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诛卯事件


诛卯事件

黄召——易家 201407


儒家以“仁义道德”教化世人,但儒家的创始人孔子却在晚年卷入一起极不光彩的“诛卯事件”而晚节不保。最后如丧家之犬,四处流浪。虽然他的弟子们以“周游列国”四个字来美化他,但也还是没有掩盖住他极其落魄的历史事实。诛卯事件使当年的孔子一夜之间由君子沦为小人。他所游之国也无不嘘声四起。虽然后来的封建社会有人为孔子鸣冤,但始终没有有说服力的言辞来彻底洗清孔子的冤屈,以致到现在还争论不休。


诛卯事件已有2500余年,当年的历史史实无法还原,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用逻辑推理去剖析真相:

孔子上任大司寇七日就将另一位与他同为鲁国大夫的少正卯满门诛杀,还将他暴尸三日。而三个月后,孔子自己也被革职,虽然没被查办,但在当时的鲁国也已无处容身,仓促之际带着所剩的数十名弟子逃离鲁国,开始了十几年的、颠沛流离如丧家之犬的“周游列国”。时年正是即将进入安享晚年的56岁。——以上是经过多篇古书佐证的客观历史事实。我们将结合历史事实和当时的社会背景一一还原真相。

孔子上任鲁国大司寇七日就大开杀戒,将另一个大夫满门诛杀,还将其暴尸三日。(古时的诛杀一般指株连九族的满门抄斩)众所周知孔子出生于宋国的一个落魄的贵族家庭,因受人迫害不得不流落异国他乡。虽然成年后有所成就,但在鲁国那三个月的大司寇也可能是他一生中做过的最大的官,至于后来被封“圣人”那也是他死后的事了。而少正卯原本就是鲁国人,他的爵位极有可能是来自于世袭家庭。春秋时期是奴隶社会,当时的社会阶级分界明显,奴隶主贵族之间往往用婚姻来固定彼此的社会地位,所以当时少正卯在鲁国也肯定有坚固的人脉关系,家族势力庞大。而孔子就他那可怜的异国身世能在鲁国做上大司寇,那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言归正传,孔子作为一个没有人脉势力的、刚刚上任七日的菜鸟,凭什么可以在鲁国肆意制造一场动摇鲁国国运的大屠杀?被杀的还是与他平起平坐的有庞大家族势力的另一个大夫。有人说“大司寇是掌管司法的最高官职,有权判任何人死刑”。但别忘了那时是“刑不上大夫”的奴隶社会,即便是少正卯真有罪也轮不到掌管司法的大司寇来操刀。难道鲁国当年的统治者都是不管事的饭桶?孔子刚上任七日就可以为所欲为地屠杀另一个大夫九族,那在他三个月的任上岂不可以把鲁国端了,然后自己做国王算了。

很多人认为少正卯曾经抢走大批孔子的弟子,使孔子的儒家“三盈三虚”,以致孔子怀恨在心而产生了大屠杀的动机(除此之外实在找不到其它的动机了)。那这回就说说他的“动机”:孔子在上任鲁国大司寇之前的社会地位并非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高贵。他在春秋时期也就是三教九流中的一个学术流派的大v。虽说他曾经有弟子三千,但那是指峰值三千。(如果谁还不明白,可以看看在微博上的那些粉丝超过千万的微博大v,再联想一下孔子当时的实际社会位置。)而“三盈三虚”这四个字又刚好证明了那些大v们的弟子并非完全固定的,他们会在各个流派之间相互跳槽。少正卯的弟子是从孔子那里跳槽过来的,那孔子的弟子又不知是从多少个流派那里跳槽过来的。如果孔子因为记恨少正卯夺徒而杀之,那想杀孔子的人又会有多少?所以说“三盈三虚”是孔子诛杀少正卯的动机,那是连牵强附会都算不上的胡扯八道。

现在来说说为什么少正卯的学说能跟孔子的儒家抢弟子。当然据史书记载是无从考证。只有一些传说:少正卯当时的学说属于法家一派。(法家就是指用律法条文来管理社会的学说)。当然对于别人也只能是“传说”,但我却有根据证明少正卯的学说极有可能是属于法家一派。在中华的历史上最传奇的国家——秦国,就是一个运用律法条文崛起并横扫六国而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霸国的国家。秦国改变了中华的发展轨迹,可见除儒家之外能够深刻影响中华的就只有一个法家。法家有儒家望尘莫及的另类实力,(现今的军事管理用的也是法家学说)所以说少正卯的法家能够抢走孔子的弟子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奴隶社会时期,奴隶主对奴隶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奴隶主对奴隶绝对是想打就打、想杀就杀,不需要任何理由。奴隶却要无条件服从奴隶主的任何无理刁难的、肮脏危险的命令(君王对臣子也一样)。然而自从孔子提出“仁”的主张后(君王要善待臣子,奴隶主要善待奴隶),至少在观念上彻底颠覆了君王(奴隶主)的肆意妄为,所以对于奴隶社会的君王(奴隶主)而言,“仁”是个不可思议的激进主张。(虽然现代人会认为儒家很保守,但在奴隶社会儒家绝对是激进派组织)。也正因为孔子的主张激进,所以孔子才能门罗三千弟子。(就像现在的那些敢骂政府的大v很招人喜欢一样)。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突然蹦出一个法家的少正卯出来。这少正卯倒好,为了更招人喜欢,干脆来了一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意如此,商鞅就是因为这个意思才会被秦国的贵族诛杀的)。奴隶社会的君王们本来听说儒家的“要善待”三个字就有点恶心,这回干脆直接傻了眼。

小小的一个鲁国本来就地不大、人不多,现在突然多了两个激进的流派,这样一闹那些君王贵族的日子还要过吗?但又拘泥于国内社会本来就不怎么安定,如果直接清剿这两个支持者众多的流派,那风险巨大。

自古以来统治者都善于运用阴谋诡计而闻名,这次也不例外:假借孔子的儒家之手,剿灭威胁更大的少正卯的法家,然后孔儒的“仁义道德”不攻自破,再驱逐出境,让众多的法家弟子去找儒家算账,一石二鸟。

杀少正卯的刀肯定来自大司寇,但短短的七日时间孔子在大司寇的人事安排或许还没有妥当。那把刀挂牌大司寇,但谁在操就不知道了。孔子或许收到了少正卯造反的“证据”,但这些“证据”都来自于鲁国的统治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孔子作为一个傀儡大司寇还能做什么?或许当时孔子还没反应过来,少正卯一族就被杀光了。不管孔子信不信那些少正卯造反的“证据”,可以肯定的是孔子从做上大司寇的第一天起就已经陷入了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在孔子做了三个月的大司寇后,在一片骂声中结束了他的“君子”人生,儒家也惨遭重创,最后还被扣上“公报私仇”的帽子驱逐出境。而鲁国的统治者却一石二鸟地解决了两个隐患,自己还可全身而退。乍一看:儒法门徒之争,天衣无缝。

五恶之论:有古书记载孔子的弟子问孔子为何要诛杀少正卯?孔子回答“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这是说少正卯有五种恶劣品性。心达而险:为人知识渊博,敢于冒险。行辟而坚:行为不与常人一般,而且性格坚韧。言伪而辩:强词夺理,善于狡辩。记丑而博:广泛记录并宣传社会的黑暗面。顺非而泽:故意找理由装饰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孔子作为一个激进派的创始人,他自己就很符合以上的五恶。孔子作为一个有超前智慧的智者,讲出完全可以扣到他自己头上的罪状,可能吗?)——且看以上五恶,横竖指的都是那些博学多才、能言善辩、敢作敢为、有号召力的精髓领袖。而谁才会害怕这类精神领袖呢?答案只有一个:统治者。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农民起义是秦朝的陈胜吴广起义。他们起义之时离孔子已有将近300年。而秦朝以前根本没有农民起义,那以前的谋反一般都是那些离国王距离近的人才能干的事。他们只需要懂阴谋、会下毒、能打架、有内应就行了。至于以上这“五恶”对于没有农民起义的谋反根本用不上。所以诛杀少正卯的“五恶”完全有可能是秦朝以后的那些封建皇帝为了打击各类精神领袖而故意编制出来的谎言。

可惜儒家的很多后世弟子不单没看出这坑害先师的阴谋,还美其名曰“圣人治奸”。要是孔子泉下有知,非跳出来敲他们两棍。




法家一个支持冷冰冰的律法条文治理社会的学说流派,它的流派支持者也普遍命运悲惨。商鞅缔造了秦国律法,秦国律法造就了世界第一强国。但就这么一个创造历史的商鞅,他的结局竟是被车裂。跟暴尸三日的少正卯殊途同归。这引申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法家学说的支持者会招来如此悲惨的厄运?原因很简单:法家学说就是一本打造极强极狠的极端集体力量的指导书。不管法家能不能成功打造这个极端集体力量。由于它自身的极端性,最终他们往往都会成为这个力量的祭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