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名律师就“访民杀死警察”案到河南公安厅上访


7名律师就“访民杀死警察”案到河南公安厅上访

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平安中原 [7名律师到省公安厅上访 有关部门负责人对其提出的问题逐一解答]7月17日,河南焦作发生一起暴力袭警案,致一名公安民警被害牺牲。7月26日上午,省公安厅、焦作市公安局有关同志在信访接待室接待并解答李金星等7名律师反映许有臣、张小玉涉嫌故意杀人案中的有关问题。

新闻回顾:

7月22日下午2点,处理河南焦作访民袭警案的律师常玮平离开了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区分局。7月21日下午3点,他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中站分局传唤。

7月17日,焦作市中站区发生一起袭警事件,一名民警重伤后不治身亡,嫌疑人是当地一对上访户。

事发后,嫌疑人家中被搜查,其子也曾被警方拘留。而接受其委托的律师常玮平去公安局了解案情时,却先被警方留置询问,后又被以“涉嫌故意杀人”传唤。

据澎湃新闻了解,焦作警方已于7月21日上午举行遭袭民警的遗体告别仪式。

先询问后传唤

7 月17日,焦作市中站区发生一起袭警事件。据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区分局官方微博通告:7月15日,焦作中站区许有臣、张小玉夫妇二人因在北京扰乱公共秩序,被当地警方依法训诫后,于7月17日由焦作中站区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带回原籍。当日18时许,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一中队民警王军干在劝二人下车接受调查询问时,许有臣趁其不备突然持刀袭击,王军干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据澎湃新闻了解,张小玉夫妇因多年前的一桩旧案上访至今,一度成为当地的重点监控对象。

焦作市公安局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王军干的告别仪式7月21日上午在焦作市殡仪馆举行。据介绍,王军干现年51岁,曾多次立功受奖并被评为优秀人民警察。

律师常玮平曾就此质疑称:张小玉夫妇从北京到焦作全程处于“陪同”之下,何以有刀?通告称系许有臣持刀袭警,为何拘留张小玉?

7月21日下午,常玮平受张小玉夫妇亲属的委托,到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区分局了解案情,却被警方留置询问。此前,常玮平曾到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小玉,也被拒绝。

当日16点44分,常玮平在中站区分局发微博称:“办案人员向我出示了一份询问通知书,要对我以证人身份进行询问。”

随后的19点03分,常玮平再次发微博:“因为违反律师对当事人的保密义务,我始终拒绝就本案作证,中站分局还是不让走,说要提取我手机通话记录。”

根据刑诉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辩护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信息,有权予以保密。只有知悉委托人准备或者正在实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犯罪时,才应当及时告知司法机关。

常玮平拒绝作为证人接受询问,7月21日晚22时,中站公安分局又向他出示了一份《传唤证》,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其进行传唤。

“随后我的手机及随身物品被没收,询问变成了讯问,坐在审讯椅上审了一夜,我接不接受已经没用了。”常玮平说。直到7月22日下午14时,在中站区公安分局被留置23小时之后,常玮平才回到了宾馆。

据了解,常玮平此前也曾担任张小玉的代理律师,2014年1月,张小玉曾向中站区人民法院起诉中站区公安分局对其非法行政拘留,但法院始终未予立案。

“如果24小时还不回家,就赶紧请律师”

张小玉夫妇的次子许天龙告诉澎湃新闻,今年6月,他父母去北京上访,7月17日上午,他接到其母的电话,“下午4点回来”。

7月17日下午18点左右,许天龙再次接到其母电话。“我妈说她在派出所,如果24小时还不回家,就赶紧请律师”。

然而直到当天深夜,他也未收到关于父母的任何消息,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发现家里的窗户开着,窗纱被撕掉,“家里两台电脑不见了,屋子里一片狼藉,和我们同院住的叔叔告诉我,警察前一天晚上曾来搜查。”

许天龙此后到中站区政府及当地信访等部门询问,直到7月19日早上,他才被告知父母涉嫌袭警。

当天中午,警方找到他,并让他在他父母的拘留通知书上签字。当晚,他被中站区公安分局拘留。

“我是20号晚上才被放出来的,公安局询问了我近几天的活动,登记了我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还翻看了短信。”许天龙称,直到他被放出来之前,警方才让他在拘留书上签字。他看到,拘留通知书上写明拘留原因系涉嫌“寻衅滋事”,但警方没有让他带走该拘留通知书。

许天龙介绍说,1997年,张小玉的父亲收购了中站区一集体煤矿,苦心经营多年之后又被强行收回,遭受巨大经济损失。此后,张小玉的父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并且胜诉,但赔偿一直未能执行。

“我外公死后,我妈妈因为他的案件上访,但一直没有结果,上访的次数多了,上访的理由也越来越多。”徐天龙称,其父母因上访多次遭到不公平对待,形成多年上访的死循环。

7名律师就“访民杀死警察”案到河南公安厅上访

本文来源:公安部网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