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寿山将军的乏驴岭情怀


赵寿山将军的乏驴岭情怀

(纪念赵寿山将军诞辰120周年)

乏驴岭村民委员会

1937年10月11日至19日,赵寿山将军率所部在乏驴岭一带与日寇血战9天9夜,并与乏驴岭村民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各界纪念赵寿山将军诞辰120周年之际,乏驴岭村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深切缅怀这位忧国忧民的爱国将领。

乏驴岭上爱民情

1937年10月11日,赵寿山将军率十七师来到乏驴岭时,正值深秋,树上的柿子红了,地里的谷物庄稼还未收割完,赵将军看到这些,下令部队不准摘老百姓树上的柿子,说“那是乡亲们的口粮”,并让部队组织村民抢收谷物,说“乡亲们一年辛苦了,别让炮火给糟蹋了”。

乏驴岭是石山,修阵地需要麻袋装土垒砌。乡亲们主动把装粮食的麻袋、布口袋送到部队,但赵将军坚持部队以一角钱一条向乡亲们购买。陈拉锁老人回忆说,当时的一角钱是一个壮工一天的工值,折合现在人民币百八十元,部队不亏待老百姓啊!

将军身负重任,面对强悍猖獗的敌人,他首先想到的是乡亲们。大战在即,这些小事却在将军的心目中占据着重要位置。正像他用一双筷子警示所属部队那样:“一饭一粟当思来之不易,一丝一缕须念物力维艰”。小事从大处着眼,展现将军博大胸怀。

赵将军治军有方,部队纪律严明。进驻乏驴岭期间,对村民秋毫无犯,从未发生扰民事件。乏驴岭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一处兵家必争之地。过去常有军队驻防,战乱时期,这里经常发生战斗。只要华北有战事,必然涉及乏驴岭。尤其在近代,乏驴岭经历了八国联军进攻娘子关的“庚子之战”;辛亥革命山西民军抗击清军的乏驴岭战斗;晋奉战争的青沟坡大战;抗日战争中的十七师血战乏驴岭;百团大战中的杨成武部乏驴岭歼灭战等。相比之下,有的军队就相差很远。晋奉大战中,晋军二师、二十七师驻在乏驴岭,他们把老百姓家的门板摘下来去抬伤员,引起了村民不满,发生了村民与二十七师打官司的“摘门板亊件”。日军占领乏驴岭后的几天里,杀害村民二十八人。小小的乏驴岭村,人人都戴孝,户户闻哭声。有比较才能有鉴别,十七师进驻后,与村民同住一个屋檐下,村民睡炕上,长官打地铺。红枣端上来一个也不吃,家里的东西一件也不动。陈拉锁老人说:“在乏驴岭驻过的军队中,就属十七师和八路军最仁义。”

拳拳报国志,殷殷爱民心,赵将军一片赤子真情,乏驴岭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铁血雄风乏驴岭

乏驴岭地处娘子关、旧关正前方,是娘子关的重要屏障。《防御纪要》载:“乏驴岭,戍守处”。自古即有“欲取娘子关,必夺乏驴岭”之说。因此,乏驴岭是此次战役日军志在必得的要地。十七师受命防守这里,从一开始就注定必然是一场恶战,决不会全身而退。

据乏驴岭村老人陈拉锁回忆,战斗激烈的那几日,飞机声、枪炮声、喊杀声响成一片,像刮大风一样。阵地上空,腾起的烟尘遮天蔽日,把乏驴岭罩的天昏地暗。蒙定军在他的回忆文章中写到:“我军成批成批地倒下。敌步兵随之跟进,战场上非常混乱,敌我绞在一起,贴身肉博,所有山岭均被烟雾笼罩着。”

部队伤亡越来越大,但近在咫尺的二十七师、三十师却没有得到增援十七师的命令,眼睁睁看着十七师孤军与敌血拼。赵将军在回忆乏驴岭之战中写到:“师司令部中,副师长以下的官佐都建议我撤兵。我说:‘娘子关是军事重点,我准备在这里牺牲。只要有一人,一枪,一弹,就要守住这个阵地。你们谁怕谁就走,再不许向我说这些话。’接着我把手枪往桌子上一放:‘如果谁再说撤兵,就拿这个对付他!’因而继续激战到第13天。此时,战斗兵已伤亡殆尽,子弹也告竭。最后在一个山头上,旅长耿子介用石头与敌人相拼。”赵将军的卫队长骆启仁在《浴血娘子关》一文章中写到:……下达了撤退命令后,师长高声说道:“我就不相信日本鬼子能在咱中国作恶一辈子!不要说咱手里还有枪,就是一人一根烧火棍,他也占不了咱中国!”悲愤的赵将军,在乏驴岭上喊出了他的最强音。

十七师属西北军,当时被称作“杂牌军”,无论从军事装备还是战斗力,都相对弱于中央军。把十七师放在正面与日军对抗,中央系却部署在两翼,难怪有“司马昭之心”的嫌疑。赵寿山将军是“老军务”,他不会看不到这些。但是,为了拯救中华民族于水火,为了挽救更多生灵免遭涂炭,将军毅然置身险地,率部参战。这种不计恩怨的民族大义,勇赴国难的民族精神是难能可贵的;这种不畏强敌,敢于赴汤蹈火,决心马革裹尸的雄风是与无论比的。

将军情系乏驴岭

壮烈的乏驴岭之战,在将军的心中留下了永久的痛,难以释怀的情。在其以后的军旅生涯中,每逢重大事宜和活动,总要想起雪花山,想到乏驴岭。

乏驴岭血战后不久,赵将军挥毫泼墨,吟就了四言绝句一首来抒发感怀:

妖氛弥漫寇方张,百战何辞作国殇。

士卒冲锋杀敌处,娘子关外月如霜。

将军以简略的语言,向世人展现了这场战斗的壮烈与残酷。面对妖氛弥漫、气焰嚣张的日寇,十七师将士以死相博。“士卒冲锋杀敌处”,就在娘子关外。具体地点当然就是雪花山、乏驴岭。最后“月如霜”三字,确切地表述出十七师将士与日寇厮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神鬼胆寒的场面;

1937年底,赵寿山带领部队到绥德继续整训,期间,八路军警备区政治部帮助十七师组建了一个剧团,在给这个剧团命名时,赵将军为了纪念雪花山、乏驴岭战死的官兵,将这个剧团命名为“血(雪)花剧团”。他说:“血(雪)花命剧团,想起娘子关。抗日怕流血,何必出潼关。”

雪花山是乏驴岭的前哨阵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与左翼的荆蒲兰,右翼的刘家沟、长生口呈扇面状排列,拱卫着核心阵地乏驴岭。1937年10月13日,雪花山失守后,赵将军亲临前线,组织反击。他亲眼看到亲如手足的800余名兄弟一茬一茬地倒在战场上,将军征袍血染,脚下血流成河。用血(雪)花命剧团,意在让更多的人不忘这场战斗,不忘这些为国捐躯的弟兄,可见将军的良苦用心;

1938年夏,赵寿山升任三十八军军长,他始终沒有忘记雪花山、乏驴岭战死的弟兄,把血花剧团编唱的一首歌做为三十八军军歌。

三十八军,三十八军

我们是铁的三十八军,

我们在雪花山上,血花染红了我们的刀枪,

我们在乏驴岭上,日军的尸体塞满了战场,

井陉车站夺大炮,高平关外截车辆,

碛口整军振旗鼓,茅津干训威名扬

这是神圣的战争,光荣的战争

最后定把日寇彻底埋葬

在这首雄壮的军歌中,有五句提到井陉,提到雪花山,提到乏驴岭。唱响的主要内容是这场血战;

根据1986年出版的政协山西高平文史资料第一辑载文,身为三十八军军长(兼十七师师长)的赵寿山,于1938年6、7月份奉命离开晋东南、进驻中条山茅津渡前后,他为十七师烈士所写的《祭烈士文》(由杨忻斋收录),亲笔将雪花山、乏驴岭写入祭文。

……雪花山上,奋不顾身,

乏驴岭侧,冒险频频。……

将军的乏驴岭情结,承载着家仇国恨,承载着对十七师牺牲在乏驴岭抗日英烈的思念,承载着被英烈鲜血染红的这片土地的爱。这份情结,已传承到他的后辈人,都在热切地关注乏驴岭的发展。赵将军的家乡陕西户县定舟村,2013年也和乏驴岭村结成了友好村。

将军重托乏驴岭

十七师在乏驴岭血战九天九夜后撤出战斗。此役,十七师伤亡惨重,一万三千之众,仅剩二千七百余人。数千名英烈的遗体散落在鸡架岩、东沟掌、马嘴梁上。

赵寿山师长在撤离伤心的乏驴岭前,对围着他的军官说:“……便衣队留下,招呼老乡把咱的娃娃们埋好,尽量做个记号,以后好让他家里来寻,寿山这次把他们带不走了……”

村民李秀山当时在十七师指挥部当差,主要负责担水、烧水等,他亲眼看到赵将军哭的像泪人,趴在桌子上站不起来,是他帮着卫兵们找来木杆、绳子,绑好滑竿抬走了赵将军。他把赵将军的话转达给了乡亲们后,乡亲们表示,这是赵将军的重托,是赵将军对乏驴岭村民的信赖,英烈们很多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啊!他们为黎民百姓而战死,为国家民族而牺牲,埋葬他们理所应当。但是,日军是不允许埋葬这些英烈的。村民陈剑,看到一名十七师士兵牺牲在山坡上,就抱了一抱谷草盖在尸体上,被日军发现,将他踢到在地,脱了上衣、帽子,扔到火里烧了,并把他抓到阳泉半月后才逃回来。日军占领乏驴岭后,建了七座炮楼,两座地堡,驻着30多名日军和数十名保安团,戒备森严。直到第二年春天,村民们籍口无法种地,冒着生命危险,在日寇的枪口下自发组织起来,才掩埋了十七师英烈遗骨。十七师英烈遗骨在乏驴岭埋葬地共有四处;其一是百花沟口,这里安葬着五名士兵,其中一名是便衣,他们是从主阵地撤下来后,因伤重,牺牲在这一带的;其二是马嘴梁(日军称为“一文字山”),这里的英烈在耿子介旅长率部撤退前已安置妥当;其三是鸡架岩东沟,这里分三个墓穴,安葬有500余人,因这里土层浅,乡亲们就把垒砌梯田的石头拆开,挖出深壕,把遗骸安放进去,然后复原梯田。其四是东沟掌,这里是主要安葬地,共分八个大墓穴,无数单墓穴,每个大墓穴集中安葬一二百人甚至更多。无法集中安葬的,就地掩埋。

据村里的老人回忆,在掩埋完英烈们的遗骨后,村民们为他们上了香,烧了冥纸。在东沟掌,村民陈玉海捧起烧烬了的纸灰,抛向空中,悲哀地说道:“孩子们,你们终于入土为安了,你们的灵信跟着这香烟,随着这纸灰回家吧!你们的父老,你们的家人在等着你们啊!”此后的几十年里,每到清明、十月一,总有村民前来扫墓。先是有李树茂、李二偏等,这些老人相继去世后,陈拉锁老人、李成锁老人至今仍在坚持不辍,守护着这份情结。

为十七师抗日英烈建座纪念碑,很早就是乏驴岭村民的夙愿,2011年以来,赵寿山将军后人及亲属不断到乏驴岭祭拜扫墓,对村民的触动很大,为十七师英烈立碑的愿望更加强烈。乏驴岭村党支部书记陈玉良说:“我们不能再等了,赵将军的重托还没有完全实现,我们做不起大碑,起码做个标志,也算对赵将军和英烈们一个交代”。在十七师抗日英烈血战乏驴岭75周年之际,乏驴岭村民自发捐款,“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十七师血战乏驴岭抗日英烈纪念碑”立在了十七师当年血战日寇的鸡架岩上。2013年11月,井陉县人民政府委托县民政局投资30万元,在鸡架岩上为抗日英烈们建起了一座纪念碑亭。

当前,乏驴岭村民正在全力筹建更大的十七师抗日英烈纪念园区,井陉县委已批准在该村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坚信,完成赵将军的重托、慰藉十七师英烈在天之灵,为时不会太远。

人民不会忘记牺牲在乏驴岭的万名十七师三秦抗日英烈!不会忘记爱国爱民的赵寿山将军!

(执笔 许永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