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局长带47张银行卡死亡 或涉前区长自杀案

炎黄子孙华夏龙族 收藏 0 24
导读:[size=16] 北京青年报 [/size] [size=16] [/size]


河北局长带47张银行卡死亡 或涉前区长自杀案

2014年07月28日03:19

北京青年报

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工业信息化局的前局长崔元林死了,留下一个离奇迷案。

55岁的崔元林是在高速公路上撞车后死亡的。今年6月30日10时许,一辆出租车行驶到青银高速(靖王段)1280KM处,突然停车在路边,崔元林冲出右侧车门,向路过的车撞过去,三辆车都躲过了。他又越过隔离带,一头撞向一辆半挂车,被弹出数米远。此外,崔元林所乘的出租车后座有血迹。

除了崔元林的举动离奇,他随身携带的物品也令当地交警惊奇,除驾驶证,他还带着47张银行卡、13个U盾、4台笔记本电脑、3张不同的身份证、两万余元现金、两把不同类型的车钥匙,以及一个移动硬盘。

事发地警方调查发现,崔元林系网上在逃人员。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检察机关随后也证实,崔元林曾担任该区工信局局长,涉嫌受贿1000万元。

另有媒体报道称,崔元林还涉及土地出让款1.3亿多元未入账,但邯山区检察院表示,尚无证据表明崔元林涉案金额1.4亿多元,该案仍在侦查中,目前没有更多信息披露。

北京青年报记者所接触的崔元林家属、前同事等人,均对其撞车而死表示震惊和不解,没人知道崔元林究竟做过什么、因为什么而采取这种离奇的方式结束生命。

逃亡路上的离奇身亡

因为此案的离奇,在事发后10多天由事发地媒体报道后,此案仍然引发了网络热议和海量转载。

据媒体报道,6月30日早晨6时30分左右,崔元林出现在山西吕梁离石交警支队附近打车。“他说是要去河北省邯郸市,我一算有500多公里,路够远的,不想去。”吕师傅对媒体说,但崔元林说有要事着急去邯郸,价钱不成问题,吕师傅同意了。

为安全,吕师傅找了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押车,崔元林坐出租车后座。“车还没走多远,他又说不去邯郸了,去陕西定边,我只能掉头向定边开。”

奇怪的是,吕师傅的出租车行驶到青银高速(靖王段)1280KM时,后座的崔元林突然用胳膊肘猛击车窗,还大声要求下车,情绪激动。吕师傅赶紧靠边停车,没想到车还没有停稳,崔元林就打开右侧车门跳了下去。

看到这一场景的不仅有吕师傅及同伴,还有当时路边干农活的杜某,根据他们的讲述,崔元林跳下出租车以后,在同向车道上连续撞向三辆车,但都被车辆躲开,“他随后越过高速隔离带,一头撞向一辆半挂车,被弹出很远。”这一幕惊呆了吕师傅及同伴,他们随后报警,半挂车也停车等在现场。榆林市高速公路交警随后赶到现场,崔元林被急救车送走,抢救无效死亡。

当地高速交警在崔元林随身物品中发现,他竟携带47张银行卡、13个U盾、4个笔记本电脑、3个不同身份证、2万余元现金、2把不同类型的车钥匙以及1个移动硬盘。随后警方查证,发现崔元林是网上在逃人员。

7月1日,邯郸市邯山区检察院、反贪局等工作人员来到靖边县中医院太平间,经现场确认,死者确为崔元林,遗物随后转交邯郸市邯山区检察院。

低调谨慎的工信局前局长

崔元林老家在邯郸市东约60公里的魏县城关镇町上村,当地人称之为“台上”。崔元林父母多年前亡故,弟兄四人,他排行老三,还有三个姐妹。“小时候可穷了,娘又死得早,一大帮孩子吃饭都成问题。”

崔元林老宅对门的邻居说,崔元林小时候挺机灵,后来到外地上学,脱离农村。崔元林大哥原来在矿上工作,退休后在邯郸市内和孩子居住,老二及两个儿子在村里务农。老四是魏县一单位的负责人,北青报记者多次到其单位,均未见到崔元林四弟。“这件事检察院还在调查,我们家属也不清楚。”在手机中,崔元林的四弟说。

村民说,崔元林回村里很少,有时清明节、春节能见着。“有村民去邯郸办事找他,他热情帮忙,大家说他人不错,没有忘本。”而町上村的村支书证实,前几年村里筹资修路,还找过崔元林,他出了5万元,“是他出的还是他找别人出的,我不知道”。

崔元林家的老宅子内还有他的四间平房,不过房子早已坍塌成废墟。“不信他受贿了1000万,要是有1000万,他肯定修老房子了。”邻居说。

邻居说,崔元林二哥家的院门锁了10多天。北青报记者遇到崔元林二哥的儿媳,她称家里人都去了邯郸市里,具体情况她不清楚。

“他这个人低调谨慎,很多人对他没有什么印象。”北青报记者辗转联系到邯郸市邯山区某局的局长,“工信局本身比较冷,业务与大多数局也没有交叉,区里知道他电话的也没几个,对他的家庭情况更不了解。”

有邯郸当地的媒体记者说,崔元林给人印象随和热情,见了记者总是“兄弟兄弟”叫着,并张罗着吃饭。

邯山区工信局位于区政府对面一栋老旧的办公楼内,办公室的家具还是30年前的款式,显得很寒酸。7月22日,北青报记者来到邯山区工信局,几名办公室人员拒绝谈论此事。“我很熟悉崔元林,但我们专门开过会,不能谈关于崔元林的事。”一名办公室人员说。

不过该局退休人员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一名刚退休不久的老职员说,作为区工信局局长,崔元林是科级干部,但实际多年前就离岗退休了,“至少离岗3年了,是有内部规定,科级到52岁就不在岗,实际算是退休,但保留原科级待遇。”

“崔元林是个随和局长,我们局总共10多个人,互相之间都挺熟悉,他也不摆架子。”退休人员说,当年崔元林走的时候,局里人一起吃了个饭送行,崔元林也没有说以后要干什么,情绪也很平和,但崔元林此后就与局里人断了联系,从来没有回来过,局里有婚丧嫁娶也从没见到过。

“他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抽烟喝酒好像也一般,赌博炒股也没听说过,但是心脏不好,做过支架手术,但没有听说他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至于崔元林的家庭情况,区工信局的人均表示不知情。

崔元林之死留下多个疑问

“自杀方法有很多,他完全可以找个没人地方自杀,为什么他会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工信局又没有审批和卖地的权力,他怎么敢收1000万?”“47张银行卡里有多少钱?1.3亿多元没入账去哪了?出租车后座的血是什么情况……”在北青报记者采访过程中,很多人都提出这样的疑问。

“据邯郸方面来人介绍,崔元林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当地一开发商好处费1000万元,又将1.3亿元土地出让款全部占为己用,累计涉案金额1.4亿元。今年6月18日,开发商见花了钱却迟迟拿不到地,便向邯郸市公安局报了案。”山西当地媒体报道。

近日,榆林高速交警二大队人员表示,此案已移交到邯郸市检察机关,需要询问可以找邯郸市的检察机关。

7月22日,邯郸市邯山区检察院的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证实,崔元林涉嫌受贿1000万元,今年6月18日开始对其立案侦查,6月20日进行网上追逃。7月2日,崔元林随身携带的遗物被移交邯山区检察院。目前,该案仍在侦查中,尚无证据表明崔元林涉案金额1.4亿多元,将按有关规定适时公开相关细节。

检方称,目前没有证据显示1.3亿多元落在崔元林之手。邯郸市的知情人分析,因崔元林已离岗3年多,此案应发生在2011年之前,而工信局就是原来的乡镇企业局、中小企业局,邯山区有很多老国企破产、搬迁,比如啤酒厂、家具厂、毛巾厂等等,国有企业破产搬迁后腾出的土地大多位于繁华地段,是很多开发商争抢的目标,崔元林很可能就在某个土地项目中获取了利益。

然而,邯山区工信局人员证实,该局只是个二级局,职责仅是服务企业,没有审批权,更不可能决定国有土地卖给哪个开发商。“土地转让早就是招拍挂,有严格程序,这个决定权在市政府,由国土等部门去组织,土地出让金也有专项账户,不可能打到工信局。”邯山区工信局人员称,该局从始至终就没有卖土地的权力,“要有那权力,我们局能这么穷吗?”

此外,事发地媒体报道称,陕西警方认定崔元林为自杀。在出租车上,崔元林坐的后座发现大量血迹。当时崔元林开始要回邯郸,后来又说去定边,中途猛砸车窗玻璃,跳车撞向半挂车,这一系列奇怪行为目前没有合理解释。

但一位与邯山区政府部门很熟悉的人士推测,崔元林可能是想回邯郸自首,中途接到了短信等信息,发生意外变故令其无法自首、走投无路、精神崩溃,突然采取了撞车自杀的行为。

而据媒体报道,榆林市交警支队的办案人员称,7月3日,崔元林的家人和邯郸市公安局、检察院人员将其尸体运回。他表示:“崔某跳车前,曾在出租车上大量吐血,因其不明不白死去,家属质疑有人幕后相逼。”

北青报记者也走访了邯郸市殡仪馆和尸检中心,没有找到崔元林的尸体存放处。此外,崔元林随身携带47张银行卡及13个U盾、4台笔记本电脑及3张不同的身份证等物品,这其中究竟有多少钱,检方没有披露,新华社曾报道称:“崔元林的一位同事说,崔元林喜欢炒股,这些银行卡很可能是他炒股用的。”而榆林警方称,崔元林生前利用网银,从多张银行卡中转出100万元。

或牵扯前任区长自杀案

最近几年,邯郸市邯山区并不“太平”,除了目前崔元林这一离奇案件,2011年7月10日晚,时任邯山区区长的张海忠自杀事件同样离奇,不少人怀疑他的死或与拆迁有关,还有传言称,其办公室内有搏斗痕迹。但随后邯郸市公安局认定,当时48岁的张海忠死亡案排除他杀可能,“张海忠患重度抑郁症,用菜刀割裂颈部大动脉自杀身亡”。

民间的猜疑并未消散,时至今日,北青报记者所接触的邯郸人中,很多人不相信张海忠是自杀,“头都被砍掉了,怎么可能自杀?”

崔元林的案件又让很多邯郸人想起了张海忠之死。北青报记者了解,张海忠的老家是邯郸魏县西南温村,而崔元林的老家是魏县城关镇的町上村,两村相距不到6公里。崔元林和张海忠同样是草根出身的农家子弟,他们作为同事和老乡,工作中或有所交集,但目前没有证据和公开信息显示当年他们过往紧密。

不过,北青报记者所采访的一位在邯郸市政府某部门工作的人士称,有一种说法将崔元林之死指向前任区长张海忠,而崔元林所涉及的受贿1000万、1.3亿的土地出让金或许也牵涉到张海忠。“一个区的工信局局长,没有更高领导授意,绝没有胆量和能力去操作一块地皮。”

因为邯山区是邯郸“三年大变样工程”的重中之重,作为区长的张海忠有着巨大的拆迁建设压力。仅在2008年,邯山区就谋划了总投资512亿元的200个重点项目,其同事称区长为工作狂,周末从不休息,都在加班。张海忠因此成为“拆迁区长”,也成为明星区长。但其自杀后,有拆迁户点燃了鞭炮,此前也有不少拆迁户在网上发帖称,遭到强拆和非法对待。

崔元林的自杀离奇,而张海忠的自杀不但离奇而且残忍。当年邯郸警方通报调查结果:张海忠跪在床边,双肘压在床上,右手握一把菜刀,颈部一处复合创致大动脉断裂。经勘查,现场室内门窗完好无损,均处于内锁状态;办公室窗外平台无攀爬、踩踏痕迹,无翻动迹象,无挣扎、搏斗痕迹;办公室外间饮水机电线被锐器割断,与插头连接的电线外皮被剥开,3根铜线外露,这证明他曾试图电击自杀。

警方还在菜刀刀背侧面提取到张海忠的指纹,其室内办公抽屉内有安眠、镇静类药物。其家属反映其失眠,而市中心医院医生也证实,张海忠先后两次前来就诊,自述服用镇静药后一天也才能睡五个小时,医生先后给他开了镇静类药物。

北青报记者找到西南温村张海忠的亲属,尽管他们仍对张海忠的自杀持怀疑态度,但已不想再追查。“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还说干什么?”他们也表示,在张海忠熟悉的人中,想不起有崔元林这个人。

文并摄/本报记者李华良

(原标题:邯郸局长离奇死亡迷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