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性丑闻爆料者:特工常潜伏使馆和外企

水鹿 收藏 0 72
导读:[size=16]新京报:中情局为你提供了这么多帮助,但是你却曝光了中情局长的桃色丑闻,你现在和他们关系如何? [/size]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罗纳德·凯斯勒

美国国家安全领域著名调查记者,先后在《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任职,曾获多项新闻大奖,与华府和情报部门有紧密关系。著有20部关于美国情报部门和白宫的著作,最新著作《第一家庭秘闻:特勤局揭开总统隐秘生活》将于8月出版。

凯斯勒的报道和著作曾曝光美国情报部门多起重大丑闻。1993年,他的著作《联邦调查局》揭露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威廉姆·塞辛斯滥用职权,这直接导致塞辛斯被克林顿罢免。之后,他在《联邦调查局秘史》一书中首次用有力证据证明水门事件中爆料者“深喉”是联邦调查局前副局长马克·费尔特。2012年,他更连续曝光两起重磅丑闻,一起是特勤局特工在随奥巴马出访美洲国家时招妓,另一起则是中情局前局长彼得雷乌斯的三角恋,这直接导致彼得雷乌斯辞职。

17日,中情局德国站站长黯然离开柏林,他被德国政府驱逐出境。7月初,德国联邦情报局一名雇员因涉嫌以“双面间谍”身份向中情局提供情报而被逮捕。中情局为何会找盟友下手,如何在海外“潜伏”及发展“谍中谍”?日前,新京报记者专访美国情报领域资深记者罗纳德·凯斯勒。

亚洲盟友也是中情局谍战对象

新京报:有报道称,中情局在德国政府招募了10多名间谍,这是事实吗?中情局为什么会对盟友进行间谍活动?。

凯斯勒:对于这个数字我不能确定,中情局确实雇佣一些有利用价值的人作为得到机密信息的渠道,这涉及很多国家,只有少数例外,例如,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

中情局监视盟友有很多原因,首先,可能因为这些盟友不总是盟友,例如政府更替,以及在一种情况下可能是美国的盟友,但在另外一种情况下则不是。就像德国会与伊朗和俄罗斯打交道,美国想知道其中的情况。反过来,这些国家也监视美国,就像以色列监视美国,美国也监视以色列。美国也会监视其在亚洲的盟友。

中情局特工并非都像007

新京报:你曾经采访过很多中情局特工,你觉得他们是怎样的人?

凯斯勒:站在美国的角度上,他们是爱国者,他们每天都在高危状态下工作。我采访过很多秘密行动特工,虽然思维敏捷,但他们不是詹姆斯·邦德那种类型,他们都是看上去很平常的人。在家庭生活中,他们需要向家人隐瞒,甚至会让家人怀疑有外遇,因而导致关系紧张。

中情局四大机构(管理处、行动处、科技处、情报处)的特工我都采访过,他们各不相同,例如,电脑分析师比专案官员活泼多彩。四个机构各有自己的文化,他们都会向情报总监汇报,但他们就像比赛对手,互相竞争,生怕别的部门知道自己的秘密,也怕自己的地盘被缩减。不过,这不影响他们在日常工作中进行合作。

新京报:中情局如何招募新人?该局有一个秘密行动处,他们是中情局最优秀的特工吗?

凯斯勒:这倒不一定,各部门都有各自领域很优秀的人才。有些部门确实需要专门人才,例如情报分析部门,需要电脑天才。但像专案官员就会范围很广,他们会在校园招聘毕业生,这点和联邦调查局偏好有工作经验的人不同。

新京报:通常人们会因为怎样的原因加入中情局?

凯斯勒:一些人想成为专案官员,因为他们崇尚冒险、詹姆斯·邦德、做秘密行动人员,以及使用先进的间谍科技和仪器。但事实上,他们要保持理性,因为成为间谍后可不是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必须要服从组织的信念。

中情局特工常潜伏使馆外企

新京报:中情局如何招募双面间谍,哪类人容易成为目标?

凯斯勒:中情局特工通常会评估哪些人易于被击破,例如,有资金困难和对个人工作不满的人,这样中情局特工会逐渐接近他,并与他做朋友,通常会用金钱收买他,这会使被收买的人更脆弱,因为双面间谍不想让此事泄露。

对这样的人,中情局会由专案官员或情报官员负责招募,他们会以外交人员的身份被派往国外,在使馆工作,以外交人员的身份作掩护,出了事也不会被起诉,因为有外交豁免权;另一种情况是以商务人员身份被派往国外,这种情况下没外交豁免权,比较危险。其所在公司的最高层可能会知道此人是中情局人员。因此,这种以商务人员为掩护的特工最好作为公司唯一代表被派驻海外。

这些特工最大的危险就是被捕,有时中情局特工会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被驱逐。如果你是有豁免权的特工,基本不会担心牢狱之灾。如果没有豁免权,可能会短暂入狱。美国通常会用被逮捕的他国特工交换中情局特工。

曝光中情局丑闻未遭封杀

新京报:你的著作《中情局内情》是中情局首次配合撰写的有关该机构的著作,他们为何选择你?

凯斯勒:首先是我的职业声誉,其次,我的新闻报道很有可信性。我还被获准进入中情局大楼,他们没进行彻底的背景调查,但确实检查了一些记录。我看到了为总统做每日简报的办公室,还在大楼里的咖啡店吃午饭。

新京报:中情局为你提供了这么多帮助,但是你却曝光了中情局长的桃色丑闻,你现在和他们关系如何?

凯斯勒:我确实这么做了,但依然和中情局保持良好关系,一些中情局人员会选择匿名和实名提供给我信息。中情局很明白这一点,那就是彼得雷乌斯局长确实惹了大麻烦,所以他辞职了,而当中情局工作出色时,我也会据实报道。

新京报:你认为中情局历史上最大的失败是什么?最大的成功是什么?

凯斯勒:最大的失败无疑是猪湾事件(1961年4月17日,在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下逃亡美国的古巴人,在古巴西南海岸猪湾向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政权发动的一次失败入侵),那是一次愚蠢的行动。最大的成功当然是击毙拉登,正是因为中情局特工找出拉登藏身地,国安局才能窃听其电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