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三)

934385975 收藏 0 277
导读:了解部队作战情况 3月4日,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前往新寨及黄连山垭口,看望一线部队,尤其是447团穿插部队时,遇到敌炮兵正对新寨至沙巴公路实施封锁射击。师首长发现我部队的组织指挥有些混乱,炮群前出支援步兵的炮兵阵地选择不当,前方观察派出不及时,火箭炮连未到位,加农炮阵地过于暴露,增大了伤亡,影响了射击效果。经师首长指示后,我炮兵指挥部迅速向黄连山派出了前观组,加强了指挥。之后,我军炮兵一个集火齐射,成群的炮弹随着他的呼唤雷霆般呼啸而至敌人阵地,雷滚般的


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b]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b]

看望部队在作战中的受伤的同志(三)

作者:曾宪荣

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三)

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三)

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三)

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三)


3月4日,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前往新寨及黄连山垭口,看望一线部队,尤其是447团穿插部队时,遇到敌炮兵正对新寨至沙巴公路实施封锁射击。师首长发现我部队的组织指挥有些混乱,炮群前出支援步兵的炮兵阵地选择不当,前方观察派出不及时,火箭炮连未到位,加农炮阵地过于暴露,增大了伤亡,影响了射击效果。经师首长指示后,我炮兵指挥部迅速向黄连山派出了前观组,加强了指挥。之后,我军炮兵一个集火齐射,成群的炮弹随着他的呼唤雷霆般呼啸而至敌人阵地,雷滚般的炮弹纷纷在敌群里不断剧烈爆炸,敌人死伤惨重,我迅即取得了击毁敌炮数门、高射机枪6挺的良好效果,有效地压制了敌炮兵阵地。敌人最终纷纷溃败阵。我炮兵前出观察所果断呼唤炮火延伸射击,最后敌人躲进了坑道。我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纷纷落在敌坑道上。听说后来部队打扫战场时发现,敌人丢下了二百多具尸体,其中一个坑里面就有四十八具尸体。”

在师首长亲临前线正确指挥下,445团步炮协同作战,经过一天的激战,该团牢牢守住了新寨通向沙巴的战略要地,为部队全歼黄连山守敌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我师炮兵在战斗中,受到了师首长和一线步兵的好评。然后,我和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迅速通过我100迫击炮阵地,继续利用山沟里的有利地形、地貌和草丛树枝作掩护,继续向沙巴方向前进。

当天我和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在山沟、草丛、森林中头顶着敌人的炮弹,脚下草丛中踏着敌人的地雷,强行徒步行走了7个多小时,大约徒步行走了约6公里路程。我和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保护师长政委,一路上不知翻越过多少道的土坎,也不知走过了多少条水沟,在地上卧到隐蔽过多少次,在炮弹爆炸的“潮湿炮弹坑”里蹲过多少回,在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里匍匐、跳跃、爬行,一路上历尽艰难险阻,于当日下午5点30分左右,才胜利到达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位置。<?xml:namespace prefix = v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vml" /><v:shapetype id=_x0000_t75 stroked="f" filled="f" path="m@4@5l@4@11@9@11@9@5xe" o:preferrelative="t" o:spt="75" coordsize="21600,21600"> <v:stroke joinstyle="miter"></v:stroke><v:formulas><v:f eqn="if lineDrawn pixelLineWidth 0"></v:f><v:f eqn="sum @0 1 0"></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2 1 2"></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6 1 2"></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sum @8 21600 0"></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10 21600 0"></v:f></v:formulas><v:path o:connecttype="rect" gradientshapeok="t" o:extrusionok="f"></v:path><?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lock aspectratio="t" v:ext="edit"></o:lock></v:shapetype><v:shape id=_x0000_i1025 style="WIDTH: 6in; HEIGHT: 409.2pt" o:button="t" alt="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去新寨前线了解部队作战情况(三)"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href="http://img4.itiexue.net/1446/14469280.jpg" src="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1.jpg"></v:imagedata></v:shape>

5点30分,5点30分,到达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位置。新寨北山垭口距沙巴县城8.5公里,是格盖苗通往新寨小路的唯一通道。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垭口以北是深山密林,谷深坡陡。垭口东西宽约400米,有大小山包50多个,且连绵起伏,向东西方向延伸;这里高山耸立,两山夹峙,布满悬崖峭壁。小路沿垭口西侧高山山脚蜿蜒通过,小路西侧陡峭,东侧稍缓,50多个山包多在小路东侧。垭口以南较为开阔,公路拐弯处有敌营房。由于大雨刚过,小雨连绵,浓雾弥漫,使得能见度很小,有时只能通视几米远;温差很大,昼夜温差达20度左右。如此,给观察、指挥、协同和后方保障带来了很大困难。

师长政委要继续向四号桥方向前进,准备继续向四号桥方向前进,因为。当时没有车,师长政委的小车在因当天上午,去新寨445团指挥所遭遇到敌人炮火袭击时,小车驾驶员陈远斌朵被敌人炮弹而走散,与与我和师长政委失去了联系,我和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只能在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草丛中一边休息一边等车,稍作10分钟的短暂休息后,看到师炮团一部大屁股北京小车从沙巴方向开来,小车开我们10米远处,立即从草丛站起来,上公路去车拦阻大屁股北京小车,我说:“嗨!老兵,我们要用你的车送师里1、2号首长返回四号桥”,驾驶员一听说要用他的车,他马上说:“没有我们团1号首长的命令谁也不想用我的车。”我说:“师里1、2号首长有紧急军情要立即返回四号桥处置,担务军情是要被杀头的,今天你是送也得不送也得了,这是命令,你必须服从。事后我会向你们团1号首长报告情况的,我叫师长政委,陈宝林快上车,我用枪指驾驶员说,快点开车走,不然我就枪毙了你!”我和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从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出发,向四号桥方向行驶了约40分钟,大约6点20分就到达7号桥446团指挥所位置,当时446团团领导,446团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他们3个团领导都在场,他们正在指挥所里准备吃晚饭,他们看我和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到达,446团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叫我们也一同吃饭,我马上找了2个军用洋瓷碗、2双筷子去锣锅边用锅铲挖饭,挖了几锅铲也没有挖起稍微干一点的米饭上来,最后就用长柄汤勺控了几米汤放到洋瓷碗里,说是吃饭,其实,锣锅里全是一锅的清淡的米汤水,只看到锅锣里稀稀疏疏有几粒米在锣锅里,我当时连水带米弄得2碗米汤水给师长政委揣去吃,政委长说:“小曾,你也快吃去抓紧时间点希饭,因为当时446团指挥所领导加上团警卫班的人也在场吃大锅饭等找了一个空碗再回到锣锅边时,锣锅里连一滴米汤水都没有了,锣锅早已是空锣锅了”。当天从早上到晚上不模说是吃饭了,就是连水也没有喝上一口过,我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都一样没有吃上一两米碗干饭”。等到师长政委稍休息了几分钟, 446团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他们3个团领导向师长和政委报告当天部队作战情况,师长政委听了446团部队作战情况汇报后说:“你们团仗打得不错,发扬了我军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要真总结部队作战的成功经验”。紧接着政委插话说:“你们团战斗作风过硬,指挥灵活,攻坚战仗打得很好,特别是四号攻坚战打得好。你们446团在战斗中勇于前进,勇于胜利,善于打硬打仗,打恶仗。要教育部队继续发扬不牺牲精神,在思想上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和决心,总结好作战连续作战经验,要把在战场上负伤的伤病员及时从阵地急救下来,要指定专人负责抢救伤员,要及时指挥民工把重伤员及时送往后方医院医治”。

当天晚上19时15分,446团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他们3个团领导向师长政委汇报部队作战情况一结束,团里就立即派车把我和师长政委长,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送往四号桥师指挥所。从7号桥向四号桥行进中,为了防止小股敌人特工偷袭,保证师首长安全,我脑子里仍然是保持着高度警惕。我当时坐在小车副驾驶室位置上,左手扶坐位前方扶手,右手紧握五六式冲锋枪,子弹上堂,枪保险打开着,枪口对准前方,双眼时刻注视着前方的敌情变化。随时准备开火消灭来犯的敌人,沿途没有遇上敌情偷袭。我和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保护师长政委,一行4人一路上不知翻越过多少道的土坎,也不知走过了多少条水沟,在地上蹲卧过多少次被敌人炮弹爆炸的“潮湿炮弹坑”,在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里匍匐、跳跃、爬行,一路上历尽艰难险阻,于当天晚上19时56分才胜利到达四号桥军师指挥所。

当天晚上19时56分,我和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顺利到达四号桥军、师指挥所。当时刘广桐副军长、高副政委,邹农主任和他们的警卫员正在用树枝条给我们扎花圈。当时军里刘广桐副军长说;“据从前线下来的人讲,你们4个人上午新寨遭敌人炮火袭击的战斗中牺牲了,由于前方战事吃紧靠,情况不明,我们正在用电台联系前方来证实你们4人的死亡情况,你们道好,走起回来了!”,师里2号首长说:“马克思说,康虎振、徐金堂,你们前面的敌人还在那里负隅顽抗,你们没有完成上级交给你们的作战任务,马克思不接收我们4个人”。军里高副政委说;“你们从早上一出发去沙巴县,到后来又去新寨前线战区多次遭敌人炮火袭击,曾多次遇险,你们几个人身上都没有负伤,你们命大不该死,只要能回来就是好事”。刘广桐副军长说:“小曾,你这小小子不错,脑袋瓜子灵活,机智勇敢,”,我说:“我保护首长安全,是我们做警卫员的神圣职责,然后,我面对首长心里高兴地笑了”。军里高副政委,邹农主任说:“康师长、徐政委,你们能够安全地从前线回来我们很高兴”。后来军里高副政委叫他的警卫员小刘把他和刘副军长之前给我和师长政委们扎的花圈掷到河里边去,当时我们大家走进军、师指挥所帐篷里都哈哈大笑起来!。部队首长警卫员,是一个很荣光、很自豪的岗位和称谓,在部队连队扛长枪的战士都很羡慕。其实,警卫员这岗位,责任重大,平时和战时,主要任务就是保护首长的安全。首长走到那里,警卫员就跟到那里。首长不外出,警卫员就帮首长的家里干一些儿家务活。再有点时间,自己可以看看书,学习学习。

说白了,在战场上给首长当警卫员,就是用我的命换首长的命,给首长挡子弹趟地雷。2月17日战事开始后,我跟首长走在越南阵地上,经常在敌人枪炮中穿梭,虽然没有直接与越军正面交火,相对于一线作战的指战员,我们相对多少多了一点安全感。在越南期间,我依然是重复着我的工作,保护首长安全,我时刻跟在他的身边左右,履行我的神怪职责。

但部队老兵说,当警卫员有三句话“首长从前线阵地上回来你从前线阵地上回来,首长从前线阵地上回不来你从前线阵地上回不来,首长从前线阵地上回来你可以从前线阵地上回不来”。细细一想,越想越怕,句句要命。

后来去我军部队撤军到屏边整休时,我打听到了蒲参谋长在昆明军区总医院住院的消息。我想:蒲参谋长原先就是师作训科的老参谋,以前他很关心我,现在他负伤了,我应该去看看他。于是我向领导请假专程去昆明,看望了在那里住院治伤的蒲参谋长。和蒲参谋长一起住在一间大病房的,还有445团副参谋长刘善富、8连副连长张荐杰等伤员。蒲参谋长给我说:“在新寨,那个龟儿子越军,我们看到他是死了的一具尸体。谁知道他还活着,硬是给我们扔了一颗手榴弹,把老子的腿杆给炸到了,现在都还有一块指母大的弹片没取出来。”我回到师部不久,就听说,蒲参谋长要求提前出院了。他腿上的那块弹片仍旧没有取出来,因为弹块正好在膝盖里边,很不好取的。他硬是拉着一条残腿,一瘸一瘸地回到部队坚持走上战斗岗。

5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