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襄阳段因南水北调水量减少 鱼类不产卵


2010年,叫了60年的“襄樊”终于改回原名“襄阳”,2000多年历史,《三国演义》120回中有32回发生在此,襄阳“打赢”了一场“历史保卫战”。与此同时,这个世代被汉江哺育的城市,正在打一场“汉江保卫战”。

丹江口水库蓄水北上,直接的影响是汉江襄阳段年入境水量将减少21%-36%的水量。在气候自然干旱和蓄水压力下,此前预测可能对汉江产生的影响已经开始慢慢显现。襄阳市在自身大力减排、治污、节水、调整产业结构的同时,也在期待国家能给予其更多的补偿支持。

7月的第一周,蔡焰值和往常一样,检查汉江襄阳段鱼的产卵情况,捞上来的鱼儿,像待产的孕妇,条条鼓着大圆肚子。这个结果让他吃了一惊。

“不可思议!许多都没产卵。”身为中国农科院武汉水产研究所的老专家,蔡焰值经常开车在长江和汉江沿线来回跑,研究鱼类繁殖和水生环境。

他说,通常在7月份前,这些“大肚子”鱼,都会结束产卵,给汉江留下新生代。而今年,不管是鲫鱼、鲤鱼,还是汉江有名的长春鳊,好多都未完成产卵。

“鱼卵的发育度已经很成熟了,水流哪怕稍微大一点就产了,但现在的水流小得可怜。”他的语调中带着惋惜。

鱼类减少,只是汉江中下游水量减少给襄阳带来的诸多影响中的一个。

控污

污水直排汉江历史终结

襄阳是丹江口水库下游第一个汉江城市,襄阳有85%都是汉江流域,工农业用水和居民的饮用水都来自汉江。

根据测算,一期调水95亿立方米后,汉江襄阳段多年平均水位将下降0.41米,年入境水量将减少21%-36%。

“水量减少,意味着水环境容量的损失。”襄阳市环保局工程师孙正辉说。

“水少了,自净能力就差了,同样的污染物排放进去,水就更脏了。”一名襄阳市民也发现了这个变化。

根据湖北省的调研,由于水位下降、水量减少,将造成襄阳段水环境容量损失26.9%-42.6%。

对于襄阳的很多工厂企业来说,之前靠着汉江丰沛的水量,日子过得很“滋润”。

工厂企业或将污染物直接排入汉江,或者只经简单的“预处理”排放,每秒七八百立方米的上游来水,稀释、冲刷掉污染物,即使这样,汉江依然能始终保持二类良好水质。

“我们现在高峰期污水处理量已经达到35万吨,冬季少的时候也将近30万吨,已经满负荷运作了。”7月17日,襄阳市排水设施收费处主任靳蕲说。

水容量减少,要保障水质不变差,唯一的办法就是减少污染物的排放。

而襄阳市应对的首要措施便是大量建设污水处理厂,这些巨额投资的污水处理厂不断扩建,将更大范围内的污水吸纳进来。目前,襄阳一共有了10座污水处理厂,总投资14.5亿元。

襄阳市政府还对高污染企业进行了淘汰,并提高了新建企业的环保门槛,目前,还有97家企业需要关停或转迁,涉及就业4.3万人。

此外,襄阳市环保局还成立了汉江办,加强汉江水环境管理,展开小流域治理,并给区县政府设立每年的治理目标并纳入考核。

孙正辉介绍,2013年排入汉江的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比13年前降低了48%。

预演

水量下降宜城三次停水

但是,大规模控制污染的力度可能还是赶不上水生态环境改变的速度。

“我们很纠结。”靳蕲说,“原来预处理一下就冲进汉江,也没见什么污染,现在处理能力好了,但水质还在下降。”

襄阳市水利局方面表示,丹江口大坝增高后,汉江襄阳段的防洪标准大大提高,也有利于农田的自流灌溉,但是,水环境容量损失后,会带来污染和水华增多,地下水水位下降,荒漠化,生物多样性减少、航运能力衰减等一系列问题。

目前,汉江中下游的流量常常是不到每秒400立方米。这一方面是因为丹江口水库正在蓄水,另一方面则因为连年干旱,使得陕西上游来水也很少。

襄阳市南水北调办主任李国栋说,原先预测有生态、水利设施、航运、渔业等各类影响,现在因为干旱加蓄水,这些影响已经开始慢慢出现,他将之称为调水后影响的“预演”。

紧靠汉江的宜城荣河泵站前方的汉江水,流动几乎静滞,青色的水藻盖满了整个入水口。

“没法发挥作用。”襄阳宜城水务局副局长周开华说。作为南水北调工程对襄阳的补偿项目之一,这个泵站总投资达2000万元,去年年底刚建成。因为水少,抽水管口的底部也裸露了出来。

附近的宜城区饮用水取水处,空洞洞的沉井底部才看得到水。警戒水位是49.8米,现在水位只有49.3米,低于警戒水位。

去年以来,因为取不上水,宜城先后停了三次水,最长的一次达到48小时。

“再这样下去就只能抽水了。”水厂经理梁军说。

“南水北调工程是必要的,我们是支持的,毕竟和北京相比,我们的水多了很多,北方太缺水了。”李国栋说,“但是,调水后,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

补偿

上报190亿被砍至13亿

早在工程论证期间,无论是襄阳、湖北省还是国家,都意识到调水后会给汉江中下游带来各类影响。

中线工程环评报告做出了“会对汉江中下游产生一定影响,但可以通过措施减少影响”的结论,此后,国家下拨上百亿元南水北调专项补偿资金单独给了湖北省,用于新建引江济汉工程在内的四大工程,其被视为中线工程的“配套工程”、“补偿工程”。

襄阳最终得到的生态补偿为4.37亿元,用于包括污水处理厂管网建设、小流域治理等,但襄阳认为这远远不能应付即将到来的水量减少带来的各种问题。

有当地水利官员表示,光是堤坝改造,可能就需要十多亿元。

近期,襄阳市向湖北省提交补偿项目的编制报告,预期总投资190多亿元,这个数字被省里打了回来。最后,在几轮缩减后,湖北省就全省补偿项目向国家报了50多亿元,其中只有13亿是襄阳部分。

李国栋想,对于国家决策而言,是按照“调研-规划-项目”的步骤来安排补偿资金,现在的首要目标,是争取国家能把调研和规划先做起来。

此前,《丹江口库区及上游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规划》规定了对库区数百亿元的项目资金,在污水治理这块,国家给了坝上80%的生态转移支付,坝下则只给了18%的补偿。

襄阳方面则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够同样考虑对汉江中下游所受的影响组织权威专家进行调研,编制《汉江中下游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规划》。

“我们希望能够坝上坝下(补偿)一个样。”李国栋说。

如果把这些年向上反映问题的文件收集起来,是可以用卡车装的,一名襄阳水利局干部说。

“我能理解,南水北调现在首先是要保障工程,然后水必须是好的,这两大任务要全力以赴。”李国栋说,“但我也觉得,这两件大事干得差不多了,可以考虑襄阳了。”

近两年,襄阳市不断向省里和中央反映问题,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分别前来调研,襄阳市市长别必雄也曾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提交和襄阳补偿有关的议案。

甚至地方领导会抓住领导视察中线工程要先坐飞机到襄阳的机会,在机场、在酒店一次次地反映问题。

除此之外,近年来,襄阳市投入了很多精力研究汉江的问题。襄阳市委托水利部发展研究中心做了襄阳生态环境影响及补偿政策的调研报告,这两个报告,都认为汉江所受影响比原来环评更大。

回应

“国家该补偿的会补偿”

但是,比调研结论更难得到的是证据。

调水还没开始,汉江所受影响更多是预测性的,对于负责补偿分配的决策者来说,这很难具有实际说服力。

有湖北省水利部门的官员认为,襄阳遇到的情况只是暂时的,目前处于库区蓄水时段,加上气候自然干旱,因此水量较少,等到蓄水完成,开始调水后,就可以正常满足汉江中下游的水量。

中科院院士、水资源专家刘昌明的意见是,每个地方都希望能多给点水,多给点补偿,“心情可以理解”,但还是需要有足够的论证和证据才能说明问题。

“调水规划有着严格的分水方案,如果该给的没给够,那你再提意见,否则理由就不充分。”刘昌明说。

他说,任何城市都应该主动去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因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从2000年以来,汉江上游来水就一直比较少,虽然中线工程一期调水要调95亿方的水,但现在丹江口的水比当初做规划时本来就少了70多亿方水。

在这种情况下,他说,每个城市首先要做的就是“节水优先”,“不节水,肯定永远不够用”。

但是,曾参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环评的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坦承,当初做环评时,对汉江襄阳段受到的影响“考虑得不够”。

“客观地说,对襄阳段来说,原来的工程考虑比较少。他们没有得到上游的补偿,下游的配套工程也没有能够改善状况,上下都没沾边。”他说,“襄阳方面反映的问题有一定的道理。”

事实上,襄阳方面的呼吁已经引起了国家的重视。

去年开始,襄阳迎来了国务院南水北调办环资司领导的直接视察。

今年3月,国务院南水北调办负责水质和生态保护方面工作的副主任于幼军首次直接以襄阳为对象进行考察,听了问题反映后,他表示,有些数据还不是很全,没有说清楚,让当地再准备一下,他一个月后再过来。

4月,于幼军如约再次来到襄阳,“他说这次数据比上次清楚多了,这么看影响还是有的。”李国栋回忆说。

据当时参与考察的一名水利官员转述,国务院南水北调办的意思是,只要襄阳拿出证据能说明汉江襄阳段受到了很大影响,国家该补偿的,一定会补偿。

“我们感觉到,领导很关注这个事。”李国栋说,于领导当时表态,会将襄阳上报的情况跟国务院相关部门反映沟通。

“汉江中下游的城市为南水北调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北京的环保组织“绿家园”负责人汪永晨说,“一定要把汉江水位下降的照片给北京人看看,咱用水的时候一定要‘手下留情’。”

同题问答

答题人:襄阳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郭忠

新京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参与南水北调工程的相关工作?其间,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郭忠:从工程正式动工开始,当时我任襄州区委书记。我感触最深的是,襄阳作为南水北调库区安置移民地,虽然遇到矛盾和问题很多,但各级政府不讲条件、不讲代价,将移民工作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想方设法将移民安置好。

新京报:你认为当地为南水北调工程作出了哪些贡献?

郭忠:自2010年10月移民搬迁入住以来,襄阳市累计接收安置南水北调外迁移民5361户22855人。

新京报:你认为南水北调工程给当地带来了哪些改变?

郭忠:丹江口大坝建成加高后,汉江襄阳段的防洪标准大大提高,为襄阳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安全保障。丹江口大坝加高后,在正常蓄水时也能实现自流灌溉,这有利于改善襄北易旱地区灌溉条件。另外,南水北调工程可以增强节水意识。

新京报:全线通水后,你认为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郭忠:襄阳汉江沿江城市污水处理厂建设和污水配套管网建设滞后,沿线重点城镇缺乏污水处理厂及管网不配套,不能发挥效益。

汉江沿线垃圾处理设施建设更是滞后,沿江各县(市)没有一座标准的垃圾处理场,沿岸垃圾全部是露天堆放,污染十分严重,这也急需资金进行治理。同时,我们也希望国家在政策和项目上给予支持。

新京报:当地是怎样保证水质安全的?

郭忠:襄阳污水排放量的规划目标是每年7.8亿立方米,但我们控制在了5亿立方米。我们在汉江沿线城市建成了10座城市污水处理厂,城市污水集中处理率达到87%。

另外,唐白河是汉江中下游重要支流,因为上游河南地区污染严重,水质过去长期处于劣V类状态,现在,一旦发现水质异常,及时开展联合排查。

记者手记

有点着急 有点委屈

襄阳人习惯了水多的日子。

除了三国、楚文化、诸葛亮之外,他们最引以为豪的就是称之为“母亲河”的汉江。

汉江江面宽阔,随处可见在宽阔的江面上嬉游的人们。岸边,小贩租售着游泳用具,人们如同在海滩上一样在河岸沙地休憩。

在我国大江大河普遍受污染的背景下,一个城市的居民惬意地在江里游泳,这样的景象并不多见。

“调走的可是我们的水啊!”一名襄阳的基层干部对记者说。

“是你们的水吗?”记者问。他笑了笑改口说,“是流经我们的水。”

处于国家战略和大局的需要,襄阳人支持、服从南水北调工程,但他们不得不去面对、适应水少了之后的复杂情况。

对当地农民来说,灌溉困难已经出现,他们更多认为这是干旱导致的。江边钓鱼的市民说,现在鱼越来越钓不到了,这跟渔民采用电击方式过度捕捞有关。

但政府官员却知道,干旱加蓄水导致了水量减少,各种问题将出现,他们担心,调水之后这些影响会成为常态。

向省里和中央讨补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采访过程中,地方官员较为小心地注意着说话方式:先说有利影响,再说自己做的工作,最后再说受到的不利影响。

他们讲话的措辞也与几年前不同,他们不再提“盲区”、“受损区”这些概念,而是尽可能维护着与其他城市、省里和中央关系的微妙平衡。

但字里行间还是能感受到,因为没有享受到坝区的补偿政策,也没有从下游的补偿工程中获益,襄阳还是有点“委屈”。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感觉到,襄阳虽然的确有点着急,但他们会站在国家层面考虑问题,主动调查研究,主动采取措施,同时也按照国家程序一步步争取上级的重视。

好在国家也在关注这些问题,相信这座城市不会被遗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