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什么,民主国家越来越多?

为什么,民主国家越来越多?

绝大多数国家之所以会民主,那纯属是被逼无奈,包括欧美日韩这些西式民主的始祖!

要不是,美国的贫富分化极速飙升,鬼才愿意搞什么民主,让你们一帮穷鬼与我富人党竞争上岗呐!你去查查那些民主国家,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一个政党代表富人利益,另一个政党代表穷人利益,越来越富的富人,和越来越穷的穷人,那真是谁也信不过谁,于是,为了避免穷人揭竿而起,更为了堵住穷人的嘴!

欧美日韩、印度、俄罗斯、港台...全都民主到无以复加!那真是战战兢兢到不敢越雷池一步啊,最可悲的是,台湾人时至今日依旧还是以民主为荣,我不禁哑然失笑道:要不是台湾的贫富分化天差地别,要不是深恐台湾的穷人揭竿而起,马英九怎么可能容许民进党明火执杖的占领立法院、行政院,怎么可能被民进党给制衡得一事无成,但却始终是和颜悦色?!

香港刚刚有了西式民主的雏形,就已然步履维艰了,港府是谨小慎微到生怕得罪了任何一个港人,因为在香港毫无半点公信力的港府,根本惹不起任何一个香港人、香港团体,那真是无休止拉布啊,以至于港府几近停摆,国际竞争力是一降再降,可是泛民派却依旧是不依不饶...

为什么,这个地球上民主国家越来越多?

那是因为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激励人积极进取,仅有[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之下,所有的人满脑子都是如何将自己的一己之私利最大化,于是,越会赚钱的人,就越来越富有,可是毕竟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做生意的材料,于是,贫富分化的速度越来越快,中下层国民的愤懑是与日俱增,仅代表富人利益的政党如坐针毡,只好允许穷人自行组建政党,与自己竞争上岗,而且,为了使得穷人相信他们可以当家做主,在民主程序上,那真是谨小慎微到不敢越雷池一步啊,生怕被穷人抓住了哪怕一丁点把柄,怒斥其独裁,一旦如此,星火燎原的革命,就指日可待了

欧美日韩、印度、俄罗斯、港台...概莫能外!

其实,中国大陆的贫富分化程度,也已经不低了,万幸的是,民心所向了五千年之久的汉族,在这五十五个少数民族心里,依旧是不可或缺的救星!从未,有哪怕一个少数民族担心过汉族有哪一天会不会因为少数民族弱小,而坑害自己,原本,大陆可怜被民主给折腾得鸡犬不宁的香港,想要在香港推行国民教育,结果却被搁置了,如果,香港推行了国民教育,香港人或许能像大陆人这样,相信自己的港府永远也不会坑害自己,香港早就安定下来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0楼lwjack

3楼 lwjack

越来越多的是伪民主国家


印度是民主国家,是1/10的人口民主,做主奴役90%的牲口,


台湾是民主,是依靠拳头打架,依靠两颗子弹忽悠的民主


其他一些你眼中的所谓“民主”国家无非都是以上两类的翻版

7楼 家驹_一辉
呵呵,欧美日韩可是彻头彻尾的真民主! 结果怎么样?老美整天牛气冲天,能把欠全世界的美债的利息,先还上再装救世主么?
欧美日的经济和工业基础,不是依靠民主这个宗教得来的,

欧美日的打基础的年代,根本就不是民主国家,

而没有经济和工业基础就去先搞民主的国家,往往都结局悲惨,就如阿三

但是欧美日凭借那么好的基础去搞民主,结果却短短时间内耗尽了之前几代人积累的元气

就如台湾,经济发展是依靠蒋家权威统治,结果民主化后的台湾,短短几年就耗尽了蒋家几十年积累的元气

倒是李家坡,一直不是民主,倒是一直经济发展良好。

49楼lwjack



事实上,民主本身就是个 矛盾的悖论——既然是个普通小民,说明其没有能力没有本事做人上人(你有本事早就发达了,要么科举做大官,要么经商挣大钱,还会是个小民么??),既然其能力一般那么必然也就没有本事管理国家大事,他非要做主不是乱做主还能是什么???让阿Q去做主,能做出什么好主???




换个角度来看,一个社会上,大部分人必然是庸人,真正聪明的往往是少部分人,那么大家公投,大部分庸人支持短视而错误的选择,甚至不是自己客观思考而是被别人忽悠所形成的态度(如台湾阻止服贸协定),短时间内可能大部分肤浅庸人能爽一把,可是长远却是损害他们自己的利益,就如希腊全民选举,选出来的永远是提高福利的那个领导人和政党,结果却是大家逍遥几年后债台高筑,国家破产,最后所有国民一起失业过苦日子,福利最终还是得没有。




所以,很遗憾的告诉一些民主教的迷信者,绝对的民主,就是无政府主义,每个人都想要控制却没人能控制全局。




所有的民主,都不得不是相对的,大家商量,推举一个贤能之人然后委托他从政(可悲的是,这也是理想主义,没见识很容易 被忽悠的普通人,往往选出的是一个会忽悠的大诈骗者而已,就如选出陈水扁、希特勒这种一肚皮坏水的大忽悠,结果还是那些容易被忽悠的普通人自己倒霉)




那么不得不再退一步,让社会上聪明,有贤能的人,组成一个团队(政党),然后这批聪明人、精明人之间去狗咬狗博弈,得出一个相对又聪明又坏水少的人上去执政,接着再组织另一批聪明人作为监督(纪委、廉政公署、反对党就是此类现实中的存在)平民庸人们只能放手,因为他们插手国家大事又不懂,只能添乱。




得记住,权利和义务是相辅相成的;权力和风险是成正比的。你要权利,那么你就得承担同级别的义务,你要的权利越多,你承担的义务也越多;你要的权力越大,那么你必须承受的风险也越大。你非要你自己选领导人,不要别人给你选的领导人选择范围,非要自己去推举领导人候选人(就如香港),那么你就得做好思想准备承受随之而来的风险,准备好你推举一个希特勒上去结果几年之后你和你所爱的人就得当炮灰的后果。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