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海战北洋水师为何惨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真实原因


1894年2月,积弱多年的朝鲜封建王朝爆发了“东学党起义”,起义蔓延迅速,朝鲜政府无力镇压。由于历史原因,朝鲜当时是中国的附属国,故朝鲜国君向清庭请求派兵帮助镇压起义。

根据中日签定的《中日天津条约》,若中国向朝鲜派兵,则日本也可相应向朝鲜派兵。因此在朝鲜请求之初,负责军事事务的北洋重臣李鸿章还是心存疑虑的。

然而日本驻朝鲜公使对清庭驻朝鲜的商务大臣袁世凯说,清国如果出兵,日本政府绝无他意。袁世凯遂向李鸿章请求出兵,并表示日本“不至邃有兵端”,还颇为自负的说:“若使余划策,期以十日,必能不难讨灭之。”中国开始向朝鲜派驻军队,而日本也不请自来,开始源源不断的向朝鲜派出士兵,一时间朝鲜半岛上空的气氛剑拔弩张,日本为保护其在朝鲜的利益,要朝鲜政府进行****。

此论一出,清庭上下一片哗然,两国间开始了不断往来的照会,均不肯同意对方的要求。除了书面上的沟通往来外,双方在背地里都有所动作。不同的是,在战前的最后这一个月宝贵的时间里,中方四处奔走,希望其他列强从中调停,施加压力让日本撤兵;而日本则不断加紧备战,继续派出援军,制定作战计划。

最令人感到可悲的是,就在这“黑云压城城欲摧”之际,中国的统治者还将希望寄托在曾屡次侵略过中国的西方列强身上,而不是自强自救,自寻出路。

丰岛海面上的炮声终于打响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由于交战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当时日本三艘战舰总吨位11126吨,中国几艘护航舰总吨位只有3300吨,不足日方的三分之一;日方舰炮82门,中国只有29门;日方平均时速20.3海里,中国16海里;日方总兵员1051人,中方只有314人。另中国载有士兵1220人、炮12门及来福枪等军火的“高升号”和载银20万两的运饷舰“操江号”在战斗开始后误入丰岛海战区域,由于该两艘仅为运输船,不具有战斗能力,故不计入中方的作战力量。)中国军队在经过一段时间艰难的抵抗后付出惨痛的代价——护航舰济远寡不敌众退走,运兵船高升号被击沉,1000余名士兵殉身大海,运饷船操江被迫将20万两饷银投进大海。读史每及于此,总是忍不住的感到心痛——为那些非战而溺死的士兵,为那些非赏而沉的饷银,然后才渐渐知道让人心痛的还远不止于此。

日本不宣而战是海陆同时进行的,7月25日即丰岛海战爆发的当日,日本陆军混成旅一部约四千人,也由汉城出发,进攻牙山清军。成欢,牙山战役打响。

对于清军与日军的陆战,委实让人泄气而又愤懑,先是在城欢大战之后,清军被迫退走,沿东海岸辗转1个多月前往平壤,而数万大军云集、城高墙厚的平壤城,连一天也没坚持上,在日军即将断粮陷于绝地的情况下,守城清军却在战场总指挥叶志超(牙山之战败军之将叶志超率众奔逃后却上奏朝廷声称“牙山大捷”,歼敌数千云云,又将自己的败逃狡辩为战略转移,获得朝廷信任而被任命为平壤守军的总指挥。

一个心怯无胆的败军之将竟担当起一座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城市的守军总指挥的责任,真实的历史竟荒谬如斯!可悲可叹!)的率领下弃城逃跑,中了日军埋伏,2000余人被枪击炮轰而殉身。

而后,日军兵分两路,一路从朝鲜跨过鸭绿江,清军经营半个多月的防线不到两天全部崩溃,另一路由海上登陆辽东半岛,金州、大连相继陷落,号称东方“君士坦丁堡”(即现在的伊斯坦布尔)的军港旅顺,竟然一天也没有坚持下来。

日军攻下旅顺之后,丧心病狂的进行了其在中华大地上的第一次大屠杀——旅顺城中两万余人最后被屠杀得只剩负责掩埋搬运尸体的36人!一个国家的军队不堪一击,望风而逃时,承担起种种灾难和恶果的则只能是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了。

陆战惨败如此,那么大清帝国亚洲排名第一的北洋水师是否能给“蕞尔小国”的日本以深刻而惨痛的教训呢?清庭上下无不对此抱有极大的希望,所有关注中日两国战局的人们都在拭目以待。

自8月1日两国正式宣战后,北洋水师即开始积极备战,士气高涨,发誓要一雪丰岛海战之耻。是年9月17日晨,北洋舰队在执行完运输陆军的护航任务后开始返航,至上午11时许与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大东沟相遇。中日双方在发现对方舰队后都很快由旗舰发出准备战斗的信号,中方10艘主力战舰为发挥舰首重炮的威力而排列成犄角雁行小队阵,而日方12艘主力战舰为发挥其航速快及舷侧速射炮多的特点则排成鱼贯纵列。

双方继续接近,预备进入炮火射程范围内即打响战斗。北洋舰队在行进过程中根据旗舰指令变阵形成一个扁“V”字形,由旗舰定远和镇远两艘巨舰居中成为“V”字最尖端,而为第一队;致远、靖远为第二队在左;经远、来远为第三队居右;济远、广甲为第四队在左;超勇、扬威为第五队在右,向日舰的一字阵拦腰冲去。

此时日舰见到北洋舰队改变后的阵形,决定避开定远和镇远两艘巨舰,以快速的第一游击队先行攻击中方最薄弱的右翼。于是,行驶在一字阵前部的第一游击队由8节航速加速至10节,并向左转舵,渐渐地与本队拉开了距离。这样,一字阵就断为前后两截。而北洋舰队仍保持8节的航速,并将扁“V”字形展开,以便各舰首炮都能轰击敌舰。

双方在正式开战之前接仗的队形大致如上所述。中午12时50分,双方舰队接近至5300米时,北洋舰队旗舰定远首先开炮。炮弹落在日本第一游击队驶在最前面的吉野舰侧100米处,海水顿时腾高数丈。定远的第一炮,也是全队发动进攻的信号,随后,镇远舰也发射巨炮,紧接着,北洋舰队各舰舰首重炮一齐发炮轰击。

是时,日本旗舰松岛也开始发炮还击,刹时间,双方各舰百炮一齐怒放,黄海上空硝烟弥漫,海水为之沸腾。黄海海战就此拉开了其大幕,此时交战双方的将士在轰轰的炮火声中开始热血沸腾,无论是正义抑或是邪恶的一方,他们心中都只有一个相同的目标——歼灭敌人,取得最后的胜利。

自鸦片战争以来饱受屈辱连招架之功都难以具备的中国终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姿态,迎来了这次“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蒸汽为动力的铁甲舰队所进行的一场大海战”,迎来了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当时北洋舰队上的美籍海员马吉芬曾记述下这样的一段话:“中日启衅之后,我舰队员无不锐意备战。

有鉴丰岛一役济远、广乙之覆辙,各舰皆将舢舨解除,意在表示军舰之命运即乘员之命运,舰存与存,舰亡与亡。” ——我们的先辈们正打算以自己的热血和铁舰去洗刷以往的耻辱,去争取“天朝大国”的荣耀!

海战开始之后,日方靠前的第一游击队见北洋舰队来势凶猛,并畏惧定远、镇远火力强劲的巨炮,因此一面发炮一面加速从定远、镇远二舰前面夺路而行,直扑北洋舰队的薄弱右翼超勇、扬威二舰。第一游击队的吉野、高千穗、秋津洲和浪速四舰集中火力猛攻,而超勇和扬威竭力抗击,但我方二舰终究寡不敌众。

先是超勇中弹而引起大火,舰体逐渐倾斜下沉,管带黄建勋落水后,鱼雷艇“左一”驶近,抛出长绳相救,但他见自己舰船已沉,拒绝救助,不久沉没于海水中而殉国。扬威也受重伤,各炮已不能转动,在日舰轮番轰击下,不得不驶离战场,但又搁浅。最后其管带林履中登台一望,见已无力再战,奋然蹈海,随波而没。

在超勇、扬威遭受围攻的同时,以旗舰松岛为首的日舰本队8艘军舰也到达定远舰的正前方,双方展开了猛烈的炮战。双方你来我往,无一刻放松,都尽量的将己方之炮弹向对方的主力舰上倾注。然炮战开始后不久,松岛的一颗炮弹击中定远的桅杆,正在舰桥上督战的丁汝昌被震落到甲板上,身受重伤。

中方主帅于开战不久后便身受重伤,实为不幸,这对后面的整个战局也有一定的影响。定远管带刘步蟾当即代为督战,指挥战舰不断变换方位,使日舰不能瞄准定位。而此时的日方旗舰松岛也成为北洋舰队的主要攻击对象,很快,中方一颗炮弹正中松岛的主炮塔。松岛见定、镇二舰炮火强大,急忙率本队转舵向左,加速驶避,想避过中方两艘铁甲巨舰威力无比的炮火。北洋舰队也全队随之向右转舵,继续以舰首指向日舰。

而位于日舰本队后半部的比睿等舰,因速度迟缓,远远落在后面。这样,本队便被拦腰截为两段,形势顿时对中方大为有利。北洋舰队抓住时机发动猛攻,各舰以右翼炮轰击松岛等前队战舰,而同时又以左翼炮轰击后面的比睿等三舰。稍倾,比睿被定远三十公分半巨弹击中,顿时丧失战斗能力,比睿开足马力,拼死逃出北洋舰队的炮火网,向南逃离战斗区域。

而比睿其后的赤城孤立无助,完全暴露在北洋舰队左翼的炮火下,中弹累累。定远后部的十五公分炮弹击中赤城舰桥,其舰长顿时被击毙,而后仍不断中弹,舰上官兵非死即伤。赤城亦步比睿后尘,向南逃窜。

战斗至此,可算做黄海海战的第一阶段。分析交战双方战况:北洋舰队二舰被击沉,日本舰队二舰重伤,失去战斗能力而退出战斗队列。双方基本算是旗鼓相当,胜负未分。

-----------------------------------------------------

下午二时许,中方平远、广丙两舰以及福龙、左一两艘鱼雷舰加入战斗。当时日舰比睿、赤城刚刚逃出战区,日舰西京丸的右舷随即暴露在北洋舰队前方,立即遭到平远、广丙等北洋舰队各舰炮火的猛烈轰击。西京丸中弹后伤势严重,鱼雷艇福龙趁势驶近施放鱼雷。

因两舰距离很近,西京丸已躲避不及。此时正在舰上督战的海军大臣桦山资纪中将见此情景,惊呼:“吾命休矣!”舰上其他将校也相对默然。但是因为距离太近,鱼雷从舰下穿过,未能触发,西京丸得以保全,遂快速向南逃离战场。

西京丸逃离后,平远、广丙又转而攻击日舰本队。当平远驶近松岛时,突然发射二十六公分炮弹,击中松岛的中央水雷室,四名鱼雷发射手中弹身亡。松岛也发炮还击,炸毁了平远的二十六公分主炮,并引起火灾。平远见势不敌,转舵驶避,广丙也随后驶离。此时,日方舰队还剩九舰,与北洋舰队的八舰相对,双方的差距似在缩小。但此时第一游击队已经迂回到北洋舰队的背后,与本队策应夹攻,使北洋舰队首尾难以相顾。

日舰更以排炮击毁了北洋舰队旗舰定远的信号装置,使其指挥失灵。北洋舰队诸舰自此只能各自为战了,整体队形凌乱不整,但将士士气未减。北洋舰队主帅丁汝昌负重伤不能站立,裹伤后始终坐在甲板上激励将士。

战至下午三时,定远舰腹忽中一炮,引发大火。定远忙集中力量灭火,然攻势转弱而火势不减。日舰第一游击队趁机驶近对其进行猛攻。此时镇远、致远见此情形,急速向旗舰靠拢,为保卫旗舰而尽其全力迎战日舰。

定远的火灾终于得以扑灭,但致远舰却因为旗舰遮挡炮火而中弹累累,致远管带邓世昌见本舰已无攻击能力而舰体又已开始倾斜下沉,遂命令开足马力向敌方的吉野全力撞去!此时吉野夹在战斗队形中,要想转身躲避致远的撞击已是不及了,只好拼命向致远发射炮弹,以期在致远将它撞沉之前将其击沉。虽然历史上很多悲歌都有其内在固有的必然原因,然也有因偶然因素而竟事不能成的。

吉野发射的一颗炮弹击中了致远所带鱼雷,引发了爆炸。致远渐沉入海中,邓世昌落水后,拒绝接受救生圈,鱼雷艇左一也来救助,亦不应。其爱犬凫到身边衔其臂,被他用力按入水中,自己也随之没于波涛中。全舰二百五十余名中外官兵,除七人获救外,全部葬身大海,壮烈殉国!

中华男儿的血性本色,与天地之悠悠,必将万世长存!

但除了这些壮怀之士外,亦有胆怯之辈。致远沉没后,位于北洋舰队左翼外侧的济远、广甲二舰就变得孤立于本队了。自开战后,济远数次中炮,但仅伤亡十余人,而管带方伯谦便挂出“本舰重伤”信号,渐避渐远。后来,他看见致远沉没,连忙转舵向西逃离战区,而广甲管带吴敬荣见济远西驶,也随之而逃。

在济远、广甲逃离战区后,日本第一游击队便死死咬住经远一舰,四面围攻。经远以一抵四,毫无畏惧,拒战良久。激战中,管带林永升先中弹身亡,而后大副、二副也相继中炮阵亡,经远水兵在没有指挥官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作战,拼死向日舰还击。此时,四艘日舰逼近到二千米以内的距离,用速射炮实施近距离的围攻打击,终于将经远击沉。全舰二百七十余人中,除十六人获救生还外,其余全部遇难。

到此可划为黄海海战的第二阶段:北洋舰队致远、经远二主力舰沉没,济远、广甲二舰逃离,只剩下定远、镇远、靖远、来远四艘主力舰;日本舰队西京丸一舰重伤逃脱,尚有九艘战舰。此时,日方已跃居绝对优势,战斗结果已隐见分晓了。

日舰开始调整策略,以本队五舰集中对付定远和镇远;而第一游击队四舰则合力进攻靖远和来远。其野心昭然若揭,意在使北洋舰队所余四舰彼此不能相顾,计划在先击沉较弱的靖远和来远,然后全军再围攻两艘巨舰,意在将北洋舰队全歼于黄海之上!

靖远和来远在四舰围攻下,临时结成一队,以寡敌众,苦战多时。不久,来远和靖远中弹颇多,并引发了大火。二舰遂相随冲出重围,西驶至大鹿岛附近,占据有利地形,背靠浅滩,用舰首重炮对敌。待第一游击队赶到后,因失地利,无法再行围攻,亦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发炮,失去了之前的战斗优势。二舰趁机抓紧时间灭火修补。

而在原作战海域,定远和镇远面对松岛为首的五舰激战不已。定远、镇远是当时世界各国海军中罕见的铁甲巨舰,日军必欲将之击毁以全其功。是时,每舰致伤都有千余处,并有多次火灾,但仍岿然不动,日舰始终无法将其击沉,实无愧于“东亚第一巨舰”的称号!下午三时许,当定远与日本旗舰松岛相距二千米时,定远发出的三十公分半巨弹命中松岛,轰然爆炸,击毁第四号速射炮,松岛左舷炮架全部破坏,炮火并引起堆积在甲板上的弹药爆炸。刹那间,如百电千雷崩裂,发出绝寰巨响。俄而,舰船剧烈震荡,舰体倾斜,烈火焰焰。须臾,烈火吞没舰体,浓烟蔽空,船上官兵遭此重击后死伤大半。舰队司令伊东佑亨见情况紧急,下令以军乐队补充炮手,并亲自指挥灭火。到下午四时许,大火终于被扑灭,但舰上的设施已摧毁殆尽,失去了作为旗舰的指挥和作战能力。于是松岛发出“各舰随意运动”的信号,然后竭力摆脱定远、镇远二舰,向东南逃避。本队的其他四舰见状,也随之逃走。

在黄海海战的第三阶段,北洋舰队的两艘巨舰发挥重炮重甲的优势,重伤日舰,反被动为主动,日舰见势不敌无法再扩大战果而主动退却了。

日舰本队转舵南逃后,中方定远、镇远二舰在后紧追不舍。中方迫近至二、三海里时,日舰不得已回头再战,猛烈的炮战在此时达到了战斗结束前的最高潮。激烈的炮火中,日舰损失严重,其各舰都已不同程度地受了伤。

到下午五时许,靖远、来远修补完毕,恢复了战斗力,前来归队。同时平远、广丙及炮舰镇南、镇中,以及鱼雷艇福龙、左一、右二、右三都奉命出港与主力舰会合,北洋舰队声势大振。到五时半,伊东佑亨见本队各舰多已受伤,无力再战,而北洋舰队集合各舰,愈战愈勇,便再次发出“停止战斗”的信号,为避免被中方追上歼灭,不等第一游击队前来会合,就继续向南驶逃。北洋舰队定、镇、靖、来、平、丙六舰在后尾追不舍。但北洋舰队速力不及,日舰开足马力,渐逃渐远。北洋舰队便停止追击,转舵驶向旅顺。

历时近五小时的中日黄海海战至此结束。

黄海海战是世界上第一次蒸气动力战舰的大规模战役,其规模之大,战斗之激烈,时间之久,在世界海战史上罕见,其影响也非常之深远。这次中日海军的主力决战的结果是,日舰西京丸被击毁,几乎沉没;吉野、比睿、赤城受重伤;松岛丧失了战斗力,其他各舰也多受重创。而北洋舰队致远、经远、超勇、扬威沉没,广甲逃脱后搁浅被毁,其余各舰皆受重伤。两相比较,中国方面的损失较为严重。但毕竟北洋水师的主力尚在,精华未毁。战场上损失的军舰,战死的官兵也是死得其所,死得快哉!然令人无法想象的是,北洋水师最后竟以一种极其荒谬和耻辱的方式而全军覆灭了,是非战而败,耻更甚矣!

黄海海战后,北洋水师入威海卫军港休整,北洋海军经过黄海海战后实力已被削弱,镇远舰又在后来触礁受伤,不能行驶。当时在威海卫港内只有定远、镇远、来远、靖远、济远、平远、广丙等七艘战舰,以及六艘炮舰和两艘练习舰。旅顺失守后,种种迹象表明日军将在山东半岛登陆作战,这引起清政府极大的关注,若山东半岛有失,将直接威胁到威海卫。而威海卫的后路防御,更是整个防御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战争前,驻扎在山东半岛沿海一带的陆军总计一万二千二百人,人数虽然不算少,但是由于海岸线绵长,地域辽阔,二十几个营的军队分扎各处,显然无济于事。日本战时大本营最后决定进兵山东半岛,占领威海卫,封锁渤海湾,消灭北洋海军。具体作战部署采用海陆联合作战的方针,陆军由海路运送到山东半岛登陆,然后分兵抄袭后路,夺取威海卫南北两岸炮台,联合舰队则从威海卫港正面进攻。

北洋水师最后悲惨的命运已隐然可见了。

十二月十六日,大本营电令伊东佑亨护送第二军登陆,并与其协同作战,消灭威海的北洋舰队。

二十三日,伊东派高千穗、八重山二舰前往山东海岸,选择登陆地点。

一八九五年一月十八日开始,日舰第一游击队驶赴烟台方向,对登州地区实行牵制性炮击。

二十日拂晓,先遣队到达荣成。清军在荣成附近只有一个营的兵力,日军轻易攻占了县城。

二十五日,日本山东作战军三万余人全部登陆,其统帅随即下达了进兵威海的命令。

三十日,日军到达威海卫,向南岸炮台发起攻势,遭到清军的顽强抵抗,激战至当天下午,日军付出重大代价后,终于攻占了威海南岸所有炮台,随即利用这些炮台轰击清军目标。

二月二日,日军攻克威海卫城,当天夜里,北岸炮台清兵见众寡不敌,全部哗变溃散,威海陆军主将戴宗骞羞愧自尽。丁汝昌得知后,火速派人把北岸炮台、弹药库炸毁。至此,除刘公岛和日岛外,日军全部占领了威海地区,其海军则严密封锁港口,完成了对北洋舰队的合围。北洋舰队与外界的联系断绝。

三日拂晓,日舰第一、二游击队与本队会合,三队战舰排成单纵阵,向刘公岛炮台及北洋舰队猛烈轰击。炮战整日,北洋舰队苦力支撑,日本见成效不大就决定用鱼雷艇夜袭。其晚间两枚鱼雷击中了定远。定远舰底进水,舰身逐渐倾斜,不得已急忙砍断锚链,驶向刘公岛沙滩上搁浅,才避免了沉没,但伤势过重,已不能使用。

五日天亮后又炮战多时,双方互有伤亡,夜里,伊东佑亨重施故技,派鱼雷艇再次进港偷袭,又击沉了来远、威远二舰。

北洋舰队此时已是瓮中之鳖了。在故国的疆域海港内,竟受敌国舰队军队的围攻。此奇耻大辱,不光仅是今日读者心绪难平的问题,而昔日北洋水师之将领和士兵更是在毫无希望中苦苦支撑,只能尽己所能给敌人多造成些创伤,然后等待着最后覆灭的到来。

七日清晨七时三十四分,伊东佑亨下令全舰队发起总攻,决心一举攻下刘公岛。双方炮战至八时许,日本多艘战舰先后中弹受伤。炮战正酣时,在威海卫北口,突然出现簇簇黑烟,竟是中国鱼雷艇驶出。该鱼雷艇本是领命出袭,谁知出得港口后竟全力沿海岸向西逃走。日方派出舰队追击,中方鱼雷艇不是触礁搁浅,就是被日军俘获。而侥幸逃脱后的鱼雷艇管带王平逃到烟台,为掩盖罪行,竟谎称刘公岛已失,山东此时的防务长官李秉衡信以为真,便不再组织陆路援军,由烟台退往莱州部署防御。

北洋水师更是孤立无援了。

八日又是一天激战。

二月七、八日的战斗,北洋舰队损失很大,伤亡达四百余人,特别是鱼雷艇的逃跑,更引起军心浮动,岛上秩序一时陷入混乱,一些洋员和清官员开始私下里议论投降的事丁汝昌耐心抚慰士兵,说如果坚守到十一日,必有救兵前来接应,这样军心才稍微安定下来。连日来,丁汝昌不断派人偷渡出港,苦苦请求援军火速解救威海之围。

然整体的事态终究过了相持的平衡点,开始向悲剧的结果急剧的倾斜了。

二月九日,日本联合舰队又发动了第六次海上进攻。丁汝昌登靖远舰亲自指挥还击,击毁日军大炮一门、击伤日舰二艘。其夜,丁汝昌、刘步蟾在万般无奈之下下令将受伤搁浅的定远、靖远舰炸毁。称雄一时的定远号铁甲战舰最后竟以如此悲惨的方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与曾以它为荣为傲为尊的北洋水师永远的诀别了。

是夜,定远管带刘步蟾在极度悲愤中自杀,实现了平日“苟丧舰,当自裁”的诺言。

本该驰骋于疆海的战舰被自己的军队炸毁;本该指挥千军万炮的将军也由自己了结一生。甲午悲歌终于无可避免的以撕人心肺的力度奏响了!

二月十一日是日本的纪元节,联合舰队遥拜完毕,对刘公岛发动了第七次海上进攻。北洋舰队奋力反击,然弹药将尽,剩余舰船也在连日不停的攻击下损伤累累,炮火渐渐不敌。

十一日是丁汝昌所许诺期限的最后一天。当晚,他接到来自烟台的密信,知援军无期。但毕竟不甘束手就毙,于是召集众将会议,提议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突围,以求冲出几艘舰只。诸将连日苦战早已身心俱疲,此时又知本是最后希望的援军竟化为泡影,终于心灰意冷,无人应声,自行散去。丁汝昌又几次派人将镇远击沉,但仍无人动手。

此时,英雄已是末路了。楚霸王当时还有江东可过,而此时的丁汝昌却是无任何选择了。

深夜,丁汝昌见事无转机,自杀身亡。

最后,岛上洋员假借丁汝昌的名义,起草投降书。

十六日,双方代表签署了投降书,规定清军缴出威海港内全部残余舰只及刘公岛、日岛各炮台所有军械弹药。

十七日,日本联合舰队在松岛旗舰的带领下,高悬军旗,徐徐驶入威海卫港。镇远、济远、平远等十舰降下龙旗,易以日本国旗,并编入了日本舰队。只剩下康济舰,解除武装后交还中国,用以载运丁汝昌、刘步蟾等六名殉国将领的灵柩。当天午后,康济舰在汽笛的哀鸣声中,迎着潇潇冷雨,凄然离港,向烟台驶去。

至此,北洋舰队全军覆灭。

甲午战争中方的败局已定,“蕞尔小国”日本彻底地击溃了“天朝上国”中国。

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真实原因

在近代,中日两国先后走上求强求富之路,海军建设是主要目标。在硬实力上,清朝GDP占世界总量17.6%,日本明显逊于中国;清朝军队员额是日本5倍左右。有人认为甲午海战中日军装备好于清军,但从军事角度讲,这样认识是浅显的,清军依托大陆,近海作战,占尽地利;而日军远离本土,补给较为困难,显然不利。然而最终战役结局竟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究其因,有如下几处:

军事思想素质

日本海军以忠勇、服从、牺牲为中心的武士道精神与资产阶级弱肉强食的国家利益观相结合,形成了富有侵略性的军国主义观念。

清朝海军军官是典型的忠君报国封建意识。服役之时即进入官场之时,“仅有的职业热情在追逐私利、贪图安逸的腐败风气下被消磨殆尽。派系复杂,水师多为福建籍,排斥非闽系军官,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安徽籍)无奈承认“孤寄予群闽之上,遂为群闽所制,威令不行”。各管带虚应敷衍、弄虚作假,训练不重实战,流于形式“平日操演炮靶,惟船动而靶不动。并提前量好距离,进行射击;操演船阵,先期预定阵式,各管带只需默记应操演数。”

尤为严重的是军纪败坏。《北洋水师章程》明令:总兵以下各官终年住船,不允建衙及公馆。然而多数管带已早在基地附近兴建私宅,妻妾成群,嫖赌亦为常事。1886年,北洋舰队访日,官兵在妓馆闹事,李鸿章未加严处,反说“武人好淫,自古而然”。

水师提督丁汝昌原是陆军将领,不认真学习海军知识,还在刘公岛开店设铺敛财,自蓄优伶,骄奢淫逸。

威海之战紧要关头,“来远”、“威远”管带邱宝仁、林颖启嫖妓未归,两舰被击沉。多数管带侵吞船械饷银,船只保养不善,弹药储备不足。黄海之战中,“定远”舰第一炮便震塌自身舰桥,丁汝昌跌落负伤。弹药掺假现象严重,致使战役中,弹多中日舰而未炸,战役效果大打折扣。日本海军横滨镇守府司令东乡平八郎说“清廷军队只敢露刃向己,不敢露刃向敌,不足畏惧”。

军事作战素质

单就军事来讲,最刻骨铭心的,莫过于庞大的北洋舰队覆没后,日本舰队无一沉没。此次战役,日本舰队指挥得当,战术灵活。运用本队和游击舰队协同作战,并运用了便于机动发挥速射炮火力的单纵队战术,灵活展开保卫,夹击北洋水师,并适时撤退,重创北洋舰队。黄海之战后,日本舰队积极搜集情报,主动采取鱼雷攻击、夜袭等手段袭扰北洋舰队,在登陆军队配合下,全歼北洋水师。

相比而言,北洋水师指挥层战术落后,队形呆板,缺乏协同作战。战役之初,本为双横队迎敌,但各管带“勇者过勇,不待号令而争先,怯者过怯,不守号令而退缩”致使队形变为人字形。更有管带刘步蟾擅自开炮,提前攻击,队形不及调整而大乱。各舰相继开炮,“炮弹尽落于海,首发多不命中”。

北洋舰队指挥层普遍缺乏战役指挥意识,各自为战。丁汝昌负伤,“定远”信号装置被击毁,失去指挥能力,而以后5小时海战中,竟无一舰勇挑指挥重任,各舰盲目混战。北洋行营翼长盛宣怀撰文“实智略之不胜也”西方史学家拉尔夫尔.鲍威尔认为:“中国指挥官在基本战略战术和武器使用方面,,显示出可悲的无知。把士兵送到这些当权者提拔起来的、老而无用指挥官手下作战,是一种犯罪行为。”

科学文化素质

日本建立大量海军学校,门类齐全,并选派学生出国深造,学习范围广、时间长,囊括指挥、技术、政治经济文化。而且还派人来中国福建船政学堂学习。并借以刺探军情。如铃木龚坚、河野主一郎等。日本海军院校注重学员远洋航行训练,先后到过多国,军官科学文化素质比较全面。

大清也开办海军院校,但起步晚、门类不全封建气息浓厚。水师远洋训练少,一则经费限制,二则人员怕吃苦。每年例行巡航流于形式,管带指挥普通驾驶航行,没有达到提升指战员综合素质的作用。

作战心理素质

战争充满风险和劳累,作战心理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智力的发挥。日本海军军官存有强烈的侵略意识和积极进攻意识。严格残酷的军事训练、长期远洋航行训练培育了其敢于冒险的进攻心理和良好的战场适应能力。整个甲午海战中,日本联合舰队始终积极主动攻击,多管齐下地打击北洋舰队。日本海军将士意志顽强、骁勇善战、战场表现出色。

北洋水师则逊色不少。联合舰队司令伊东亨佑战后撰文“方伯谦在丰岛海战时作战勇敢,但黄海战役中却临阵脱逃,原因是被日本海军打怕了”。“镇远”管带林泰曾惊慌失措,饮浓酒竟醉卧于指挥台下。“定远”管带刘步蟾心慌意乱,日舰未入射程,竟匆忙下令开炮。

黄海之战后,北洋水师各级军官仍惊魂未定,心有余悸。在旅顺休整期间,“每以公余日逐于酒阵歌场”,对日作战完全丧失了信心。水师提督丁汝昌亦悲观失望情绪低落,直接影响了以后战役的防卫部署和指挥,虽有部分军官作战英勇、宁死不屈,但局部改变不了全局。作战心理素质低下,临变机断能力差,根本不能适应海战需要。

甲午海战,中日双方军事实力相差无几,互有长短。假设北洋水师指挥层具备良好的军事素质和心理素质,不畏强敌、指挥得当、陆海协同、将士用命,日本联合舰队不会如此轻易得手,结局也未可知。然而假设毕竟改变不了历史,更希望和平时期的人民军队以提升战力、打赢高科技战争、有效保卫国家利益为根本宗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