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间段子之:从来都道男欺女,谁说不能女霸男!

一般常在首页浏览,但凡贴图的全是肉弹美女。到了这版块,也只有一类帖子可以引起大伙儿的性趣!俺没打错,就是“性”!偷情打炮玩人妻,

手动自撸性压抑,

男女多少激情事,

林林总总览无余!

想来铁血全是24K纯爷们,一天不嚼三遍13,日头不落西。呵呵,俺今儿闲,也来一个消磨时间!

这事儿过去有十好几年了,那时俺还未婚,住单位集体宿舍,高中才毕业一年,纯情小处男一个。

那小伙儿跟我同在一层楼上,不过并无来往,仅仅点头之交而已。他什么都是平平常常的,话不多,见人就笑笑,只是偶尔看他光着膀子趴在二楼栏杆上抽烟,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那少妇可是单位里出了名的,据说做姑娘的时候就和一帮有黑涩会背景的人混在一起,最后被一小头目给收了。后来结了婚,夫妻俩就不干那营生了。她到了这儿当工人,那男的也做了份正当职业,不过长期出差在外,一年到头难得回来。

那娘们性格豪爽,说话行事果断干脆,特别有爷们气质。却又生得貌美如花,体态风骚,虽说已经有了孩子,身材一点儿都没变形走样,反而越发显得珠圆玉润。一到夏天,衣着清凉紧绷,勾勒得臀圆丰满,腰线曲妙,尤其胸前那两坨肉,一步三颤,呼之欲出!多少男人被晃悠得腰间“挂挡”,走不了路了……

按说这俩人应该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可单身宿舍楼,一茬一茬的愣头青们都结婚成家,一对对搬鸳鸯楼了,就这小伙子一直都不挪窝。连我这最后一拨都张罗着要办喜事了,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而且最为奇怪的是,别人给他介绍对象,他也从不去相看相看,就快奔三的人了,对终身大事一点儿都不着急。以至于有传言说他生理上有问题,不然这么大个人了,怎么着也得找个老婆吧!

事儿发生在那年入冬的午夜,大伙儿正在睡梦中,突然被“咣当”一声巨响吵醒,纷纷出来察看。原来那小伙子的门被踹开,里面打骂生不绝于耳。一个生猛汉子被一个披头散发的果体女人死命拽着,那小伙儿则衣衫不整地缩在床上,吓得瑟瑟发抖。

最后那对男女厮打起来,从他们的对话里,大伙儿得知这男的原是那妇人的老公,在外听到风言风语,事先没打草惊蛇,码准了,直接过来捉奸。

那汉子一边劈头盖脸揍老婆一边骂:你个欠草的贱货,老子辛辛苦苦外头挣钱养家,你他妈就这么熬不住啊。

那妇人也不示弱:老娘就是欠草,你他妈够不着还不许我自己找啊,老娘在家闲吗?上班还得洗衣做饭带孩子,忙了小的忙老的,累死累活的难道不是为了这个家?你以为你是什么好鸟,当我不知道你在外头花钱日B啊,凭什么就只许你快活,我就得夜夜守活寡……

那天两人一直闹了个把钟头,后来我回屋了,外头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之后也没什么,那两口子并没有离婚。这小伙子除了脸上有些青肿,也和平时一样。

事情好像就这么过去了,没多久说是那小伙子好像处了个女朋友,不过我从来没见过,至此也难得遇上他。

第二年五一劳动节前,因为我当晚夜班,故而回不了家,几个同样情况的人都窝在我宿舍看电视。

约摸八点左右,外面传来“乒铃乓啷”的还有女人的哀嚎声,几个人都出来了,见那小伙儿的宿舍洞开,里面的东西扔得乱七八糟。有两个女人正劝着那歇斯底里的少妇,那娘们一口一个杀千刀的,没良心的……还叽里咕噜说些什么,我们也没听清楚,见有人围观,那俩女人就关了门。

大伙儿再次坐到电视机前一边看一边议论,都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唱的哪一出?这时一个家伙开口了,这人原先是跟那小伙儿一个宿舍,后来不知何故搬了出来,只听他道:“你们不知道吧,**明天结婚!”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一时议论纷纷,看女人闹腾的劲儿,怕是真喜欢那小伙儿。那人一脸不屑道:“嘁,你们就看个表面现象,知道当初我为什么搬出来吗?尼玛,这娘们天天三更摸到我们宿舍钻他的被窝,她一来我还能待吗?当时我还埋怨**这个煞笔,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敢搞这娘们。也不怕人家老公活劈了他。

他后来跟我说过,这事儿还真不是他主动的,可有了第一回之后那娘们就一直缠着,还不许他找对象,威胁说找一个她拆一个。他这人生性胆小,真怕这女人闹得满城风雨毁了自己的名声。我就奇了怪了,问:就特么你这怂样,她怎么就把你当个宝贝?”

这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好奇,纷纷追问,那家伙卖完了关子,一脸淫邪地解释:“这女的欲望强,她老公就算在家也满足不了。**虽然人看着不咋地,可家伙管用,有次在宿舍看毛片,他那玩意儿直了,毫不夸张地说,差不多有小孩胳膊粗,回回都能把那骚货搞得要死要活爽翻了天。

嘿嘿,你们是不知道,这娘们对他有多好,不但吃的喝的用的全包了,而且嘘寒问暖,体贴得不得了,简直就当个小白脸养着。不过她也怕她老公,明知道没结果,可就是霸着不放手。幸亏去年这事儿闹出来了,不然他这辈子就要毁在这女人手里。”

大伙儿顿时哄然大笑,闹了半天,原来不是为了人,而是实在舍不得那根功能强劲的“按摩棒”!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