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局与毒贩勾结 禁毒队长举报同事6年

驱逐舰hd 收藏 0 113
导读:黄百炼[color=#383838][face=simsun][size=16] 華西都市報:湖南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隊警察黃百煉曾是禁毒功臣,曾在擔任大隊長一年內便擒獲一個跨省市特大販毒團夥,兩年內破獲該案,和搭檔獲得湖南省公安廳獎勵;在察覺同事和毒販勾結後,忍著被“集中談話”、“隔離審查”、“停職”、“免職”等一連串打擊,獨自抗爭六年,終在今年5月9日,將他們送入監獄。 [color=#383838][face=simsun][size=16] 他曾是禁毒功臣,上任大隊長一年內便擒

警局与毒贩勾结 禁毒队长举报同事6年

从禁毒支队长到普通警察的黄百炼

華西都市報:湖南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隊警察黃百煉曾是禁毒功臣,曾在擔任大隊長一年內便擒獲一個跨省市特大販毒團夥,兩年內破獲該案,和搭檔獲得湖南省公安廳獎勵;在察覺同事和毒販勾結後,忍著被“集中談話”、“隔離審查”、“停職”、“免職”等一連串打擊,獨自抗爭六年,終在今年5月9日,將他們送入監獄。

黃百煉,男,50歲,湖南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原三大隊隊長,現是一名負責禁毒的普通警察。

他曾是禁毒功臣,上任大隊長一年內便擒獲一個跨省市特大販毒團夥,兩年內破獲該案,和搭檔獲得湖南省公安廳4000元獎勵;在察覺同事和毒販勾結後,忍著被“集中談話”、“隔離審查”、“停職”、“免職”等一連串打擊,獨自抗爭六年,終在今年5月9日,將他們送入監獄。

他是警局的“刺頭”、“一根筋”,當上級託人問他有何要求時,他沒有“合作”,而是繼續追問,“查獲毒品中的500克丟失已達6年,為何還不立案查處?”“有證人反映警方要員受賄撈出毒販,為何仍有大佬逍遙法外”…… 在黃百煉的電腦和U盤裏,存滿了各種錄音。他說,錄音不是為了為難別人,而是讓自己有時間反覆聽,“聽多了就會發現漏洞”。

發掘漏洞是為了徹底還自己清白-多年前,郴州公安局一主要領導在數百人大會上公開指責他;如今,他在等一場發佈會或者公安局內部大會,宣佈他沒錯。儘管前不久有傳言稱省裏要為他的事開發佈會,但最終證實不真實,這讓他內心空歡喜了一場。

持續6年,黃百煉為把包庇者繩之以法,也為給自己還清白,不停舉報,有時連續多天睡不著覺,他這麼做值不值得?前日,華西都市報記者專訪黃百煉,還原其從隊長到普通警察的心路歷程。

毒品丟了

“紀委代替刑偵調查錯過立案”

被控勾結毒販,今年5月,湖南郴州資興市人民法院一審分別判處黃百煉的同事王斌、余菁有期徒刑10年、6年,兩人不服,均提出上訴。如今,黃百煉每天都在等待“開庭公告”,“我覺得他們判輕了”。

華西都市報:你本可以“見好就收”?

黃百煉:作為一個禁毒警察,明明知道曾有500克毒品不翼而飛卻閉眼不提,我做不到。別說500克,就是零點幾克丟失都屬於犯罪,更何況這麼多毒品在禁毒支隊辦公室內丟失且涉嫌監守自盜。我曾找公安部反映,對方當時直呼是大案。

華西都市報:當時為何沒有立案?

黃百煉:根據當時情況,明知道有人涉嫌在公安局禁毒支隊辦公室盜竊毒品500克,屬於嚴重刑事犯罪,該由刑偵隊立案查處,卻交由公安局紀委調查,致使當時未能立案,後來,再也沒提過立案的事。

華西都市報:說下500克毒品來源。

黃百煉:2009年7月18日晚,抓獲毒販曹智磊後,從其住處搜出麻古2380粒,冰毒、大麻等毒品6包。一包麻古粉(裏面夾雜著十幾粒麻古粒)和另一包大麻合起來約重500克。在毒販家裏,就拿私人相機對著毒品拍了照。照片中,各包毒品清晰可見。

隨後,拿回禁毒支隊辦公室時按支隊要求放進壁櫃。支隊內勤在19日下午見到了上述兩包毒品。

華西都市報:怎麼就不見了?黃百煉:19日淩晨至下午5點,我在對毒販訊問。訊問後,下屬王斌以上司、副支隊長黃中祥要看材料為由要走了訊問筆錄,很快又對我說,“黃支隊說你材料要不得,讓重新問話。(這裡)不關你的事了”。

我只好靠邊站了。21日早上,休息一天后,我到和王斌共用的辦公室,打開櫃子,向情報大隊隊長展示毒品時,發現約重500克的那兩包毒品不見了。當著情報隊長的面,我問王斌毒品下落,他漫不經心地說“丟了”。

華西都市報:之後就沒調查嗎?黃百煉:22日,我找支隊領導反映王斌的蹊蹺之處,當講到丟失的一包毒品裏有十幾粒麻古粒時,被領導喊來對質的王斌情急插話,“沒有麻古,我看了只有一些粉末”。我當場指責他不打自招-在頭天王斌寫的經過說明中,他說“一進辦公室就沒有看到這兩包毒品”。王斌還動手朝面部打我一拳,副支隊黃中祥朝我大罵,我憤然離開。

接連打擊

以“集中談話”的名義關“禁閉”

據媒體報道,對於黃百煉的舉報,郴州市公安局曾經的態度是,“市公安局紀委和湖南省公安廳紀委都成立了專案組,結論就是黃中祥、王斌不構成犯罪,我們要維護省公安廳紀委和郴州市公安局紀委的威信”。對黃百煉而言,每一次打擊都帶來巨大的壓力,但也讓他明白,事情不弄個水落石出,自己將更沒有退路。

華西都市報:你說自己遭到了打擊?

黃百煉:2009年7月31日,也即我向支隊隊長反映情況9天后,被叫到支隊政委辦公室,郴州市公安局紀委副書記宣佈“報請市紀委批准”對我“集中談話”。放出來後,我曾專門到郴州市紀委了解“集中談話”一事,被告知,公安沒報過,他們也沒批過。

對此,2011年,公安局原局長唐國棟對我說,以前關9天不是“集中談話”,“是‘禁閉',公安機關沒有權力批准集中談話”。

華西都市報:“禁閉”期間發生了什麼?

黃百煉:現在看來,他們的“禁閉”沒有手續,可以說是非法拘禁,目的是震住我。當時,兩名特警在一間房子裏看著我,門裏門外都上鎖。關了三天后,時任公安局紀委書記找到我,讓我寫個認識,大意是由於我的違規操作造成毒品丟失。我當時異常憤怒,掄起拳頭砸桌子。見此,他們拎起包就走了。那段時間,我急火攻心,很快就病倒了。

未能“平反”

“仍有大佬逍遙法外”

訊問中,王斌問:“販賣毒品罪法院可以判你十五年、無期甚至死刑;非法持有毒品罪法院會判你七年以下徒刑,你願意作販賣搞還是非法持有搞?”毒販曹智磊想了想,答:“作非法持有搞。”黃百煉被此舉驚呆了,他向黃中祥“投訴”,黃中祥卻承認王斌按非法持有罪問話是他的意思。經黃中祥審批再報局領導同意後,曹智磊被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刑拘。

華西都市報:“禁閉”之後發生了什麼?

黃百煉:關了9天出來後,上級宣佈讓我重新主辦此案,我了解的情況是,別人都不願沾上這事。我憋著一口氣,埋頭苦幹一年將5名犯罪分子送上法庭,主犯鄧波被判處無期徒刑。為此,我和搭檔獲得了省廳4000元獎勵。

在偵破案件中發現新的證據顯示有警員包庇犯罪分子。我感到這是重大犯罪,就在2010年8月獨自到省公安廳舉報。上面派了由省廳紀委與法制辦組成的聯合調查組調查。當時,曾有法制處工作人員告訴我,王斌構成犯罪。但是他們走後給出的結論卻是不構成犯罪。

華西都市報:調查組的結論對你有何影響?

黃百煉:就是憑公安廳的調查結論,2010年9月,主管副局長不經黨委私自宣佈我停職,2012年3月17日,宣佈免職。至今我一直是普通警察。

華西都市報:你現在有何訴求?黃百煉:我都50歲了,就是想讓丟失的500克毒品立案,再把包庇內鬼的那些瀆職犯罪者全部繩之以法,然後就安心退休。當然,還想讓公安局開個大會,為我“平反”。

華西都市報:包庇者不是被判刑了嗎?

黃百煉:據我掌握的情況,被抓的是小鬼,仍有大佬逍遙法外。事實上,王斌涉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按照法律規定,應由公安機關立案查處。但公安機關長達5年都不立案查處,檢察院最後只好以“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對其立案,最後,才以徇私枉法罪對其判刑。可見,清除內鬼,一點都不容易。

華西都市報:你說有大佬的依據是?

黃百煉:在我製作的《訊問筆錄》中,毒販曹智磊承認“我販賣毒品被你們抓了”,曹智磊還提到,從其住所被搜到的麻古是其老大鄧波“原來從廣東進的貨”。後來,余菁和我的下屬王斌根據我們的上司、副支隊長黃中祥要求重新訊問。在該筆錄中,偵查員余菁沒有詢問鄧波之前交代的從曹智磊處買過三次毒品的情節。據新的訊問筆錄,余菁以曹智磊“涉嫌非法持有毒品”呈請對曹刑事拘留。副支隊長黃中祥在報告書上做了批示。

華西都市報:你和你認為的大佬溝通過嗎?

黃百煉:我從沒和他溝通過,多家媒體曾向他求證,他都沒做出回應。不過,郴州市公安局原局長前不久說,對黃中祥有所知,也有所判斷,沒動他的原因有別的方面的故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