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次子在抗美援朝战场上

2野劲旅 收藏 0 423
导读:韩宗喆 本文作者的父亲韩子华,是前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次子,1923年出生于北京。 1949年5月,韩子华在北平考入华北大学。入学不到1个月,学校突然号召学员报名参军。当时学校有四五千学员,只招300名军人,大家热情很高,都抢着报名。韩子华想参军,但担心自己的出身影响报名。不过,班主任告诉他:“出身无法选择,但革命的道路是可以选择的。正因为你是这种情况,更应该积极报名参军。”第二天韩子华去报名,果然被批准了。 1950年底,韩子华作为一名普通的志愿军战士随部队进驻朝鲜,和战友们一


韩宗喆

本文作者的父亲韩子华,是前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次子,1923年出生于北京。

1949年5月,韩子华在北平考入华北大学。入学不到1个月,学校突然号召学员报名参军。当时学校有四五千学员,只招300名军人,大家热情很高,都抢着报名。韩子华想参军,但担心自己的出身影响报名。不过,班主任告诉他:“出身无法选择,但革命的道路是可以选择的。正因为你是这种情况,更应该积极报名参军。”第二天韩子华去报名,果然被批准了。

1950年底,韩子华作为一名普通的志愿军战士随部队进驻朝鲜,和战友们一起英勇杀敌,并荣立三等功。

1955年,韩子华转业到兰州电业局,从事教育工作,改革开放后历任兰州市人大代表,甘肃省政协委员,后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任民革甘肃省委员会秘书长,不久当选“民革”中央候补委员、中央监察委员。2013年病逝于北京,享年90岁。

和敌机捉迷藏

在朝鲜,韩子华在军政治部宣传科做对敌宣传工作。当时,美军掌握制空权,可以用飞机撒传单。而我方就没这条件了,必须半夜跑到敌军阵前,把宣传品挂到敌人的铁丝网上。这个任务很危险,敌军阵前有地雷,必须冒险爬到铁丝网前,一不小心碰响挂在铁丝网上的空罐头盒,或是碰上更先进一点的警报装置,立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敌人的照明弹、探照灯马上打过来,接着便是一阵机枪扫射。韩子华所在的那个宣传队,将近一半的同志都牺牲了。韩子华很幸运,打了几年仗,没受过伤。

一次,韩子华去连队,必须通过前面一片种植水稻的开阔地,连队的战士事先曾警告他:那片稻田很危险,美军飞机常来扫射。你出了山沟看见一块牌子,要快跑100米,冲过那片开阔地就没事了。韩子华那时二十七八岁,身体又好,心想快跑百十米没问题。不料,韩子华刚跑出30米,敌机就飞到他头顶上了。韩子华赶紧趴在田埂边的稻田里,半边身子泡在水中。敌机发现目标消失,盘旋两圈飞远了。韩子华迅速爬起来,接着跑。敌机发现他,又飞回来。韩子华再趴进稻田里。只见敌机翅膀一斜,俯冲下来,飞行员半个身子都探出机舱查看,韩子华甚至能看见他的大鼻子。

幸好敌机没发现他,不甘心地飞走了。

和美国兵“打成一片”

韩子华在朝鲜还参与了管理俘虏。因为俘虏中有相当一批美国兵,语言交流会出现困难,韩子华英语好,会话自然没问题,因此韩子华工作的主要对象是美军俘虏。

由于志愿军对手打的是“联合国军”旗号,除了美国,还有英国、加拿大、土耳其等国家。一次,韩子华用英语与一名金发碧眼的俘虏交谈,他一脸茫然,显然听不懂韩子华的话,再一了解,原来他是法裔加拿大魁北克人(很多生活在魁北克省的法裔加拿大人不会说英语)。加拿大派到朝鲜有1个旅的兵力。

管理战俘的工作是把团里集中的俘虏送到军部,而团里的俘虏则是各连队俘获的。俘虏到了志愿军这里,有伤病的,先进行初步治疗;俘虏的手表、钢笔、衣物、照片等经本人核实认可后,交他们自己保管,如确认有遗失,韩子华和战友们负责给他们找回来。美国兵一般都随身带着妻子的照片,但换上管理所的服装后很容易忘记在旧衣服里。韩子华就到存放处追查,找回来交给失主,让美国兵很感激。

有一次过年,俘虏和管理所的同志们一起吃饺子。饭后,一名俘虏找到韩子华,很认真、很郑重地说:“以后我们要天天吃‘这个’。”韩子华笑了笑,告诉俘虏说:得了吧您,我们一年才吃这么一回。

天冷了,管理所给俘虏发棉大衣,让他们很高兴。部队记者要来拍照,让俘虏全体到山下集中,他们不明白我们的意图,由于紧张开始躁动起来。记者着急,拼命用手势比画,使他们消除误会,但一切都是徒劳。韩子华急中生智,用英语对他们说:“我们要拍一部电影,你们就是明星,大家都配合一下。”俘虏们一听都高兴起来,在镜头面前,一边穿大衣,一边咧着嘴笑,表演十分到位。

化解俘虏间的矛盾

土耳其也派了一个旅到朝鲜参战,所以俘虏中也有土耳其人。由于运输中断,志愿军战士手里的棉大衣也不多,不能完全满足需要。韩子华见土耳其兵身上穿得很单薄,美国兵保暖衣服多,就动员美国兵发扬风格,把多余的毛衣、毛背心送给土耳其兵,以解燃眉。不料美国兵却不以为然,他们耸耸肩膀,说:“他们什么都有!”

韩子华打开土耳其兵的大包小包,发现不但有毛衣、毛背心,还有不少内衣和袜子。这些土耳其兵原来都是贫苦农民,来到俘虏营把美国大兵扔的破烂都当宝贝收集起来,甚至有人还偷东西。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拿出来穿。他们说,这些都是好东西,回国后全家人都可以用。

有一天,一名美国兵吃饭时故意捣乱,为惩罚他,韩子华在地上画一个圈儿,让他在里边罚站,不准出圈。韩子华本想吃完饭再让他出来,罚他二三十分钟也就算了。不承想来了几位老战友,几个人凑在一起会餐,谈笑风生,吃了两个多钟头。忽然间,韩子华想起那名罚站的美国兵,急忙跑出去,见他还立正站在那里。韩子华赶紧上去向他解释,并郑重道歉:“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俘虏不说话,直流泪。韩子华看他只有十八九岁,还是个孩子,心里很难受。直到后来,他回想起那事仍十分内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