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关于满清是外国入侵辨析的几个关键

第一,满清是外国入侵与当代满族是不是中国人是两码事。

满清是外国入侵,是历史问题;满族是中国人,这是现实问题。

历史上是外国入侵,但是现在是同国同胞的事情世界普遍存在,并不矛盾。比如,北非摩尔人侵略西班牙,与现在西班牙境内的摩尔后裔是西班牙人并不矛盾;中国新疆的俄罗斯族,也是当年沙俄侵略中国时期留下的,还有澳门的土生葡人也是如此。你能说因为他们现在是中国人,就必须否认当年沙俄和葡萄牙不是侵略中国,而是兄弟民族内战吗?

更明显的是蒙古入侵俄罗斯,现在的俄罗斯境内蒙古支系民族也是俄罗斯人,但是你能否认蒙古是侵略俄罗斯吗?

所以,满清是外国入侵,是历史问题;满族是中国人,这是现实问题;这是个起码的常识。用现在满族是中国人去论证满清不是侵略的,故意将历史问题与现实问题、民族问题混为一谈,是用现实去绑架历史,是用政治去威胁学术,才是真正的挑拨是非,惟恐天下不乱。

第二、关于满洲民族是不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民族的问题。

这里要声明的是不要将满清时的满洲人等同于现在的满族同胞,反正我是历史现实分开看的,不能分开看的只是少数心里有鬼的满洲狭隘民族主义分子罢了,比如叫嚣什么满族离开满清将一无所有,满清就是满族的一切的那些小丑。

关于女真、肃慎等古中国边疆民族能否成为满洲人是中国人的绝对依据。我认为是不能的,因为游牧民族的认同方式不能等同于汉族认同方式。而我们很多人在这里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想当然的将中国历史上记载的周边古游牧民族当成了与汉族一样有严谨可考传承的民族。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我们历史记载的周边古游牧民族其实很多并没有严谨的民族传承,大多数不过是主部、别部和奴部的集合体罢了。比如匈奴人,主部是匈奴人,但他的别部和奴部却还有高车、丁零、东胡等等,只是以主部匈奴人统称匈奴人罢了,这些构成都是松散的不稳定的部落联盟,还远未到一个民族的地步。还有时更是某个地区的多个民族的统称,比如鲜卑人中,宇文鲜卑、段氏鲜卑、慕容鲜卑和拓拔鲜卑之间根本不同文同种,相反,宇文鲜卑与契丹、奚却是同文同种,拓拔鲜卑与他们眼中的野蛮人柔然更是血浓于水。造成这种现象,就是本身是奴部和别部人群冒充主部扯大旗做虎皮的情况了。这种作风就是和现在韩国棒子认为自己是高句丽人后裔的理由一样,尽管高句丽人在韩国人中占得比例少得可怜,但是名气大啊,这也可以说是游牧民族后裔的一个光荣传统了。但是真正融合了大部分高丽人的汉族人却不会这么说,因为汉族有自己民族传承的骄傲。

以蒙古民族为例,蒙古人的血统历史可上溯到匈奴时期的高车,但是蒙古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族,它的历史却只有800多年,是以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民族称汗起算的,这是蒙古人民共和国自己认定,并得到联合国承认的。我认为这种算法才是科学的。因为蒙古主部虽然可以说是高车人,但不能说蒙古人就是高车人一样,毕竟蒙古族的绝大部分即“诸日本”都是突厥后裔。

同样,满洲族的历史也是应该从皇太极颁诏澄清满洲不是女真起算。同时,称满洲人是女真人也是和高丽棒子的作风没什么两样,虽然要承认,满洲人有很多女真家族传承,但这不能作为绝对证据。因为决定一个游牧民族的“传承”(或者说多部落联合体的命名权)的依据,应该是民族主系或主部的传承,而不是以其征服的别部甚至奴部来决定,哪怕这些被满文老档称为“诸贝勒奴才”的“诸申(女真)”家族占了多大比重。所以,当满洲主部有着自己的优势和尊严的时候,皇太极就叫嚣“满洲不是诸申”谁说满洲是女真跟谁不客气,当混得差了就堕落到跟韩国棒子一般充分发挥游牧民族的“光荣传统”,谁说满洲不是女真跟谁急。

至于历史上的满洲人是不是中国人,这是个迷。因为现在关于满洲主系即满柱(满洲)、董仓种落的起源,或者说通古斯库里奇班人的来龙去脉的研究都处于禁区。我想,在国内一说满洲人是不是女真人,就会自觉向是不是攻击满族人不是中国人上纲上线的大环境不改变的情况下,这个禁区会一直延续下去。

第三、关于满酋被明朝封了官就不算侵略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想有必要先说明一个事实。努尔哈赤和父亲都是明朝封的官不假,但是要知道他的爷爷辈还受过朝鲜封的官呢。在叛出朝鲜被明朝安置在东北之前,努尔哈赤的祖辈可是为朝鲜当官守边好几辈呢。如果说受明朝封就算中国人,那么受朝鲜封那就铁定是朝鲜人了,那满清也就算朝鲜移民后裔侵略中国了,那还是侵略,不过这种结论就太荒诞了。

这里的问题出在那里,那就是历史上的游牧羁边体系的理解问题了。中国的历史决不能用现代中国以西方国家认识体系建立的公民和边境观念来简单解读。历史上中国王朝对边境的概念是很模糊的,所以经常发生用自己的边境国土安置境外周边民族的情况,最终养虎为患。比如,汉朝用并州安置南匈奴,结果晋末被匈奴攻破长安导致五胡乱华;唐朝就用甘肃地区安置过被吐蕃逼迫迁徙的党项羌,结果由唐末割据后成为了西夏;南朝也是收留了侯景部落,结果被该部落杀得两淮长江流域汉族几乎灭种,陈霸先不得不从两广移民回填江淮(这个异族入侵种族灭绝大事件,我们的历史记载为侯景之乱,好“客观”的名字)其根源就是以夷制夷的游牧羁边思想。无独有偶,古罗马也是利用边境省收容被匈奴人(这个匈奴我估计也是发扬了韩国棒子式游牧民族光荣传统的别部)压迫的哥特人,结果反被哥特人侵略洗劫了罗马。

这里的哥特人,尽管被罗马人收容,也接受罗马人封赏调用,我想包括当时的罗马人和哥特人以及现在的每个有历史常识的人,都不会把他们当成罗马人吧(最多算外籍雇佣军),否则肯定会被当历史白痴的。中国和朝鲜的游牧羁边也是如此,如果你把这种封赏就当成民族认同才是无知的表现。

第四、关于满清是外国入侵与东北土地是两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见过泪酒祭炎黄网友的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其实,那些将东北土地问题与满清历史问题混为一谈的,才是真正企图分裂中国东北领土的分裂分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