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轮式战车营配弹药近百种 战士抱怨难伺候


弹药是武器装备完成作战任务的终端载荷。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各型新弹药陆续列装部队,其威力、射程、精度不断提高,对作战方式、作战行动和作战保障等方面产生着深远影响。

为研究探索与新弹药相应的打法战法保法,让其发挥出最佳作战效能,6月下旬,济南军区组织全区新弹药战术运用集训,进行了一场合成营山地进攻演练,实打实射了近百种新弹药,并开展了有针对性的理论辅导、静态展示和讨论交流。

新弹药需要新打法——

“量敌用弹”才能弹无虚发

“打中了咋被判无效?”6月21日上午,豫南某山区乌云密布,济南军区组织的新弹药战术运用综合演练如期进行,打出的第一发弹就引来议论纷纷。

大屏幕上显示,炮弹准确命中“敌”坦克。硝烟散尽,评估结果出人意料:未造成实质性毁伤。这是为何?

“选错了弹药种类,打得再准也没用。”现场担任解说的某师保障部部长汪中华解释说:“这是我们有意做的错误示范。攻坚弹尽管威力大,打击工事目标是好手,却难以有效打击装甲目标。”

“新弹药打好不容易!”这一幕,让观摩台上某机步团三营炮兵连连长张松耀感同身受——去年的一次演习中,“敌”情骤至,张连长一时着急,下达的射击口令中未明确弹种,结果一个齐射打出去4种炮弹,打击效果不到预期的30%。

演习结束,还未等张连长批评,几名战士发起了牢骚:“弹药种类越来越多,有不少外表相似,不仔细看标示,很容易拿错。”“选择对了弹药也不一定打得好。药包数量、引信装定方式稍有差异,打击效果就大不一样。”“有的弹药射击前需要专门设备装定时间,真难伺候。”

一声炮响,把张连长拉回到了观摩现场。又一发炮弹准确命中“敌”坦克,系统显示:“摧毁”。

“这次我们用的是穿甲弹。战场上,只有‘量敌用弹’,才能弹无虚发。如果选错了弹药,不仅不能达到预期打击效果,无谓消耗弹药,还可能暴露自己,使下一步作战行动陷入被动。”汪部长的解说得到了观摩人员的认同。

“新弹药不是傻瓜弹药,更不是万金油,需要官兵们用心去操作。”济南军区装备部领导告诉记者,这次集训不仅组织了新弹药静态展示,下发了新弹药性能参数、使用方法等资料,还设置了坦克、暗堡、指挥所等60多个真实目标,让各型新弹药轮番上阵,目的就是让参训人员真正认识到新弹药“量敌用弹”的重要性,并掌握相关使用方法。

新弹药催生新战法——

与“弹”俱进“剑法”更精

“是埋伏待敌,还是迂回包抄?”演练中,连长于红军发现“敌”一辆装甲输送车正在前出支援,立即用车载电台向营长邵万波请示,结果两个方案都未被采用。

“用炮射导弹直接打!”随着邵营长一声令下,一发导弹呼啸而出,“敌”装甲输送车瞬间被击毁。战斗间隙,邵营长在电台里反复叮嘱于连长:“不要忘了去年演习的教训。手里有了‘新家伙’,脑子里想的却还是猛攻死打、近战歼敌那些‘老一套’。”

那是一次“败仗”。去年10月,豫南某演兵场,冲锋令下,步兵连长带头跃出战壕,爆破手勇猛无畏冲向“敌”暗堡,全连一鼓作气攻下“敌”一线阵地……初战告捷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该连就被导演部判定伤亡过大,不得不黯然提前退出演习。

邵营长的话,通过电台传至观摩台,在现场200余名指挥员的脑子里“炸开了花”。大家都在思考:新弹药到底应该有哪些新战法?原来,每年都有新弹药配发,指挥员通常把精力放在新弹药怎么打、如何打得准上,至于新弹药对传统战法带来了哪些冲击,则很少深入研究。

演练还在继续。此时,红方进攻至蓝方阵地前沿,大家都为他们下一步进攻行动捏了一把汗:蓝方阵地居高临下,设置了地雷、铁丝网、反坦克三角锥等多道障碍物,构设了暗堡等坚固工事,后方装甲分队也正全速赶来支援。

发射电视侦察弹实施侦察,发射通信干扰弹实施阻塞式通信干扰,发射远程末敏弹打击迟滞“敌”支援行动,发射攻坚弹摧毁钢混工事,发射多功能弹摧毁三角锥,发射遮蔽弹掩护工兵分队清扫残存障碍……一套新弹药“组合拳”打下来,虽不见往日杀声震天的冲锋场面,红方却以较小伤亡、最快速度攻克蓝方阵地。

这场精彩战斗,让现场观摩指挥员拉直了心中的问号:新弹药,应该精打、远打、快打、巧打、组合打。

“这次新弹药战术运用综合演练,融入了十几种组合新战法,方便指挥员现场观摩学习。”济南军区装备部领导对记者说,与“弹”俱进才能“剑法”更精,近几年,他们专门组织人员根据新装备新弹药进行了战法创新。

新弹药亟待新保法——

精算巧供才能战场扬威

“到底该带什么弹,分别带多少?”战斗筹划阶段,迫击炮班班长马龙喜为弹药携带犯了难。

马龙喜犯难是有原因的。这次演练中,同样一门迫击炮,突然多了增程弹、干扰弹、子母弹等十几类新弹种供选择发射,而且每种弹都有自己特定的作战功能,还真有些让人难以取舍:每样都带超过了携带能力,舍弃几种又怕战场上贻误战机。

这时,上级下发了一份《弹药携带计划表》。马龙喜按要求准备好了携运行弹药,半信半疑走上了演练场:“这样携带弹药行吗?”

战斗打响后,马龙喜带领炮班迅速占领有利地形,首轮射击便用榴弹打掉了“敌”两处火力点。紧接着,子母弹毁损4辆装甲输送车、增程弹覆盖远处频谱监测站、发烟弹掩护步兵隐蔽接敌……一番酣畅淋漓的射击之后,红方占领了蓝方一线阵地,准备向纵深进攻。

马龙喜带领全班占领了新的射击阵地,可弹药已所剩无几,此时,一辆流动弹药补给车全速驶来。马龙喜感叹不已:“你们真是雪中送炭,弹药带的正好够,补充真及时。”

“这些都是我们精心计算出来的。”合成营弹药助理刘元对记者说,作战筹划时,他们依据敌情通报、侦察报告判断“敌”目标性质,运用火力决策系统辅助科学计算,按照略有结余的原则,将弹药保障方案细化到了每个班、每台车,并贯穿了整个演练全程。

“弹药种类增多、战争节奏加快,带来的保障难题也日益突显。”演练现场,济南军区装备部军械装甲部弹药导弹处处长杨金春告诉记者,他们将弹药保障法融入此次演练,随后还会组织军事主官和弹药保障人员,一起探讨新弹药保障规律,让大家把新弹药“精算巧供”这笔账算明白。

两发绿色信号弹升空,演练结束,倾盆大雨不期而至。一位打过仗的济南军区领导,望着雨幕感慨地对记者说:“当年在战场上,我们就是冒着如此雨点般密集的子弹冲锋的,如果当时有这些新弹药该有多好!用好新弹药,官兵们在未来战场上将更加从容,这次集训只是一个开端,新弹药战术运用研究推广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沙场视点

让新弹药成为战场制胜利器

■济南军区装备部军械装甲部部长焦德亮

近年来,随着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的迅猛发展,各种新弹药不断问世。有关研究表明,与普通弹药相比,信息化弹药的作战效费比可提高30~40倍,大大改变了传统作战方式。因此,谁拥有并率先掌握先进的新装备和新弹药,谁将掌握更多的战场主动权。

新弹药是部队战斗力的增长点,但只有切实练起来、用起来,真正掌握其战技术运用,才能充分发挥其作战效能。古人云:“刃不素持必致血指,舟不素操必致倾溺,弓不素习而欲战胜者,未有不败者。”这句话,讲的就是不管多好的装备,都要通过训练才能产生战斗力。

熟悉装备才能正确指挥,了解弹药才能出奇制胜。二战中,苏军元帅朱可夫在一次指挥部队与德军作战的关键时刻,突然接到部属报告,说有几十辆KB坦克没有配属炮弹,不能用了。朱可夫元帅斩钉截铁地说:“这种坦克可以打野战炮兵用的炮弹!”一句话,让这些坦克重新投入了战斗。

由此可见,让手中新弹药成为战场制胜利器,就应该在实战化训练中,通过真设敌方目标、真打极限射程、真训复杂环境、真练精确射击,使官兵熟悉各种新弹药的战技术性能,掌握正确的战技术运用方式。

然而,新弹药训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且不说各级心底存在的消极保安全思想,单是“场地缺、器材缺、资料缺、指标缺”等问题也非一日之功。但有句话说得好,这难那难敢字为先就不难。“敢”字就是一种责任意识、使命意识,在主动作为克服困难上想点子、出招数,让新弹药尽快成为战场制胜利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