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国中情局刺杀卡斯特罗638种惊人手段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1215
导读:“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有我的家。明媚的阳光照新屋,门前开红花。”这是一首流行于中国人民反对美帝、声援古巴那个火红年代的歌曲中的开头两句。唱的是古巴首都哈瓦那的美丽。然而,就在这美丽的哈瓦那,当时却充满着刀光剑影、重重危机。美国中情局将暗杀的矛头直指古巴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因此,多次派出麾下的王牌特工,前往这个加勒比海的美丽岛国,暗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1950年毕业于哈瓦那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1959年1月,他率领起义军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成立革命政府,出任政府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有我的家。明媚的阳光照新屋,门前开红花。”这是一首流行于中国人民反对美帝、声援古巴那个火红年代的歌曲中的开头两句。唱的是古巴首都哈瓦那的美丽。然而,就在这美丽的哈瓦那,当时却充满着刀光剑影、重重危机。美国中情局将暗杀的矛头直指古巴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因此,多次派出麾下的王牌特工,前往这个加勒比海的美丽岛国,暗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1950年毕业于哈瓦那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1959年1月,他率领起义军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成立革命政府,出任政府总理和武装部队总司令。1962年起,他担任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第一书记。1965年把这个党改名为古巴共产党后,他担任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直到他的弟弟劳尔接班。

卡斯特罗曾躲过美国中情局无数次的暗杀行动,那么,这位古巴领导人究竟躲过多少次的暗杀行动呢?英国的一家媒体曾披露,卡斯特罗曾经躲过美国中情局638次的暗杀。其实,这638次暗杀中每一次使用的手段都不一样,也就是说,美国中情局使用了638种的暗杀方法暗杀过这位古巴领导人,但是每一都没有获得成功。

揭秘:美国中情局刺杀卡斯特罗638种惊人手段

揭秘:美国中情局刺杀卡斯特罗638种惊人手段

古巴一位名叫法比安·艾斯卡兰特的退休将军曾专门撰稿披露了美国中情局对卡斯特罗的638种惊人的暗杀手段。当年,法比安将军的职责就是保护卡斯特罗的生命安全,有一次他认真算了一下,竟发现美国中情局的638种企图谋害卡斯特罗的方法。这一数字听起来很吓人,但是,美国中情局千方百计暗杀卡斯特罗的险恶用心由此可见一斑。

艾斯卡兰特在担任古巴秘密警察局局长期间,曾指挥挫败了大量的暗杀阴谋。其中被计划用来在卡斯特罗面前爆炸的“香烟炸弹”,虽然卡斯特罗幸免遇难,但是这次事件仍让这位秘密警察局长终生难忘。

“香烟炸弹”计划流产后,美国中情局又有精心地研制出著名的“雪茄炸弹”。但卡斯特罗本人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些含毒的雪茄。美国中情局在制造雪茄时可谓煞费苦心,都是卡斯特罗特别中意的牌子。可是,从1985年起,卡斯特罗开始戒烟了。

还有一次,美国中情局获得了卡斯特罗喜欢在古巴海岸线潜水的情报,于是,就开始培育一只又一只的加勒比海贝类动物。目的是想搞到一个足够大的能盛大量炸药的贝壳,他们给贝壳涂上血红和鲜亮的颜色,以便在卡斯特罗潜入海底时可以引起他的注意。一旦他接近贝壳,贝壳就会自动爆炸。但是,这个“贝壳炸弹”计划和跟其他很多计划一样,没有取得理想的结果。

美国中情局并不甘心暗杀计划的一个接着一个流产,于是为卡斯特罗准备了一件能让人感染上真菌的潜水服,以便让他引起慢性皮肤病,从而使他的体力一点点衰竭,直至死亡。然而,这项计划也是无果而终。

揭秘:美国中情局刺杀卡斯特罗638种惊人手段

卡斯特罗和玛丽塔。玛丽塔是美国中情局的杀手,也是卡斯特罗的恋人。

1961年,在中情局的直接策划和指挥下,古巴流亡分子在猪湾登陆,突袭古巴,目的也是暗杀卡斯特罗斯特罗,但最终惨遭失败。两年后,在肯尼迪总统被刺杀的同一天,一个美国特工也被派去暗杀卡斯特罗,这个特工使用的暗杀武器是他事先在巴黎收到的一个钢笔注射器,但是这个计划也以失败告终。美国中情局虽然也曾尝试将细菌毒药放到卡斯特罗的手帕上或是掺进茶叶和咖啡里,以便毒死卡斯特罗,但没有一次能取得令美国人满意的效果。

众所周知的最为严重的暗杀行动发生在2000年,也就是卡斯特罗打算出访巴拿马的时候。暗杀方案是将90公斤烈性炸药放在演讲台下,并设置好时间,让它在卡斯特罗发表演讲时爆炸。然而,这一次,卡斯特罗的私人保镖对讲演现场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搜出炸药,使暗杀计划中途流产。卡斯特罗又一次的幸运地化险为夷。

在众多暗杀手段不能凑效的情况下,美国中情局使出了看家本领,决定派遣风情万种的绝色美女特工执行暗杀卡斯特罗的秘密计划。然而,令美国中情局始料不及的是,这一次本来天衣无缝的秘密暗杀计划,却是因为卡斯特罗的英俊潇洒和铁腕柔情竟然躲过了美女杀手暗杀的劫难,这虽然让美国中情局陷入十分难堪的境地,但是却为卡斯特罗传奇的人生增添了一抹玫瑰的色彩。

这件暗杀行动开始于1959年2月的一天。那一天,美丽的哈瓦那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港口来往人群熙熙攘攘,过往船只穿梭不停。港口停泊着一艘白色的美国豪华游艇“柏林号”,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动着眩目的光芒,十分引人注目。正在港口进行视察的卡斯特罗见到这艘游艇,不由得驻足了几分钟之后,便朝着游艇走去。

船长亨利奇·洛伦兹是美籍德国人,见到卡斯特罗向他的游船走来,赶紧下船迎接。这时,船长身边一位年轻美貌的姑娘引起了卡斯特罗的注意。卡斯特罗不由得瞟了她一眼,恰巧,那姑娘也在注视英俊的卡斯特罗。

揭秘:美国中情局刺杀卡斯特罗638种惊人手段

1960年的卡斯特罗。

两人的目光交叉在一起,姑娘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船长连忙向卡斯特罗介绍说:“这是我的女儿玛丽塔·洛伦兹。”

玛丽塔十分有礼貌地站起来说:“很高兴认识您!欢迎我们来古巴吗?”

“欢迎,十分欢迎!”

就这样,卡斯特罗和19岁的玛丽塔结识了。两人谈得十分投机,卡斯特罗英俊、风趣、富有魅力,很讨玛丽塔的欢心。玛丽塔年轻美貌,风情万种,也给卡斯特罗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卡斯特罗很喜欢她,要了她在纽约家里的电话号码。玛丽塔回到纽约刚一个星期,卡斯特罗便觉得如隔三秋。在难以忍耐之下,他就给她打去电话,邀请她再来古巴,开心一游。玛丽塔爽快地答应了这位古巴最高领导人的热情邀请,很快收拾好行李,再次来到了美丽的哈瓦那。

在他们不期邂逅的那个港口,卡斯特罗迎来了玛丽塔。二人激动地久久相拥在一起。当一夜春风之后,两个人谁也离不开谁了。不难看出,这位古巴领导人已经深陷情网。

从1959年2月至9月,这是他们爱情的黄金岁月,两人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玛丽塔作为卡斯特罗的私人秘书同他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她与卡斯特罗深深相爱,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对玛丽塔来说,33岁的卡斯特罗是她的初恋,而此时的卡斯特罗同他的前妻米尔塔·迪亚斯离婚已有5年。玛丽塔称卡斯特罗为“我可爱的古巴大胡子”,卡斯特罗则称她为“我的德国女郎”。不久,玛丽塔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有一天她突然被人劫持,被迫做了人工流产。此后,玛丽塔觉得无颜再见卡斯特罗,便只身回到了纽约。

揭秘:美国中情局刺杀卡斯特罗638种惊人手段

玛丽塔一直认为,强迫她流产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玛丽塔的父母曾是美国中情局的特工,因此中情局负责古巴事务的官员弗兰克想借玛丽塔与卡斯特罗的亲密关系实施暗杀行动。在中情局的威逼利诱下,玛丽塔便成为了一名特工,随后她被送往迈阿密特务中心接受训练。她的私人教练是反共渗透旅旅长盖利·帕特里克。盖利每天都要对玛丽塔进行洗脑,说“杀了卡斯特罗就能拯救世界”,这是“上帝的意志”等等,同时又对她进行射击、爆破、暗杀等方面的强化训练。后来玛丽塔在回忆这一段难忘的生活时候说:“中情局把我训练成机器人一样行事的人,”

经过数月训练后,玛丽塔带着暗杀卡斯特罗的使命被中情局派往古巴。她的箱子里藏着剧毒药丸,准备伺机放进卡斯特罗的牛奶杯子里。当他们再次会面时,卡斯特罗凝视她片刻,带着怀疑的口吻问道:“你这次来是否为了暗杀我?”

玛丽塔心里一怔,不得不回答说:“是的。”

仅仅就这两句话后,两人便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此时,对卡斯特罗一往情深的玛丽塔再也不忍心对自己心爱的人下毒手,她把毒药扔进了马桶里。几天后,她回到美国。中情局没有放过她,对她进行了严厉的惩罚,在肉体和精神上不断摧残她,使她差一点绝望地自杀。

2000年,德国一家制片公司根据她的自传拍摄了一部题为《我与卡斯特罗》的纪录片。影片上映后,这位60多岁的老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对当年的暗杀行动悔恨不已。“中情局毁了我的一生,它比黑手党还残忍。进中情局容易,出去难呀!”玛丽塔说她只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回到故乡德国,另一个就是与卡斯特罗见面,希望得到他的谅解,“我会对他说:我爱你,我的大胡子!”“爱情的力量更为强大。我不杀他,因为我天生就不是一个杀手,我不能剥夺我所爱的人的生命。”也正因为玛丽塔对卡斯特罗的一往情深,才使卡斯特罗躲过一生中最危险的一劫。

卡斯特罗曾经风趣的说:“我觉得可以炫耀一下这种没有什么刺激性的‘记录’:没有任何时代或任何国家的任何政治家像我这样,多次成为暗杀计划的目标。”随着美国中情局刺杀行动屡屡失败,卡斯特罗幸运脱险的轶闻趣事成了古巴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最近,《纽约客》就刊登了一个有趣的段子:卡斯特罗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这是一只加拉帕戈斯陆龟。当知道这只龟大概只能活100年时,卡斯特罗便拒绝接受了。他诙谐地说:“这就是养宠物的问题,你好不容易跟它培养出感情,它却抛下你,独自归天了。”

青年时期的卡斯特罗。他的第一个恋人是米尔塔·迪亚斯,这个来自上层社会的漂亮女孩,也难以抗拒他的魅力,成了卡斯特罗的第一个恋人。尽管米尔塔的父母反对这桩婚姻,但两个年轻人还是在1948年举行了婚礼。这段婚姻最初是幸福、美满的,但天真、幼稚的米尔塔最终没能抗御得了父母的影响。不同的政治立场,加上后来发现了卡斯特罗的婚外情,两人间的隔阂越来越深。1955年,在卡斯特罗起义失败入狱2年后,米尔塔提出了离婚。随后,她带着他们6岁的儿子巴拉尔特出走美国。后来,米尔塔又移居西班牙。据说,如今她依然和卡斯特罗保持着友善的关系。

来源:趣历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