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村民冒死拦火车获一万太少 对不起走丢的羊

中国ufo001 收藏 2 298
导读:村民冒死拦火车获奖一万元      村民拦下火车   近日,河北涞源县山区遭遇暴雨,巨大泥石流淹没了京源铁路,村民卢伟发现后立即朝火车奔跑,边跑边打手势。司机见状后紧急停车,避免了一场重大事故。卢伟因发现和防止安全重大隐患获奖励1万元,北京铁路局(微博)丰台工务段还向其赠送了“情系铁路、保障安全”的锦旗。         一次冒险拦火车,拯救了一场重大铁路安全事故。不少人将卢伟称为“中国好村民”,央视新闻官微也呼吁“为之点赞”。因为正如北京铁路局丰台工务段王安镇线路车间主


媒体:村民冒死拦火车获一万太少 对不起走丢的羊

村民冒死拦火车获奖一万元

媒体:村民冒死拦火车获一万太少 对不起走丢的羊

村民拦下火车

近日,河北涞源县山区遭遇暴雨,巨大泥石流淹没了京源铁路,村民卢伟发现后立即朝火车奔跑,边跑边打手势。司机见状后紧急停车,避免了一场重大事故。卢伟因发现和防止安全重大隐患获奖励1万元,北京铁路局(微博)丰台工务段还向其赠送了“情系铁路、保障安全”的锦旗。

疑问

起码对不起走丢的羊

一次冒险拦火车,拯救了一场重大铁路安全事故。不少人将卢伟称为“中国好村民”,央视新闻官微也呼吁“为之点赞”。因为正如北京铁路局丰台工务段王安镇线路车间主任所言,“当时如果不是卢伟拦住列车,司机在大雨中很难发现前方险情,即使发现泥石流也很难停住,一旦火车撞上泥石流,极有可能造成火车出轨,甚至翻下大桥,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险情,放下自家羊群,顶着暴雨和冰雹,冒着被泥石流卷走的危险,顺着山坡连滚带爬奔向铁路—是为“义”;迎着呼啸而来的列车,纵身跨到了铁路中央,打出了紧急制动手势,并继续朝着火车奔跑—是为“勇”;危机关头最后只能纵身跳出了铁轨,转身沿着铁路与火车并肩奔跑,边跑边继续打着紧急制动手势,争取最后一点点希望—是为“智”。对于卢伟此般的壮举,多少褒奖之词恐怕都不为过。

事后,有锦旗、有奖金,于其间传递的正能量价值来说,似乎也算得偿所望。不过,那鲜红的一万元奖金,还是生生刺痛了公众的双眼。道理不复杂,对于冒死拯救一火车乘客的行为来说,固然奖励多少钱都显得庸俗,但是,既然要物质奖励,铁路部门的这一万元与“不堪设想的后果”之间,能画上等号吗?更令人愤懑的是,等卢伟再回到山坡上,“自家的羊少了20多只”,即便从物质补偿来说,一万元能弥补丢羊的损失吗?如此,奖励之意在哪儿呢?

奖励这回事,中国自古是“重义轻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精神奖励为主、物质奖励为辅”。也正是在这种荒唐的逻辑下,道德牌坊越树越高,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越来越多。这是一个耻于谈论道德回报的时代,因此,这也是一个道德稀缺的时代。冒死拦下火车,且不谈行为本身的性命风险,即便是事后丢的那些羊,也让民众觉得如鲠在喉—换言之,奖你一万元,舍你20多头羊,会激励更多民众在下一次意外面前,誓死捍卫铁路安全吗?

在正常的社会道德生态中,任何道德行为,都应该收获对等的回报权益,这是道德教化得以令人信服的基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德得相通”、“德福一致”等理念,即是最好的因应。具体到道德事件中来,既不能不为道德者唱赞歌,但更不能“口惠而实不至”。学者认为,“一个具有伦理权威的社会,应当是善恶因果性有效运行的社会。”这种因果论,不是宿命的铺陈,而是制度的兜底。

很难说,给卢伟奖励十万或者百万,哪个数目最合适,但区区一万元“奖金”,起码对不起那些走丢的羊。

邓海建

奖励不能看身份

假如没有这位村民的提前示警,火车真的发生事故了,那么,所受到的损失估计是1万元的多少倍了。这点钱让人觉得铁道部门有些抠门。

遇到这样的危险情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村民卢伟不顾自己的安危去保护公共财产。对于这种高尚的行为必须重奖,这样才能形成做好事有回报,不能让老实人吃亏的良好社会风气。虽然,不提倡见义勇为与金钱挂钩,但是如今是市场经济,对于好人好事除了道德表场外,经济奖励当然重要。

曾经新闻也出现过三农妇冒死拦火车拯救500人的报道,事后,三农妇每人得到奖励1千多元,但是她们都将钱退回去了,说出来的理由让我们钦佩又脸红。“俺们原本就不是图钱才去拦车,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要把车保住了,就是俺们三个人的安慰了。”同样的,新疆反劫机机组最高获奖超400万的巨奖。这一对比,就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了,同样是救险,奖励的差距是如此大。

对见义勇为的行为奖励还是要按挽回损失的标准来执行。不能因为,人家是农民的身份,就给几点犒赏的银子,要知道,人家根本不是为了钱才这么去做的。重奖的目的是国家对其行为的肯定与奖励,不应让做了好事的人感到心寒。

张帮俊

担忧

安全岂能靠“冒死拦火车”

前方就是泥石流淹没的铁路,要不是村民卢伟冒死拦截,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真的还不好说,也许会是车毁人亡,也许会是有惊无险。但是,在这起冒死拦火车的事件中,暴露出的却是铁路部门安全监管的漏洞。我们需要发出这么几个疑问:冒死义举能拦下每一列开往泥石流的火车吗?会有多少人像卢伟一样冒死去拦火车?

这两个问号没有一个人能给你一个完美和确切的答案。这是因为所有的疑问都不可能有一个现成的答案,只有事情发生了,才可能有答案。就拿这起冒死拦火车的事情来说,如果当时卢伟发现了险情,但是他害怕自己遭遇不幸,不去拦截火车,是不是就会发生不可预知的悲剧?如果卢伟也去拦截了,却被火车的驾驶员当作不法分子不予过问,是不是也是一出悲剧?如果当时在这个地方的不是卢伟,而是王伟和李伟,他们也会去拦截火车吗?如果没有人冒死拦截火车,这列火车能不能发现前面的危险?

这一个个问号,每一个问号都刺痛着我们的心。因为每一个问号背后都可能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每一个问号背后都是更多的问号,每一个问号都无法回答。这才是安全的悲哀。

当然,泥石流不会每天都发生,也不是每一个地方都会有。但是,险情却会在每时每刻出现,没有泥石流的危险还会有其他方面的危险。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这样的危险的排除部门都在哪里?火车特殊情况下的调度工作的漏洞在哪里?

如果说,安全防范工作是到位的,发现前方铁轨被泥石流淹没的就应该是铁路部门的监管人员。列车事故表面上看都是自然灾害造成的,但背后都有人为灾害的影子。作为铁路部门而言,在铁路途经的路段上,都有着铁路巡查人员,泥石流淹没了一段铁路,巡查人员为什么没有发现?这是泥石流的突然而来造成的,更是安全防范不到位造成的。

铁路途经的地点会有各种各样的地质。夏季多雨时节,山体滑坡、泥石流灾害虽然不可预知,但是却可以防范。对于铁路部门来说,就要绘制一张雨季出行安全图,让火车驾驶员注意,更要组织人员对可能出现灾害的地段加大巡查的频率,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安全。

火车安全不能依靠村民的冒死义举,这样的义举背后则是铁路部门安全的巨大漏洞。冒死义举能拦下多少开往泥石流的火车?


郭元鹏

建议

奖励国民可设立荣誉制度

用1万元打发挽救一车皮生命的英雄,真是让人五味杂陈。大家都在想同一个问题:如果救人的不是农民而是其他什么人,有关方面还会如此吝啬吗?一样行为两样结果,难怪有网民称之为“势利到令人寒心”!说是奖励,不如说是对丢失的二十几只羊的赔偿。把事情未出当作了什么也没有发生,这种麻木不仁的嬉皮态度,真不知道,下一次危险还有多远?来临的时候,又有谁还会将自己的生命放到铁轨上博弈?

对“冒死拦车”英雄,“重奖”才是人们一致的心理期许。然而,到底怎么奖励合适?人们心中并没有一个标准,但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其准星就是:一视同仁。就是在该大方的时候大方,在该抠门的地方抠门。而问题恰恰就在于,无论是过往的大方,还是现如今的抠门,其实都是“拍脑袋”拍出来的。奖励毫无“规矩”可循,奖励“看人下菜碟”自是必然。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如何奖励国民这个问题上,目前很多国家通过设立“国家荣誉制度”形式,以“表彰和嘉奖为了国家和社会做出突出贡献的杰出人士”。比如,英国有“嘉德勋章”,法国有“荣誉军团勋章”,美国有“总统自由勋章”,俄罗斯有“联邦勋章”。而事实上,早在2007年,我国就提出了建立《中国将建国家荣誉制度和政府奖励制度》。这本身是一个可做参照的制度性法律文本,惜乎倏忽7年已过,有雷无雨。最初的动议尘封,难道是技术上存在难度吗?我看还是思想上不重视,利益纠结太多!“农民冒死拦车”的再现,告诉我们,有关方面是到了该好好坐下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晴川

三言两语

●多么了不起的人!多么可贵!致敬!这样的人应该重奖才对。

—但斌

●不要忘了人家是冒死拦火车!

—杨戴

●才奖1万元,真拿得出手。如果卢伟不拦,会付出怎样的代价?更何况他是冒着生命危险。社会需要正能量,也需要重奖像卢伟这样的好人!

—曹中铭

●对于这则新闻我想要批评上传了摆拍的在道心中间的图片并配了冒死拦火车的文字。行进中的火车制动距离有800米,他这样站在道心中拦火车的话司机看到他再制动根本就来不及,新闻的内容里真实的记载是他跟着火车跑而不是站在这里拦。这样的图文并茂,很容易误导群众尤其是模仿能力极强的孩子。

—郭星

●这样的事迹就值1w?

—哈公齐

●他们是认为别人的命有多贱吗?

—庆玉

●才奖了一万元。而且还跟铁道部门送温暖似的,举着写着10000元的红板子拍照。看来此趟列车上,都是普通人。

—吕星颖

●你们让农民的心拔凉拔凉的。

—江美华

●卢伟你大好人啊,拯救了无数生命,不然继飞机、公交、货车之后,又是一场火车出事故,又有多少家庭悲欢离合,给你三十二个赞。希望国家能给他点实际的奖励!

—申海强

媒体:村民冒死拦火车获一万太少 对不起走丢的羊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