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反恐战争“烂尾楼”害苦中东

据西方媒体报道,伊斯兰叛乱武装10日攻占了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在内的尼尼微省全境,以及其他省的多个地区。这一消息给西方世界带来新的震动。塔利班武装近日反复袭击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卡拉奇的机场,也成为大中东地区局势逆转的标志性事件。美国已从伊拉克撤军,从阿富汗撤军也确定下来,这些近乎撒手的姿态对伊斯兰世界各种反叛势力是极其重要的信号。

美国在大中东地区留下一处处反恐战争以及“民主革命”的烂尾楼,没有其他力量能够接盘。伊斯兰世界陷入罕见的大范围动荡,萨达姆被西方当作“大流氓”除掉了,伊拉克的“小流氓”们蜂拥而起,国家大乱。利比亚在欧美有“半疯癫”之称的前领导人卡扎菲被打死,如今整个国家陷入“半疯癫”状态。

美国戛然收手,中东前途不明。美国实现了一些目标,也给自己埋下更大隐患。但中东的事情暴露了美国力量的局限,布什和拉姆斯菲尔德之后的美国领导人们感觉只能到此为止了。

反恐战争和“民主革命”基本打掉了伊斯兰世界同美国敌对的国家政权,从而大体瓦解了以中东为基地对美国和西方世界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的非对称战略威胁。这十几年,伊斯兰世界的内部宗教和世俗矛盾被进一步唤醒,它们有效牵制了极端势力,扭转了后者的斗争方向。近几年恐怖袭击像癌细胞一样在中东扩散,而西方却获得相对安全。

伊拉克和阿富汗是两个典型。两国政权都同华盛顿和西方保持友好,但它们对国家的控制力非常有限。两国的反叛力量十分强大,但只要西方支持现政权,反叛力量就很难获得全国胜利。这样的僵持意味着战线的经常变化,以及民不聊生的巨大痛苦,这种状态对西方来说当然不理想,但从西方安全的角度看,又是可以接受的。

想想当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显然需要大型力量参与策划,这些力量只有在相对稳定、从容的环境里才能编织那样的阴谋。随着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政权颠覆,那样的条件被彻底粉碎。

由于美国大幅增加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并且开发了页岩气,中东石油对美国的战略意义出现历史性下降。美国不仅可以从反恐战争中抽身,它为保持中东稳定付出巨额成本的兴趣和动力也开始变得松弛。

以中东石油为出发点的全球地缘政治秩序正在经历来自主要玩家的试探性变化。混乱有可能在中东进一步蔓延,美国和西方将转入更加狭义的自保,易受伊斯兰极端主义影响和对中东石油依赖强的新兴国家或将加入受害者的行列。

这几十年,美国对中东的强力介入打破了那里的内在结构和地区结构,美国因素是当前中东脆弱平衡的支柱。美国的收缩一定会避开中东地区的战略风险敞口,它会把这个敞口尽量朝中国等潜在对手的方向推。

不能让美国在中东的收缩太顺利了,这不仅是为了避免美国将主要力量都转向亚太,而且是要让美国继续承担它在中东理应承担的责任。美国从中东抽取了太多利益,导致了整个地区极度的政治贫瘠。它在中东最困难的时候“跑路”极不道德。

美国从它自己的长期利益看,也需继续为保持中东稳定作出贡献。中东极端势力对美国和西方已结“世仇”,这个世界总体看越来越小,美国其实“无处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