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大家”,哪有“小家”;没有国家的保护,每个小家、家庭的安宁和各种权益就得不到保障;我们按这种理论的逻辑却可以推导出“英国殖民北美洲是正义的”这样的悖论:在英国殖民北美洲,殖民现在的美国和加拿大的领土之前,当地的人——印第安人没有建立“国家”这种东西、这种“暴力机器”(玛雅古国和阿兹特克帝国并不位于当今美国或加拿大的境内),是英国白人的到来,英国白人的殖民统治使当地的印第安人享受到了“国家”这种东西,享受到了政府、军队、警察局、监狱、税务局这些国家机关,这些“暴力机器”。国家这种东西不仅没给印第安人提供保护,反而使一个个的印第安家庭的安宁和各种权益,受到了侵害。由此可见,国家给它的百姓的生命、生活、权益提供的并不一定是“保护”,而可能是“侵害”、“损害”!只有民主、自由、平等的制度给百姓的生命、生活和权益提供的才可能是保护、保障,“国家”这种东西本身并不天然就是“与民为善”、“对其人民来说是个好东西”的。

同理,“没有主权,哪来的人权”、“没主权,人权就没保障”也是错误的。日本、朝鲜是单一民族的国家,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是“多民族(的)国家”;在全球各个多民族国家的内部,它们的少数民族必须建立象萨达姆执政时的伊拉克那样,拥有独立的主权的国家,他们的人权才会有保障?如果这种逻辑成立的话,那么当今的地球上就不该存在“多民族国家”这类国家了,“多民族国家”就全都该分裂成一个个,国内只有一个民族,“自己管自己”的“单一民族国家”了!当今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没有国家、没有政府的地方,“主权高于人权”中的主权显然指的是独立的主权,而不是象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那样从属于某个国家的主权。假设美国真的直接吞并伊拉克,把伊拉克变成美国的第51个州,那么被吞并后的伊拉克也并不是没有“主权”,没有政府的地方,但那样的话,“伊拉克州”所拥有的就不是独立的主权了。美国建国时最初的13个州,原英国在北美的13个定居点在打败英国后,接着进一步放弃“成为一个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的可能性,加入美国、加入联邦,成为一个新国家(美国)内部的13个州后,那13个地方的白人的人权就没保障了吗?

持“主权高于人权”这种观点的人的致命错误是:前后矛盾、自相矛盾。国家和主权并不一定会去保护它的人民的人权,反而可能会去侵害它的人民的人权。只有民主、自由、平等的制度,其本身就是以“保护人权”为目的 的。当一个国家并未在保护人权,而是在侵犯人权时,这个国家就可以取消、解散掉了,大家就有权脱离这个国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