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山东:清国陆军遇敌即溃一败再败

国民党上将 收藏 0 133
导读:辽东之战 辽东半岛之战,是中日甲午战争的主要战场之一。这场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在英、美等国支持下发动的侵略中国的非正义战争,自1894年10月24日开始,到1895年3月9日结束,历时近5个月,中经鸭绿江防之战、金旅之战、辽阳东路之战、辽阳南路与规复海城之战、田庄台大战,最后以清政府的屈辱求和而告结束。 日本原来是一个封建领主割据、闭关自守的国家。自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迅速地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实行对外扩张的侵略政策。在明治初年,日本统治者就制定了先征服朝鲜和中国台湾,进而征服中国,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辽东之战

辽东半岛之战,是中日甲午战争的主要战场之一。这场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在英、美等国支持下发动的侵略中国的非正义战争,自1894年10月24日开始,到1895年3月9日结束,历时近5个月,中经鸭绿江防之战、金旅之战、辽阳东路之战、辽阳南路与规复海城之战、田庄台大战,最后以清政府的屈辱求和而告结束。

日本原来是一个封建领主割据、闭关自守的国家。自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迅速地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实行对外扩张的侵略政策。在明治初年,日本统治者就制定了先征服朝鲜和中国台湾,进而征服中国,称霸远东以至世界的“大陆政策”,并于1874年付诸行动,首先出兵中国台湾,接着入侵朝鲜。1894年1月,日本利用朝鲜“东学党”起义的机会,大举出兵朝鲜。7月25日,日本不宣而战,挑起了侵略中国的中日甲午战争。

对于这场战争,清朝统治集团中以慈禧太后为首的一派是坚决主和的。她一向最怕惹怒帝国主义;这一年又是她的60岁生日(11月7日,旧历十月十日),一心只想隆重举行“万寿庆典”,以粉饰太平和炫耀自己的权威,所以更加厌战,只求尽快求和,以免耽误她做寿。

日本侵略者在占领了朝鲜以后,为了迫使清政府屈服,于1894年10月24日兵分两路对中国发动进攻。第一路在山县有朋大将率领下,从朝鲜义州攻击清军的鸭绿江防线;第二路以陆军大将大山岩为司令官,由海路在辽东半岛东岸的花园口登陆,进犯大连和旅顺。

当时集结在鸭绿江沿岸的清军,计有宋庆的毅军、聂士成的芦榆防军、依克唐阿的镇边军、刘盛休的铭军、吕本元的盛军、丰升阿的奉军和倭恒额的齐字练军,近80营,约2万人。这些军队分别由四川提督宋庆和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统率,以九连城为中心向左右沿鸭绿江布防。

10月24日,日军主力开始进攻九连城、虎山一线。当天夜间,日军在义州与虎山之间架设了两座浮桥。25日拂晓,日军通过浮桥,开始直攻虎山。聂士成和马金叙率军奋勇抵抗,打退了日军的四次进攻。但因两面受敌,伤亡甚众。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为了掩护大队清军后撤,聂士成、马金叙一直坚持到午后才突围到凤凰城,虎山失守。26日清晨,日军进攻九连城,宋庆感到兵力单薄,连夜撤往凤凰城。日军占领九连城,接着又占领安东(今丹东),清军鸭绿江防线不到两天时间就全线崩溃了。

日军占领鸭绿江沿岸后,兵分两路进攻奉天(今沈阳)。

一路从凤凰城经辽阳(东路),另一路绕道岫岩、海城,出辽阳之西(西路)。东路先由宋庆率军防堵。10月30日,他放弃凤凰城,退守大高岭(又称摩天岭)。数日后,宋庆奉命回援旅顺,东路守军改由聂士成指挥。聂士成在当地人民的配合下,利用大高岭天险抗击日军,从正面阻止日军由东路进攻奉天。依克唐阿率部驻守赛马集,从侧面牵制凤凰城日军,支援了大高岭的正面防御。

在大高岭保卫战中,聂士成巧妙地使用疑兵计,使日军不敢贸然攻岭。经过十几昼夜的苦战,顶住了日军的进攻,牢牢地守住了大高岭阵地。

阵地守住以后,聂士成就改变战术,组织兵力主动出击。

11月25日,聂士成率部与依克唐阿、寿山等配合作战,夹击草河口一带日军,歼敌40余人,击毙日步兵大尉斋藤正起,打伤日军炮兵大尉池田纲平和炮兵中尉关谷豁等。26日晚,聂士成又利用下雪天,密约盛军接应,亲率数百骑,突袭连山关,取得成功,收复了连山关。这是开战以来,清军第一次收复失地,得到清廷的嘉奖。

连山关大捷以后,东路战场的形势为之一变。日军转为守势,清军转为攻势。12月5日,聂士成精选将士1000余人进攻分水岭,并乘胜追击到草河口。12月9日,聂士成部联合依克唐阿骑兵,在金家河大破日军,击毙敌人数十名,收复了草河口。

日军见东路难以得手,就加强西路的攻势。11月19日,日军自大孤山、凤凰城两路进攻岫岩,守将丰升阿、聂桂林率众逃往析木城。12月12日,日军进攻析木城,丰、聂又奔往海城。13日,海城也被日军攻占。

在进攻鸭绿江防线的同一天,日军第二路也开始在辽东半岛花园口登陆。10月26日占领花园口。28日占领貔子窝。

11月4日,日军开始进攻金州。驻守旅顺的总兵徐邦道自告奋勇率部前往御敌,5日与日军大战于石门子,因无后援,寡不敌众,败退旅顺。日军占领金州后,7日黎明兵分三路进攻大连。守将赵怀业贪生怕死,未战而逃往旅顺。9日,日军占领了大连。

11月18日,日军开始进攻旅顺。旅顺是北洋海军的基地之一,山水交错,形势奇险,易守难攻,守军也有30余营,因诸将互相观望,又无统一指挥,只有徐邦道率部拚死迎敌,并于19日在土城子一带重创日军。21日,日军发动总攻,徐邦道部因伤亡过重,不得不突围北撤。22日,旅顺失陷。清政府耗巨资经营了15年的旅顺军港和当时东亚最大的船坞就这样被日军占领了。

12月底,日军第二军8000余人由第一旅团长乃木希典率领,从金州北犯盖平(今盖县),守将章高元率军英勇抵抗,营官杨寿山、李仁党力战阵亡,盖平陷落。

12月28日,清政府任命湘军宿将刘坤一为钦差大臣,节制山海关内外各军约8万人,准备收复辽沈门户海城。1895年1月17日至2月16日,清军3万人先后三次会攻海城,但

都无功而返。2月21日和27日,清廷增调吴大澄、魏光焘所部参加第四、第五次反攻海城,兵力增至6万。在清军集中兵力围攻海城时,日军却用“围魏救赵”的办法,分兵进攻大高岭、辽阳和鞍山。清军中计,长顺和依克唐阿先后率军驰援辽阳。3月3日,日军又乘虚直扑清军后方牛庄,魏光焘等急由前线撤军回援牛庄。这样,海城之围不攻自解。

3月4日,日军第一军第三、第五师团合攻牛庄。魏光焘、李光久以11营约5000人的兵力抗击日军两个师团1.2万人进攻,虽顽强抵抗,并在巷战中重创日军,打死打伤日军近400人,但清军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经过一昼夜的激战,牛庄最后被日军占领。3月6日,日军分路向营口进发,准备于7日拂晓向营口发起总攻。

驻守营口的清军原来有50余营,2万多人。3月5日晨,因吴大澄迭次告急,宋庆挥师赴田庄台应援,营口只留3000余人分守炮台。

日军得知清军大队已撤向田庄台,立即向营口发起进攻。

这时,蒋希夷竟率所部5营步队退往田庄台,使守城兵力减半。清军虽奋力抵抗,但势单力薄,挡不住日军进攻,营口失陷。

日军占领牛庄、营口后,立即向田庄台发动进攻。日军出动了三个师团近2万人,拥有91门大炮。当时守卫田庄台的清军有69营,2万余人,炮40门。

3月9日,日军开始进攻田庄台。双方展开大炮射击,45分钟后,清军炮火逐渐减弱。日军第三师团越过辽河,向清军正面阵地发起攻击,第一、第五师团也分别从西南和东北两个方向发起进攻,使清军三面受敌。清军虽奋力抗击,但未能挡住日军进攻,阵地被攻破,田庄台失陷。

田庄台既失,辽东半岛的主要城镇尽被日军占领,清军在辽东战场全部瓦解,辽东半岛之战遂告结束。

腐败的清政府在日本的军事进攻和外交压力下,被迫于4月17日同日本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空前屈辱的不平等条约——《中日讲和条约十一款》(即《马关条约》)。

《马关条约》的签订,标志着中日甲午战争结束,表明清政府正式向日本屈膝投降。这个条约,被割占领土之多,丧失主权之重,赔款之巨,都开创了《南京条约》以来的记录,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空前的卖国条约。这是日本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一副沉重枷锁,它严重地破坏了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使中国半殖民地化的程度大大加深。

山东之战

1月30日拂晓,日军首先进攻威海卫南岸的制高点摩天岭。守卫在这里的清军仅一个营,在营官周家思指挥下,奋起抵抗,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港内北洋舰队的定远、镇远、来远等舰也驶至南岸助战。日军也乱放山炮应战。日军踩中清军预先埋设的地雷,死伤枕藉。日军在军官的驱赶下继续猛扑,守军虽顽强抵抗,但因兵力太少,一营人全部壮烈牺牲。日军虽然占领了摩天岭,但也付出了重大伤亡的代价。左翼队司令官大寺安纯少将也被来远舰所发炮弹击毙在摩天岭炮台上。

日军攻占摩天岭炮台后,用炮台的大炮掩护右翼队向杨枫岭进攻。杨枫岭守军一营,在副将陈万清指挥下,抗击数倍于己的敌人,自上午8时至11时,激战3小时,打退了日军多次冲锋,予敌以重大杀伤。敌军冲不上去,就集中炮火疯狂轰击。炮台周围的树木被击中起火,弹药库也被击中,炮台上烈焰升腾,守军伤亡过半,被迫撤退,杨枫岭炮台被攻陷。

当日军右翼队进攻南帮炮台时,左翼队也向南帮陆路炮台南侧的虎山发起进攻,企图一举攻克虎山,再向北推进,切断南帮炮台清军退路,配合右翼队实行南北夹击。驻守虎山的两营清军奋勇杀敌,炮兵也配合轰击,使日军伤亡惨重。后来,清军由于指挥官刘树德贪生怕死,弃军逃跑而自行溃散,虎山失陷。日军攻占虎山后,向北推进到风林集,切断了由南帮炮台撤下来的七八百名清军的退路。在这紧急关头,海军提督丁汝昌亲自指挥靖远、镇南等4艘炮舰驶到南岸杨家滩附近,用排炮向日军轰击,日军不支,仓惶逃走。被围清军在陈万清率领下突围。

日军攻下南帮陆路炮台后,立即对龙庙咀、鹿角咀、皂埠咀3座海岸炮台进行海陆夹攻。日军首先进攻龙庙咀炮台,守台的40名清军奋勇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

日军占领龙庙咀炮台后,立即利用炮台上的大炮向鹿角咀炮台轰击,炮台外的长墙被炮火摧毁,日军从缺口蜂涌而上。炮台守军没有近射武器,无法抵抗,炮台被攻占。日军又利用从杨枫岭、龙庙咀、鹿角咀等炮台上夺取的清军大炮,轮番猛轰皂埠咀炮台。为使炮台上的6门15—28公分口径的大炮不致被日军用来威胁刘公岛炮台和港内北洋舰队,丁汝昌派鱼雷艇载敢死队前往炮台毁炮。

1月30日,日军第二师团进攻凤林集,被北洋舰队的排炮轰退。

2月1日,日军慑于北洋舰队的炮火威力,不敢沿海岸线进攻威海卫城,而采取从西路迂回的战术。2日,日军探知威海卫城内清军已全部撤退,遂占领该城,并分兵进攻北帮炮台。由于守将戴宗骞贪生怕死,6营守军先后解散或溃散。丁汝昌只好下令炸毁药库。日军不战而占领了北帮炮台。

威海卫南北海岸炮台既失,日军便以全力进攻刘公岛、日岛炮台和港内的北洋舰队。

面对日军的海陆夹击,北洋舰队和刘公岛、日岛守军,在丁汝昌的率领下,奋勇抵抗。双方炮战终日,日舰始终未能靠近港口。

2月4日和5日,伊东祐亨进行鱼雷艇夜袭,击沉北洋舰队的定远、来远、威远等舰,削弱了北洋舰队的实力。

2月7日,日舰以单纵阵向刘公岛、日岛发动进攻。岛上守军奋勇还击。这一天,守军苦战终日,虽然打退了日舰进攻,却被迫放弃了日岛炮台,损失了全部鱼雷艇,形势更加严峻了。

2月8日夜,日舰偷袭刘公岛东口,用炸药爆炸防材,使东口藩蓠尽撤,门户洞开。

在日军围攻日急,援军绝望,军心不稳的情况下,刘步蟾、丁汝昌、张文宣、杨用霖等先后服药自杀。12日,美员浩威盗用丁汝昌名义致书向日本乞降。

17日上午,日军正式占领威海卫,将北洋舰队的舰船俘获,插上日本旗,北洋舰队全军覆没,山东半岛之战结束。

山东半岛之战的失败,是清政府的腐败和李鸿章推行“避战保船”的消极防御方针所造成的恶果,也是淮系、湘系等军阀派系为保存实力,扩充地盘,彼此倾轧,见危不救的结果。

山东半岛之战的失败,使京畿完全暴露在日军的刀锋下,直隶平原无险可守。同时,对清军的士气和清朝统治集团的心理影响也是巨大的。从此,妥协投降空气更占上风,清政府愈益丧失了抵抗的信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