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二炮某基地:寂寞谷里的快乐写意

南京军 收藏 10 5609
导读:走进二炮某基地:寂寞谷里的快乐写意


二炮某基地阵地管理连党支部被总政、第二炮兵先后表彰为先进基层党组织和“十大砺剑堡垒”,连队连续20年被基地评为基层建设标兵单位,多次获得“红旗坑道”、“优秀坑道”,并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二等功4次、三等功5次。

北国丛林,初秋已透出些许凉意。清晨弥漫着蒸腾的白雾,群山若隐若现,远看像起伏在波浪中的海岛,美轮美奂。天刚放亮,车子就载着我们钻进了延绵幽深的森林,去探访一群传奇的士兵。途中,经过一个乡村小镇,男女老少脸上绽放着轻松的笑容,我心生疑问:在寂寞与孤独相伴的深山老林里,这分发自内心的快乐从何而来?

带着好奇,我们走进了96123部队阵地管理连。

山无语,诉说着兵的忠诚

“刚入伍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冷,渗入骨髓的寒冷和没有喧嚣的冷清……”三级军士长樊力强笑呵呵地说。圆脸蛋、低嗓音、身形微胖,这位拥有18年军龄的兵王不仅是连里的“老人”,更是官兵眼中最有“故事”的人。

“满眼皆是草、四季被子潮、手机没信号、报纸一周到,我们把这里叫寂寞谷。冬去春来,营区四周除了山还是山,每一个刚到这里的人,都要经历一段痛苦的‘断乳期’。那年,金忠严作为连里第一名本科学历的大学生干部,从繁华都市到小县城,再从小县城到偏僻的小镇,一路上天气越来越冷,衣服越加越厚,没想到最后一头扎进了荒无人烟的山沟。起初,他虽少言寡语,倒也平平稳稳。可几天后的举动让人觉得有点‘恐怖’:每天早上,他打开宿舍窗户,眼睛死死地盯着大山自顾自地唱着流行歌曲,一连十几天都是如此,大家以为他精神出了问题。后来,他想通了,眼中也有了光彩。由于他知识面广,阅历丰富,成为官兵了解山外的一扇窗户,而哲学专业出身的他每件事都能总结出点道道来,无形中影响着连里的一大片人。最后,金忠严在排长、指导员的岗位上一直干到副营,团里将他直接提升为政治处副主任,他也成为在阵管连工作时间最长的干部。”

“战友情、战友情,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反正就是不想离开。”直招士官李志刚,摸摸头顶有些稀疏的头发,接过话茬,“2008年8月1日,我从太原科技大学入伍,说起当兵的经历有点戏剧化。一天,我和舍友正在游戏中混战,有人问谁想参军,我稀里糊涂就报了名。当学校通知体检的时候,我才又想起这回事。最后,顺利通过了体检、政审,家里人也非常支持,可相恋5年的女友强烈反对。”

“当时可能比较自私吧,因为当兵一直是我的梦想,”李志刚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那年10月,经过了3个月的新兵训练后,我和其他两名战友被分配到阵管连,我以为是‘政治管理连’。下连当天,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凌晨3点才到连队,看着营区灯火通明,我暗自庆幸分到了大城市。第二天,我傻眼了,周围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大山,无边的积雪刺得眼睛生疼,只有头顶一片小小的天空蓝得让人心凉。”

老兵说山沟里养人,每个亲近它的人都舍不得离开。李志刚心有不屑,只想安安稳稳当几年兵就回去上班。可去年面临退伍的时候,他却犹豫了,一想到要离开山沟心里竟隐隐作痛。现在,已是上士的他知道了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庆幸的是,一开始极力反对的女朋友也“升格”成了妻子。

常年与大山作伴,官兵内心更加单纯、干净,他们的快乐外人无法理解,有时甚至觉得有点“傻”。前不久,团里派机关干部到连队挑选公务员。有机会离开山沟,想必官兵肯定积极得很啊。机关干部一路上还为难着怎么选人,可现实却让他傻了眼。当所有的新兵集合到一起,他问:“谁愿意当公务员?”没人响应。没有想象中的争先恐后,他心中暗想,可能是他们不好意思站出来,于是又说:“想留下的可以先回去了。”就看着十几名新兵齐刷刷地全走了,只剩他一个人在那里犯了懵。

[记者感言]大智若愚。快乐的定义有千百种,甘愿寂寞、坚守孤独,官兵用深深的依恋,向我们传递着一个讯息:有一种付出叫执著,有一种信仰叫忠诚。

水无声,流淌着兵的柔情

中午,暖暖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心也跟着沉静下来。政治处副主任卢俊带着我们漫步在营区小道上,花园里一簇簇月季火红、粉白,娇艳无比。绕过营房有一条小河静静流淌,河上一座船形的小桥连接着森林,也承载着官兵的秘密。

这两天指导员毛天桢有点发愁,一堂思想政治教育课上,一名战士给他出了个难题。“怎么谈恋爱,这个怎么讲啊?”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山沟里的军营是雄性的世界,加上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官兵的婚恋问题成了“老大难”。今年34岁的四级军士长马广星的“爱情履历”就是现实版缩影。

前几年,亲戚朋友给他陆续介绍了几个对象,刚开始女孩非常热情,后来都没了音讯。马广星很坦然:“写一封信两三个月以后才能收到,打个电话信号时断时续,跟吼没什么区别,在女孩用浪漫和温馨编织的爱情花篮里,距离产生不了美,只有距离。”

去年8月,经人介绍马广星和一个女孩相识了,好在每个班刚安了一部电话,他心里乐美了,心想“爱情热线”通了,这下终于可以把自己“嫁”出去了。“今年春节,我们约定见双方父母。三月迎春,我这个大龄青年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掐指一算从相识到结婚我们只见了4次面。每次她追问我是干哪行的时候,为了保密我只好回答是搞绿化的,单位的环境可好了,这其中就有你老公我的一份功劳呢。每次要返回部队的当天下午,她就开始不和我说话了,但总会送了一程又一程。看着她远远地站在那里挥手,心里真有点儿不得劲。”这个东北汉子淡淡地说。

“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在某些特殊的环境里男人也是水做的……”樊力强对战友情的认识有点儿“怪”,“入伍那年,我们在北京西站倒车,一名接兵干部看到连里的复员老兵也在火车站候车,不等放下包就快速跑过去,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痛哭,只见那名接兵干部哭着哭着一挺,竟然就晕过去了。当时不理解什么是战友情,后来才逐渐理解了那种生死相依的牵挂。”

1997年入伍的一名战士,当兵第一年就得了脑瘤,不能兴奋,也不能悲伤,不然就会口吐白沫晕倒在地。有一次,他看体育频道一个电视节目,看着看着一兴奋就晕倒了。此后,连里每个人都让着他,直到做完手术病情痊愈,爱护他已成为官兵的习惯。退伍当天,那名战士哭得稀里哗啦,紧紧拉着每一个战友的手,不断重复说着一句话:“没有你们,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樊力强班长像我的爷爷……”突然,列兵郑林昆瞅着我们说。大家惊愕,不知道所以然。他脸一红,纠正道:“在家时爷爷特别疼我,在部队老兵们也很疼我……”听罢,大家面面相觑。片刻,一阵欢笑冲出营区,在山谷上空久久回荡。

[记者感言] 大爱无声。看着眼前一张张质朴的面孔,感觉官兵彼此间是透明的,他们不离不弃、生死相依,让爱的种子于无声无息中发芽、蓬勃,必定果香满园。

树无节,书写着兵的担当

椴树、青松、樟树……树,是这里的主角。无论是参天古松,还是断枝残根,官兵都能赋予它生命与活力。

连队有一个露天的根雕作品展区,置身其中仿佛走进了“艺术区”:振羽展翅的凤凰、不怒自威的老虎、憨态可掬的兔子,栩栩如生。官兵或取其义、或赋新词,抒发着对责任和担当的理解。

彭丽,是主创人员之一。人如其名,他不仅名字秀气,人也腼腆。但就是这样一个内敛的人,一开口就把大家都逗乐了,“你们都说阵管连苦,但我觉得这里很好啊……”2002年7月,彭丽从黑龙江边防部队调到连队,从只有几个人的荒原哨所到山清水秀的山沟,他像走进了大观园,那份满足不言而喻。刚下车班长就带他参观荣誉室,看着琳琅满目的一项项荣誉和一个个先进典型,他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照片挂进荣誉室。那年,刚好遇上连队进行坑道改造,因为他在家干过工程方面的活,连队干部让他担任“技术总监”,这对于还是个“新手”的彭丽是种莫大的鼓舞。

战友“爆料”,木讷的彭丽也会浪漫。去年,他和战友去武汉学习,想给妻子一个惊喜,便急匆匆赶回家。不料,妻子出差了,他又火急火燎赶回了部队。十年寒暑,他如愿以偿,终于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连队的荣誉册上,也患上了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等阵地兵的职业病,每到阴雨天关节就像针扎一样疼。

我心疼地看着彭丽,他却说:“在阵管连这些已习以为常,细数起来就像秋天里的葡萄一串串……”

1995年深秋,连里担负工程改造任务,大家都铆足了劲。一个大雨磅礴的下午,身体单薄的指导员推着小轮车,走了足足6公里给战士们送姜汤,当战士们看着满身污泥一脸憨笑的指导员时,泪水和着雨水掉在地上,砸起朵朵水花……

1996年“百万工程”,官兵们两班倒,人休息机器不休息,有的战士扶着空气压缩机,在巨大的噪音中也能睡着。每到饭点,营里都会接官兵下山吃饭,不到5公里的路程大家都睡着了。连长只好一个一个摇醒,叫到最后他自己哭了……

2003年连队担负洞库大型改造任务,刚开始工程就遇到了一块硬骨头——把数公里长崎岖的水泥墙打磨平整。“党员突击队”扛起角磨机与异常坚固的钢筋水泥展开较量。狭小的空间到处弥漫着粉尘,能见度只有一米左右,戴着三层口罩仍觉呛人,官兵的眼睛感染发红,连吐的痰都是黑色的……

一切景语皆情语。天色将晚,我们启程离开连队。透过车窗,一个个燕巢错落有致地排在楼檐上,看着成群的燕子追逐嬉戏、欢情歌唱,我突然找到了答案:阵地管理连的一代代官兵像燕子衔泥般筑垒着强固的国防长城,为祖国和人民撑起了一片平安的天空,大山深处有他们的青春,他们的快乐。

[记者感言]大象无形。官兵把使命与担当融于血脉,无限放大着斑斓生命的辉煌,正如歌中所唱:“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