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越战商战孰更惊心:唐伯虎躲藏在臭鞋里

上集说道,贵丁的一幅古字画被估价五千万,离开拍卖行后不敢径直回家,拦了辆出租车并采用回马枪战术甩掉了“尾巴”。接下来-----

贵丁揣着古字画急急回到家,反身锁上两道门,倒了杯凉开水灌下,在沙发上坐定,让发热的脑袋冷下来,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这“100公斤黄金”放在哪儿?

首先想到了银行的保险柜。再一想不妥:拎着个长长的纸筒子从银行出出进进,反倒招人眼目,不如放在家里好。

家里哪儿最保险?鞋柜。即使盗贼入室也不会想到这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只是委屈了唐伯虎,风流倜傥一世,眼下竟要和一堆臭鞋呆上一些日子了。

确认一个价值连城的物件,单听一家说辞是不够的,三天后贵丁携画来到广州最大的古董拍卖行:嘉德公司。前台咨客小姐说鉴定师都出差了,一时回不来,可否先让学徒过过眼?

可以。

一矮胖伙计把我领进去,懒洋洋打开画卷,上下打量,满脸狐疑,最后说了三个字:睇毋咚。

看不懂就不劳驾了。贵丁收起画卷,用数层宣纸和一方锦缎重新包好,下到车库走人。路上回味起伙计的神态,心里有些打鼓。

几天后又与另一家拍卖行约好,前去第三次做鉴定。一资深鉴定师看了画卷,眼睛瞪得更大,一番惊呼后跑去叫来老板,马上就要和我签订拍卖合同。老板看字画后搓着手说万幸万幸,正赶上敝公司在香港举办的春季拍卖会,铁定能拍出个惊世的价钱!

见了三次大世面,贵丁已经不吃这一套了,心里还是那句话:小庙装不下大和尚。两层小楼的拍卖行能把明朝的唐伯虎请来么?开玩笑了。

贵丁傲然离去,私下里又多方打探,获知国家级大师王某某(且隐其名)数日后要来广州鉴宝三天,于是心中窃喜:好事怎么都让俺给摊上啦!

王大师如约来穗鉴宝。在南中国第三高度的写字楼里,贵丁交了不菲的鉴定费,排队等侯叫号,半小时后入室过堂。

年逾花甲的王大师,迎面正襟危坐,随行的学生介绍说这就是你们在电视鉴宝节目里经常看到的王老师。贵丁抬眼望去,大师一身唐装,宛如国学之化身,历史之精华,让人诚惶诚恐。

学生在红木条几上缓缓舒开画卷,大师接过学生递来的老花镜,戴上,俯身看了画卷,随即又让学生把字画收卷起来了。

莫非是大师见的是赝品,所以不屑一顾了?眼瞅着价值连城的物件转眼间没了斤两,贵丁急了眼,“好歹也给个说法嘛!”

王大师笑了,说:“放心,真东西,值大价钱呐!” 说着又让学生重新舒开画卷的半边,指着上面的印章说:“连乾隆的御印都在上边,还能是假的吗?”

贵丁说:“还请王老师给定个价。”

“落槌价不少于五千万。”大师很淡定。

五千万!这可是电视鉴宝节目里国家级大师的金口玉言啊!贵丁无法淡定,战兢兢告别大师,退到门口又想起一件事,转身对大师说:“可不可以请王老师出具个鉴定证书?”

大师有些犹豫。主办鉴定会的拍卖公司经理接上去说:“证书倒是能开,但要交几千块的手续费,还要等上三个月。”看我有些踌躇,经理又说“大师亲自做的鉴定,比一张纸管用,还是算了吧。”

那就算了吧。贵丁亢奋出门下楼开车,仿佛是在天上行走,窗外天高云淡,路人个个亲切,满城都是黄金甲,连乞丐都腰缠万贯。

回想几天前嘉德公司那呆头伙计,嗤!分明是撅着屁股看星星-----有眼无珠嘛!

以后的几天里,贵丁疯狂上网,遍览天下古字画,自以为有了许多见识,甚至都可以和马末都之辈青梅煮酒论英雄了。

万万想不到,某日深夜,贵丁迎面撞上了一座冰山。

网上一幅褐黄的古字画图片连同注释文字,醍醐灌顶般地告诉贵丁:那幅让人在天上云游了大半个月的《雪山行旅图》,原画竟收藏在上海博物馆内!

顾不得已是半夜时分,贵丁急促拨通拍卖公司葛总监的电话,说了情况。总监倒是不急,睡意朦胧地嘟囔一句:

“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可能才是赝品吧。”

兹事体大。翌日天不亮,贵丁就赶最早的航班,匆匆飞赴上海了。 (待续)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细雨朦胧中,贵丁在上海博物馆前排队进场,心情急切。 (贵丁拍摄)
.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