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傍晚,夕阳西下,一抹晚霞映红了半边天,也照在我的脸上,洗过桑拿,我泡了一壶铁观音,眯着眼看着远方的如血的云,将那些路程一点点的演绎,象一幕幕电影。

生活变得清澈,身边的诸多现实离我远去,我愿意这样模糊在如梦的记忆中,茶升起的香气飘远,心随着飘远,飘向辽阔的草原,仿佛我在做一次灵魂的远游。

我伸展被阳光晒黑的胳膊,舒服的抻着懒腰,身体上每一个部分都曾经充满了力量,迎风斗雪,酷暑里物理的我在精神的我的逼迫下,完成了意志所要的旅程。今天,身体放松了,精神也放松了,我愉悦在过去的时光中。沉浸事后的追忆的那种情绪中。

临行前因为腿伤的一点点担忧曾经在某一个时刻成为现实,有几天左膝盖很痛,甚至只能以右腿为主的骑行,我不停的调整着身体的用力点,以缓解伤痛,好在没有大碍,这是犯一次健康方面的错误,身体长时间处于疲惫,得不到休息对健康极为不利,好在我还经得起自己的糟蹋,最终没有成为后患,我庆幸自己的同时也在感激我的神给我的帮助。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相信我的神在我的身边,有时虔诚的如同教士一般,心中的神一直在我面对困难的时候给我一点希望,让我鼓起变勇气继续下去。

面对着生活点点滴滴,其中或许就是一道道过不去坎,需要勇气,去攀爬人生中的一座座大兴安岭,勇气源于对生活的热爱,我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热爱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

在行走的时候,我看到许多比我还要热爱的人们,那个在乌兰浩特遇见的老人,一直让我感动,老者说道,我喜欢在路上。我由衷的钦佩。这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老人。人得到尊敬是因为自己的言行,不是逼迫别人或靠自己吹牛。

我常常吹牛,吹牛对于男人有一点快感,我把自己的旅行记录下来也是为了有一天对某人吹牛,从中找到男人的一点点快感。

快感不只从吹牛中得到,还有长时间的干一次自己愿意做的事将自己的体能耗尽,然后慢慢回复也是一种快感。那种极限般的动作中,专注的去做,全身心的投入不是陶醉吗?陶醉是一种幸福,一路上我陶醉于美丽的草原,陶醉于纯朴的民风民俗,还有纯净自然。

我现在的感觉是幸福,因为做了我想做的事,和那些农牧民一样,安心踏实的做着祖辈就开始做的事,在自己的土地和草原上劳作,收获自己的一份喜悦,他们喜欢帮助别人,愿意去用善良的心温暖每一个人,而且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

茶飘香,昏暗降临。我将自己融入黑色中,一点动静也没有了,原本就是自然的一份子,也一定是黑色中的一点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