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93万个反占中签名灭了极端派威风

贵金属 收藏 135 40933
导读:截至27日,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的“保和平,保普选,反暴力,反占中”行动已累计收集签名93万多个,超过了此前香港极端反对派发动“占中公投”声称获得的78万人参与投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26日公开表明,自己会签名支持“反占中”行动。   这是香港建制派第一次大规模组织街头民意征集活动,并且很轻松地超过了反对派的声势。后者一直宣称自己代表香港民意,“反占中”签名呈现了民意多元的本来面貌,这打击了反对派“挟民意而令香港”、甚至“挟民意而令全国”的基础,威胁到他们长期以来肆意放大自己影


截至27日,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的“保和平,保普选,反暴力,反占中”行动已累计收集签名93万多个,超过了此前香港极端反对派发动“占中公投”声称获得的78万人参与投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26日公开表明,自己会签名支持“反占中”行动。

这是香港建制派第一次大规模组织街头民意征集活动,并且很轻松地超过了反对派的声势。后者一直宣称自己代表香港民意,“反占中”签名呈现了民意多元的本来面貌,这打击了反对派“挟民意而令香港”、甚至“挟民意而令全国”的基础,威胁到他们长期以来肆意放大自己影响力的游戏规则。

香港支持维护法治和社会秩序的人多于主张“占中”、“公民抗命”的人,这应算是对“反占中”签名最保守的评估了。很多分析人士都相信,反对派搞的“占中公投”水分很大,而且由于主流社会相对温和,参与对抗性投票的积极性总是要低于支持反对派的人,真实持“反占中”态度的人,要比签名所表现的还要多得多。

有人担心这两起签名和投票会增加香港社会的撕裂,因而主张建制派应当在街头行动上“让着些”反对派,不跟他们学。但我们认为这一次的“反占中”签名非常必要和及时。这是香港舆论场的一次拨乱反正,它展现了香港民意长期被忽略和扭曲的基本面貌,其长远正面意义要远远大于负面作用。

在各种转型社会里,激进反对派大多都是靠玩弄“民意牌”呼风唤雨的,政府方面和主流社会往往在这方面显得笨拙,即使占了民意,也在反对派的街头攻势下十分被动。香港反对派这几年咄咄逼人,在舆论场和街头都搞得沸沸扬扬,使得香港不太像是个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

反对派塑造了这样的香港社会形象:人们对中央失去了信任,对香港政改失去了信心,并且决心为了能按照“国际标准”选出一个敢带着香港同中央斗的特首,而不惜牺牲香港的稳定与繁荣,“宁可玉碎,决不瓦全”。

这样的民意假象成了压在香港社会头上的沉重巨石,香港的很多事情都被扭曲了,香港呈现出不再理性、越来越极端的样子,这一切已经对香港政改的正常进程构成严重威胁。

和谐有时是要靠“斗”出来的,正义也要喊出声音,在香港社会制度下,这个逻辑恐怕不能被排除。香港法律允许反对派依法组织大规模街头行动,而且街头的意见聚集被不太熟悉它的人们当成了民意的“最重要尺子”,这种情况下,主流社会就应当夺取街头舆论阵地,把反对派从“民意”的神坛上赶下来,让其回归属于它的正常位置。

香港是充满希望的城市,内地社会是香港全面发展的支持者,而决不是香港的对手。香港激进反对派近年来构建了一些荒谬的命题,扰乱视听。把香港真实的民意通过各种方法、包括反对派惯用的方法释放出来,其所带来的效果很可能是不可替代的。

截至27日,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的“保和平,保普选,反暴力,反占中”行动已累计收集签名93万多个,超过了此前香港极端反对派发动“占中公投”声称获得的78万人参与投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26日公开表明,自己会签名支持“反占中”行动。

这是香港建制派第一次大规模组织街头民意征集活动,并且很轻松地超过了反对派的声势。后者一直宣称自己代表香港民意,“反占中”签名呈现了民意多元的本来面貌,这打击了反对派“挟民意而令香港”、甚至“挟民意而令全国”的基础,威胁到他们长期以来肆意放大自己影响力的游戏规则。

香港支持维护法治和社会秩序的人多于主张“占中”、“公民抗命”的人,这应算是对“反占中”签名最保守的评估了。很多分析人士都相信,反对派搞的“占中公投”水分很大,而且由于主流社会相对温和,参与对抗性投票的积极性总是要低于支持反对派的人,真实持“反占中”态度的人,要比签名所表现的还要多得多。

有人担心这两起签名和投票会增加香港社会的撕裂,因而主张建制派应当在街头行动上“让着些”反对派,不跟他们学。但我们认为这一次的“反占中”签名非常必要和及时。这是香港舆论场的一次拨乱反正,它展现了香港民意长期被忽略和扭曲的基本面貌,其长远正面意义要远远大于负面作用。

在各种转型社会里,激进反对派大多都是靠玩弄“民意牌”呼风唤雨的,政府方面和主流社会往往在这方面显得笨拙,即使占了民意,也在反对派的街头攻势下十分被动。香港反对派这几年咄咄逼人,在舆论场和街头都搞得沸沸扬扬,使得香港不太像是个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

反对派塑造了这样的香港社会形象:人们对中央失去了信任,对香港政改失去了信心,并且决心为了能按照“国际标准”选出一个敢带着香港同中央斗的特首,而不惜牺牲香港的稳定与繁荣,“宁可玉碎,决不瓦全”。

这样的民意假象成了压在香港社会头上的沉重巨石,香港的很多事情都被扭曲了,香港呈现出不再理性、越来越极端的样子,这一切已经对香港政改的正常进程构成严重威胁。

和谐有时是要靠“斗”出来的,正义也要喊出声音,在香港社会制度下,这个逻辑恐怕不能被排除。香港法律允许反对派依法组织大规模街头行动,而且街头的意见聚集被不太熟悉它的人们当成了民意的“最重要尺子”,这种情况下,主流社会就应当夺取街头舆论阵地,把反对派从“民意”的神坛上赶下来,让其回归属于它的正常位置。

香港是充满希望的城市,内地社会是香港全面发展的支持者,而决不是香港的对手。香港激进反对派近年来构建了一些荒谬的命题,扰乱视听。把香港真实的民意通过各种方法、包括反对派惯用的方法释放出来,其所带来的效果很可能是不可替代的。

6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4楼gglamm

港人爱香港,全体华人都非常爱香港,香港是港人的香港,更是全体华人的香港!随着美帝的战略东移,香港成了各方势力的角力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试图搞乱香港,进而打乱中国崛起的步子。他们不爱香港,所以极力促成香港动乱!我们爱香港,爱祖国的人必须团结起来

冻结这几个的 银行账号 马上就不牛逼了。

都是媒体天天报道闹的,指不定香港还有平常百姓不知道那几个烂货的事呢。

16楼神意

原帖已被删除
清算的时候你是死的最惨的。别以为网络的那头可以肆无忌惮的大放厥词,你被盯上了。

分裂怕什么?大陆这边又13亿人,随便拿出一个零头就灭了那78万垃圾(姑且还不知道水分有多大)。还想什么挟民意令全国?特么也太自大了,小心哪天死无葬身之地

1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