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中美日三国的关系,成为热点;究竟在这些热点的背后隐藏着的是什么呢,是民族文化的差异?还是,单纯的利益关系?且看《文明与大棒--中日韩美战略文化差异》。本文作者:美国陆军学院战略研究学院

拉里 罗格斯

中国篇

一个文明如果不能正视外部世界,也就一定不能正视自己的历史,尤其是历史上那种与蒙昧,野蛮搏斗时留下的狞厉。

一味把自己打扮成纤尘无染的世界判官,反倒是抽去了强健的体质。美学大师李泽厚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即便狞厉如饕餮也会积淀深沉的历史力量,保存巨大的美学魅力。然而一种文明如果仅仅张扬这种魅力,或许是对文明本身的一种误读。

不可否认,文化是战略的底蕴和根基。世界上每一种文化传统都包含着关于战略的思想;每一种战略思想又都与一定的文化相联系。后伊拉克战争时代已经证明,以西方文化为根基的美国战略在与非西方文化接触中产生了巨大的文明冲突。在美国大棒战略横扫世界的时候,它得到了权宜之计中的利益,却正在和将要面对更大的文明的冲突与困扰。现实的功得主义和长期的文明融合,好像一直都是个悖论。那么文化对战略的影响,又是怎么样一种鱼和熊掌的取舍呢?

中国化文化:和平,统一,防御

中华文化是世界上延续最久且辐射甚广的文化,它培育出了《孙子兵法》《吴起兵法》《孙膑兵法》《六韬》这样的战略思想和理论。基于“天人合一”“性本善”等哲学思想,中国古代战略文化追求人与自然,人与人的整体和谐、如果用最简洁的语言来概括就是:和平,统一,防御。和平表现为文字创造上的“止戈为武”;道德观念上的“和为贵”“仇必和而解”;政治上的“兼爱”“非攻”等等。与此相对,竞争意识则在美国战略思维占据至关重要的地位。美国国内就存在种种竞争:两党竞争,政府部门竞争,军地竞争,军种竞争,资本竞争,个人竞争等等不一而足。美国文化在极其残酷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熏陶下,承认竞争的价值,并将这种意识带到了国际舞台上。在竞争意识的影响下,美国认为国际社会处于无政府状态,为了保护自己,只有在国家竞争的舞台上保持不败,竞争意识时刻让美国人怀有危机感,并刺激美国不断来寻找敌人。布什政府上台后不久就将中国确定为“战略竞争对手”,这亦是美国竞争意识根深蒂固的反映。然而,“9.11”事件的发生,使美国人幡然醒悟,这种近乎神经质和病态的竞争意识,使他们忽视了真正的危险所在。

中华民族是一个珍视统一的民族。受儒家思想的影响,中国文化的一个常重要的内涵就是统一观念。反对分裂,谋求统一,促进中华民族的大团结与大融合,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的主流。无论一个时期内国家如何分裂,各民族间如何对立,最终仍会在民族和解中产生出新的更大范围统一的中国。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是一个文化上的概念。用本文文化中的“单一民族”国家概念就很难让美国从另外一种视角来理解中国对台湾的策略。例如为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来没有事实上控制台湾,但却坚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实为就可以用中国文化的“统一”这一特点来解析。 受国力的限制和中庸思想的熏陶,中国战略的防御性质是得到世界公认的,即使现在,中国也执行的是“积极防御”的理论。这与美国战略中的安全必须扩张的理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的这种扩张现象并不表现在领土方面,而是在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美国认为,推广美国的保监会观和民主制度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核心。抛开国家制度不谈,美国的价值观和民主制度本身就与中国这种典型的东方文化存在着诸多矛盾。中国认为美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扩张就是对中国文化生存上的威胁。美国是一个只有200多年历史的国家,它在东北亚地区(如日本和韩国)的文化扩张是以一种暴力的形式展开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如果美国执意要将美国的价值观和民主制度推进到中国,它有信心以“和平”的方式征服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吗?没有。如果“和平”没有效果,是否美国将使用武力?在可以想见的未来这不大可能。因此美国目前在东北亚的安全战略注定要与中国产生冲突,美国只有放弃意识形态领域的扩张,承认世界文化的多样性,才能从根本上建立和平与繁荣的东北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