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军王牌部队一149师攻战沙巴记实(二)

934385975 收藏 0 316
导读:回忆我军王牌部队一149师攻战沙巴记实(二) 作者: 曾宪荣 2营是446团中的全训营,曾参加过西藏平叛作战和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反击作战中,2营以四面包围、穿插分割的战法,全歼了入侵枪等地区的印军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和旁遮普联队第9营的各1个连、阿萨姆步兵第5营1个排共270人,自己仅伤亡55人。在1979对越作战前,2营的部分营、连指挥员曾参加过当年作战,有实战经验。 受领任务后,2营立即进行组织准备,以5连配属82无坐力炮1个排、重机枪1个排


回忆我军王牌部队一149师攻战沙巴记实(二)

作者: 曾宪荣

2营是446团中的全训营,曾参加过西藏平叛作战和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反击作战中,2营以四面包围、穿插分割的战法,全歼了入侵枪等地区的印军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和旁遮普联队第9营的各1个连、阿萨姆步兵第5营1个排共270人,自己仅伤亡55人。在1979对越作战前,2营的部分营、连指挥员曾参加过当年作战,有实战经验。

受领任务后,2营立即进行组织准备,以5连配属82无坐力炮1个排、重机枪1个排、团侦察排1个班、火焰喷射器2具为尖兵连,副营长朱少成随5连行动;4连配属重机枪1个排、82无坐力炮2个班随5连跟进;炮兵连(欠7、8班)、机枪连(欠2、3排)为营火力队,随4连跟进;6连为预备队,随营火力队跟进;营指挥所随5连之后跟进;446团柯志祥副团长、马文科副政委率部分团机关人员随2营行动。这里又出了问题。117团交接阵地时,因为误判地形,并未向446团详细介绍4号桥区域的敌我实际状况。而446团指挥人员虽然已判定部队到达的位置并非4号桥,但因师长指示前方的奔西爱、4号桥已被友军占领,因此放弃了自己先前的正确意见,没有进一步核实或明确前方4号桥区域是否真有友军控制,也没有派出先头分队进行侦察搜索,确定好敌我双方的前沿位置后再前进。结果,团指在向2营下达作战命令时,虽然要求2营沿途注意搜索,却又强调“今晚的特别口令是‘团结战斗’,可与已控制‘4号桥’友军取得联系,以免双方误伤”。这一系列失误最终导致了2营在随后的战斗中误入越军阵地而遭到狙击。

28日夜23时许,446团2营从3号桥附近出发,涉过小河,冒大雨沿公路向4号桥方向搜索前进。营长等人根据团指的通报,误以为4号桥地区为友军阵地,结果全营成行军队形前进,没有注意派出先头分队对公路两翼进行侦察警戒,也没有做好发生遭遇战斗的准备。因天黑、雨大、路滑,2营的前进速度比较缓慢。加之官兵们怕黑夜中掉队,行军纵队的间距逐渐缩小,队形比较密集拥挤,没有做好遭遇突发情况的准备。

3月1日凌晨2时25分,尖兵5连的尖刀1排进至4号桥北侧公路附近。4号桥是位于奔西爱、威龙松和达果之间的公路桥,与3号桥是单桥不同,这里有相邻的新、旧两座桥,北边是座木制桥,南边是座钢筋混凝土桥。根据团指命令,要求2营不过4号桥,直接向右侧上山进至奔西爱、吉光胡地域构筑工事,在天亮之前将工事构筑完毕。带领尖刀1排的5连副连长伍良培当即令配属该连的团侦察排3人侦察小组前出,查明通往奔西爱的道路。尖刀排在4号桥前停了约30分钟,侦察小组才回来,查明了通往右侧奔西爱的一条小路。当尖刀排正准备沿小路向奔西爱前进时,突然从北侧木制桥的北桥头一棵大树旁边的小草房中钻出3个人来。当时天黑雨大,难以辨别敌我,因为团里已通报4号桥地域有友邻部队,伍良培副连长怕发生误会,当即喝问口令。但是对方并无回令,反而转身边叫喊边向奔西爱方向逃跑。伍良培副连长判定其是越军,迅速开枪射击,身后的战士又扔了3枚手榴弹,当场击毙一人,击伤一人,另一名越军扶着受伤的越军钻入草丛逃跑。不料这一开火就惊动了周围各阵地的越军,只见在4号桥东北侧的无名高地上打出了一发红色信号弹,其他几个高地上也抛射出数发照明弹,当即将4号桥附近地域照亮。瞬时,从4号桥东北、西南及东南的公路两侧各高地上一齐喷出了火舌,三面猛烈的弹雨泼向正在公路上行进的2营。当时除6连外,4连、炮兵连和营指挥所都处于越军火力集中射击地段,当即发生重大伤亡,营指挥所被打散,电台被炸坏,报话员受伤,与团指及各连失去联络。随营行动的柯志祥副团长、马文科副政委和营长、教导员分散各处,分别命令附近各连抢占公路北侧有利地形,以扭转不利态势。

10号公路行到4号桥北侧向西南拐了一个大弯,这段弯进的公路长约1500米,被周围被几个主要制高点所瞰制。在4号桥东北侧,有一个无名高地,是1662高地向东南延伸的山腿。制高点编为5号高地,海拔1200余米,坡度约45度左右。由5号高地向东南廷伸的三条山腿,分别编为1、2、4号高地,1号高地与5号高地中间为3号高地。在4号桥的西南侧和公路南侧的外约姆河东侧,还各有一个无名高地(分别称为达果北山和外约姆河东山),海拔都在1000米以上,与东北无名高地一样均为土石山,树木不多。10号公路沿这3个无名高地的山脚蜿蜒通过,公路北侧均为1、20米高的悬岩峭壁。外约姆河在公路南侧平行流淌,从公路到河面间是高约50米的乱石陡坡和悬崖。10号公路在此处的路段正是依山傍谷,地形绝险,被周围的几个高地所扼控。从大平、奔西爱方向分别流来两条小河,在4号桥以北处汇合成沙巴河,向东南横断公路流入外约姆河,4号桥就架设在沙巴河上。

防守4号桥地区的是316A师174团1营和148团1个加强连。越军在4号桥周围各高地上临时构筑了堑壕、散兵坑、交通壕和土木质掩蔽部,配置各种火器形成交叉火网,重点控制公路和4号桥。其中在东北无名高地上有148团1个加强连防守,在高地上构筑有12个土木质掩蔽部和40个暗火力点,以堑壕、交通壕相连接,并配置有高射机枪发射阵地,组成多层密集火网严密封锁公路。

尖兵5连曾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反击作战中,猛攻入侵枪等地区的印军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第3连驻守的一个据点,连续攻克30余个地堡,配合营其他部队将这个据点的守敌全歼。这次进攻沙巴5连担任了全团的尖刀,见营本队遭敌袭击,5连连长刘同欣立即命令1排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抢占公路北侧的1号高地,自己率连主力沿1号高地西侧分兵两路抢占3号高地。5连官兵冒着越军的枪林弹雨发起冲锋,搭人梯,攀陡崖,边攀登边射击,于2时55分登上高地与越军展开争夺。4连在进至4号桥东侧200米处时,突然遭到越军火力袭击。连长李群智、指导员白跃生迅速指挥1排从1号高地东侧沿山凹部迂回攻击,副连长黄志强率2排在1排左侧沿1号高地东侧向北攻击。当1排进至1号高地东侧时,突遭越军一处暗火力点射击,伤亡较大,排长中弹牺牲,进攻受阻。李群智连长随即组织60炮班和8班在公路北侧以火力向敌还击,自己亲率7、9班从1、2排之间向高地发起冲击。位于全营最后面的6连在前进中突然听到前方有枪声,连长唐宜富立即命令全连跑步前进。当进至2号高地东侧公路附近时,遭到越军火力射击。唐宜富连长命令全连靠公路北侧隐蔽,并令1排沿公路搜索前进。不久,接到营指的命令,迅速抢占北侧高地。唐宜富连长当即部署,以副连长林友顺率1排从正面攻击北侧的2号高地,自己率连主力从东侧沿山背迂回向上进攻。

经过反复争夺,战至凌晨4时许,5连1排攻占了1号高地西南侧山背,歼敌8名,摧毁越军明暗火力点各4个;2排夺取了3号高地南侧山背,歼敌9名,摧毁越军明暗火力点各5个。刘同欣连长命令3排7、8班继续向3号高地顶部攻击,由连火力队2个机枪班进行火力掩护,机枪连罗德林连长带队指挥。4连副连长黄志强率4连2排沿1号高地东侧向北攻击,进至3号高地附近,与连主力失去联系。李群智连长率7、9班冲上山后,即向1号高地发起攻击。6连1排沿公路进至2号高地南侧后上山,向高地西侧搜索前进。唐宜富连长率6连主力从东侧沿山背向2号高地攻击前进。

此时,分散于各处的营长、教导员、副教导员已在公路上会合。因电台被打坏,无法与团指及各连沟通联络,营长派副教导员黄坤尧返回寻找团指报告情况。4时30分左右,黄副教导员返至3号桥附近遇到了团指派来寻找2营的团通信参谋,还带来了架线班和2瓦电台1部。黄副教导员立即通过电话向曹从连团长报告了战况:“我营已进到4号桥,有零星敌人打我们,电台被打坏,4、5连已上山。”曹从连团长当即指示:“小部分敌人不要影响大的行动,还按原计划明早8时总攻。”随后,黄副教导员带团通信参谋和架线班赶往4号桥地区寻找营长。

5时左右,5连已占领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1、3号高地的部分阵地,初步稳住了阵脚。柯志祥副团长、马文科副政委、朱少成副营长相继跟进到了5连既得阵地,与刘同欣连长会合。因营指挥所被打散,营长等人下落不明,为了统一指挥,经柯志祥副团长、马文科副政委二人商议,决定由朱少成副营长代理营长职权,组建联合指挥所,并抽调配属5连的2部步谈机与各连沟通了联系,恢复了全营统一指挥。柯志祥副团长、马文科副政委、朱少成代营长、刘同欣连长等人一起研究了拂晓后的战斗行动,然后命令各连迅速构筑工事,调整部署,肃清阵地内的残敌,巩固即得阵地,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准备天亮后继续向高地上的守敌发起攻击,并准备抗敌反冲击。同时命令炮兵连伺机上山,加强火力。为尽快与团指取得联系,又派5连9班护送配属5连行动的团侦察参谋刘坤杰下山返回团指报告情况。不久,4连副连长黄志强率4连2排与连主力失去联系后,在3号高地附近与5连相遇。朱少成代营长命令其归5连指挥,在3号高地东南侧巩固阵地。

东北无名高地上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打到6时左右,机枪连罗德林连长指挥5连7、8班分两路攻击,在2个机枪班的火力掩护下攻占了3号高地,歼敌7名,余敌溃逃和分散潜藏。李群智连长率4连7、9班在5连1排配合下,基本歼灭了1号高地之敌,毙敌14名,残敌躲藏于深草、石缝之中。唐宜富连长率6连主力沿山背向2号高地攻击前进。3排7班副班长漆克高带领1个战斗小组冲向2号高地东侧的越军炮兵阵地,在组里3名战士相继负伤和牺牲后,漆克高只身端起从越军手中夺来的1挺苏式轻机枪冲入敌堑壕,先后打掉越军2个火力点,毙敌6名,炸毁2瓦电台1部,缴获82无坐力炮和60炮各1门、冲锋枪3支、炮弹5箱、手榴弹6枚。战后,漆克高被成都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战斗至6时50分,6连攻占了2号高地,歼敌1个加强班,随后就地转入防御。刘同欣连长指挥5连1、2排,面对威胁较大的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之敌,紧急在1、3号高地西南侧山背前沿加修工事,与敌形成对峙。朱少成代营长命令炮兵连在公路上就地架炮进行射击准备。(上完续中)


这时,黄副教导员带着团通信参谋和架线班已经返回至2营位置,在公路上与营长会合,立即架设电台,准备与团指取得联系。战斗打响后,随2营行动的团政治处组织股长曹吉成带领本股干事和救护人员,在公路上冒着越军火力抢救伤员,登记和后运伤员、烈士。然而由于抢救人员使用的多为白色的纱布等救护材料,伤员、烈士又大多都集中在公路上,在夜间目标比较明显,遭到了越军火力的集中攻击,使伤员再次遭到了敌火杀伤。

4号桥反狙击战斗作战图

6时30分左右,天已渐亮,雨也停了。此时,4连主力和炮兵连、营指挥所仍然停留在公路附近,突然遭到了4号桥西南侧无名高地、外约姆河东山及5号高地之敌的密集火力射击,伤亡很大。教导员夏永明中弹负伤,和炮兵连在一起坚持战斗。营长与教导员及团通信参谋失散,身边没有电台,无法与团指取得联络。李群智连长立即指挥身边所带的部队,依托1号高地以火力向4号桥西南侧和东南侧无名高地之敌进行还击,掩护还在公路上的部队上山。炮兵连正准备在2号高地东南侧附近占领阵地,以火力支援各连战斗时,突然遭到越军三面火力夹击,伤亡较大,态势非常不利。夏教导员带伤指挥部队隐蔽,当越军火力减弱时,他和炮兵连干部指挥4门82迫击炮压制越军,并组织战士们收集公路上散落的步兵武器,以火力向敌还击,先后摧毁了越军几个火力点。

6连这时奉命继续向无名高地的顶部5号高地冲击。进至5号高地东南侧山背时,发现越军一处火力点,用火箭筒射击未能将其摧毁。这时,山上突然起了浓雾。6连趁浓雾掩护迅速发起冲击,不顾越军的机枪和火焰喷射器威胁,前仆后继,于7时许抢占了东南侧山背及5号高地,随后奉命巩固阵地转入防御。

当越军火力夹击2营还在公路上的部队时,2营已抢占的东北无名高地部分阵地上的越军暗火力点趁机复活,以火力袭击阵地上的2营部队。5号高地南侧突出部的越军明暗火力点,也向占领3号高地的5连3排射击。4号桥西南侧无名高地、东南侧无名高地之敌则以猛烈的火力射击5连、4连所占据的阵地。刘同欣连长立即命令以82无坐力炮、40火箭筒压制5号高地南侧突出部之敌,同时出动5连1、3排分从左右两侧向5号高地南侧突出部之敌发起攻击。

6时20分,根据2营不准确的报告,曹从连团长电告师前指:“2营已于夜晚到达4号桥。”7时30分左右,团侦察参谋在5连9班护送下找到了已进至3号桥南侧的团指汇报战况,团指方得知2营在4号桥地区遭到越军伏击,伤亡很大,态势非常不利。曹从连团长极为震怒,急令1营2连和3营8连,分别沿公路和3号桥西南侧山背前出支援2营。

师前指这时还不知道446团2营遇袭的情况,决心按原定计划发起攻击。7时45分,师炮兵群向蒙先、威龙松、达果地带进行了15分钟炮火急袭,支援步兵发起攻击。8时,师前指进至朱缸荷地区开设。

5连1、3排向5号高地南侧突出部之敌猛打猛冲。1排在攻击中先后摧毁越军60炮阵地1个、火力点7个、暗堡2个,毙敌20余名。残敌溃逃,1排又以火力追击,毙敌3人,于8时占领了5号高地南侧突出部。这时,3号高地西北侧约300米处的越军暗火力点突然向5连阵地射击。刘同欣连长即令3排7、8班从南侧,1排2、3班从西侧向越军发起攻击。由于3排方向是仰攻,地形极为不利,7、8班在冲击途中先后伤亡10人。7班副班长唐学彬组织3名战士交替掩护,用手榴弹摧毁越军2个暗火力点,先后毙敌7名。5连指导员冯良春和配属的团82无坐力炮连副指导员刘娥先又组织火力队的82无坐力炮和40火箭筒发射,先后摧毁越军3个暗堡、2个暗火力点和82无坐力炮阵地1个。1、3排趁机攻上,歼灭了3号高地西北侧之敌,随后奉命巩固阵地。

战斗中,3排占领阵地上的2个越军暗火力点复活,时隐时现,时打冷枪,对团、营领导的指挥位置威胁很大。因3排未配步谈机,刘同欣连长先后派出2名战士前出联系3排炸毁这2个威胁最大的暗火力点,但都在路上伤亡。刘同欣连长急了,爬出联合指挥所的堑壕,利用草丛掩护亲自用望远镜观察,捕捉到了2个暗火力点的准确位置。他带上2排1挺班用机枪,让副射手带上炸药包和手榴弹,加上通信员一起,借助浓雾交替掩护爬上了山。当隐蔽进至距敌暗火力点10米左右时,刘同欣连长利用草丛掩护突然以机枪点射,将第一个暗火力点打掉,歼敌2人。与此同时,由通信员火力掩护,副射手用炸药包将第二个暗火力点炸毁,歼敌3人。随后3人在浓雾掩护下安全返回了联合指挥所。

这时,进至5连阵地的4连2排和公路上的部分人员,相继同李群智连长率领的4连一部在1号阵地会合。柯志祥副团长命令4连接应公路附近的炮兵连上山,因越军火力封锁严密,4连未能接近公路。

周围各高地的越军以密集火力射击2营在东北无名高地上的阵地。刘同欣连长一面命令全连集中火力向敌压制,一面派出1排1班实施阵前短促突击,借助浓雾分组交替掩护向奔西爱南侧山背之敌发起攻击。在进至距敌前沿50米处时,遭到越军机枪火力拦阻,前进受阻。1班被压在两山之间的一片开阔地中,难以进退。1排几次组织火力掩护,接应1班撤回原阵地,都未能奏效。艰难情况下,1班官兵利用地形、地物隐蔽自己,顽强与敌战斗,先后毙伤数名越军,自己也负伤4人。

在公路上的营长终于找到了携带电台的通信参谋,沟通了与团指的联络,报告说:“遭敌伏击,情况复杂”,“部队已上了山”,“我身边无部队”。曹从连团长当即命令营长迅速上山掌握住部队。

9时许,1营2连进至2号高地东南侧突出部时,遭到越军火力阻击。连长命令2排从左侧迂回攻击,自己率连主力从右侧攻击,并呼唤本营炮火支援。2连借助地形掩护分路向前跃进,在营炮火支援下,于10时许攻占了2号高地东南侧突出部,歼敌7名,摧毁敌暗火力点2个。在通过报话机与高地上的2营沟通了联络后,奉命巩固阵地,组织防御。

营长带电台准备上山寻找营主力,因越军火力封锁未能成功。10时许,营长撤至1营2连位置,通过1营的报话机与山上的2营联合指挥所建立了联系,并向团指转报了各连位置和战斗情况。不久,团侦察参谋刘坤杰带领通信连长并携带2瓦电台、884步谈机各1部,在5连9班和团侦察班护送下,穿过越军火力封锁线返回了东北无名高地的联合指挥所。通信连长立即用电台与团指沟通了联络,柯志祥副团长、马文科副政委将2营的战况和目前敌我态势向曹从连团长作了汇报,并受领了团长的指示及对2营官兵的慰问。

9时30分,师前指才接到446团2营在4号桥遭敌伏击的报告。康虎振师长也急了,命令446团迅速夺取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同时令师炮兵群进行火力支援。随446团行动的师炮兵前方观察组迅速前出,确定了目标坐标,呼唤师炮兵群于10时向达果北侧、蒙先地区之敌进行了一轮炮火急袭。师炮兵团76加农炮3连1排奉命前出,以直射火力支援446团战斗。

2营炮兵连在公路附近坚持战斗,以火力向周围高地之敌进行压制。至10时许,炮兵连的炮弹已全部打光,而2号高地东南侧突出部西侧的越军暗火力点仍向他们射击,威胁很大。夏永明教导员和炮兵连长立即组织4个爆破组向敌接近,用集束手榴弹实施连续爆破,炸毁了残存的越军暗火力点,占领了2号高地东南侧突出部西侧的越军阵地,歼敌22名,炸毁敌迫击炮3门,缴获各种枪支15支。随后,炮兵连与突出部东侧的1营2连协同组织防御。在这次反伏击战斗中,2营炮兵连因长时间停留在地形不利的公路附近,遭到周围越军火力覆盖,最后仅剩30余人还能战斗。在向敌反击时,炮兵连5班长王西欣只身用手榴弹炸毁了越军2个暗火力点,于战后荣立二等功。28年后,王西欣成为了中国陆军的王牌第38集团军军长。

3营8连于10时许进至距4号高地东侧300米时,突然遭到4号高地越军的火力阻击。连长命令1排从两翼向敌迂回,一举占领了4号高地,歼敌1个班大部,余敌逃跑。11时左右,4号高地西侧突出部的越军机枪和暗堡突然向8连射击。连长即指挥1、2排从4号高地两侧发起迂回攻击,将越军阵地夺取,歼敌11人。随后8连奉命就地组织防御。

东北无名高地上的2营联合指挥所在获取了各连上报的越军兵力、火力部署的位置坐标后,即上报团指,请求上级炮火予以支援。在上报师炮兵指挥所后,11时17分,师炮兵群向奔西爱、威龙松、达果和4号桥周围的各越军阵地又进行了10分钟炮火急袭,越军火力受到了沉重打击,减弱了不少。借助炮击掩护,被压在西侧开阔地上的5连1班迅速撤回了原阵地。

12时左右,6连占领的5号高地下边2个越军暗火力点复活,向5连阵地和联合指挥所位置射击。因为山坡陡峭,5连向上仰攻困难。朱少成代营长命令6连出击,摧毁越军火力点。唐宜富连长很快组织4个小组带火箭筒下山搜索,5连用曳光弹为其指示目标,6连的火箭筒先后将2个越军暗火力点摧毁,残敌钻入草丛逃跑。

至此,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上的越军已被肃清,战斗结束。2营奉团指命令巩固阵地,与据守周围各高地的越军形成对峙。

当晚18时50分,越军利用夜暗以装甲车开路,尾随汽车多辆,企图沿公路抢运伤兵及尸体。师炮兵指挥所接到报告后,令2个炮兵营实施急促射拦阻射击,当即将这股越军击溃。

4号桥反狙击战斗持续9小时35分钟,446团2营在遇敌伏击后顽强奋战,终于逐渐扭转了不利态势,歼灭了占据右侧制高点的守敌。整个战斗中,共毙敌153人,摧毁暗堡和明暗火力点49个,缴获步枪、冲锋枪、机枪30支(挺)、40榴弹发射器4具、40火箭筒7具、60炮3门、82迫击炮3门、各种枪弹16400发、各种炮弹525发。2营及加强部队也阵亡76人,负伤120人,付出了重大代价。战后,2营荣立集体二等功。

3月1日晚,13军指示149师:为了加速对316A师之敌进攻速度,你师要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加快正面部队的行动,争取今晚入夜前消灭奔西爱守敌,明日全歼沙巴之敌。并明确将39师116团100迫击炮连配属给149师。根据447团和445团2营已进至预定穿插迂回地区附近,师主力已进至4号桥东北地区的战斗进展情况,为加快进攻速度,迅速攻占沙巴,歼灭316A师,刘广桐副军长、康虎振师长立即召集军、师首长和炮兵指挥所、师后勤等领导连夜开会进行研究。刘广桐副军长在会上首先说:“这个仗,决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我穿插部队也成了正面攻击部队。如果我穿插部队到时候撤不出来,或者让敌人跑了。那么,我们又怎么向上级和祖国人民交代!因此,我的意见明天的行动部署必须调整。使用预备队,集中力量一起上,不打到沙巴歼灭敌316A师,绝不收兵!” 接着涂育文参谋长分析了当前部队战斗进展缓慢,特别是446团部队又遭敌伏击,伤亡较大的紧急形势,建议大胆果断地定下使用师预备队加入战斗的决心。经过仔细分析研究,最后军、师领导形成了决心:将师预备队和加强的坦克分队投入战斗,集中兵力兵器,将全师分成六路,以10号公路为轴线,向沙巴实施向心攻击。遂于当夜调整部署,向各部队重新明确了任务:

445团(欠2营)配属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第9连沿公路实施主要突击,在447团、446团和32师95团协同下,歼灭沙巴地区之敌。

32师95团在公路东侧沿威龙松、珍珠琳向辛水胡方向进攻,保障师主力的左翼安全。

446团分两路向沙巴进攻,以3营沿蒙先以南小河北侧向大平、达聘苗、沙巴方向攻击前进;团主力沿达果北侧无名高地向1796高地、马匝方向攻击前进。

447团迅速夺占新寨和黄连山垭口,切断公路,然后以一部兵力坚守黄连山垭口,团主力向沙巴方向进攻,配合师主力歼灭沙巴地区之敌。

445团2营沿大平、达聘苗向沙巴方向进攻。

师炮兵群在攻击发起前向达果北侧、奔西爱、蒙先、马匝地区之敌实施15分钟火力急袭。

各部于3月2日8时发起攻击。

沙巴之战逐渐进入高潮。

欲歼灭316A师,断敌退路是关键一环。那么,447团穿插黄连山垭口的凶猛一刀能不能成功呢?

实际上,对于中国军队的穿插迂回战法,316A师已有准备。北侧格盖苗地区刚发生遭遇战,越军师前指就命令4号桥地区的148团迅速回防,重点向北防守新寨和大平两个方向。而187团炮兵团则沿公路向后收缩,并于3月1日率先向西撤过了黄连山垭口,然后占领阵地,以火力远程阻击中国军队。以层层阻击消耗杀伤中国军队,预先做好达成目的后撤出战斗的准备,是316A师在沙巴防御的基本战术手段。

149师沙巴进攻图.

3.沙巴血路

在447团突击新寨北侧山垭口的同时,沙巴的正面主攻方向也已打响。

3月2日7时45分,149师炮兵群向达果北侧、奔西爱、蒙先、朱奈、珍珠琳、马匝地区之敌实施了15分钟炮火急袭。8时,炮火向前延伸,446团率先发起攻击。

446团分两路,团主力攻歼4号桥地区之敌,然后向1796高地、马匝方向攻击前进;同时以3营向奔西爱攻击,然后沿蒙先、大平、达聘苗向沙巴攻击前进。

446团2营于3月1日攻歼了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之敌,当时在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之敌多次以火力侧射2营,后又与2营火力对峙,成为挡在10号公路上的一个严重障碍。为打开师主力进军沙巴的突破口,1日夜22时,曹从连团长命令1营担任主攻,首先攻歼4号桥地区守敌,然后向1796高地方向发展进攻。

们 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位于达果北侧,也称为达果北山,其东北侧为4号桥,西北侧为奔西爱。高地标高为1200米,比高约400米,坡度为15-30度。山腰以上为丛林,杂草覆盖。山腰以下向4号桥方向伸出4条山背,从西北向东南编为1-4号高地,正面宽约1公里,山腿植被较稀疏。高地北侧山脚有一条由西向东流向外约姆河的小溪,宽约4米,深约1米左右,水流湍急,可以徒涉。10号公路经4号桥,沿高地东侧盘绕而过。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地势险要,可控制4号桥和10号公路,是通向沙巴地区的咽喉要地。

防守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的是316A师174团1营的1个加强连。越军重点扼守4条山背,依托高地有利地形,形成正面宽约1000米、纵深约800米的防御阵地。越军在阵地上构筑了32个土木质地堡、50余个火力点,各山背由下向上构筑了3-4道断续堑壕,并以交通壕相连接。在阵地内和高地东侧800米的外约姆河东山上构筑有82、60迫击炮和高射机枪发射阵地。各阵地上兵力少,火器多,暗火力点位置低矮,难以发现,以各种火器组成多层次交叉火力网,严密封锁了4号桥及附近的公路。

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反击作战中,155团(446团)1营的3个连各打印军1个连支撑点,各连英勇顽强,独立作战,仅用半天时间就攻歼了卡龙、扯冬、绒不丢之敌,歼灭曾在非洲和中东战场作过战的印军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营部及2个连、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1个加强连共360余人,俘虏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营长瑞克中校和第4师通信团长泰瓦利中校,为全歼克节朗地区印军做出了重要贡献。2连6班在战后被国防部授予“阳廷安班”荣誉称号。

1营接团指命令后,营长刘千荣等人经过对地形、敌情的分析,决心以2连打主攻,1连为助攻,3连为营预备队,攻歼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守敌。然而2连已参加了1日进攻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的战斗,尚未补充粮弹,感到打主攻有困难,两次向营指请示。营指考虑到2连的情况,遂转变决心,改令1连配属82无坐力炮和重机枪各1个排、火焰喷射器1具担任主攻,从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西侧实施突击;3连在高地东侧担任助攻,协同1连攻击;2连为营预备队;营属82迫击炮1个排、82无坐力炮1个班、重机枪1个排为营火力队,在4号桥东北侧占领发射阵地,以火力支援各连战斗。

打主攻的1连也是功勋连队,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反击作战中,1连孤胆作战,以多面攻击的战法全歼入侵绒不丢地区的印军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1个加强连112人,自己伤亡47人,于战后荣立集体三等功。1连在对越作战前连续3年进行全训,临战扩编时连队补入新兵较多。

2日7时45分,在师炮兵群向敌火力急袭时,1连即从4号桥东北侧1500米涵洞处出发,成一路纵队,沿公路西侧迅速向1号高地运动。8时,炮火向前延伸。8时10分左右,尖刀1排进至距离4号桥头约70米处,桥西南无名高地和外约姆河东山的越军以各种火器突然开火,严密封锁了桥头,1排前进受阻,1连后续部队也被压在公路西侧排水沟一线。连长鲁宝成观察了一下前沿情况,命令1排迅速利用地形隐蔽,然后命令连火力队的60炮、82无坐力炮、重机枪、火箭筒在4号桥北侧200米处就地占领阵地,以火力压制西南无名高地第一道堑壕内的越军火器,同时请求团、营炮火支援。很快,团、营的100、82迫击炮、82无坐力炮和高射机枪向前推进,在距敌前沿400米处占领发射阵地,以主要火力摧毁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越军火力点和压制敌炮兵,以一部火力压制外约姆河东山的越军火力点。

8时30分左右,鲁宝成连长和田文君指导员经过观察发现,越军的火力主要封锁4号桥,而桥西侧火力较弱,并且旁边的小溪中有不少露出水面的大石头,便于隐蔽接敌。二人随即分工,鲁宝成连长继续指挥连火力队摧毁高地上的越军火力点,田文君指导员亲自前往1排组织攻击。鲁宝成连长指挥82无坐力炮、40火箭筒准确射击,接连摧毁了越军3个火力点。田文君指导员冒着弹雨上到1排,命令2排利用路边的大树和房屋进行火力掩护,自己率2、3班,副连长朱国和1排长王周率1班,分组向前跃进,利用小溪中的巨石隐蔽,交替掩护,迅速涉过小溪,逼近1号高地越军前沿。1排长王周在察明越军的火力分布后,指挥火箭筒和火焰喷射器摧毁敌火力点,然后将1班分成3个组,利用山坡上1米多高的杂草向敌接近,从西北、北侧、东南三面同时发起攻击,用手榴弹消灭越军火力点,一举突入1号高地越军第一道堑壕。1班用冲锋枪、手榴弹歼灭了壕内之敌,于8时40分将堑壕夺取。

鲁宝成连长见1排已突破越军前沿,立即命令2排从1排右翼进入战斗,同3班一起攻占1号高地越军第二道堑壕,并摧毁越军迫击炮阵地;令1排1、2班继续向2号高地发展进攻。2排长徐绘明接令后,以5班进行火力掩护,4、6班沿1排前进路线迅速徒涉小溪,从1排右侧进入战斗,与3班协同攻击,于8时50分左右攻占了1号高地越军第二道堑壕。与此同时,1班在1号高地第一道堑壕以火力压制2号高地第一道堑壕之敌,朱国副连长率2班向2号高地发起攻击。在快接近2号高地第一道堑壕时,突遭越军火力拦阻。朱国副连长果断命令2班以小组为单位,各打一个越军火力点,自己则在2班长杨光跃的掩护下,向一个越军地堡连投2枚手榴弹,随即冲上越军堑壕前沿,端起冲锋枪猛烈扫射,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2班遭敌火力压制,攻击受挫。1排长王周率火力组从2班右翼冲上来,一边指挥82无坐力炮打敌火力点,一边端着冲锋枪冲在最前面,不幸也被敌弹击中牺牲。田文君指导员很快指定1班长徐林泉代理排长指挥,继续组织1排进攻。

这时,鲁宝成连长观察到越军封锁4号桥的火力减弱,遂率3排、5班和连火力队快速通过4号桥进至1号高地。根据战场形势,他命令连火力队在1号高地第二道堑壕占领发射阵地,以火力支援1、2排战斗。2排和3班继续进攻,当进至山腰时遭到越军火力点射击。2排长徐绘明指挥82无坐力炮就地肩炮发射,将敌火力点摧毁。9时30分左右,2排和3班攻占了1号高地越军第三道堑壕和越军82迫击炮阵地。

为加快战斗进程,刘千荣营长命令1连迅速攻占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顶部。然后,刘千荣营长率领82无坐力炮1门、重机枪2挺,随1连之后进至1号高地第一道堑壕,以火力支援1连战斗。同时,他命令3连快速通过4号桥,从2号高地正面发起攻击,配合1连战斗。

鲁宝成连长接到营长命令后,即指挥2排沿山背向西南无名高地顶部发展进攻;3排(欠7班)在1、2排之间进入战斗,向西南无名高地顶部东北突出部发展进攻;7班在2排右侧进入战斗,肃清残敌,保障2排右翼安全。

接到营长命令后,3连快速通过4号桥进至2号高地正面前沿展开。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反击作战中,3连曾勇猛穿插,独立歼灭了守卫扯冬地区的印军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第2连和阿萨姆步兵第5营1个排共133人。9时10分,3连向2号高地发起攻击。防守越军见侧面受敌,慌忙放弃第一道堑壕向第二道堑壕收缩。连长立即指挥1、2排以火力追歼逃敌,同时组织部队迅速占领第一道堑壕,并命令3排向2号高地东南侧迂回攻击。退守第二道堑壕的越军集中火力向3连猛烈射击,与1、2排展开对射。激战中,连长中弹负伤,副连长苟中利牺牲。迂回攻击的3排进至2号高地东南侧时,遭到越军两面火力夹击,被压在2、3号高地之间的凹部,并与连指失去联络。根据营长的命令,3连指导员王万才指定2排长代理连长,指挥各班采取小群多路,互相掩护,交替跃进发起攻击。同时组织冲锋枪、机枪掩护火箭筒抵近射击,摧毁多个越军火力点。经过20分钟战斗,攻占了2号高地越军第二道堑壕。1排乘胜向越军第三道堑壕西侧攻击,在1连1排的协同下,摧毁拦路的越军地堡,继续向顶部发展进攻。2排攻占越军第三道堑壕东侧阵地后,又向南侧的越军伙房后侧攻击前进。1连1排在配合3连攻占2号高地越军第一、第二道堑壕后,奉命转为连预备队。

9时50分,1连2、3排进入西南无名高地上半部丛林地带,以3排(欠7班)在左,2排和7班在右,并肩向高地顶部和东北突出部搜索前进。10时30分左右,1连占领了西南无名高地顶部。营长命令1连在高地上转入防御,保障友邻部队肃清3、4号高地残敌;命令2连迅速前进,准备沿山脊向1796高地发展进攻。

3连继续在2号高地搜索残敌。1排沿高地西侧向上搜索,2排肃清伙房附近残敌后,发现3排仍被3号高地之敌阻止于高地前,于是迅速向3号高地侧后迂回攻击。3排以机枪在正面压制3号高地之敌,掩护单兵逐个跃进,协同2排向高地发起攻击。2、3排被越军的地堡拦阻,火箭筒手连射15发火箭弹,但因越军地堡低矮,均未击中。445团侦察班奉团指命令从高地东侧加入战斗,也未能奏效,双方形成对峙。

11时20分左右,1营主力到达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刘千荣营长命令2连继续沿山脊向1796高地发展进攻。

446团1营攻占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打开了师主力向沙巴进攻的道路。战斗中,共毙敌101人,俘敌1人,缴获冲锋枪25支、步枪6支、轻机枪8挺、火箭筒7具、40榴弹发射器2具、各种火炮4门、各种枪弹32600发、炮弹1000余发、手榴弹和反坦克手雷140枚及其他器材物资一部。1营阵亡11人,负伤50人。

担任突击先锋的1连在战斗中共毙敌68人,摧毁地堡和各种火力点54个,缴获轻机枪4挺、步枪和冲锋枪21支、各种火炮4门、火箭筒6具、榴弹发射枪2具、电台2部及弹药物资一批。1连阵亡4人,负伤10人。

在446团1营攻击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的同时,3营在左升荣副团长指挥下,在团右翼由4号桥向北侧的奔西爱守敌发起攻击。前卫7连进至奔西爱南侧时,突然遭到越军火力阻击。尖刀5班的机枪手加多冲在最前面,迅速利用地形架上机枪,向越军猛烈射击,消灭一个越军火力点,毙敌2名。当他向前跃进时,一发炮弹在附近爆炸,加多头部负重伤昏迷过去。7连发起多次冲击,都被越军火力压制在山坡下。加多被激烈的枪炮声震醒,他忍住伤痛顽强地站起来,端起机枪向越军猛烈扫射,把敌人的火力吸引了过来。7连趁机再次勇猛冲击,迅速插入越军阵地。经过激战,将奔西爱守敌约1个排大部歼灭,余敌向西南逃窜。而加多在激战中遭到越军火力夹击,已身中数弹壮烈牺牲。战后,加多烈士被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并追记一等功。2日12时许,3营继续向蒙先、大平方向攻击前进。16时许,先头7连进至蒙先西南无名高地时,与小股越军遭遇,经战斗又毙敌中尉以下7人。

在446团的后面,149师的最后一个步兵团445团要出场了。

445团为原18军52师154团,也是52师中的老部队、主力团,作风顽强。其前身曾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7纵队第20旅58团,团长就是1979对越作战的广西方向南集团总指挥吴忠。在1946年10月发生的巨野战役章缝集大战中,吴忠率58团2个多连协同59团2个营、62团1个营共千余人率先突入章缝集。在突破口被敌人火力封锁,和主力部队隔断后,他们与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11师32团鏖战一日一夜,双方包围与反包围,打得惊天动地。59团突入部队伤亡过半后,在团长晋士林带领下先行突围。身负重伤的吴忠带领身边的58团、62团余部300余人顽强坚持战斗,挡住了国军的连续攻击,直到接应主力部队再次攻入章缝集,打垮了守敌,最后只剩180人。战后,刘邓首长特发嘉奖令,称:“此次章缝集战斗中,以五十八团团长吴忠同志为首的180人,表现了超人的英勇和顽强,在极端困难与敌人包围的情况下,以仅仅百余人的力量,始终坚守章缝集村内阵地,达一日一夜之久,使我军得有可能达到消灭进犯蒋军三十二团大部的胜利。他们不愧为人民的英雄和模范,我们除向他们表示敬意外,特通令全军嘉奖,并号召全军将士向他们学习。

在19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第一阶段作战中,隶属“藏字419部队”的154团从左翼进攻入侵克节朗地区的印军,猛攻沙则,歼灭印军阿萨姆步兵第5营和近卫联队第4营一部,共歼敌149人,俘获第5营营长拉顿•辛格中校。154团9连打出一个了用双腿堵枪眼的烈士张映鑫,于战后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154团还成为第一支越过麦克马洪线的部队,进占了重镇达旺,俘获印军第7旅旅长达尔维准将。在第二阶段作战中,154团穿插略马东,直下德让宗,穷追猛打,歼敌1052人,击毙了印军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战绩辉煌。1979对越作战时,445团于战前扩编为甲种团,主官是团长张继申、政委张少松、副政委车仁录等。445团近十多年来一直执行生产、营建等任务,训练较少,仅在战前进行了一个多月的高强度临战训练,战斗力有待检验。

445团(欠2营)奉师前指命令,配属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第9连、39师116团100迫击炮连、师防化连喷火和侦察各1个班,在4号桥地区进入战斗,沿公路向沙巴实施主要突击。

根据师前指的部署和沿公路进攻地形狭窄、不便展开兵力的实际情况,团指决心全团(欠2营)以两个梯队沿10号公路向沙巴进攻,在447团、446团和95团协同下,攻歼4号桥至沙巴公路沿线之敌,攻占沙巴县城。

(续三)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