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日之间战争,需要简要回顾120年前的甲午海战,它给中日双方带来了太多的改变。历史或许会照进现实,而现实并不会总是翻版历史。

中国在甲午战争中的失败,标志着鸦片战争以后,清王朝为富国强兵而进行的洋务运动彻底失败,中国人民对民族复兴的追求再次落空。甲午战后所签订的《马关条约》,使得中国割地赔款、主权沦丧,不但在物质上遭受重大损失,而且使世界列强对中国的侵略进一步加深。中国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而在日本方面,甲午战争使其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巨额赔款使得日本能够大力投资教育、工业和军队建设,资本主义得到了长足发展,成为亚洲唯一的新兴资本主义强国;控制朝鲜、攫取台湾,更使其除了获得丰厚的资源,更得到了进一步向远东扩张的战略跳板,从而加剧了列强在东亚地区的争夺。

光阴须臾,甲午战争如今已经过去了两个甲子。弥漫在黄海上空的硝烟,似乎已经散去。但笼罩在中国军民心中的阴霾和屈辱,120年来却始终没有消失,特别是对中国军人而言,甲午永远是难以忘怀的一段伤痛。那么,面对二战结束,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复杂的国际和地区形势,中国是否做好了应对类似甲午之战的准备?

在现代国际形势背景下,国家之间的较量,归根结底取决于综合国力的对比、军事实力的碰撞、国内国际形势的制约。这三者不可偏废,共同作用于较量的结果。

首先,国家之间的较量,归根结底取决于综合国力的对比。根据国内外政界、学界的研究,从综合国力上看,自2010年以来中国的GDP已连续四年超越日本,位居世界第二,其中2013年中国的GDP更是达到了568845亿元(约合9.3万亿美元),约为日本的两倍;并且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保持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这一势头从未中断,日中之间综合国力此消彼长的趋势在不断加剧。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日本产生了类似于甲午战前的焦虑感与紧迫感,担心自身的地位受到西边邻国的强大挑战,因此频频在东海权属、海外派兵、武器出口等问题上或明或暗地向中国发难,希望藉此延缓中国的崛起,巩固自己在东亚乃至世界的地位,为自身谋得更大利益。

此外,国家之间的较量,直接体现为军事实力的碰撞。经过建国后60多年的建设,人民解放军获得了长足发展。与日本陆上自卫队相比,中国陆军虽然仍处在机械化、信息化并重的阶段,但其指挥体制、编制构成、武器装备,都在迅速向着“精悍”、“高效”、“联合”的总体目标迈进,而其战斗意志,更是日本陆上自卫队无法比拟的;据外媒报道,中国空军目前装备的苏-30、歼-10等三代战机,其数量已经超过日本航空自卫队,技术水平也与日方装备的F-15和F-2系列不相上下,中国空军的四代机研制更已进入样机试飞阶段;中国海军虽然目前在武器装备方面与日本仍有差距,但这种差距正在迅速缩小。仅2013年解放军海军就有至少17艘新型舰艇入役,2014年还将延续这一强劲势头,包括最新型052D型导弹驱逐舰在内的大批新型舰艇将进入海军服役,争夺制海权的能力将进一步提升,而同期日本海上自卫队获得的舰艇则只能以个位计算;中国的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自给程度远高于日本,在核武器和新概念武器研发方面,中国更是具备日本所无法比拟的优势。(这一部分你给分成了两段,我觉得仍保持一段较好)。

最后,国家之间的较量,必定受到国内、国际形势的影响。从国内形势上看,120年前的甲午战前,虽然洋务运动取得了一定成效,民族资本主义得到初步发展,但由于大清帝国思想观念闭塞,死守封建旧制,既缺科学的顶层设计和准确的战略判断,又无明确的斗争策略和坚定的斗争决心,加之政风腐败糜烂、外交误国误民、军备懈怠破旧、民心麻木自私,最终导致战争失利;而如今,中国举国上下均以发展国力为中心,经济实力不断增强,****持续深化,而且各阶层、特别是中坚阶层均抱有深切的危机感,对邻国扩张野心高度警觉,且在应对危机方面同心同欲。

从国际形势上看,甲午战前,日本正处于上升过程之中,为“开拓万里之波涛”而咄咄逼人,步步紧逼,中国则是积贫积弱,江河日下,左支右绌,穷于守成;列强在如何从中国攫取更大利益的问题上亦是各怀鬼胎,时而明争暗斗,时而狼狈为奸。如今,则是中国再度崛起,在复兴“中国梦”的征途上阔步前行,而日本则竭力维护自身地位,企图借助与美国订立的同盟条约,运用外交、军事等多种软硬手段,遏制和迟滞中国的崛起。在这种情况下,中日之间的折冲博弈,需要更多地考虑相关邻国、盟国的可能反应。而这,恰恰是目前中国需要深思熟虑、妥善解决的问题。因此,对正在崛起的中国而言,“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前面,仍有漫长的路要走。

梁启超曾说:“唤起吾国四千年之大梦,实自甲午一役始也”。如今的中国在面对另一场可能的“甲午之战”时,也许并未完全准备就绪,但已然警醒的中国不惧一战。最近中方的一系列表现都展现出了高昂的士气和坚定的决心。若中日再有一战,虽苦,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