军事现代化仍在继续,目标是在西太平洋打造一个以解放军为主导的安全区,使敌军在未来潜在危机中因惧怕危险不敢深入。2007年,1996年台湾危机仅仅11年后,兰德公司为美国空军提供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如果再发生一次台湾危机,面对解放军及其“反介入”能力,美国空军有可能会失败。

中国采取多种举措打响中美“射程战”

驻太平洋美军真的会被中国射程更远的导弹及战斗机——鱼鹰-83(射程达160公里)、SS-N-22“日炙”(射程达250公里)和SS-N-27”炎热“(射程达300公里)等中国导弹的射程,都超出了美国海军的”鱼叉“反舰导弹(射程为124公里)——赶出去吗?在水面海战中,美军舰船可能必须要从中国导弹齐射攻击中生存下来,才能够展开有效回击。

美国规划者可能指望其在潜艇与水下战领域的相对优势压制敌方战舰。不过,中国的陆基空中与导弹力量对美国及地区其盟军构成了又一道防线。与舰载导弹相同,中国的陆基空中与导弹力量都有了长足的发展。中国列装有多种型号的俄制苏-30”侧卫“战斗机(打击半径达1500公里)。在不久的未来,中国的”侧卫“战斗机可能会武装”鹰击-12“反舰巡航导弹(射程达400公里),因此有可能会对距中国1900公里处的目标构成威胁。这会超越美国海军航母空中联队( F/A-18 E/F和F-35C战斗机配合海军空对地防区外导弹可实现约为1300公里的打击半径)及美国海军”战斧“陆攻导弹(射程达1600公里)的战斗半径。

中国拥有大量可压制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基地的陆基陆攻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另外,中国有能力利用射程为3300公里的空射巡航导弹从中国境内打击固定目标。最后,中国备受瞩目的东风-21D反舰道导弹导弹(射程达1500公里)——携带一枚制导机动弹头——可能最终会给在西太平洋的美国航母及其他战舰构成新的挑战。

美海空两军研制新装备压制解放军

如果没有美国的回应,中国军事规划者和政策制定者就会认为他们已经拥有了压制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基地,并威胁美国航母及其他水面战舰的军事工具。在局势高度紧张的亚太地区,未来这种想法有可能会引发危机。美国已经采取了一些回应措施,进一步提高美军的战斗半径。

美国空军正在采购增程型”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JASSM-ER),这种智能隐形空射巡航导弹的射程达到900公里以上。”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能够在飞行过程中更新目标信息,可自动搜索特定目标,而且还能够精确打击固定和重新定位的目标。美空军计划为所有战斗机配备这种导弹,尽管”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体形较大,不适合由F-35战斗机的内部武器舱挂载——内部武器舱是确保F-35战斗机隐身飞行的需要。

意识到”鱼叉“反舰巡航导弹已经被多种中国导弹超越后,美国海军也在采购改进型“增程型联合防区外空对地导弹”(JASSM-ER)充当其新型远程反舰导弹(LRASM)。如果远程反舰导弹保留”增程型联合防区外空对地导弹“的射程,那么其射程就是”鱼叉“导弹的数倍,超过中国反舰巡航导弹的射程。美海军已利用标准水面舰船和战斗机平台试射过远程反舰导弹原型弹,导弹的传感器成功从一个正在航行多艘舰船编队中锁定了打击目标。美国配备有”增程型联合防区外空对地导弹”和远程反舰导弹的战斗机和战舰或许能够在此前被认为无法进入的地区作战,这一发展可能会使中国军事规划者重新考量其假想。

除此之外,美国海军还在采取措施,扩大反弹系统的覆盖范围及能力,保护航母战斗群不受空中及导弹攻击。这些措施包括列装新战斗机、雷达和软件系统,回应日益提高的反舰导弹威胁。

尽管采取了这些防御措施,但五角大楼官员及美国国会政策制定者仍然没有十足的信心,认为即便是防御最牢固的航母战斗群能够在全球任何地方“坚守阵地”。因此,目前五角大楼和美国国会正就美海军迫切需要研制航母舰载空中监视与打击无人机(UCLASS)的问题展开激烈辩论。受F-35联合打击战斗机项目时间及成本的严重超支,美国海军及高级五角大楼官员明显倾向于认为新型无人机主要应该用于在航母战斗群附近海域执行巡逻任务。其他人已经认识到,美国水面战舰面临着严重的导弹威胁,渴望获得一种能够在敌方导弹射程外发动打击、而后经过远距离飞行后进入防守严密的空域自动寻找并打击选定目标的智能隐形打击无人机。

如果成功,这种打击无人机会维持与美国航母的相关性,大幅度延伸航母空中联队的到达,从而使航母远离敌方导弹的覆盖范围。这种智能隐形舰载空中监视与打击无人机的支持者认为应该在支持这种系统的航母及水面舰艇上投入巨资,航母空中联队需要适应未来。更为谨慎的美国海军及五角大楼官员看起来更加关注发展这种先进无人机面临的技术与成本风险问题。他们可能会担心发展类似F-35项目的灾难,导致空中监视与打击无人机项目最终被取消,与一开始只尝试获得更多监督无人机相比,那种结果给美国海军带来的伤害更大。

中国或借东风-21D研制中程弹道导弹

可以肯定的说,未来中美两国在“射程战”方面还会有更多举措。例如,一旦中国证实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系统(很明显,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真正利用这种导弹系统及其机动弹头打击过海上移动目标)的性能,就可以合理假设,中国工程师会将其机动弹头与传感器加装在中程弹道导弹之上,其射程将会是射程为1500公里的东风-21D导弹的二或三倍。如果成功,这种能力将使中国得以攻击位于关岛东部、印度尼西亚南部、甚至是印度洋深处的移动舰船。

还可以预测,未来中国会进一步拓展其战斗机及巡航导弹的打击半径。据信中国在研大型隐身战斗机歼-20的战斗半径为2000公里。中国工程师还有可能会研发类似增程型”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的巡航导弹——从以往的历史来看,这种假设非常合理——随着隐形打击能力提高,中国的作战半径有可能会进一步跃升,能够打击3000公里外的机动陆上或海上目标。

谁是“射程战”的赢家?

五角大楼的“空海战”概念旨在针对中国及其他潜在敌对者正在发展的远程反介入能力做出协调一致的回应。据信这种概念主要依靠直接的军事行动阻止敌对者的反介入军事能力。就中国而言,批评者认为“空海战”概念是不连贯的,有可能会导致冲突发生危险的升级。作为一种替代方案,他们建议美国海军力量在中国武器射程范围外对中国执行远距离封锁。

然而,目前中美之间的“射程战”对两种概念都产生了影响。中国武器装备打击半径超出美国能力越多,“空海战”概念的执行就越具挑战性。不过,随着中国对美国战舰的威胁半径超出印度尼西亚,深入印度洋,并进入中太平洋,对中国进行远距离封锁的战略会变得越来越脆弱。在中国导弹的打击半径下,美国海军再也不能利用印度尼西亚的海峡控制往来中国的商船。随着中国导弹射程的增加,美国必须巡逻的封锁半径的长度也会大大延长,这有可能会使对华封锁线出现更多漏洞。

对于美国而言,“射程战”竞争越来越昂贵。从就地理位置来看,中国战斗机可从其境内众多基地起飞,而美国在西太平洋仅拥有少量基地,所有这些基地都容易受到中国导弹袭击。与美国的舰载战斗机相比,中国陆基战斗机将享有大小、航程及有效载荷优势。美国空军在太平洋的前线战术空军基地非常脆弱,所以其已经把新型远程轰炸机项目列为采购列表中的优先事项。虽然新型轰炸机将基于成熟技术,但据估计该项目的总成本将达到550亿美元。不过,与美国海军的航母舰载空中监视与打击无人机项目相比,新型远程轰炸机的成本还是相对低廉。中国能够设计并大规模生产相对廉价的战区弹道导弹及巡航导弹,因些享有极大的成本优势。然而,1987年《中程核力量(INF)条约》禁止美国和俄罗斯拥有这样的武器,而中国则完全不受约束。只要《中程核力量条约》仍然有效,美国就无法利用最廉价、最简单的方法维持其在亚太地区的威慑力。尽管事态越来越危险,但美国军事规划者不得不被迫研制昂贵的新型远程轰炸机及航母舰载空中监视与打击无人机。

在发现自己处于成本劣势时,美国决策者会考虑放弃在太平洋的“射程战”吗?放弃不是一种负责任的选择。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以及除俄罗斯之外的所有其他地区国家,都不受《中程核力量条约》限制。导弹扩散壁垒相对较低,如果美国放弃亚太地区,中国周边国家采购廉价而有效的导弹系统的动机就会很高。这样一来,多方地区导弹竞赛就会成为军备控制倡导国的噩梦。更糟糕的是,这种竞赛会发生在世界上最具活动的经济地区,美国数以百万计的就业岗位会因此受到威胁。然而,如果美国放弃其长期以来一直成功发挥的地区稳定作用,那么可以预见就很可能会发生这种结果。美国决策者需要密切关注正在太平洋上演的“射程战”,考虑一些新的、更好的战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