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清朝修明史是怎样“污蔑”明朝皇帝的

梓凌 收藏 73 55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几年来明粉一直在说满清修明史有意抹黑明朝皇帝,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看清朝是怎样“污蔑”明朝的皇帝的:

太祖:

赞曰:太祖以聪明神武之资,抱济世安民之志,乘时应运,豪杰景从,戡乱摧强,十五载而成帝业。崛起布衣,奄奠海宇,西汉以后所未有也。惩元政废弛,治尚严峻。而能礼致耆儒,考礼定乐,昭揭经义,尊崇正学,加恩胜国,澄清吏治,修人纪,崇凤都,正后宫名义,内治肃清,禁宦竖不得干政,五府六部官职相维,置卫屯田,兵食俱足。武定祸乱,文致太平,太祖实身兼之。至于雅尚志节,听蔡子英北归。晚岁忧民益切,尝以一岁开支河暨塘堰数万以利农桑、备旱潦。用此子孙承业二百余年,士重名义,闾阎充实。至今苗裔蒙泽,尚如东楼、白马,世承先祀,有以哉。

——“武定祸乱,文致太平”,“晚岁忧民益切”,这些话基本是古代史家评价统治者的最高用语了。附带说一句,《明史》并没有大肆渲染朱元璋晚年屠戮功臣的事迹,即使在一些被杀的功臣传中也只是一笔带过(结以赐死)。对于朱元璋的严刑峻法,史官也以“惩元政废弛,治尚严峻”来解释,明朝人自己各种史料中提及的明朝统一天下过程中的屠杀行为、明初朱元璋文字狱、以及屠戮不愿意出仕的元遗民等史迹,《明史》基本都没有提及,可以说是给足太祖面子了。

成祖:

赞曰:文皇少长习兵,据幽燕形胜之地,乘建文孱弱,长驱内向,奄有四海。即位以后,躬行节俭,水旱朝告夕振,无有壅蔽。知人善任,表里洞达,雄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师屡出,漠北尘清。至其季年,威德遐被,四方宾服,明命而入贡者殆三十国。幅陨之广,远迈汉唐;成功骏烈,卓乎盛矣。然而革除之际,倒行逆施,惭德亦曷可掩哉。

——“幅陨之广,远迈汉唐;成功骏烈,卓乎盛矣”,清朝史官把朱棣的功业放在汉唐之上,感叹其盛大,这不能说是抹黑吧?除了赞扬朱棣的武功,对其体恤百姓也有提及。只是最后一句话批评朱棣杀戮建文忠臣,就事论事,也不为过。同样的,成祖大搞文字狱,打压元曲,以及存在于明朝人各种史料当中有关成祖的暴虐行径的记载,比如大名鼎鼎的“诛十族”,《明史》都没有采用,甚至现在要靠朝鲜的史料才能了解一些成祖的暴行。

仁宗:

赞曰:当靖难师起,仁宗以世子居守,全城济师。其后成祖乘舆,岁出北征,东宫监国,朝无废事。然中遘媒孽,濒于危疑者屡矣,而终以诚敬获全。善乎其告人曰“吾知尽子职而已,不知有谗人也”,是可为万世子臣之法矣。在位一载。用人行政,善不胜书。使天假之年,涵濡休养,德化之盛,岂不与文、景比隆哉。

——仁宗在位不到一年,本无太多可写,史官仍然赞以“用人行政,善不胜书”,并将其与汉朝的文景相提并论。谁说清朝刻意抹杀明朝的仁宣之治?至少《明史》的论赞是没有的。

宣宗:

赞曰:仁宗为太子,失爱于成谊。其危而复安,太孙盖有力焉。即位以后,吏称其职,政得其平,纲纪修明,仓庾充羡,闾阎乐业。岁不能灾。盖明兴至是历年六十,民气渐舒,蒸然有治平之象矣。若乃强藩猝起,旋即削平,扫荡边尘,狡寇震慑,帝之英姿睿略,庶几克绳祖武者欤。

——宣宗是文武双全的太平天子,史官盛赞其有“治平之象”,不但表彰其文治,还吹捧其武功不下于乃祖,可以说是相当溢美了。后世往往忽视这个在位十年的宣宗,清朝的史官可没有。

代宗:

赞曰:景帝当倥偬之时,奉命居摄,旋王大位以系人心,事之权而得其正者也。笃任贤能,励精政治,强寇深入而宗社乂安,再造之绩良云伟矣。而乃汲汲易储,南内深锢,朝谒不许,恩谊恝然。终于舆疾斋宫,小人乘间窃发,事起仓猝,不克以令名终,惜夫!

——“笃任贤能,励精政治”,代宗被清朝史官赞许为再造明朝之主。功过分明,对其囚禁英宗的行径也予以挞伐。附带说一句,《明史》没有记载代宗死因,更没有渲染英宗和代宗兄弟相残,可谓给足了明朝皇室面子。

英宗:

赞曰:英宗承仁、宣之业,海内富庶,朝野清晏。大臣如三杨、胡濙、张辅,皆累朝勋旧,受遗辅政,纲纪未弛。独以王振擅权开衅,遂至乘舆播迁。乃复辟而后,犹追念不巳,抑何其感溺之深也。前后在位二十四年,无甚稗政。至于上恭让后谥,释建庶人之系,罢宫妃殉葬,则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

——英宗时期的土木堡之变、夺门之变争议都很大,清朝史官仍然曲意盛赞,称其“海内富庶,朝野清晏”,“无甚稗政”(即没有什么败政、恶政),土木堡之变的罪责也推诿给王振,末了还渲染其私德,可谓为尊者讳。

宪宗:

赞曰:宪宗早正储位,中更多故,而践阼之后,上景帝尊号,恤于谦之冤,抑黎淳而召商辂,恢恢有人君之度矣。时际休明,朝多耆彦,帝能笃于任人,谨于天戒,蠲赋省刑,闾里日益充足,仁、宣之治于斯复见。顾以任用汪直,西厂横恣,盗窃威柄,稔恶弄兵。夫明断如帝而为所蔽惑,久而后觉,妇寺之祸固可畏哉。

——宪宗朝恶政较多,宦官、女祸均出现,当时评价就不高,清朝史官仍然先赞扬其“恢恢有人君之度”,“仁、宣之治于斯复见”,然后才批评其惑于宦官和内宠。对于宪宗这样一个昏庸之君来说,这种评价已经很难得了。

孝宗:

赞曰:明有天下,传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仁、宣之际,国势初张,纲纪修立,淳朴未漓。至成化以来,号为太平无事,而晏安则易耽怠玩,富盛则渐启骄奢。孝宗独能恭俭有制,勤政爱民,兢兢于保泰持盈之道,用使朝序清宁,民物康阜。《易》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知此道者,其惟孝宗乎!

——在此,清朝史官提出“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可能会引起某些明粉的愤怒,但事实的确如此。只有这几个君主的功业、政绩能够达到很高的水平,而且保全始终。就算是盛极一时的唐朝,除了太宗、玄宗、宣宗之外,又有几个贤君呢?而且史官没有批评其他皇帝的个人能力,只是认为富裕太平导致腐化,这个说法是很中肯的,我看不出有什么抹黑的地方。

武宗:

赞曰:明自正统以来,国势浸弱。毅皇手除逆瑾,躬御边寇,奋然欲以武功自雄。然耽乐嬉游,昵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犹幸用人之柄躬自操持,而秉钧诸臣补苴匡救,是以朝纲紊乱,而不底于危亡。假使承孝宗之遗泽,制节谨度,有中主之操,则国泰而名完,岂至重后人之訾议哉!

——没什么可说的,抹黑武宗是从世宗开始的,明朝人自己前仆后继抹黑了一百多年,武宗的名声早就臭了。难得清朝史官还绞尽脑汁挑出“手除逆瑾,躬御边寇”的功绩,并庆幸其不至于危亡,已经是转着圈子说好话了。

世宗:

赞曰:世宗御极之初,力除一切弊政,天下翕然称治。顾迭议大礼,舆论沸腾,幸臣假托,寻兴大狱。夫天性至情,君亲大义,追尊立庙,礼亦宜之;然升祔太庙,而跻于武宗之上,不已过乎!若其时纷纭多故,将疲于边,贼讧于内,而崇尚道教,享祀弗经,营建繁兴,府藏告匮,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虽剪剔权奸,威柄在御,要亦中材之主也矣。

——世宗在位极长,争议极大,要写好论赞不容易。史官先赞扬其前期改革弊政,然后批评其在大礼议问题上有些过分,最后指出世宗朝是明朝衰败的开始,可谓中肯之至。综合评价为“中材之主”,大致是不错的。

穆宗:

赞曰:穆宗在位六载,端拱寡营,躬行俭约,尚食岁省巨万。许俺答封贡,减赋息民,边陲宁谧。继体守文,可称令主矣。第柄臣相轧,门户渐开,而帝未能振肃乾纲,矫除积习,盖亦宽恕有余,而刚明不足者欤!

——穆宗的论赞充分体现了清朝史官的洞察力,一方面赞美其节约开支、平息边患的功绩,一方面批评其未能制止朝中的门户之争,开启了晚明朋党之乱的先河。“宽恕有余,而刚明不足”,是对穆宗的非常到位的评价。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约略看到为何历史人物研究学家一般认为《明史》是二十四史中质量较高的一部史书了。

神宗、光宗:

赞曰:神宗冲龄践阼,江陵秉政,综核名实,国势几于富强。继乃因循牵制,晏处深宫,纲纪废弛,君臣否隔。于是小人好权趋利者驰骛追逐,与名节之士为仇雠,门户纷然角立。驯至悊、愍,邪党滋蔓。在廷正类无深识远虑以折其机牙,而不胜忿激,交相攻讦。以致人主蓄疑,贤奸杂用,溃败决裂,不可振救。故论者谓明之亡,实亡于神宗,岂不谅欤。

光宗潜德久彰,海内属望,而嗣服一月,天不假年,措施未展,三案构争,党祸益炽,可哀也夫!

——“明之亡,实亡于神宗”,是《明史》中争议较大的句子,也是明粉攻击较多的句子。这里必须指出:首先,这一说法不是清朝史官首先提出的,当时已经有很多“论者”这么认为,包括大量的明朝遗民;其次,这一说法并未否定神宗初年的国势富强,只是痛惜于神宗后期的政治溃败而已。光宗在位极短,史官对其以惋惜为主,主要还是痛斥朋党为祸。无论明朝晚期的朋党属于什么性质,朋党纷争对明朝灭亡的“贡献”是极大的,这一点不容否认,所以说史官的评价没有大的问题。

熹宗:

赞曰:明自世宗而后,纲纪日以陵夷,神宗末年,废坏极矣。虽有刚明英武之君,已难复振。而重以帝之庸懦,妇寺窃柄,滥赏淫刑,忠良惨祸,亿兆离心,虽欲不亡,何可得哉。

——这段评价似乎有点偏颇,因为魏忠贤掌权虽然杀害无辜,但对朝政的控制是得力的,不像后来的庄烈虽然想乾纲独断却谋略不足,最终无可收拾。如果魏忠贤长期执政,明朝能够稳定下来也未可知。清朝史官站在士大夫的立场上攻击宦官专权,是符合儒家思想的,不属于故意抹黑。

庄烈帝(思宗、毅宗、威宗、怀宗):

赞曰:帝承神、熹之后,慨然有为。即位之初,沈机独断,刈除奸逆,天下想望治平。惜乎大势已倾,积习难挽。在廷则门户纠纷。疆埸则将骄卒惰。兵荒四告,流寇蔓延。遂至溃烂而莫可救,可谓不幸也已。然在位十有七年,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心治理。临朝浩叹,慨然思得非常之材,而用匪其人,益以偾事。乃复信任宦官,布列要地,举措失当,制置乖方。祚讫运移,身罹祸变,岂非气数使然哉。迨至大命有归,妖氛尽扫,而帝得加谥建陵,典礼优厚。是则圣朝盛德,度越千古,亦可以知帝之蒙难而不辱其身,为亡国之义烈矣。

——明朝虽然已经腐败之至,但在短短十七年内灭亡,庄烈要负较大责任。清朝史官赞扬庄烈本人的勤奋和志向,将过错主要推给臣僚和宦官,并加以“气数使然”的迷信思想。最后鼓吹清朝的功德,极不客观,但也没有办法。对比历朝史书对亡国之君的记载,庄烈的论赞已经够给面子了。

综上所述:从《明史》的本纪论赞中,我们看不出多少清朝史官“刻意抹黑明朝”的例子,尤其是对明朝前期帝王大多极尽歌颂之能事,后期的则是以痛惜和回护为主,主要谴责朋党、宦官和女祸。

事实上,《明史》修成之后,时人的主流观点是史官对明朝皇帝过于护短,没有充分揭露其缺点云云,但考虑到政治正确的原则,在本纪中仍然以歌功颂德为主,没有加以修改。一些争议较大的言论,如“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明之亡,实亡于神宗”,“虽欲不亡,何可得哉”等等,其实并不是清朝官方首先提出的,明朝遗民的著作中对明亡的原因有深刻反省,大部分攻击的矛头也是指向神宗、熹宗。

对于太祖、成祖、仁宗、宣宗、孝宗之外的君主,批评之辞其实也不多,英宗、代宗、穆宗、光宗还是以褒扬为主,宪宗、世宗、神宗是褒贬参半,庄烈是以怜惜为主,真正攻击较重的只有武宗、熹宗,这些都是明朝就已经确定的共识。

当然,整部《明史》的态度如何,需要一点一点的甄别,但是至少从本纪部分看,清朝史官充分肯定了大部分明朝皇帝的“圣德神功”,给予高度评价,没有什么抹黑或刻意歪曲的影子。

如果再有明粉说满清修明史有意抹黑明朝皇帝,那么以后我们反过来看上述史料就行了。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不得不说明史经过满清近百年的修(cuan)缮(gai),每字每句都斟酌损益

基本上保(wai)留(qu)了史实,以客(zhu)观公(bian)正(zao)的角度为我们还(su原zao了一个黑暗腐朽没落的大明朝,揭示了开明积极强盛的大清必将取代大明这一历史必ou然

所以说《明史》是一部最为完备的史(xiao)书(shuo),具有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其实明清两朝都是中国历史上最专制的朝代,本来就是一个体制两个朝代,只不过后代比前代进步而已。但曾几何时,一些别有用心的无限拔高明朝,本来也没有什么,在拔高明朝的同时又刻意踩低清朝,这也没什么,但因为这是有悖于历史发展规律的,是以无数颠倒历史黑白,混淆是非观念的观点出现了,这就出问题了,因为这样搞法,中国历史迟早被弄得面目全非。

现在为明朝翻案的都不是明史学家,明史学家才是对明史的真实性真正了解的专家,这些人都大多认为明朝就是这样的。

这几年来为明朝翻案的都是学了一些历史的愤青,这些人大都不是系统的学习历史,往往一知半解,就断章取义,不但硬要把中国历史上最专制最黑暗的明朝捧上天,还要不断的去污蔑清朝。这就形成了这几年的明清历史大战,继而愈演愈烈,到现在基本上已经颠倒黑白的地步了,对于系统学习过历史的人而言,对此已经不可以再继续缄默了,中华有辉煌的历史,炎黄有修史的子孙,但无论时代如何,留给后人的都应该是一部真实的历史。

说明朝皇帝好,也成为了清朝的罪恶。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们汉人从来都是明智的,清朝的皇帝圣明,因此我们才跟着清朝走了200多年,我们汉人奴性?没有的事,只不过秉承圣人教导的圣王政治而已,因此汉人绝对是明理的。此等对清朝莫须有的指责绝不是我们汉人的,而是“别”的人。

如今的一些网络疯轻,搅屎棍般混淆视听,所达到的效果是愚蠢的,是搞朝代分化,搞民族分化,无非是搅乱天朝的稳定局面,这种愚蠢的观点,对国家百害而无一利,还有这么多蠢人争相去做?想中国和睦的人都不会如此,这些人的主心骨有多少会是我们胸怀广阔而睿智严明的汉人呢?可想而知。

原帖已被删除
别老是你们汉族,不害臊,你是谁,能代表汉族,谁给你的权利?代表一个民族,你没有这个权利。我也是汉族,纲宪礼制框架上的权责,没有人给我授权,我不能代表汉族,你也不能,你能代表什么呢?你只能代表你自己。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